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南生,香港女郎,離婚了

施南生、徐克

1987年,徐克監製的電影《倩女幽魂》順利上映,王祖賢飾演的聶小倩與張國榮扮演的寧採臣,上演了一段人鬼戀。

情關難過,擁有高強武功的聶小倩,為了保護自己愛的書生寧採臣,不惜付出所有,與危險外界的一切樹敵。一語成讖,殊途同歸。

熒屏之外,施南生將自己的愛與才華都給了徐克,無奈才子骨裡就風流。那些年,他緋聞不斷,從葉倩文到年輕女助理,施南生被辜負後,傷心不已。

他們曾無數次並肩站在電影的領獎臺上,惺惺相惜。

2007年,徐克在《女人不壞》的電影發佈會上,感謝身邊這個為自己付出全部的女人,「我的妻子是最好的女人」。

施南生很感動,眼裡噙滿淚水。

如果回看這句話,便會體會到其中深意,在徐克的心裡,施南生是最好的女人,卻不是他最愛的女人。他是她的劫難。

但不可否認的是,沒有施南生,就沒有徐克。

如果沒有徐克,施南生也會是香港黃金時代最靚的女人。

不值得
不值得

不值得。

73歲的徐克最近被爆與小自己30歲的女助理在一起,並且已有身孕。

要知道,徐克的前妻施南生,曾為了他堅持丁克36年。

大眾紛紛為施南生感到不值,經歷了風雲變幻的她,或許已經不在意了。

施南生被亦舒當作女性標杆,甚至還以她為原型人物寫了書,她是張國榮最欣賞的女人,倪匡在她面前也自愧不如。

張國榮與施南生

張國榮與施南生

有次在《今夜不設防》上,倪匡問施南生:「你喝酒很爽快,那你對男人會不會說我要爽快,愛就愛,不愛就不愛。」

她回答:「我做什麼都是這樣的,態度一向是這樣。」

香港怪才黃霑,也見識過施南生的強大氣場。

有次晚宴,施南生被安排坐在黃霑旁邊的座位,黃霑見到後調侃道:「小姑娘,我身邊的位置都是留給我女朋友的,你是要當我女朋友嗎?」

施南生毫不怯場:「你以為我鬥得過林燕妮?」

彼時黃霑正與才女林燕妮打得火熱,瞬間被懟得啞口無言。

施南生是林青霞唯一的閨蜜。

1979年底,林青霞因與秦漢的感情糾葛,情緒壞透,被她稱為「最不漂亮的時期」。她完全不想見與電影有關的人,便去了國外。

由左到右:林青霞、秦漢、施南生

由左到右:林青霞、秦漢、施南生

三年後,徐克找到林青霞拍戲,她回來了。

他們相約在香港九龍一家地下餐廳見面。餐廳門打開,林青霞見到了一對男女,女人頭髮比男的還短,穿著時尚;男人山羊鬍,藝術家氣質,那是施南生與徐克。

兩位美女初次相遇那年,林青霞25歲,施南生28歲。

年輕時的施南生與林青霞

年輕時的施南生與林青霞

在林青霞眼裡,施南生是無敵女金剛,她腰桿筆直,衣服都很有設計感,每次見她都像是從服裝雜誌社走出來的人。

林青霞每次與施南生約會,都會刻意打扮一下,一見到她,就知道自己輸了。

1983年,林青霞在嘉禾電影製片場拍徐克的《新蜀山劍俠》,該片寄託了徐克對人性複雜的看法,每一個跳動的鏡頭,彷彿隨時都會因為元神出竅,縱橫九霄。

1983年電影《新蜀山劍俠》林青霞片段

偌大的片場,劇組人員叫嚷著打燈光,攝影師聚焦於演員們的面部特寫,林青霞頂著一尺高的頭套整個頭懸空在高臺之外,等待拍攝下一個鏡頭。

正在她倍感無聊時,突然看見施南生大步流星跨進片場,煙霧瀰漫的片場透著門口的強光,照射出窄裙、高跟鞋、修長的身影、挺拔的姿態。

施南生

施南生

施南生在門口駐足,與林青霞對視一笑。

林青霞當年剛到香港時遭冷遇,是施南生一手幫她打開了香港電影的局面,照顧她,用自己的人脈幫她走向巔峰。

自此,兩人成為了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也互相見證了這一路走來,所經歷的痛苦與榮光,還有為愛情所吃的苦。

林青霞

林青霞

施南生身上不懼一切的底氣,是家庭帶給她的。

1951年,施南生出生於香港一個家境殷實的家庭,父母是上海人,後到香港謀生。父親經商,母親是名門小姐,喜歡讀書、看國外文藝電影。

她記憶中的母親,總是穿一身淡藍色的緞面睡裙,倚靠在陽台的藤椅上,手裡拿著一本書。

施南生的舉止優雅與獨特氣質,是遺傳了母親的原因。

1967年,父親將她送到非洲迦納讀書。

這女子天生一副不服氣的模樣,施南生到迦納的學校後,不太滿意,當即自主決定到英國一所女子寄宿學校讀書。

施南生與母親

施南生與母親

在異國他鄉,她不覺得孤獨,那是英國最熱鬧的年代,施南生考上了北倫敦理工大學,她還在空閒時間,學習了五國語言。

1975年,24歲的施南生學成回到香港,原本想做記者的她,在朋友的介紹下做了香港電臺和無線電的主持,後加入佳藝電視和麗的電視,成為製作副總監。

在這期間,施南生還客串了許鞍華的電影《獅子下山:橋》,還有幾部TVB劇集。

但施南生還是喜歡做幕後工作,因為可以不必擔心青春流逝,能超越年齡,將熱愛的工作做到老。

年輕時的施南生

年輕時的施南生

青春時代的她是熾熱的。

施南生年紀不大,卻相當果敢,她可以做到獨自一人前往台灣談判古龍小說的改編權。

她在不斷超越自己,因為自小母親教導她只有自己擁有真本事,才能得到他人的尊重。

《霸王別姬》小說的原作者李碧華,向來心高氣傲,但她對施南生的評價是:

「不一般。」

「不一般」

好友們為施南生(左三)慶生,左二為林青霞、右二為張曼玉、右三為張艾嘉

在電影圈親手開闢出一席之地的施南生,很快遇到了愛情,遇到那個羈絆自己一生的男人。

1978年,在尖沙咀的日料餐廳,27歲的施南生與28歲的徐克一見鍾情。

她其實早在發小張培薇的口中,對這個男人有所耳聞。徐克是發小的同學,說他會寫東西,還會表演與攝影,很有才華。

年輕時的徐克

年輕時的徐克

在施南生的心中,也許早就埋下傾心的種子。

彼時的徐克,還不是大佬,成立了一個並不成熟的影視公司。

施南生不一樣,出身名門的她,見識閱歷甚廣,才貌雙全,已是電影製作副總監。

在同事的撮合下,兩個年輕人開始交往。

在同事的撮合下,兩個年輕人開始交往

那是香港電影最熱鬧的時代,新浪潮電影風格湧現,一批電視台出身的年輕導演,各自開始拍攝風格新穎的電影,徐克就是其中之一。

他在美國留學回到香港後,先後在TVB、佳視工作後,便開始了導演生涯,拍攝了處女作《蝶變》。

之後,滿心抱負的徐克,加入了麥加、石天、黃百鳴、曾志偉等人成立的新藝城影視公司,那是徐克電影江湖的雛形。

這個影視公司,個個都是有才華、搞創作的人,唯獨缺一位電影統籌運營者。

1981年,施南生放棄現有的工作,隨男友徐克加入了新藝城影視公司,就此參與了香港電影黃金時代。

六男一女的組合,被當時的媒體稱為新藝城「七怪」。

由左到右:施南生、黃百鳴、曾志偉、麥嘉、石天、泰迪.羅賓、徐克

剛成立的新藝城影視公司,一片空白,什麼都要從頭開始。施南生一人身兼數職,從找投資人與演員、談合作、電影製片、後期發行、宣傳……

施南生成為他們的大姐大,所有電影事務她都親力親為。

多年後,回憶起那段歲月時,她說:「因為‘六怪’都長得奇奇怪怪,覺得自己就像在動物園裡,每天把他們一個個投餵好,再讓他們去幹活。」

很快,隨著電影《最佳拍檔》《開心鬼》《鬼馬智多星》的叫座又叫好,全新的好萊塢式喜劇被開啟。

新藝城影視發展了起來,成為香港電影圈的黑馬,屢屢打敗了邵氏兄弟與嘉禾影業兩大巨頭,刺激了電影市場的良性競爭。

當時還在做櫃員的張曼玉,被人推薦給施南生。施南生忙於其他事情,就讓她去找石天。彼時,新藝城正在拍《追女仔》,一部喜劇愛情電影。

石天瞅了一眼張曼玉,覺得她過於青澀,就讓她回去了。

兩年後,19歲的張曼玉獲得香港小姐選美大賽的亞軍以及最上鏡小姐,從而進入演藝圈。

由左到右:張曼玉、徐克、王祖賢

由左到右:張曼玉、徐克、王祖賢

張曼玉運氣不錯,而周星馳就沒那麼幸運了。

彼時的他還是一個「死跑龍套」的,籍籍無名的他,去了兒童節目《430穿梭機》做主持人,每個月拿著微薄的薪水。

空閒時間,周星馳輾轉於各個片場,他還跑到新藝城影視公司應聘演員,認真填寫了一張個人資訊表,等著被選擇。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那張表壓根就沒被送到施南生那裡。

上圖為年輕時的徐克與周星馳
上圖為年輕時的徐克與周星馳

上圖為年輕時的徐克與周星馳

下圖為兩人近照

新藝城在香港電影擁有一席之地,施南生在其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有遠見的她將他們拍的電影賣到了戛納,還帶著這6位導演到國外學習。

與施南生合作過的人,曾說:「她談笑間,一切灰飛煙滅。」

一切才剛開始,一切又很快走向結束,當新藝城勢頭正好時,徐克卻越來越討厭集體創作,他想拍出自己的個人風格。

見徐克為此煩惱神傷,施南生毫不猶豫地幫男友成立了電影工作室。

那是1984年,33歲的施南生與34歲的徐克迎來嶄新的嘗試,兩人並肩投身於電影江湖。

徐克只負責創作,施南生負責拍電影以外的融資、找演員、發行、宣傳等。

施南生說:「我就是希望徐克開心,如果他認為拍電影最開心,那就希望他永遠在拍電影。」

夫婦二人的開山之作《上海之夜》拿下1100萬票房,徐克正式宣佈獨立。

施南生與徐克

施南生與徐克

施南生與徐克

香港月刊雜誌《號外》曾如此形容施南生:「她不是一個女人名字那麼簡單,實際上她是一種境界。」

有次,王家衛的太太與美術指導張叔平在一家餐廳吃早餐。

這時施南生推門進來,她戴著黑色墨鏡,一身黑色套裝,走到一張桌旁坐下,拿起一支菸點上,兩隻手指夾著煙,手肘支在餐桌上,微微揚起下巴。

那一場景,讓張大師和著名導演的太太都感覺自己好渺小。

作為那個時代最傳奇的女人,身上有太多華麗體面的頭銜,可是施南生最愛的卻是「徐克的女人」。

沒有施南生,就沒有徐克。

徐克想拍新浪潮電影,周圍的朋友都不看好,只有施南生無條件支持他,親自擔任製片並單槍匹馬與投資人斡旋,獨自承擔了所有壓力。

徐克電影中那些名場面

徐克只管創作,從不考慮實現的難度有多大。

他想到沒有人煙的雪山取景,施南生獨自找到當地黑社會協商;徐克偏愛特效,施南生二話不說,花巨資到國外找來最好的電影特效大師。

徐克的電影美學江湖,離不開施南生。

圖一為1993年電影《青蛇》張曼玉與王祖賢

圖二為1987年電影《倩女幽魂》王祖賢與張國榮

圖三為1992年電影《笑傲江湖2:東方不敗》林青霞

那些年,兩人拍出了很多經典影片《青蛇》《倩女幽魂》《新龍門客棧》《笑傲江湖》《英雄本色》……

兩人一度被稱為香港電影圈的「神仙眷侶」,被人豔羨不已。

由左到右:林青霞、徐克、施南生

由左到右:林青霞、徐克、施南生

施南生是徐克武俠電影的「造夢者」,他只管沉浸在自己的美學世界,而施南生為他託底,保護他的天真與才華。

作為香港電影黃金時代的的重要參與者,施南生扶持了林青霞、張國榮、王祖賢等知名藝人。

張國榮親切地喊施南生「阿姐」,兩人關係好到,張國榮甚至可以不關浴室的門,隔門聊天,她總是做傾聽者的角色。

施南生與張國榮
施南生與張國榮

施南生與張國榮

1994年,張國榮將一雙自己最愛的紅色高跟鞋,演唱會結束後,親手送給了施南生。

當年王祖賢出演《倩女幽魂》中的聶小倩,就是施南生拍的板。

聶小倩這個角色讓整個劇組大費周章,當時20歲的王祖賢主動提出試鏡,打電話給施南生。

施南生覺得她個頭過高,與聶小倩的形象不符,便婉拒了。

王祖賢沒有放棄,又親自找到徐克。

可徐克與施南生當時心裡早有心儀人選,沒抱什麼希望的他,答應讓王祖賢來試鏡。

據他回憶,那天王祖賢素面朝天來試鏡,卻把整個劇組的人都看愣了。施南生對她說:「你以後不必化妝,你根本就不需要。」

施南生與王祖賢

施南生與王祖賢

王祖賢與張國榮在徐克的《倩女幽魂》中相遇,表演經驗豐富的張國榮在拍戲的過程中,教她表演的細節,聶小倩這個角色讓王祖賢名聲大噪。

電影面世後,轟動整個影壇。

1987年電影《倩女幽魂》王祖賢與張國榮 經典片段

《倩女幽魂》之後,聶小倩幾乎成為王祖賢的代名詞,甚至被稱為「最美女鬼」。

可王祖賢說:「施南生是最美的,做任何事情都熱情、認真,事業心也很強。」

王祖賢

王祖賢

前有王祖賢,後有林青霞,都是被施南生挖掘到的美人兒,後來成為特定的時代記憶。

林青霞美貌與靈氣並存,演的《東方不敗》深入人心,一舉成名天下知,之後在香港接拍了許多武俠刀劍片,她沒有辜負施南生為自己的付出。

閨蜜二人經常一起旅行,同睡一張大床,半夜三更聊起各自的初戀情人,笑聲在空氣中盪漾。

施南生與林青霞在國外旅行

施南生與林青霞在國外旅行

1994年,40歲的林青霞嫁給了香港富商刑李原,她這座孤島終於有了溫暖的港灣,面對鏡頭,她無比開心:「我終於結婚啦。」

丈夫豪擲2000萬辦了一場盛大熱鬧的婚禮,游泳池中放滿了五萬多香檳玫瑰,浪漫至極。

林青霞婚禮現場
林青霞婚禮現場

林青霞婚禮現場

施南生與徐克為他們簽字證婚,林青霞依然記得那天的施南生很不一樣,穿了一件粉色的旗袍,是那種非常傳統的款式,一改昔日酷女郎的風格。

林青霞心想:表面上她是一個現代先鋒女性,骨子裡卻是非常傳統。

那天,施南生像母親那般,坐在床邊悉數交給林青霞:

「你要把英文搞好,Michael(刑李原)是企業家,很多機會要用到英文;第二你要把計算機學好,將來跟孩子容易溝通。」

颯酷外表下的施南生,有著一顆柔軟的心,她是林青霞的摯友,也是她的親人。

施南生把林青霞的兩個女兒當成自己的孩子在愛,她想到自己16歲時去了一趟非洲,眼界變得開闊,因此影響了一生。

在林青霞女兒愛林15歲、言愛10歲那年,施南生特意為兩個孩子安排了一場南非之旅,讓她們在大自然裡近距離接觸獅子、老虎、大象以及其他野生動物。

她冒險地帶著孩子們搭乘熱氣球,從空中俯瞰地面景物,感受置身雲層的滋味。

施南生與林青霞以及三個女兒

施南生與林青霞以及三個女兒

旅途中,有天愛林輕聲問母親林青霞:「媽媽,南生阿姨會不會很寂寞?如果阿姨有需要,我願意親身照顧她。」

言愛在母親節會多送一份禮物給她,並附上一張寫滿知心話的卡片,施南生看了感動得流淚,珍而重之地收藏著。

她們知道母親林青霞在寫施南生,愛林說:「希望你把她的優雅和她內心的愛寫出來。」

如此珍貴的情誼,不可替代。

施南生&林青霞 珍貴影像

施南生&林青霞 珍貴影像

施南生是豔光四射的,談笑風生間就能吸引整場目光。

可徐克是她的劫難,平日裡再怎麼英明神武,只要他對她笑笑,她就乖乖做回他身邊的女人。

女人一遇愛情就變笨。

施南生為了完成徐克的電影理想,付出所有去滿足,只為讓他快樂。

徐克與施南生

徐克與施南生

在生活上,徐克也是完全依賴施南生的狀態,宛如巨嬰。

有次林青霞在他家做客,徐克自在地抱著小狗摸來摸去,突然他想吃芒果,施南生讓他去洗手,可是他懶得動。

徐克一動不動坐在沙發上,施南生無奈,一邊張羅著找溼毛巾給他擦手,一邊讓助理去切芒果,忙得不可開交。

眾人一頓忙活後,大導演徐克終於吃到了芒果,他一勺一勺地往嘴裡送,他心裡一定在想:我老爺只不過是想吃個芒果,瞧他們幾個緊張成什麼樣子。

坐在一旁的林青霞見到這情形,頗為震撼。

由左到右:林青霞、施南生、徐克

由左到右:林青霞、施南生、徐克

金庸曾說:

「南生是唯一對老公意亂情迷的妻子。她是百分之百的痴情女子,將自己奉獻給她心中的才子,她崇拜他,保護他,把他當老爺一樣地服侍,她最高興的事就是徐克高興。」

也許是恃寵而驕,相愛的那些年,徐克緋聞不斷,從王祖賢到葉倩文。

其實,施南生或多或少知道關於男友的那些緋聞,她選擇忍耐,直到葉倩文的出現。

徐克與葉倩文

徐克與葉倩文

拍電影《刀馬旦》時,徐克喜歡上了葉倩文,兩人頻繁出入酒店,曖昧不明,被記者拍到。

面對媒體的詢問,施南生只說了一句:「我知的,都不是事實,我不知的,就不知了。」

表面上若無其事,內心如刀割般痛苦,施南生索性飛去了國外散心。

猝不及防的徐克,立馬飛過去求原諒,以一場婚姻作為補償。

1996年,施南生與徐克在洛杉磯比佛利山莊登記結婚,終於結束了長達18年的愛情長跑。

這年,施南生已經45歲,徐克46歲。

這年,施南生已經45歲,徐克46歲

徐克與施南生婚禮現場,兩人後面為林青霞夫婦

人到中年,她終於嫁給了自己深愛的男人,從青春到中年,林青霞給她做了伴娘。

一紙婚約並沒有規訓住徐克的多情與浪蕩,婚後的他,依然緋聞不斷,並且要求丁克。

徐克表示自己童年過得不好,因為家裡兄弟姐妹太多,對成長不利,也不喜歡小孩。

施南生喜歡小孩,但是為了丈夫,答應陪他丁克。

她無法預料這個決定,會在日後對自己造成多大的傷害。

在家裡,徐克是甩手掌櫃,什麼都不用自己操心,妻子就會幫他安排好所有事情,事無鉅細。他只管穿著拖鞋,拿著茶杯,悠閒地在陽台上晒太陽、餵魚。

施南生面對徐克,一改在外時的叱吒風雲,無比溫柔,喊他「老爺」。

施南生與徐克

施南生與徐克

徐克不然。

平常去外地拍戲,他幾乎不給妻子打電話,身邊的人都說他不關心施南生,也不打個電話問候一下。

徐克卻理直氣壯:「沒事為什麼要打電話。」

值得一提的是,兩人在一起三十多年,徐克還是會叫錯施南生的名字「Nansun」,多次說成「Nanson」。

對此,施南生維護丈夫:「愛是不拘小節,要看對方好的地方」,她也會時不時地說手機是徐克送的,車也是,以此證明他愛自己。

她從未指責過徐克一句不對。

施南生與徐克

施南生與徐克

施南生與徐克

施南生不會想到的是,自己用愛與才華將徐克送上電影界的神壇,最終會落得兩手空空。

曾經,她對閨蜜林青霞說:

「徐克是個藝術家,他需要火花。如果有一天,別的女人可以帶給他火花和創作上的靈感,我會為他開心。」

當那天真正到來後,施南生無比痛苦。

閨蜜林青霞,想盡辦法安慰她,結果施南生唯一聽進去的一句話是,把他當成家人。

由左到右:施南生、徐克、林青霞

由左到右:施南生、徐克、林青霞

從此,她收起自己的眼淚,不再表現出傷心的情緒,照常關心徐克,照常幫他安排生活上的瑣事,照常與他一起拍電影。

徐克在公共場合,不止一次講自己妻子的好:

「我的妻子施南生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好女人是一個世界,她打開了一個世界給我。我與她有三重關係:合作伙伴、好朋友、愛人。」

坐在臺下的施南生,笑靨如花,坐在一旁的劉嘉玲也為她感到開心。

不過個中甘苦,只有她自知。

後來回看徐克的這段話,會發現其中的深意,在他的內心,施南生首先是合作伙伴,其次是好朋友,最後才是愛人。

愛或不愛,已見分曉。

在這之後,他們的婚姻很不太平,多次傳出離婚訊息,徐克與年輕女助理樂樂多次被拍到親密同行。

面對蜂擁而至的媒體記者,施南生全都否認了離婚。

有人問她:「你還愛他嗎?」

施南生回應:「這個問題,我不回答。」

直到2014年,徐克與女助理十指緊扣出現在電影院,再次被記者捕捉,施南生不再容忍,選擇離婚,面對外界的採訪,她只平淡地留下一句:

「他們在一起好久了。」

徐克與女助理

林青霞為閨蜜抱不平,給徐克打去電話,質問他,徐克說:「我與助理是在拍《龍門飛甲》時認識的。」

這段婚姻維持了28年,施南生傾盡所有幫助這個男人成為香港電影的大佬,在生活上全身心地照顧他,同時遵守約定,堅持丁克。

而今,諷刺的是,徐克與女助理已有身孕。

當施南生被推上風口浪尖時,她只說了一句:「這是兩個人的事情,與第三個人無關。」

面對背叛,她沒有半點指責,只是選擇瀟灑離開。

2014年,離婚後,63歲施南生獨自坐飛機到國外找閨蜜林青霞。

林青霞在書中寫:「她形影單隻,叫我心疼不已。」

離婚後的施南生,沒有因此結束與徐克事業上的往來,而是繼續與他合作拍電影,《西遊降魔篇》《長津湖》等,都是兩人共同合作的電影作品。

施南生固然很愛徐克,但是愛情沒有讓她迷失自我。她愛徐克,同樣愛自己,也從未丟掉自我。

2017年,66歲的施南生獲得柏林電影節頒發的攝影獎,全是國際上傑出的電影製片人,站在舞臺上的她感謝了前夫徐克:

「我感謝他,因為他從來沒真正明白過我在說什麼。

「我說‘我們沒有更多預算了’,他聽不懂;我說‘我們這樣的拍法是完不成這部電影的’,他也不明白。

「正因為他永遠聽不懂我的話,才迫使我成為了比我自己預想中更出色的一名製片人。」

這段話講完,臺下笑聲不斷,人們喜歡這個女人的直接與真誠。

毋庸置疑,施南生是著名的電影製片人,一生拿獎無數,亦舒還以施南生為原型寫了《流金歲月》,後來被拍成了影視作品。在小說原文中,她這樣寫道蔣南孫:

「他的女人給我一種豔光四射的感覺,一身最摩登的七彩針織米覺尼衣裙,大動作,談笑風生,吸引整個場子的目光,與她老公堪稱一雙璧人。」

在亦舒看來,施南生是自由自在的香港女郎。

不過愛情讓她心碎,施南生形影單隻,有時吃完晚飯,林青霞開車送她回家,在車上目送她瘦長的背影,踩著喝酒後不穩的步伐消失在寓所。

那是施南生為數不多的落寞時刻,不過她不論處於何種境況,都會姿態體面地面對外界。

施南生與林青霞

施南生與林青霞

施南生與林青霞

71歲的施南生,回首過往所經歷的一切,好似大夢一場,包括那段婚姻。

她不是棄婦,不需要被同情。

身邊的人來了又走,成為過客,林青霞還陪伴在施南生的身邊。

1985年,林青霞第一次見到女強人施南生,在自己面前落淚。當時她在拍徐克的《刀馬旦》,按照原計劃是拍完戲後,與施南生一起到倫敦參加剪綵。

沒成想去完倫敦還要再回香港拍幾天戲,聽到這個訊息後的林青霞不太高興,到酒店後又發現化妝箱被偷了,事事不如意。

第二天清晨,林青霞見施南生在游泳池旁吃早餐,就上前跟她抱怨起來,結果沒說幾句,女強人就哭了起來。

痛快哭完後,施南生擦乾眼淚就陪林青霞逛街,買了一個新的LV化妝箱送給她。

施南生與林青霞

施南生與林青霞

38年過去了,那個化妝箱林青霞還細心保留著。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那天是施南生與徐克的週年紀念日,可是他們一個在香港,一個在英國。

更令人失落的是,徐克忘記了。

自那之後,施南生與林青霞開始互相體諒對方,也共同經歷著人生的無常,朋友的去世。

2003年12月30日凌晨三點,林青霞正在熟睡中,接到了施南生的電話,梅豔芳走了。

電話那頭,泣不成聲,林青霞對她說:「哭吧,把所有的悲傷都哭出來吧。」

施南生哭了好一陣才掛電話,之後林青霞就夢到了梅豔芳,第二天起床後頭痛欲裂,她心想是因為分擔了施南生的巨大哀痛而造成的。

也是這通電話,讓林青霞深刻了解到自己已被納入施南生的知心閨蜜名單,因為她是那麼要強,從不輕易將脆弱難堪的一面給外人看。

林青霞與施南生

林青霞與施南生

施南生,是可以託付身後事的人,她愛自己的朋友們,張國榮與梅豔芳的葬禮,都是她操辦的。

走到今天,施南生體會過在香港電影江湖被萬人追捧的高光,電影潮流的起落。嘗過愛情的甜蜜與痛苦,好友的突然離去……才知道,命運如此,有些事身不由己。

沒有遺憾,不必唏噓。

由左到右:施南生、徐克、王祖賢、林青霞

由左到右:施南生、徐克、王祖賢、林青霞

部分參考資料:

1、林青霞:《窗裡窗外》之《閨蜜》

2、1990年《今夜不設防》之金裝夜宴 林青霞、王祖賢、施南生

3、藝術人生:《徐克專訪》

4、亦舒:《流金歲月》

5、香港故事:《香港女郎 施南生》

6、林青霞:《窗裡窗外》之《大導演手中的芒果》

相關文章

聶小倩與金華,那些你不知道的事兒

聶小倩與金華,那些你不知道的事兒

文 | 李英昌 婺城區作協主席 浙江省金華市 蒲松齡把《聶小倩》的故事安排在金華,或者說《聶小倩》的故事原型能在金華流傳,都和金華「包容」與...

張國榮與金馬獎的15個冷知識

張國榮與金馬獎的15個冷知識

時間真的太快了,哥哥張國榮離開我們,已整整十八年了。十八年了,我們都老了,唯有哥哥永遠年輕。 今天這篇推文,以乾貨的形式回顧哥哥與金馬獎的1...

王祖賢:做美人太累,難能體會真情可貴

王祖賢:做美人太累,難能體會真情可貴

米蘭·昆德拉在《不朽》裡,描寫過人類的兩種靈魂: 「一種是做加法的靈魂,要不斷地表現自我,彰顯自我,要與這個世界產生千絲萬縷的聯繫,否則就失...

這十個香港電影角色,經典到無人能超越

這十個香港電影角色,經典到無人能超越

所謂經典,不可替代。回首香港電影巔峰幾十年,留下了無數的經典。淘妹今天就為大家整理了十個香港電影中的經典角色,排名不分先後,看看跟你想象中的...

怎麼連張國榮都敢黑?!

怎麼連張國榮都敢黑?!

2003年4月1日,香港,小雨,最高氣溫27℃,最低氣溫23℃。 傍晚6時43分,伴著如絲細雨,張國榮從東方文華酒店24樓一躍而下。 「這是...

港圈恩怨隨風去,世間再無新藝城

港圈恩怨隨風去,世間再無新藝城

「放開彼此心中矛盾, 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隨,無畏更無懼。」 ——填詞人·黃霑 「逝於2004年11月24日」 出自作品:《獅子山下》...

30年前的香港女星,到底有多驚豔?

30年前的香港女星,到底有多驚豔?

最近,一張 gif 圖,讓叔徹底淪陷了。 它,就是95版《神鵰俠侶》的片場花絮—— 「小龍女」李若彤正在閒聊,「過兒」古天樂突然出現,把「姑...

王祖賢,要復出了?!

王祖賢,要復出了?!

2001年,34歲的王祖賢宣佈退圈。 「這些日子我看盡了全世界的悲慘意外,突然驚覺時間不夠用,所以我決定要退出影壇,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當...

禁掉它,是娛樂圈最大的悲哀

禁掉它,是娛樂圈最大的悲哀

前不久,金雞獎頒獎典禮落幕。中國電影人集體出動,場面十分熱鬧。 陳道明、張涵予幫成龍修椅子,劉德華圍觀 然而,盛會之外的電影市場,堪稱慘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