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網紅」背後的世界,比電影變態多了

最近,「范小勤解約重回村裡讀小學」的新聞引起了不少人的熱議和憤恨。

提到「范小勤」,有些小夥伴可能會一臉蒙圈。

但寫出「小馬雲」三個字,再搭配這樣一張圖,記憶頓時會被拉到2015年。

那一年住在江西省永豐縣嚴輝村的范小勤,因為長得和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我們敬愛的馬爸爸極其相似,迅速躥紅網路。

連馬雲自己都曾在微博上回應:「乍一看到這小子,還以為是家裡人上傳了我小時候的照片,這英武的神態,我真的感覺自己是在照鏡子啊。」

可讓人唏噓的是,他們「同臉不同財」,范小勤家裡窮到貧困。

父親殘疾、母親患病,奶奶年邁,家裡享受著國家的低保補助。

他和哥哥是村民眼裡「又皮又髒」的孩子, 抓老鼠當玩具、玩累了睡地上。

網路走紅後,范小勤成了有心人眼裡的香餑餑,鎮上奶粉店送來了500元現金,對外宣傳范小勤是吃他們家奶粉長大的。

小家電企業送來水壺、電飯鍋,拉著范小勤在產品前合影,鏡頭前大家不斷重複地教范小勤喊「我是小馬雲」。

在嚐到了兒子這張臉帶來的福利後,范小勤的家人也似乎找到了改善生活的出路。

他們非常誠懇地向世界宣佈,「我不管是什麼人,只要對我有好處,(讓兒子)做什麼我都答應。對我沒好處的,我就拒絕。」

簡單、粗暴、慾望性極強。

2017年秋天,一河北「老闆」帶走范小勤,包裝成了「小馬總」,一個9歲孩子就這樣開啟了自己頻繁的社交活動。

參加電視節目、時裝走秀,上下學有汽車接送,身邊有「阿狸保姆」照顧。

在家庭和社會的雙重助推下,范小勤被拔苗助長,提前十幾年就開始感受成人世界的壓力。

美女、應酬、奢靡,這些看起來原本和孩子沒什麼關係的詞,逐漸和范小勤掛鉤。

但如此被資本包裝出來的「紅人」,時常會因為內涵缺失不具備長期發展的可能。

利益和付出無法成正比,就容易出現他們口中所謂「事業」的崩盤。

就這樣,范小勤成了旁人口中的「過氣網紅」。

今年春節期間,范小勤重新回到嚴輝村,以後將留在家鄉讀書,「老闆」表示會繼續承擔他的學費。

但迴歸本來生活的范小勤,智力和身體卻並沒有多少改變,已經12歲的他依然停留在8歲時的樣子,甚至連十以內的加減法都不會算。

他曾經的「保姆」在網上發出醫院就診證明,臨床診斷范小勤可能患有矮小症,但範爸爸還顧不上帶兒子去診治,他擔心家裡負擔不起醫藥費。

年幼兒子的拋頭露面並沒有換來家裡的長線幸福,與其說是「網紅」,范小勤更像是臨時演員。

他竭盡全力地配合著某種「社會趣味」,懵懂無知地演著一個自己不熟悉的成年人,逐漸模糊了少年該有的成長曆程。

可怕的是,范小勤不是橫空出世的個例,在慾望的邊緣,有心之人早就把罪惡的手伸向了年幼的孩子。

伯恩·安德森,上世紀70年代不少影人追捧的「第一美少年」。

憑藉《魂斷威尼斯》中展現的驚世之美一舉成名,卻無例外地成為了又一個被人榨取「容貌價值」的犧牲品。

電影中男作曲家對伯恩飾演的美少年產生了一眼萬年的眷戀,這種令人窒息的美也成為了影片宣傳最直接的手段。

當時年僅16歲的他被要求在首映時敬酒,為了製造聲勢甚至還被帶去了同性戀俱樂部。

年少的伯恩並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只是能從周圍人的眼神中看到赤裸的慾念。

他說,「我沒有得到體諒的照顧,那些服務員令我很不高興,他們都直勾勾地盯著我,好像我是一盤可口的菜餚。我明白當時不能反抗,那等於毀了前途。」

從那之後他的形象成為了他人獲利的溫床,人們用伯恩極具「性暗示」的照片為自己謀取福利。

他的生活被窺視,成為了一種可以被置換的商品。

他被困在囚籠裡,影視中的形象強制佔據了他現實中的人生。

不容任何解釋,無論是資本方還是民眾都更願意相信他本人就是同性戀。

不管是商家眼中賺錢的機器、還是一些人慾海中性幻想的對象,他們早就忘記伯恩其實只是個孩子。

而這之後,他甚至還被造謠、排擠,在輿論的風口浪尖上,十幾歲的孩子窒息到如臨絕境。

和范小勤不同的是,伯恩在被榨乾價值前就選擇了離開。

相對年長的狀態,讓他具備了一定獨立思考的能力,而從走紅到落寞都對現狀十分模糊的范小勤則顯得更加被動。

但他們的經歷,都足夠換來人的一聲嘆息。

早已在過度營銷下形象固化的伯恩,即便已經走在追求音樂的道路上也無法磨掉之前的痕跡。

還是會有人對他指指點點,依舊會有人想利用他口中「混亂的過往」謀利。

而關於伯恩的故事也被拍成了紀錄片《世界第一美少年》,在今年聖丹斯電影節上還獲得了評審團大獎世界電影單元紀錄片的提名。

有人在看完電影后寫下了這樣一句話,「少年是真的美,其生活也真的悲。」

給伯恩帶來痛苦的是美貌麼?

給伯恩帶來痛苦的是美貌麼?

美貌無罪,帶來痛苦的是世間別有用心的慾望。

被成人世界啃食過的孩子,遍體鱗傷也就更渴望自由飛翔。

秀蘭·鄧波兒,第一個獲得奧斯卡獎的孩子,4歲開始演戲,6歲時已經拍了28部電影。

在這樣的資料面前,工作強度可想而知。

在這樣的資料面前,工作強度可想而知

秀蘭·鄧波兒的成名源自媽媽的夢想,是引導孩子走向適合自己的道路還是為了彌補母親自身的遺憾,我們沒有權力評判。

但過早成名帶給她的卻不只是名譽和星途一片。

她曾經說過:「我只做了兩年的嬰兒,其他的時間都在工作。」

3歲時,她對媽媽說不想離開家去拍戲,結果被「顧全大局」的父母關進小黑屋三天,甚至做頭髮都要保證秀蘭頭上有56個卷兒。

在媽媽的嚴格要求下,秀蘭·鄧波兒火了,火到無人不知。

任何人都無法保證道德的絕對正義,有人被曝光在公眾視野下,就會有人會滋生出邪惡的怪念頭。

秀蘭·鄧波兒曾經出演過帶著性暗示的短片,也曾經在電影裡和自己的監護人結婚。

甚至有製片人把她單獨帶到辦公室內,脫下褲子向她裸露下體。

並不清楚這些意味著什麼的秀蘭把那些看她直流口水的猥瑣男人,稱作「禿鷲」。

她是資本爭搶的招牌,人們一邊利用公眾心中渴望看到的童真賺錢,一邊卻把這份童真葬送在私慾之下。

但被忽視的是,秀蘭·鄧波兒是個會長大的孩子。

隨著時間的流逝,她不再像幼年那樣可愛,本來應該藉機轉型的她遇到了《綠野仙蹤》的劇本。

結果公司卻因為想繼續營銷她的「可愛」拒絕了,他們不會考慮她的以後,他們只想儘快榨取更多的價值。

幸運的是,成年後的秀蘭·鄧波兒遠離了讓她惹上一身是非的娛樂圈,也最終活成了自己期待的樣子。

不幸的是,還會有孩子繼續走上被吞噬童年、壓榨生命的人生道路。

在這條有歡笑、有掌聲、也有辛酸、有痛苦的慾望之路上,我們看到了自己不願意相信的真相:

這其中有商人的「唯利主義」,也有父母金錢面前的妥協、或欠缺思考的決定。

也許,他們也曾真誠地認為這樣可以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卻因為缺少把控使孩子輸在人生歸途。

和這些相比,最可怕的則是單純為了滿足自己從未健全的私慾。

電影《我的小公主》就向我們展示了,這樣一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故事。

臺版翻譯更貼切還帶著飽滿的情緒——《她媽的公主》。

女主薇奧莉塔的媽媽起初並沒有很多時間陪伴她,直到有一天母親的目光開留在薇奧莉塔身上。

結果卻把她打扮成了華麗又極具魅惑的暗黑系公主,於是她成了媽媽鏡頭下的模特,也成為了話題的焦點,母親亦因此躋身上流。

在名利和金錢的誘惑下,母親開始不斷升級照片的尺度。

扒光女兒去迎合所謂「上流人士」的低俗趣味,小薇奧莉塔雖然不明白這背後可能帶來的深遠影響,卻也在同學的嘲笑中窺探了世間的險惡。

即便如此,母親還是沉浸在自己名利雙收的高情緒中,標榜著藝術家的身份,繼續剝奪女兒身體可能帶來的價值。

她甚至找來了男模特,強迫女兒脫掉衣服和他擺出難以啟齒的姿勢。

薇奧莉塔的反抗是無用的,因為她媽已經瘋魔。

走出電影,投進現實。

故事原型也就是本片的導演伊娃曾三次向法院提起訴訟,控告母親對她的精神虐待。

但即便警方沒收了她給伊娃拍攝的上百張裸照,也終究無法再把伊娃帶回到那個無憂無慮的快樂童年了。

因為現實中照片的尺度遠超影片一大截。

因為現實中照片的尺度遠超影片一大截

彌補終究是最無力的詞,它只能代表做錯者的愧疚,卻永遠無法填平時間逝去留下的傷痕。

無論好壞,生命的每一天都是獨一無二的,在他人操縱下度過的永遠不能是自己的人生。

可這樣的操縱卻還在上演,它們是道德的缺口,也能逃脫法律的限制。

在網紅經濟熱鬧的今天,衍生出了一個新的詞彙「吃孩子」。

它代指網路怪相中那些故意賣慘、折磨孩子為自己牟利的操控者。

這些人可能是對金錢嗅覺敏感的商人、也可能是企圖製造輿論的媒體、同樣也不排除躺在孩子功名錄上撈錢的「啃小族」父母。

在「萬物都可賺錢」的營銷策略上,資本操控者模糊了人性倫理的界限,一切向錢看齊的思想成為了罪惡的根源。

讓孩子摒棄天真無邪的本性,故作姿態地加入到成年人也許不太正常的爭端中。

再看用孩子牟利的父母。

相信每個人都充分理解家長用照片、視訊記錄孩子成長的用心,也非常體諒他們渴望通過一個足夠開放的平臺讓更多人可以注意到孩子的努力。

但刻意扭曲孩子的生活、甚至強迫孩子做和年齡不符合的「髒事」就很變態。

美國一個知名「晒娃」博主,日進斗金的背後藏著虐待兒童的真相。

她收養的7個孩子在被解救後告訴大家,網上的視訊都是按劇本演出來的。

表演犯錯會遭到懲罰,媽媽生氣時還會用胡椒噴霧噴他們的私處。

更有父母為了讓孩子幹好吃播、吸引到更多流量,不停投餵,胖到傷害身體健康。

……

把孩子當成商品一般投放市場,吸引大家趨利而往,只為了成就一時安逸,背後的危害可想而知。

在孩子偏離軌跡的人生之路上,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對生命的影響就像一個無底的深淵。

是好是壞,現在的我們也許早就可以窺探一二。

所以,別把天真引向慾望,別逼孩子過早「衰老」。

相關文章

鄭智化,憤怒了:《星星點燈》歌詞被改

鄭智化,憤怒了:《星星點燈》歌詞被改

大家好啊,我是風叔。 先閒扯一下哈,前幾天我兒子的科學老師,給他們佈置了暑假作業,觀察北斗七星和北極星的位置。 兒子說,爸爸,哪裡可以看到星...

雪莉自殺4年後,內幕終於來了

雪莉自殺4年後,內幕終於來了

近幾年,頻頻曝出明星離世的訊息。 但有個人,一直讓香玉深感遺憾。 那就是雪莉。 時至今日,我依然記得當時看到新聞後的震驚。 明明是永遠對著鏡...

黃子華,消失三年,今年成喜劇大王

黃子華,消失三年,今年成喜劇大王

果不其然,中秋檔電影,《還是覺得你最好》口碑最佳。在黃子華主演的電影中,它僅次於1994年的《沙甸魚殺人事件》。 然而歷史又總是驚人的相似。...

吳青峰,終於拿回「蘇打綠」所有權

吳青峰,終於拿回「蘇打綠」所有權

魚丁糸拿回「蘇打綠」所有權、資深男歌手去世、梅西最後一次參加世足賽……又到一週六的資訊整合時間啦,歡迎一起來吹水。 以下是今天資訊,祝大家開...

田壯壯,一代名導,退圈了

田壯壯,一代名導,退圈了

田壯壯,70歲了。 灰白頭髮之下,是親切的酸楚。那張臉上有了一種強烈的倦怠感,是深愛電影又多次失望所帶來的疲憊。 他已經是個老人了,在電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