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白日夢我》劇情、評價:太假了!編劇是沒讀過書嗎?

要說什麼類型的劇最容易失真,校園劇絕對榜上有名。

仙俠劇好歹因為架空,能忽視一些現實的因素,但校園生活,誰沒體驗過?

看到如今這些披著校園青春感的皮,拍得都是不落地的糖水劇,小妹真的會懷疑自己有沒有讀過書。

這不,近期又有一部校園劇犯了這失真的毛病——

白日夢我

白日夢我

此劇的男主沈倦,由這個暑期檔因出演《當我飛奔向你》,而小爆了一把的周翊然飾演。

《當我飛奔向你》和《白日夢我》一樣,同為小說改編來的青春劇,前者有多自然,後者就有多尷尬。

前者有多自然,後者就有多尷尬

《白日夢我》改編自同名小說,在晉江擁有極高的人氣。

沈倦的人設,可以說是集齊了小言男主的魅力要素——桀驁但是溫柔,校霸也是學霸,多金並且專一。

小樣,這還不把人給迷死?

女主

女主林語驚的人設,也很清晰脫俗獨樹一幟,不能簡單地歸為某一類型。

外表仙氣飄飄,看上去是個乖乖女,但性格又是倔強要強的「拽姐」,吐槽能力極為線上。

原小說裡充斥著許多

原小說裡充斥著許多未成年的禁忌情節,拍出來那就是跟審查對著幹。

所以改編把原本偏向救贖的氛圍,改成了更符合主流敘事的治癒情節。

改成了更符合主流敘事的治癒情節

比如,原小說裡,為了突出男主的放蕩不羈,沈倦的設定是紋身店的老闆,雖然同樣很不符合實際,但文字呈現起來也不會那麼讓人尷尬。

紋身,校園劇的禁忌話題,所以改編成了沈倦是銀飾店的老闆,好傢伙年齡感一下就上來了。

,好傢伙年齡感一下就上來了

林語驚父母離異,媽媽把她丟給了她不情願跟的爸爸,而這爸爸是個當之不愧的軟飯男,以前也沒管過她。

寄人籬下的生活讓有自己想法的林語驚很難受。

的生活讓有自己想法的林語驚很難受

因為媽媽留給她的手鍊被弄壞,她找到了沈倦的銀飾店。

當林語驚發現老闆,正是前段時間下雨,她坐在車裡看到的那個淋雨少年時,導演想呈現的宿命感就這麼膚淺的展現了。

導演想呈現的宿命感就這麼膚淺的展現了

由於她想去動展櫃裡的鋼筆,沈倦的朋友大驚失色去阻止,結果把她的手鍊弄得更壞了。

而沈倦那邊,有人上門來找麻煩,無暇顧及,林語驚只好偷了鋼筆,留下字條,「脅迫」沈倦修好手鍊來交換他珍視的鋼筆。

沒想到第二天,兩人在班級裡,

沒想到第二天,兩人在班級裡,在觀眾的意料之內相遇了,兩人也毫無意外地成為了同桌。

林語驚作為新生,立馬就聽到了關於沈倦的議論,得知沈倦是學校無人敢惹的校霸,留學一級,之前還把同桌給打傷了。

留學一級,之前還把同桌給打傷了

我能理解導演編劇想著墨渲染沈倦的校霸人設,但能不能不要讓群演同學們直接叫他校霸啊?

正常人的校園生活真沒這麼說話的,這臺詞聽得腳趾真的摳出了一座流星花園。

為了凸顯林語驚的個性,讓她救被校園霸凌的女生於水火。

而在背後不小心目睹這一切的沈倦,則默默種下了一顆對林語驚刮目相看的種子——女人,你和我見過的其他女人都不一樣,你真是太特別了。

得,又是一部為了襯托女主特別,把其他人都打成雌競女的校園劇。‍‍‍‍‍‍‍‍‍‍‍‍‍

真正讓沈倦和林語驚熟悉起來,還是因為

真正讓沈倦和林語驚熟悉起來,還是因為兩人都「缺錢」。

沈倦缺錢,是因為舅舅重病,銀飾店沒人打理,房租又頻繁漲價,為了保住店鋪,他得想辦法搞錢。

林語驚缺錢,是因為想住校,但爸媽都靠不了,於是她想自己籌到宿舍費。

倆學生,怎麼搞錢?於是編劇腦子一拍,就讓他們做合作了。

就讓他們做合作了

林語驚說自己看到媽媽公司裡,有人搞營銷,認為自己可以出主意,幫助沈倦提升業績,沈倦到時候分成給她。

林語驚在思考營銷方案的時候,無意間在便利店聽到兩個女生討論,喜歡去手工類型的店玩,她覺得可以把銀飾店也搞成diy版。

在給沈倦方案的時候,自信滿滿

在給沈倦方案的時候,自信滿滿。

好傢伙,在便利店聽到和網上查了查,就覺得可以幹營銷了,編劇到底跟市場營銷的人有什麼仇什麼怨,這份工就那麼好打嗎?

這份工就那麼好打嗎?

幾人風風火火開始搞宣傳視訊,剛發出去就立馬有人下單,到了開業的時候,人更是絡繹不絕。

這創業速度,馬雲也趕不上啊。

這創業速度,馬雲也趕不上啊

開業的當天,一對小情侶做不好銀飾,打算買成品,林語驚讓他們隨便挑,結果他們挑中了一個展櫃裡的。

沈倦站出來說不能賣,和小情侶發生了爭執,小情侶在網上猛刷差評,於是銀飾店的生意做不下去了。

於是銀飾店的生意做不下去了

林語驚不理解展品為什麼不能賣,沈倦又非憋著不說。一個人覺得對方不坦誠,一個人覺得對方多管閒事。

excuse me?兩人的矛盾,來得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理解編劇想懸念一下男主內心深處的執念,但這種情節下男主死活不肯說,真的別把人急死。

真的別把人急死

周翊然、莊達菲兩位青年演員,演這類校園劇,顏值等客觀條件上是很足夠的。

但在劇中,臉譜化、同質化的演繹,並沒有讓人感覺特別出彩。

沈倦的形象設計,和周翊然上一部劇裡張陸讓的形象,不能說毫無關係,簡直是一模一樣。有時候看得讓人直出戏。

對沈倦酷哥的演繹,

對沈倦酷哥的演繹,也就是嘴裡叼著東西+肢體動作放大。

幸好周翊然的表演還沒有到油膩的地步,不然這個設計不光沒有痞帥感,反而顯得像流氓。

只能說現在的編劇,

只能說現在的編劇,對於青春期男女主的想象力,真是越來越匱乏了。

形象上沒法跳脫刻板化,就連渲染男女主的感情萌芽,也只會用堆砌了無數次的對視慢鏡頭,這推動劇情的橋段就這麼難寫出來嗎?

並且,彷彿只要立了學霸人設,

並且,彷彿只要立了學霸人設,男女主不怎麼學習,照樣名列前茅。

這真的尊重當下刻苦努力讀書的學生嗎?

觀眾看青春劇,在某種程度上,

觀眾看青春劇,在某種程度上,是希望在劇中找到共鳴或者嚮往。

比如可以稱得上是校園劇封神之作的《最好的我們》,餘淮和耿耿就沒有那麼多標籤和人設,真實自然的校園生活,才最能打動人。

人設要素太多,就容易失真

人設要素太多,就容易失真,劇情脫離真實校園,就讓人毫無代入感。

所有青春劇的編劇都該懂這條公式,別再拍這種只存在於你們想象中的青春劇了。‍‍‍‍‍‍‍‍‍‍‍‍‍‍

相關文章

陳數,嫁得真好

陳數,嫁得真好

2003年,麥家將自己在情報部門工作十多年的經歷,寫成長篇小說《暗算》。 特情諜戰文學一度讓麥家被大眾所知,他說: 「他們一直生活在世俗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