一上映口碑炸了!良心神作,國產片春天來了!

「父老鄉親們請注意,現在能過來的壯勞力都過來,要快要快!」

一條急促的廣播,打破了沙瓦村的寧靜…

收到訊息後,大家趕忙放下手裡的活兒,一刻不敢耽擱,來到一位村民的家中。

原來,是這家的老婦人生病,需要儘快送到縣醫院就診。

說起來,都是些難言的苦衷…

沙瓦村,雲南怒江州福貢縣的一個普通的小山村,只有七八百口人。

這裡山景壯麗,洶湧的怒江奔騰著劈開山谷,是很多人心馳神往的「詩和遠方」。

去年,一段魔性洗腦的「我是雲南的,雲南怒江的」短視訊,把這片區域送上過熱搜。

但,這裡的貧窮落後,卻少為人知。

沙瓦人世世代代生活在峽谷雪山的深處,僅靠一條細窄蜿蜒的小路聯結著外界。

至今都能從他們的生活習慣上,看到原始社會的影子…

此前,這位老婦人已臥病在床多日,直到身體實在扛不住,才不得已叫人來幫忙。

村裡的年輕人都出去打工掙錢了,只留下一群老小,廣播喊來的十來個壯勞力其實都是些中年男人。

大家輪流抬著竹擔架,在坡度很大的山路上,儘可能地邁穩腳步。

老婦人疼到呻吟,還不忘自責地說,自己真不想生病,讓大夥不用小心翼翼地走…

以上這個揪心的故事片段,出自即將於4月20日上映的紀錄片《落地生根》

影片榮獲國內外多項大獎,本片的導演柴紅芳亦是央視新聞欄目的導演。

看完點映後,烏鴉的心久久不能平復…

它如四月院線的一股清流,真實動人、充滿生命力,是缺席大銀幕已久的,屬於老百姓的故事。

人民網評價道:《落地生根》是一部濃縮的中國減貧影像志…

沙瓦村的第一條水溝,是1969年才挖通的,在那之後才慢慢通了電。

「沒有一條好路」,困擾了幾代沙瓦人,也成為了貧苦的根源:

生活物資,要用牲口一趟趟往山裡馱…

孩子要走很遠的山路,才能到鄉上求學…

孩子要走很遠的山路,才能到鄉上求學…

有村民家的冰箱壞了,打電話給維修人員,對方一聽是沙瓦村的,直接就拒絕了。

無奈,村民只能用頭頂著背籮的帶子,走幾十裡山路把冰箱送下去,把脊背都磨出血了…

一來一回,就要將近九個小時。

一來一回,就要將近九個小時
一來一回,就要將近九個小時

天氣不好時,還有可能遇上泥石流、山體滑坡這些突發的自然災害。

每隔一段時間,還需要專門需要組織人,清掃路上的積土、樹葉…

這條路對沙瓦人來說,太重要也太需要改變了。

而為了幫助村民們脫貧,工作者們下了不少功夫,一輪輪實地調研、一次次耐心解說、一遍遍做規劃…

但沙瓦人心心念唸的,還是能把路修好

但沙瓦人心心念唸的,還是能把路修好。

縣上來的扶貧隊長曾問村民:如果修了路,老百姓就一定能脫貧嗎?

村民雙眼閃爍著渴望,篤定地回答——

一定!

一定!

2017年秋,隨著一聲開山巨響,幾代人期盼的希望之路,終於動工了…

《落地生根》的動人不是藉助苦難故事的渲染,而是從沙瓦村的柴米油鹽中,用點滴日常串起的真實。

這份真實的背後,是攝製組的堅守。

導演柴紅芳帶著創作團隊一起,走訪了上百個雲南村莊,共做了3次調研,才最終決定拍攝沙瓦村的故事。

在談到這段經歷時,導演表示是她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冒險」。

第一次進沙瓦村時,難以抵達的程度讓部隊出身的她感嘆連連,差點在半路哭出來。

第二次,她又花了6個小時,才抵達沙瓦村,眼前的風景和貧苦的生活形成了鮮明對比…

「一間廢棄的小學教師、三張舊書桌、幾條舊板凳、幾臺電腦就組成了我們的後期機房,隊員的宿舍緊靠村民的豬圈,每天清晨大家不是在雞鳴中醒來,常常是被母豬的呼嚕聲和豬仔的吵鬧聲叫醒。夏天,房間的牆上和床鋪上會爬滿各種蟲子,這樣的環境,每個人都要過心理上的一道關。」

導演柴紅芳和小孩子臘八合照
導演柴紅芳和小孩子臘八合照

導演柴紅芳和小孩子臘八合照

在這樣條件艱苦的大山裡駐紮4年,可想而知,必定是一次對身心的雙重磨鍊…

正是這份堅守,才讓我們有機會,用水平視角看見千里之外的另一種生活。

影片中,有很多動人的小故事
影片中,有很多動人的小故事

影片中,有很多動人的小故事。

比如,一個名叫臘八的小朋友,受到了央視邀請,有機會在媽媽的陪同下,前往北京錄製節目。

這是臘八媽媽第一次去大城市,她和丈夫打電話時說,從來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樣的地方,處處是平地…

這讓我想到,導演在拍攝之初時感嘆,中國竟然還有沙瓦村這般難以抵達的村落。

明亮的寫字樓、乾淨的酒店、寬敞的馬路,北京這座城市就像沙瓦人難以抵達的「遠方」。

臘八(右)
臘八(右)

臘八(右)

吃自助早餐時,臘八習慣性地把剝碎的雞蛋殼丟在了地上。

臘八媽媽趕緊蹲下身,用紙巾一點一點把蛋殼清理乾淨,她怕保潔清掃時太麻煩。

撿著撿著,臘八媽媽的眼淚不自覺流了出來…

看到這一刻,烏鴉心頭也泛起一陣酸楚。

習慣城市生活的我們,或許早已忘了,我們想要奔赴的「遠方」,也是別人祖祖輩輩無力改變的貧壤。

這既因為自然地理的隔絕,又因為社會財富的分配不均。‍

不過,不管再難,奮鬥在脫貧一線的工作者都會想盡辦法,把希望帶給貧苦人家。

2018年,一條耗資約1500萬、綿延23公里的山路,修到了沙瓦村。

村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孩子上學、物資採購都更方便了,村裡的光棍也迎來了「春天」…

沙瓦村也成了一個新的文旅項目,未來將會有更多人到此,一睹山川巍峨、江水奔騰…

沙瓦村的村民還在沿途補種了樹苗,儘可能減輕了修路對自然環境造成的傷害。

遵循村民的意見,當地為同意易地搬遷的村民準備了樓房,想留在沙瓦村的居民則實現了危房改造。

全村239戶1012人全部實現了脫貧…

這條走了千年的「路」,終於變寬敞變結實,通向更加光明更加美好的未來。

當下這個時代正飛速發展,就像沙瓦村下的怒江水,只顧向前奔騰,永不復返。‍‍‍

我們常常因為走了太遠、走得太急,拋下了這些貧苦老百姓。

他們或許一年到頭都吃不上幾餐肉,或許與強大的現代科技斷節…‍

可他們,同樣是大時代的參與者啊,他們的平凡故事同樣組成了這個不平凡的時代啊…‍

時代需要像《落地生根》這樣的好電影,去留住他們的故事,留住最平實的感動。‍

「奇蹟」一詞很重,但用在國人的脫貧事業上,卻無比恰當。

因為,這是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沒有能力做成的,一件偉大的事業。‍‍‍‍‍

2020年,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鉅任務…

貧困二字,終於離當初人均國民收入只有27美元的中國遠去…

這些振奮人心的數字背後,是那些兢兢業業,腳踏實地創造「奇蹟」的人。

他們有的放棄大好前程,紮根深山,把村民的幸福視為頭等大事;

有的背井離鄉,顧不上妻兒和年邁的父母,把最好的關懷留給村民;

有的,則奉獻出了生命…

有的,則奉獻出了生命…

據統計,有超過1800人,犧牲在脫貧攻堅一線。

如果他們看到,村民不再為了修電器,負重百斤、走幾十裡山路…

如果他們看到,眼裡寫滿好奇的孩子,可以坐在書聲琅琅的教室裡…

如果他們看到,生病的老人不用被竹擔架,搖搖晃晃抬下山,可以儘早就醫…

心裡一定是欣慰的吧…

《落地生根》將於4月20日上映

烏鴉推薦觀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