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荒唐事件》劇情、影評:這麼牛的中國電影再也沒有了

前段時間,一則帖子被瘋轉。其中記述了一位網友與港警的對話。

一句「中國沒電影嗎」,令無數網友語塞。

電影,自然不缺

電影,自然不缺。

且說剛剛過去的五一檔,票房已近15億。

可惜大多口碑平平,評分都在7分左右。

真正的好電影,仍是稀缺品。

不過,魚叔在五一節期間挖到一部33年前的國產老片。

尺度之大,令人咋舌。

口碑極高,豆瓣9.1

看過的人不多,評論區卻高頻出現牛逼二字。

「現在想都不敢想,拍都不敢拍。」

看完更堅定了一個想法
看完更堅定了一個想法

看完更堅定了一個想法:中國不是沒有好電影,只是,大都留在了過去。

荒唐事件

荒唐事件
故事開始於一個尋常的下午五點

故事開始於一個尋常的下午五點。

市政府大樓內,各級官員紛紛下班,走廊空空。

突然竄出一個男人,貓著腰進了辦公室。

從公文包裡抽出一沓檔案,不時瞄向門口。

隨後疾步下樓梯,逃離這裡。

混入人群后,男人顯然從容不少。

身揣機密檔案,走遍三條街,大快朵頤起來。

烤串、小籠包、煎餅,這些最普通的小吃,安撫了他緊張的神經。

他喜歡擠在排隊的市民間。

聽眾人議論紛紛,總繞不過一個名字——

趙有亮,管理本市數十萬人口的堂堂市長。

不過,落到百姓口中,永遠是埋怨、痛斥的對象

市容差了、物價漲了,都是這位市長的失職。

男子聽到這個名字,臉上閃過一絲驚詫,卻也連連附和。

「這姓趙的,真不是個東西!」

「對,真不是個東西。」

相較平日,他只晚回家一個小時。

夫人的質問,卻連聲傳來。

女兒更是檢舉揭發,有同學撞見他跑去吃了小吃。

夫人像是撞破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大呼起來。

「堂堂市長搞得像個小老百姓,也不嫌掉價!」

不錯!

不錯!

這個男人正是那廟堂之上的趙市長,趙有亮。

之所以偷摸著吃小吃,是因為他早就厭惡了那些大吃大喝

厭煩了那滿桌的山珍海味,那推杯換盞的殷勤,那嘩嘩流淌著的人民的人民幣

然而,難得的一次街頭小吃,卻讓這習慣大餐的腸胃出了問題。

不多時,趙市長便上吐下瀉起來。

初次診斷,恐怕是闌尾出了問題。

市長得了闌尾炎,按常理需要送往省級高幹病房。

趙市長偏偏犯了軸,堅持在本市醫院治療。

這既是信任,也是考驗。

院長立即召集全體醫護職工,積極應對。

畢竟,市長的肚子不能以一般的肚子對待

它關係著全市數十萬市民,也關係著醫院的名聲。

複查結果,卻向眾人潑了一盆涼水

複查結果,卻向眾人潑了一盆涼水。

市長得的只是一般的腸炎,吃點消炎藥即可自愈。

可承認誤診,無異於在市長面前自扇耳光。

傳出去,也會在普通市民間產生不良影響。

外科張主任義正詞嚴道,這個手術必須得做。

「市長的闌尾,總還是有點炎症的吧」

在張主任眼裡,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在張主任眼裡,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通過這次手術,足以讓趙市長記住他。

他要把自己像一顆釘子一樣,死死釘在趙市長的肚子上、腦子裡,一百年不動搖。

「這平凡卻偉大的闌尾裡,裝著他光輝的前程。」

但問題是,

但問題是,他很久沒有做手術了

進入外科多年,張主任早已琢磨出一套醫護之道。

小手術不屑做,有失他外科主任的身份。

大手術不敢做,醫療事故風險極高,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他可不幹。

更何況,只有什麼手術都不做,才「有資格」批評別人。

越批評人,越顯得他的水平高、地位穩。

正所謂,幹活的捱罵,不幹活的罵人

手術結果,自然不甚理想

手術結果,自然不甚理想。

好在,還能從護理工作找補。

護士長一聲令下,全體改換造型。

不能穿高跟鞋,一律換上平底鞋,腳步要輕。

不能板著臉,要面帶微笑。

院長還傳達指示,評選最好的護士

贏得這一頭銜,可以升職、分房子、領計劃生育指標。

關鍵在於,要讓市長感覺不到疼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打針,主要是推藥疼。

那就少推些,甚至索性不推藥了。

給傷口消毒,會帶來刺痛感。

那就舉著碘伏球,繞著傷口打圈圈。

在護士們的「內捲」下,趙市長的傷口始終無法癒合

趙市長這一躺,足足有一個月。

每日看到的,都是醫護人員的笑臉,以及一句句「好多了」。

堂堂市長,做闌尾手術住院要一個月。

那麼普通市民、工人,難不成要住一年?

他想不通,也不敢想。

住院的漫長歲月,讓趙市長不禁遙想當年
住院的漫長歲月,讓趙市長不禁遙想當年

住院的漫長歲月,讓趙市長不禁遙想當年。

一段經歷,與今日的情景頗為相似。

那時他新官上任,還是副市長。

擼起袖子加油幹,立志幹出一番事業。

沒想到,第一天就捱了下馬威

沒想到,第一天就捱了下馬威。

因為錯過了食堂飯點,他只能在窗口低聲下氣地討食。

打飯的小夥不近人情,還將他一頓奚落。

「你還想在這走後門啊,沒門!」

得虧一人及時救場,主廚佟胖子

他聽到趙市長的大名,立馬放下手中的大雞腿。

哈著腰奔來,挎起一大勺肉菜遞來。

胖乎乎油滋滋的臉上,寫滿了驚慌與諂媚

當晚,一名靚麗的女子便叩響了趙有亮的辦公室門。

她是佟胖子派來的服務員,端著豐盛且便宜的晚餐。

身為高校高材生,趙有亮牢記著為官之道

他果斷拒絕了這堂而皇之的利誘。

「冷臉、熱臉、笑臉、哭臉不看;條子、票子、女子不理。」

再去打飯,竟遭到了針對。

十塊錢的菜量,裝不滿搪瓷碗的三分之一。

想向佟胖子討個說法,卻只見一副無賴相。

堂堂副市長,在自家食堂吃不飽飯,甚至要買泡麵充飢。

「您要吃好的,我們給您送去」

更沒有想到,佟胖子的刁難差點毀了他的事業

某日,市裡來了一位貴客,省財政廳廳長

其手中的工程撥款,正是趙有亮市政計劃的重要一環。

拿下這位財神爺,成為工作的重中之重。

視察一圈下來,自然到了請客吃飯的環節

視察一圈下來,自然到了請客吃飯的環節。

可每上一道菜,廳長便皺一次眉。

身旁同行的領導,也罵一次娘。

原來,廳長最愛吃的「佟胖三絕」,這次一個也沒見著。

那佟胖子,不早不遲偏偏這個時候請了病假

不用說,撥款的事泡了湯

不用說,撥款的事泡了湯。

趙有亮瞅了瞅領導的臉色,再看一看桌上的菜餚,心裡有了譜。

他決定向佟胖子低頭,將功贖過

隔日攔下廳長,再擺宴席

隔日攔下廳長,再擺宴席。

清蒸什錦,爽脆可口、清香撲鼻。

油絲山雞,醬香四溢、油而不膩。

冰糖燉甲魚,鹹甜適度、嫩中帶脆。

「佟胖三絕」齊活,令廳長讚不絕口。

「來來來,大家動筷子」

吃到興起,廳長連聲招來佟胖子。

毫不吝惜地誇獎後,還舉杯敬酒。

「佟師傅,今天你勞苦功高啊」

再看佟胖子,接過酒杯,一臉得寵的奸笑

再看佟胖子,接過酒杯,一臉得寵的奸笑。

趙副市長明白了,這裡可以沒有他,但不能沒有佟胖子

剎那間,他的耳邊迴響起老同學的一句勸告。

在奴才眼裡,你不是主人就是下人

身居高位若是不懂得使喚人,必定遭他人擺佈。

當晚,甜美的服務員再度上門

當晚,甜美的服務員再度上門。

還是一樣豐盛的菜品,一樣便宜的價格。

但,趙有亮再也沒有辦法拒絕。

吃下這頓飯,他就不再屬於他自己了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交,是國產電影最敢拍的歲月。

期間誕生了不少經典,都頗有顛覆性

例如,謝晉的「反思三部曲」,用婚姻愛情反映一個時代的側面,直擊人性。

黃建新的「先鋒三部曲」,用荒誕的故事拷打體制的軟肋。

黑炮事件

《黑炮事件》

《荒唐事件》也是其中之一。

對當時官場的荒唐景象,進行了辛辣的諷刺。

佟胖子的諂媚、醫院的逢迎,趙有亮其實早有體會。

他的日常工作,本就要應對無盡的討好

喝水有人倒,抽菸有人買。

連窗臺上擺放的鮮花,都不敢隨意澆水,因為早有人澆過了。

辦公室裡裝了洗手間,專供他足不出戶。

可是,這樣的討好,卻不能讓他舒服

群眾的每一封來信,都要先由秘書重重篩選。

她認為你不該看的,你永遠看不到。

有一次,趙市長心血來潮,給自己寄了一封信。

左盼右盼,最終也沒有等來。

《荒唐事件》的表現手法,格外前衛、戲謔。

這一定程度弱化了現實性,也讓影片顯得沒那麼厚重。

但,這種顛覆性,正是文藝作品發展的關鍵要素

出演本片男主的,是同名演員,趙有亮。

他曾在《孽債》中飾演沈若塵一角,大放異彩。

除了演員,他還有另外兩個身份——中央實驗話劇院院長、中國國家話劇院院長。

任職期間,他提出兩點方針:顛覆創新

正是在他的推動下,誕生了《戀愛的犀牛》《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等先鋒戲劇作品,為戲劇、影視界輸送大量人才。

我們得以在一幕幕荒誕的情境中,目睹愛情或人性的本質。

再看如今的電影,顛覆與創新已成稀缺

再看如今的電影,顛覆與創新已成稀缺。

類型上的突破陷入停滯,題材上的選擇束手束腳。

複製爆款,逐漸成為不二之選。

回看33年前趙市長的遭遇,像極了當下的電影。

不斷脫逃,又被捉回,繼續被施加名為「矇蔽」的治療

那被誤診割下的闌尾,那些口口聲聲的「好多了」,只是障目的把戲罷了

相關文章

新戀情,又是無縫銜接?

新戀情,又是無縫銜接?

今年1月28日,黃曉明、AB 正式官宣了離婚。 當時輿論普遍認為是 AB 見曉明落魄,加之自己翅膀硬了,才把黃曉明甩了的。 但半年後的現在,...

王子文的這瓜,驚掉我下巴……

王子文的這瓜,驚掉我下巴……

大花涼得差不多了。 某冰冰專注於搞她的微商面膜,某薇已經在江湖中消失得無隱無蹤了,基本上看不到她的半點消失了 而徐靜蕾這三年一直在美國生活。...

張大奕,知三當三,她要結婚了!

張大奕,知三當三,她要結婚了!

原以為今日無瓜可寫,沒想到,張大奕突然在今兒下午官宣訂婚了。 她在微博晒出了,她未婚夫向她求婚的照片。還配了個相當文藝的文案:「山有峰頂,海...

鈴木OSAMU,踩雷了嗎?

鈴木OSAMU,踩雷了嗎?

▲鈴木OSAMU(C)日刊現代 (蒼羽/譯)1月18日是震撼全日本的國民偶像組合「SMAP」解散事件7週年的日子。 去年年底,《文藝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