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松勇,這個吊打梁朝偉的影帝,走了

前兩天,一位優秀的演員離我們而去。

只可惜,這個訃告在一片明星的大瓜中迅速消散。

幾乎無人再提。

他就是台灣演員,陳松勇

人稱「忠勇伯」,因病去世,享年80歲。

他最為人所知的一個角色,是電影《方世玉》中的雷老虎。操著一口台語口音,不斷地念著「以德服人」。

操著一口台語,不斷地念著「以德服人」

對於他,很多人只以為是一個常常客串香港電影的喜劇演員。

而實際上,他在台灣本土相當有名,演技也備受稱讚。

還曾經一度力壓梁朝偉,奪得金馬獎影帝。

今天,魚叔想給大家回顧這位演員的一生,以表懷念。

每當被問及,為何走上演員這條路。

陳松勇都會略顯嚴肅地回答:

為了躲警察。

然而,這並非一句玩笑。

1941年,陳松勇生於台灣,母親早逝,他自小就跟父親相依為命。

40年代正是歌仔戲、京戲最為流行的時候。

父親不時會帶著兒子逛戲園子,這讓陳松勇從此愛上京劇。

可那時「戲子」的思想還根深蒂固。

每當他說自己想要學戲,都會招來父親的一頓打罵。

15歲時,父親重病在身,家境艱難,陳松勇唯有退學,扛起養家的重擔。

彼時,台灣正值幫派紛爭,硝煙四起。

想賺快錢只有一條路,入黑幫。

在一次地盤爭搶中,陳松勇誤入警察設下的埋伏

在一次地盤爭搶中,陳松勇誤入警察設下的埋伏。

奪命逃竄時,恰好又遇到一個正在拍戲的劇組。

他急中生智,假扮成劇組工作人員混入人群才躲過一劫。

那次陳松勇在劇組一呆就是三天,他看演員們演戲看入迷了。

難以想象自己為何還要打打殺殺,心驚膽戰地活著。

理想破土而生,當演員,成為了陳松勇的一生追求。

22歲,在朋友介紹下,陳松勇如願進入臺視,開啟了長達數年的龍套生涯。

雖然只是跑龍套的,涅槃重生的陳松勇卻無比珍稀自己演員的身份,心甘情願不求回報在劇組打雜。

哪怕只有幾句臺詞的戲份,他也會提前一週開始排練。

「這算什麼苦,這是一份正經工作,比出去砍人強太多了。」

受限於外形條件,他早期飾演的許多角色都是反角。

比如1976年,他在抗日題材電影《春寒》中扮演一個日本憲兵。

這幾乎是最早能找到他在電影中有對白的角色了,當時他已30多歲。

從此他幾乎成了抗日題材電影中,日本兵的專用演員。

比如電影《茉莉花》《惡漢笑擊隊》等等。

惡漢笑擊隊

《惡漢笑擊隊》

陳松勇憑藉著自己的敬業和用心磨礪的演技,打動了許多人。

而且他很講義氣,隨叫隨到,什麼活都願意幹,什麼角色都願意演。

漸漸地成為了一些導演的常用配角。

比如由演員轉型導演的蔡揚名。

在《芳草碧連天》等講述小人物的劇情片中,都愛找陳松勇擔任配角。

《芳草碧連天》中飾演齊秦角色的父親

還有,以喜劇片見長的導演朱延平。

也愛找陳松勇演一些頗有喜感的小配角。

陳松勇默默無聞地演了20多年的配角

陳松勇默默無聞地演了20多年的配角。

直到1988年,陳松勇的人生髮生了轉機。

這一年,他主演了侯孝賢導演的《悲情城市》。

很多人都以為這部影片的男一號是梁朝偉。

其實不然。

其實不然

當時,陳松勇進入劇組,是因為得到了影視大佬楊登魁的舉薦。

楊登魁同樣是黑道出身,甚至因為幫派火併而入過獄。

陳松勇身上散發的江湖氣和腳踏實地的工作態度,深受楊的賞識。

所以才得到機會進入劇組。

所以才得到機會進入劇組

靠「走後門」進入劇組的陳松勇,居然還擔任男一號,番位壓過樑朝偉。

一開始,他受到了許多人的質疑,認為難當大任。

結果他流暢自然的演技,徹底征服了所有工作人員。

眾所周知,侯孝賢的電影往往試圖呈現一種生活化的質感。

所以片中常常採用非職業演員,不要求有任何過度的表演痕跡。

這就讓梁朝偉這種專業演員,反而有些不適。

這就讓梁朝偉這種專業演員,反而有些不適

而對於陳松勇來說,卻如魚得水。

一是角色非常親切。

他飾演的是林家長子。

在他眼中,這個角色很像自己爸爸。

外表粗獷,內心柔情,在外面拼死拼活,只為了給家人一個溫暖的港灣。

但卻拗不過時代的劇變和命運的捉弄。

二是故事背景也很熟悉

二是故事背景也很熟悉。

他從小生活在貧窮的漁村,也曾參加過幫派生活。

與片中故事發生的環境非常相似。

與片中故事發生的環境非常相似

《悲情城市》上映後大受好評。

陳松勇憑藉此角,拿下金馬獎最佳男主。

影片還入圍了威尼斯電影節,併成功斬獲金獅獎

影片還入圍了威尼斯電影節,併成功斬獲金獅獎。

讓陳松勇過了一把國際癮。

讓陳松勇過了一把國際癮

從此,整個影壇都認識了這位藝高人膽大的「忠勇」伯。

這位性格爽直,又兢兢業業的演員。

歷經坎坷,摸爬滾打數十年,終於在影視圈站穩了腳跟。

《悲情城市》讓陳松勇在業界成了名。

但真正讓他人盡皆知的角色,還是出自於香港電影《方世玉》。

這一次,同樣是得到了大佬楊登魁的力薦。

1992年,李連杰經紀人蔡子明遭槍殺。

大佬楊登魁出面坐鎮,才讓李連杰可以繼續拍戲

大佬楊登魁出面坐鎮,才讓李連杰可以繼續拍戲。

出錢出力,但也同時提出兩個要求。

一是要票房分賬,二是要李連杰力捧自己的得力小弟,51歲的陳松勇。

李連杰當時也很驚訝——

這個大佬不捧美女,偏偏要捧這個滿嘴「台灣腔」的粗漢?

然而,李連杰是小瞧了這位金馬影帝的功力

然而,李連杰是小瞧了這位金馬影帝的功力。

陳松勇在《方世玉》中的表現非常亮眼,堪稱整部戲的點睛之筆。

戲中,他飾演「雷老虎」一角

戲中,他飾演「雷老虎」一角。

這個角色霸道又有些可愛,張揚又帶著滑稽。

最經典的就是那句「以德服人」。

在他濃厚的台語口音以及渾厚嘶啞的嗓音下,「服人」成了「胡人」。

每回說起來都是讓人忍俊不禁。

而在片中的一些深情戲裡,他同樣不落下風

而在片中的一些深情戲裡,他同樣不落下風。

最終在李連杰、蕭芳芳、李嘉欣,趙文卓等一眾明星中,依舊脫穎而出。

那幾年,已經榮獲影帝的陳松勇經常在香港電影中出演配角。

雖為綠葉,但其表現總能讓人過目難忘。

比如,在《監獄風雲2逃犯》裡,與周潤發搭檔。

陳松勇飾演的人物血氣方剛,勇猛義氣

陳松勇飾演的人物血氣方剛,勇猛義氣。

他與周潤發角色之間難兄難弟般的友情,演繹得淋漓盡致。

特別是那幕兩個人在湖中游泳,從水下一邊望著陽光一邊憨笑的樣子,魚叔至今難以忘記。

對於90後來說,陳松勇最熟悉的角色,或許還有《古惑仔6之勝者為王》中的「忠勇伯」,

一別以往香港大佬的瀟灑形象。

陳松勇將一個紮根台灣的黑幫教父,演繹得入木三分,生動有趣。

即便戲份不多,但留給人們的印象非常深刻。

即便戲份不多,但留給人們的印象非常深刻

從暴跳如雷要為死去的老大復仇,到最後能和山雞哥促膝對話,以落寞長者的姿態啟發年輕人。

他的頑固,他的忠心,他對權力的看淡,僅憑几個鏡頭,一個眼神,一場對話。

陳松勇的演技不止被我們看到,也被整個港臺電影圈奉若珍寶。

光1990年,陳松勇就有七部電影上映。

如《我在死牢的日子》;

和林福地導演合作的缺角的太陽;

和林福地導演合作的《缺角的太陽》;

和林福地導演合作的缺角的太陽;

還有番位上和劉德華、譚詠麟、陳百祥平起平坐的《至尊計狀元才》。

等等……

1994年,陳松勇再與李連杰合作

1994年,陳松勇再與李連杰合作。

在王晶導演的《新少林五祖》中扮演馬佳善——

又是一個讓人難忘的,至情至義的搞笑角色。

雖然陳松勇在港臺電影中,絕大部分都是配角

雖然陳松勇在港臺電影中,絕大部分都是配角。

但由於獨特的外形和嗓音,再加上多面的演技,成了無數80、90後的國內觀眾最難忘的兒時記憶。

即便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會記得他演繹的那些可愛的角色。

與陳松勇的演技並存的,是他的孤獨。

他常常感嘆,自己的父親怎麼沒有等得久一點?

就在他事業騰飛的那幾年,父親因病去世。

就在他事業騰飛的那幾年,父親因病去世

相依為命的人走了,他從此孤身一人。

陳松勇一生未婚,據說是因為他在年輕的時候,曾遇到了一個喜歡的女孩。

當時自己還過的青黃不接。

吃不起,買不起,沒有足夠的能力給那個女孩好的生活。

這段感情成為了他一生的遺憾,也成為一個解不開的心結。

他在《康熙來了》裡曾公開表示:

「如果不能對對方負責,就不要給她承諾。負責不是靠嘴巴講的。貧賤夫妻百事哀,而我到了五十歲才有錢。」

也許他的一生,能聊以慰己的,只剩電影。

沒有機會和至親分享自己的成功,也沒有在最好的年紀守護那個最愛的人。

陳松勇晚年多病,中風令他下肢癱瘓,一隻眼睛徹底致盲。

常年高負荷工作,加上嗜酒如命,身體攤上了各種疾病。

無奈只能靠印尼看護Yule照料才能正常生活。

無奈只能靠印尼看護Yule照料才能正常生活

沒有親人,也沒有能夠依靠的人,他把Yule當女兒,Yule叫他「阿爸」。

為了感謝Yule,陳松勇送她黃金,還說「以後死了會給她200萬」。

這位老人一輩子都沒什麼照顧別人的機會,臨近晚年,卻還要別人照顧。

報答是他能做的所有:

人活一世,不要無情無義。

據說,陳松勇病逝前神智非常清楚,醫生認為只要洗腎就能繼續維持生命。

但他認為自己已年過八十。

「在人世間已經太久了,無須眷戀,多年病痛,不要執著。」

他堅持不需插管等積極治療,只想留下最後的尊嚴。

直到最後,他還在試圖讓周圍的人開心。

他說:

「沒什麼遺憾,唯一覺得遺憾的是,錢剩太多,到死都沒花完。」

他還說:

「人死了就死了,墓碑沒什麼用,就埋在大樹底下吧。」

業內人士每每提起陳松勇,不只是稱讚他的演技

業內人士每每提起陳松勇,不只是稱讚他的演技。

還總會說到他的豪爽與義氣:

無論他已經拍了多少大戲,拿了多少獎,和多少天王平起平坐。

只要一有新電影邀請他,即便是個小角色,只是幫個忙,沒有多少片酬,他都會盡力去幫。

而他自己在談論演藝事業時,也總是很謙虛地說:

「已經得到夠多的了,但拍過的好戲還不夠多。」

這就是陳松勇的一生。

無論是角色,還是自己,都努力做到了四個字——

以德服人。

相關文章

大師李行千古!

大師李行千古!

據台灣媒體報道,著名導演李行於8月19日21點55分,因心肺衰竭病逝於台北,享年91歲。 這個訊息太突然了,因為僅僅在幾天前,因為疫情耽擱了...

請來這麼多明星,怎麼還是備受冷落。

請來這麼多明星,怎麼還是備受冷落。

上週的院線片呢,其實還挺熱鬧的,除了朋友圈大家都在刷屏的港片《毒舌律師》,其實,還有一些院線新片,也是挺值得關注的。 比如,一部原本應該是奧...

王羽,一代大俠與台灣電影的半生緣

王羽,一代大俠與台灣電影的半生緣

清明節早晨的訊息,著名電影人,有「一代大俠」美譽的王羽,在台北振興醫院去世,享年80歲。 這個訊息是王羽的大女兒,著名歌手王馨平對外發布的。...

梁朝偉,台灣電影是他的至高起點

梁朝偉,台灣電影是他的至高起點

今天是著名演員,華語男演員中拿影帝最多的人,梁朝偉先生60歲的生日。真不敢相信,男神竟然已經60歲了! 好啦,為了祝賀託尼梁60大壽,我們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