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靜林(安雯):《紅樓夢》的晴雯,如今怎麼樣了?

1983年2月,王扶林籌拍《紅樓夢》,面向全國招募演員的訊息經媒體傳播出去,一個叫張靜林的女孩奔著林黛玉就到劇組去了。

她去的時候一直試的黛玉的戲,結果最後宣佈讓她演晴雯。

她挺不樂意演丫鬟,回家之後和家人商量,家裡說晴雯是曹公唯一寫完的一個人物,是個特別精彩的配角兒,每一場出來都是中心。

張靜林是個喜歡當中心的人,當即決定出演晴雯。

但她跟組裡談了個條件,演晴雯行,不過不跟組,只有晴雯的重場戲才去。

所以戲裡邊很多晴雯應該出現的群戲,都只見襲人,麝月她們。

很多人說,87版《紅樓夢》的主演們,命運都跟劇中角色有著某種暗合。

張靜林後來改名安雯,與「晴雯」一字之差,原本是母親希望她一生安穩的意思,誰料這個驕縱半生的女子,卻遭遇了不曾想象的顛簸。

和來自社會各行各業的87版《紅樓夢》主演相比,安雯確實出身優越。

出身天津的書香門第,十歲進入中央戲曲學院。

才16歲時母親就給她存了三千塊錢,那時別人家的工資才幾十塊。

中央戲曲學院招生那天,漂亮的安雯在人堆裡極為顯眼,副校長讓她做了幾個動作,結果連考都沒考就直接錄取了。

入學後師從京劇大師張君秋先生

入學後師從京劇大師張君秋先生。

張君秋先生那麼多學生裡,就安雯能和他開小灶吃紅燒肉。

真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數十年後安雯回想往昔都很得意:「小時候那嗓子太好了,張老師說我是50年難得一見的人才。」

被寵慣了的姑娘,一開始看不上晴雯,經家裡人說通了。

但在劇組裡頭還是一副任性模樣。

一個新人,敢跟導演發火。

晴雯摔扇骨那場戲,寶玉氣不過,要轟她走。

晴雯摔扇骨那場戲,寶玉氣不過,要轟她走

這場戲劇本里邊沒說讓晴雯哭,安雯自己要加場哭戲。

王扶林覺得她有想法,同意了。

結果等半天她哭不出來,一組人都笑了,王扶林笑聲最大,安雯臉上掛不住,小女生的脾氣上來了要罷演,王導還給她賠不是。

除了這場加戲的小尷尬,安雯從來沒有NG過,她悟性高,王扶林連說戲都不用跟她說。

後來跟演寶玉的歐陽奮強聚首,安雯提起自己戲好,得意洋洋。

歐陽奮強說話特實誠:「這不完全是因為你戲好,其實你的氣質真的很像她。你到現在都有她那個調皮,害臊的勁兒。」

曾經,歐陽奮強最喜歡拍寶玉和晴雯的戲。

拍完戲安雯就請他出去吃蛋炒飯,蛋炒飯那時候是很珍貴的,劇組的伙食達不到這個標準。

陳曉旭和歐陽奮強

歐陽奮強那時候想:要天天和你有戲就好了。

安雯讀戲曲學院父母本來不同意,家裡代代讀書人,她偏要去唱戲,但是拗不過她。

安雯一直喜歡音樂,演完《紅樓夢》後不久,報名參加了一個歌手大賽。

這次比賽,她遇到影響她一生的人——作曲家蘇越。

蘇越曾做過《軍港之夜》原唱蘇小明的唱片,此時又已以《血染的風彩》聞名。

90年代從日本學成歸來,成為中國推行歌手簽約制的第一人,開創了西北樂風。

他製作了歌手黃格選,成功地將其定位為「憂鬱王子」。

黃格選

紅極一時的日本玉女偶像酒井法子來中國發展,最出名的兩張專輯《微笑》《我愛美人魚》皆是出自蘇越之手。

酒井法子專輯微笑

酒井法子專輯《微笑》

話說回1987年,蘇越是安雯那次比賽的評委,在一眾選手中見到安雯,頓時心動。

青春純真的深度音樂愛好者遇上成熟有才的資深音樂人,也陷入了愛河。

年齡相隔13歲的兩人在認識一個多月後就戀愛了。

蘇越經常會說,看見安雯才知道這世界還是那麼幹淨,那麼純潔。

安雯常說,她一直很崇拜他,覺得他什麼都好。

安雯常說,她一直很崇拜他,覺得他什麼都好

蘇越和安雯

如果沒有安雯的出現,《黃土高坡》這首歌的名聲或許要小很多。

很多人不知道,安雯是《黃土高坡》的原唱,也是將這首歌推向高峰的人。

《紅樓夢》熱播後,幾個主演走穴。

蘇越剛寫完《黃土高坡》,那時《黃土高坡》還叫《我的歌》。

安雯近水樓臺先得月,拿著這首歌去蘭州演出,沒想到並不受歡迎。

她琢磨著是不是純搖滾式的歌曲觀眾不太喜歡,就找樂隊隊長商量,用京劇導板式來演。

隊長給個長音,她在幕後唱,唱完「都是我的歌,我的歌」再從幕後走出來,進入搖滾唱法,還擅自做主把歌名改成了《黃土高坡》。

第二天依照這個方法表演,效果奇好,全場都沸騰起來了。

以安雯的藝術天分,若在演戲、唱歌上鑽研下去,前途未可限量。

可她偏偏不熱愛這一行,1987年《紅樓夢》之後,和陳佩斯拍了電影《二子開店》就淡出演藝圈,同蘇越一起去日本留學了。

二子開店劇照

《二子開店》劇照

兩人在日本一待就是四年。

租著6平米的房子,生活艱苦,但卻是安雯心中很幸福的日子。

直到現在,提起兩人相處的23年,安雯的字眼裡也是充滿著甜蜜。

那時西瓜在日本很奢侈,一牙兒就賣五百日元。

有天晚上安雯突然想吃西瓜,蘇越二話不說就跑去超市給買了一塊。

當時安雯嫌塊兒小還特生氣,後來她才知道西瓜特別貴。

好的東西,蘇越一口都不吃,都留給安雯。

安雯臉上長個包,蘇越都換著法兒哄她開心。

安雯臉上長個包,蘇越都換著法兒哄她開心

那23年裡,安雯自己沒洗過內衣,全是蘇越給她洗。

蘇越寵溺著她,保護著她,給了她父兄一樣的愛。

但所有這一切都在2010年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官司打破了。

比起蘇越《血染的風采》拿的36塊錢稿費,《黃土高坡》72塊錢稿費,做企業的金錢誘惑難以抵擋。

滿腦子音樂夢想的藝術家,在時代的潮流下下海經商了。

悲劇的產生,後來被安雯總結為一個不了解錢的人玩錢。

大約在2004年,蘇越轉向投資電視劇,成立了文化投資公司。

連投了《為你燃燒》《好「市」多多》《大人物》《武林外傳》等幾部大戲,耗費資金5000多萬,但多半都虧損。

為你燃燒劇照

《為你燃燒》劇照

好「市」多多劇照

《好「市」多多》劇照

蘇越好面子,虧損的情況不願意讓股東知道,於是偽造演出合同,繼續找人借款以及入股。

為了填窟窿,蘇越把安雯最後的300萬拿走了。

到那時,安雯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只是懷疑,蘇越還愛不愛自己?為什麼把自己的錢全拿走了?

事情的來龍去脈,她和大眾一樣是從媒體知道的。

2010年4月,蘇越被檢察院批准逮捕。

2010年4月,蘇越被檢察院批准逮捕

2011年11月,蘇越因合同詐騙5700萬元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2012年10月,蘇越被改判有期徒刑15年)。

安雯還來不及接受視若偶像的男人帶給她的精神打擊,就要面對一大堆的債務問題。

實際上,安雯和蘇越在日本結婚,迄今為止在國內未領結婚證。

而且安雯有美國、日本的永久居住權,如果發個聲明撇清和蘇越的關係,她不用承擔任何責任。

但她說,從他出事起,她恍恍惚惚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了。

蘇越就是她的全部,救蘇越也是救她自己。

況且這個時候她不出來,蘇越就得死在裡面了。

況且這個時候她不出來,蘇越就得死在裡面了

蘇越和安雯結婚

2011年底,蘇越被關押後,安雯透過賣房、拍賣書稿、商演等方式開始了還債救夫之路。

一夜之間什麼都沒有了,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房子給蘇越還債了,還了1100多萬了,還差很多。

到現在安雯都租著朋友的房子住。

她記得2012年的冬天特別冷,找不到便宜又合適的房子,一個人站在東直門橋那兒,望著大雪:「還能愛他嗎?」

經濟上很難的時候,安雯想要出來拍戲。

她以為自己有資歷,可有資歷的演員太多了。

她找人要工作,為了賺錢,心高氣傲的安雯,連夜總會都去唱。

蘇越沒出事的時候,安雯去銀行取錢都不會,都是蘇越給錢,她花。

「生活特別現實,當你沒有遭遇的時候你不懂。我出來這兩年,我才知道這社會那麼難。」

過去安雯覺得自己所有得到的一切都是天經地義的,結果到了四十多歲安雯明白,愛也好,快樂也好,原來都是有代價的。

安雯把自己和蘇越的日子切割成兩部分,一個是1987年遇見蘇越直到2010年,一個是2010年出事以後。

金星問她,她為蘇越所做的是不是那23年的延續。

安雯說,那不是延續,是反哺。

「我還有很多不能原諒他的東西。但是因為有那23年支撐著我,為他做這一切。」

這些年安雯在外邊奔波還債,她一直告訴自己好好地活著,讓蘇越看到一個健康的,依然漂亮的安雯。

結果等到第九年,等來膽囊癌晚期的蘇越。

在蘇越生命中最後的26天,安雯一直陪著他。

她問蘇越為什麼把身體弄成這樣,蘇越沉默了一會,說:「不開心。」

那一刻安雯又要崩潰了,就像當年她聽到蘇越被判無期一樣。

曾經飛揚嬌縱的女孩,又哪裡開心過。

在醫院裡,安雯把蘇越的手串摘下來戴在自己手上,一直戴到現在。

安雯說她最愛是他,最恨也是他。

2018年8月蘇越病逝,安雯一個人跟護理阿姨從病床把蘇越的屍體抬到車上,推到太平間,然後安排好後事。

而且為自己也寫下了遺囑和碑文。

因為在蘇越去世前兩天,安雯發現自己生了重病

因為在蘇越去世前兩天,安雯發現自己生了重病。

聽到自己患病的時候,她沒有恐懼,也沒有覺得解脫。

這一場病讓她回過頭看那九年,常說自己集萬千災難於一身,現在覺得都是矯情。

細想自己半生得失,其實擁有超過別人多少倍了。

自己這個病不知道哪天就會失控,那就拼了命的活著唄。

為了和病魔抗爭,生病後她一夜之間戒菸戒酒,並且養成了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鍛鍊的習慣。

她每天要走五公里,一邊走一邊唱歌,她一唱,附近的狗就跟著叫。

狗叫,她就開心的跟狗打招呼。

在清晨的陽光下,一切都顯得生機勃勃。

一瞬間彷彿回到那個撕扇子的俏晴雯,張揚率性,言笑無忌的模樣。

而安雯的性格,又比晴雯堅韌許多。

不論是在溫室般的呵護裡,還是殘酷的現實中,都不曾摧毀過這份堅韌。

當無人可依賴的時候,她很快獨立起來

當無人可依賴的時候,她很快獨立起來。

想到去世的愛人,她懂得了一個道理。

「誰都救不了你,誰也摧垮不了你,只有你自己能救自己,只有你自己能把你自己打垮。」

參考資料:

1、豫見後來——安雯,恰似戲中人

2、金星撞火星——安雯守候的愛情

3、晴雯寶玉知己祕話

4、馬蘭花開——沒有蘇越的日子

相關文章

這下,湯唯沒事都有事了

這下,湯唯沒事都有事了

湯唯笑了。 在最近剛剛落幕的戛納電影節,湯唯主演的《分手的決心》入圍主競賽單元,紅毯亮相,格外光彩照人。 但是在國內網路上,熱度也許還比不上...

迪麗熱巴又翻車了!

迪麗熱巴又翻車了!

沒有一點點防備,迪麗熱巴新劇突然定檔,直接播出了! 對於漫畫《長歌行》改編的同名電視劇,大家還是很期待的! 畢竟,之前放出的官方定妝照是這樣...

《第十一回》電影影評:疑遭刪減、改詞

《第十一回》電影影評:疑遭刪減、改詞

情節疑遭刪減、臺詞被篡改,好不容易定檔… 這部昨天上映的電影,其實可以更加精彩:《第十一回》 中國,某城市。 這陣子,市話劇團正在排練一部重...

范冰冰,復出無望

范冰冰,復出無望

4月24日,范冰冰發微博四連拍,頭戴一頂鮮綠色的帽子。如果沒有2018年的稅務風波,#范冰冰41歲狀態絕了#或者#范冰冰不懼綠帽#應該穩居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