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a 剛火出圈就塌房,這瓜太炸了

明星塌房的方式五花八門。

有人是因為戀情被粉絲拋棄。

有人則是淪為法制咖。

最近,還出現了新型塌房方式——

跳脫衣舞。

以及看別人跳脫衣舞。

沒錯,說的就是這兩天正在巴黎上演的瘋馬秀。

Lisa作為演出者,招來了無數罵聲。

Lisa演出造型

Lisa演出造型

張嘉倪、Angelababy等女明星因為去看了演出,被很多人指責。

尤其是張嘉倪,剛憑新劇《好事成雙》贏得了好評,卻又因此事被罵上了熱搜。

不過,還有比這更炸裂的「塌房」
不過,還有比這更炸裂的「塌房」

不過,還有比這更炸裂的「塌房」。

有位日本女藝人直接下海了

不止日本網友,外國網友也紛紛表示匪夷所思。

眾所周知,日本的成人產業非常發達

眾所周知,日本的成人產業非常發達。

但為什麼這位女藝人下海,會引起如此大的轟動?

今天,魚叔就來扒一扒這件事的內幕,也來聊聊——

下海為什麼正在變成越來越多女性的「選擇」?

一切要從一條推文說起

一切要從一條推文說起。

上週,有位日本網友發表了一番感慨:

「被寶塚的演員AV出道震驚到了,日本果真成為正在下沉的國家了。」

沒過多久,就被廣大吃瓜群眾扒出了具體資訊。

下海藝人名叫渚戀生

她原先是一名寶塚歌劇團的演員,於去年畢業退團。

「宛如AI一般的原寶塚演員拍AV了,太令人震驚了。」

渚戀生

之所以令人震驚,也正是因為她的「寶塚出身」

畢竟,寶塚歌劇團堪稱日本的國寶級劇團。

不僅歷史悠久,長盛不衰。

還捧出了眾多女神級演員。

包括「女王」天海佑希與「不老女神」黑木瞳

寶塚歌劇團,創立於1913年
寶塚歌劇團,創立於1913年

寶塚歌劇團,創立於1913年。

有別於歌舞伎這樣日本傳統演藝,寶塚是一家以歐美音樂劇與芭蕾舞劇為基礎的歌舞團。

華麗優質的歌舞戲劇與精美的服裝是其最大的看點。

寶塚有三個最大的特色:

第一,全員女性

100多年來,寶塚始終保持著所成員皆由女性組成的傳統。

必須是未婚

女演員們分為扮演女性角色的娘役,與扮演男性角色的男役。

第二,

第二,選拔嚴格

寶塚的演員在正式登臺表演前,要經歷嚴格的選拔與培訓。

懷有夢想的女孩們要先考入寶塚音樂學校,進行2年的培訓。

培訓內容除了歌舞表演,還包含文化、品德、衣著打扮等各方面。

最後通過考核才能被劇團錄取。

而考核的通過率也十分之低。

和大家說一組數字:

渚戀生那一屆參加音樂學校培訓的女孩有1065名。

而錄取率只有3.7%。

可即便被錄取了,也不是大功告成。

進入劇團後,這些女孩還要經過6年的研究生階段才能與劇團簽署合約,成為正式藝人。

正是因為難度大,要求高,一旦成名便是萬人矚目。

所以說,寶塚是許多女孩從小的夢想。

第三,

第三,門檻很高

在很多人心中,寶塚=千金小姐。

很多進入寶塚的女孩都是從小被培養起來的。

寶塚對學生的要求為:清純、端莊、優美

背後是女孩們在德智體美方面堅持多年的學習與訓練。

這必然需要一定的物質基礎才可以。

像是渚戀生,從小就被精心栽培,至少有20年的芭蕾功底。

說到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人們會對寶塚藝人下海的反應如此之大了。

一般來說,選擇下海是生活所迫。

可渚戀生作為一名寶塚正式團員,可以說品學兼優,能力出眾。

而且,不說大富大貴,也應該是家境優渥。

她究竟何以至此?

實際上,渚戀生並非寶塚下海第一人

實際上,渚戀生並非寶塚下海第一人。

寶塚創立100年之際,一位名叫鈴木鬱子的演員也出演了一部AV。

後來在寶塚出面干涉之下,DVD的發行計劃被取消了。

鈴木鬱子

鈴木鬱子

其實,日本明星下海,已經算不上什麼奇聞異事了。

偶像組合AKB48出身的中西里菜與橘梨紗,也走了這條路。

左:中西里菜、右:橘梨紗

左:中西里菜、右:橘梨紗

還有人氣女優三上悠亞。

她曾屬日本偶像組合SKE48,現在則是日本年度銷量第一的AV女優。

三上悠亞

三上悠亞

家境優渥,學識良好的女性主動選擇這一行當的也不是沒有。

去年因為《始於極限》一書在國內大火的鈴木涼美就是代表之一。

她們並非迫不得已。

而是自願選擇進入成人產業。

究竟是為什麼?

究竟是為什麼?

魚叔查找了更多類似案例,發現原因大概有三。

首先,為了養牛郎

近幾年日本掀起一種名為「牛郎陷阱」的現象。

指女性為了供養自己喜歡的牛郎,會通過出賣身體的方式賺取錢財。

這次渚戀生事件也有人如此猜測。

這次渚戀生事件也有人如此猜測

日劇《明天、我會成為誰的女友》就拍出了「牛郎陷阱」。

牛郎們瞄準了女性的情感需求,發動溫柔攻勢,一步步讓對方產生親密關係的錯覺。

但所謂的「溫暖」,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PUA。

他們利用店裡的消費機制,慫恿女性付出更多的金錢。

有的牛郎店還與高利貸、風俗店相勾結。

主動介紹沉迷牛郎的年輕女孩們下海,然後抽取佣金,將她們壓榨到極致。

現實中,被牛郎毀掉的公眾人物不止一個
現實中,被牛郎毀掉的公眾人物不止一個

現實中,被牛郎毀掉的公眾人物不止一個。

像是日本著名的「星二代」坂口杏裡

2013年,母親過世後,痛苦且孤獨的坂口杏裡第一次走進牛郎店,自此深陷其中,一發不可收拾。

為此她不僅失去工作,還很快花光所有積蓄,背上鉅額債務的同時還染上毒癮。

迫於生計,她下海拍片,當風俗女,卻依舊將賺來的錢花在牛郎身上。

日本天才滑雪少女

日本天才滑雪少女今井夢露

2006年在都靈奧運會上失利之後,深感巨大心理壓力的她同樣選擇找牛郎排憂。

面對宛如吸金窟的牛郎店,今井夢露也因為長時間入不敷出選擇下海拍片。

其次,
其次,

其次,則是大眾傳媒對於性產業的美化

性產業的發展壯大,離不開強勢的洗白宣傳。

許多綜藝節目以「女公關」為主角,跟拍她們的一天。

化著精緻的妝容,穿著華美的衣服,不是與姐妹下午茶,就是做spa逛街,揮金如土。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們的身份,就會以為是千金小姐的日常vlog。

彷彿這個行業裡的女性都過得如此輕鬆還光鮮亮麗。

類似的例子,我們身邊也不少。

短視訊平臺上就存在大量的「夜場」招聘視訊,號稱工作輕鬆,日賺大幾千。

還請女公關現身說法。

-做這個工作你後悔嗎?

-我兩天工資頂人家一個月,我有什麼好後悔的。

利用拜金主義的風氣,把打擦邊球的灰色產業,包裝成了利遠遠大於弊的美差。

每條視訊下方,都不乏想賺快錢的女孩留言。

另外,將成人女優打造成頂流巨星,也是一種宣傳策略。

像是之前提到三上悠亞,在成為人氣女優後,還在韓國組了女子組合出道。

登上各種主流雜誌,勢頭不亞於愛豆。

以上說的這一切,都將風俗、性產業營造成一種掙錢多、受追捧的模樣,怎麼會不吸引人呢?

三上悠亞所在組合honey popcorn 歌曲MV

最後,還有人將此稱為一種「女性解放」與「女性自由」,並加以維護。

像是魚叔曾經介紹過一部網飛綜藝《性+人物:日本篇》。

裡面就請來幾位女優。

在她們看來,自己所做不過是「幫助人們滿足性慾」而已,產生的社會價值與所謂的普通職業沒什麼不同。

對於她們而言,性本身並不是什麼羞恥的事情,她們願意坦率表達。

而鈴木涼美,曾將此歸納於女性的「情色資本」。

因為出於女性自身意志,且沒有強迫行為存在。

那麼,這就是她們選擇的自由。

亦如Lisa的瘋馬秀事件。

女性的身體,應由自己掌控。

女性的身體,應由自己掌控
可事實當真如此嗎?

可事實當真如此嗎?

那些在網路上,在電視節目中侃侃而談的公關女、AV女優,說到底只是一小部分。

就像日本牛郎千千萬,卻只有一個羅蘭。

之前被大肆宣傳的「日本第一女公關」愛沢艾米麗,也只有這麼一位。

「日本第一女公關」愛沢艾米麗引退儀式

「日本第一女公關」愛沢艾米麗引退儀式

其餘大部分人的生活根本就和「美好」二字無法沾邊。

首先需要說明的就是,投身性產業的日本女性,仍然是被迫多於自願

魚叔市曾經和大家聊過一部紀錄片——

《疫情下的日本女性困境——擴大的性被害與生活苦》。

講的就是因為疫情影響,不少家庭面臨經濟危機,許多女性決定投身性產業,緩和家庭困難。

大多數的她們會從事

大多數的她們會從事「爸爸活」

即,是陪同陌生男子吃飯、約會,從而獲得比較高的酬金。

表面上看,這是一個比風俗和女優店相較更高端、體面、安全的工作。

但在實際操作中,因為失去了一定保護和控制,很容易超出正常的範疇。

很多男性秉持著「我花了錢,你就是出來賣的」的心理,會要求女方配合進行過界性行為。

有時甚至還會出現性暴力

而有公司保證的AV女優,也遠不是綜藝節目中展現的那樣美好。

用常規的商業思路來思考,能夠上節目露面的必然已經是小有名氣的演員。

在這次渚戀生的事件中,有一點值得我們注意。

她所簽署的公司名為SOD Star事務所(簡稱:SOD)。

(簡稱:SOD)

SOD算是日本的頭部的成人電影製作公司,每年製作的影片數量超過500部。

這家公司有一個明顯的特點,那就是偏愛簽署成名藝人

像是前文提到幾位愛豆出身的女優,以及另兩名原寶塚演員皆是這家公司的藝人。

我們不能不懷疑,這些女優所展現出的在工作方面的「優待」,是否因為她們本身就已經自帶名氣?

說白了,她們口中職業光鮮的一面,本來就帶有倖存者偏差的成分。

像出了名的人氣愛豆,其所擁有的資源與待遇必定比一般愛豆要好。

就拿最實在的收入來說。

AV本身屬於暴利行業。

但在經過製作公司、經紀公司分別以「製作經費」「營銷成本」的名義抽走4-6的分成,最終女演員能夠拿到的只有1-2成。

一名普通的女優,出演一部電影的片酬大概為6萬日元(約3000人民幣),平均一個月拍四部片子。

雖說一個月下來,收入也與白領差不多,但女優沒有任何健康保障。

吃青春飯的她們,要面對的是各種身體的消耗,甚至是傷害。

要知道,直到去年日本才出臺了第一部有關這一行業的法律。

在此之前呢?

在此之前呢?

全靠「行業自覺」。

可,你如何指望黃世仁的仁慈呢?

另外,對於自願選擇這一行業而彰顯「女性自由」的人而言,她們真的是自由的嗎?

正如上野千鶴子所言:

「情色資本」不過是一種帶有誤導性的隱喻罷了。

說白了,無論何時,性產業都是「屬於男性、男性主導、為男人服務的市場」。

是建立在壓倒性的性別不對稱之上的,更是以剝削女性為基礎的行當。

福柯曾說這樣一段話:

如果我完全沒有強迫你,並使你處於完全自由的狀態,你卻依然選擇了我為你預設的道路,那就是我開始運用權力之時。

當性產業已經開始成為標榜女性自由的口號之一時。

那自由才是徹底不復存在。

相關文章

娛樂圈明星加入「光明會」?這瓜太炸裂

娛樂圈明星加入「光明會」?這瓜太炸裂

娛樂圈又有人塌房了。不過,這次不是因為出軌、家暴、偷稅漏稅,而是因為一個神秘組織——光明會。 幾乎是一夜之間,許多明星都被扒出「會籍」。包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