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別讓這爛梗毀了她

網路玩梗越來越離譜了。

最近,新出了一個叫做「他在CPU你」的梗。

乍一看,讓人一臉懵。

而這出自老戲骨許娣的一段採訪,她錯把「PUA」說成了「CPU」。

本是無心的口誤,結果被許多博主拿來調侃,便有了「CPU文學」。

評論區也是清一色的玩梗、整活。

還誕生了許多版本,加入許多毫無關聯的詞語。

「他在KFC你。」

「他在EXO(注意這裡E不發聲)你。」

PUA的核心被輕而易舉地消解了。

取而代之的是又一場無厘頭的狂歡。

而整個過程中,幾乎沒有人指出玩梗的不妥。

不僅如此,家暴、殺妻等等嚴肅事件也都難逃被玩梗的命運。

一部紀錄片就潛入一線,帶我們重新認識「PUA產業鏈」。

也直指社會議題被娛樂化背後的危險——

《搭訕遊戲》

The Pickup Game

The Pickup Game
The Pickup Game

現在再談PUA造成的痛苦,似乎有點老生常談了。

但這輪玩梗狂歡卻恰恰印證了「網際網路沒有記憶」的觀點。

暴露出了最可悲的一幕——

許多網友忽視了PUA一詞本身帶有的痛苦色彩

有的受害者遭到強姦

紀錄片中的一個女孩,在逛完酒吧等車的時候,被兩個PUA導師搭訕。

她被他們身上儒雅友好的氣質吸引。

沒多懷疑就跟著他們去參加派對。

沒多懷疑就跟著他們去參加派對

但沒想到,一到公寓就被導師帶進了臥室。

之後又因為喝了許多酒,她迷迷糊糊,只能任人魚肉。

事後才從解救她的同伴的口中得知,當時她癱在嘔吐物中,成為了兩個導師的洩慾工具,還被肆意取笑。

曾以為的風度翩翩的紳士變成了人面獸心的強姦犯,讓人防不勝防。

還有的受害者被逼上絕路

還有的受害者被逼上絕路。

《警察榮譽》當中,女孩吳玉因為外貌長期自卑。

遇到裝作關心她的男人,便一頭扎進了這段關係中。

殊不知表面柔情也是一種PUA手段,掩蓋騙取錢財的真實目的。

吳玉不僅被操縱著感情,還背上鉅債。

一次自殺獲救後,她依然沒有辦法走出創傷。

最終在警察面前墜樓身亡。

現實中的案件更加悲哀

現實中的案件更加悲哀。

北大學生包麗曾經被男友用「非處女」的理由要挾。

而在長期以來的轟炸和貶低之下,她徹底被洗腦,接受男友灌輸的所有扭曲、變態的觀點,認為自己真的不忠,陷入難以自拔的愧疚感之中。

於是,在面對不合理的要求時,包麗從不反抗,盡全力達到男友的要求。

她給男友下跪,自扇耳光。

默認男友用各種貶低人格的字眼稱呼她。

還答應去拍裸照,紋侮辱性的紋身,切除輸卵管……

包麗的聊天記錄,下同

包麗的聊天記錄,下同

直到最後,被折磨得心力交瘁,自殺「謝罪」。

「遇到熠熠閃光的你,而我卻是一塊垃圾。」

她一次次的讓步換來的是變本加厲的報復,直至最後以死解脫。

而很多人可能不知道

而很多人可能不知道。

PUA不止對受害者造成了傷害,對許多學習它的人也帶來了痛苦。

這些人本身抱著尋找愛情的想法去學習PUA。

但在學習的過程中,他們卻變得愛無能

PUA導師保羅就深刻體會到了PUA的弊端,把自己稱為「處刑者」「戰犯」。

在搭訕過程中,他只靠一道道已經輸入好的搭訕程序交往。

而自己完全感受不到愛情的火花,也沒有之前對於愛情的激情和興奮。

只是機械地滿足獸慾,玩弄感情。

因此,儘管他熟悉各種搭訕技巧,獵豔無數,性伴侶數量誇張到需要彙總在電子表格上,但只會越來越空虛。

為了尋找愛情才學習的PUA,最終成為了愛情之路上最大的絆腳石。

真是莫大的諷刺。

最終,在徹底脫離PUA之後,他才找到自己丟失的那部分愛情。

而最讓人細思極恐的是,

而最讓人細思極恐的是,PUA對人的異化

《和陌生人說話》第二季中,就採訪了一名PUA課程學員。

和女友吵架時,他抱著一種隱秘的惡意,故意說重話激怒女友。

還專門放悲傷的音樂,渲染氣氛。

徹底把這當成了一場秀,絲毫不顧慮女友的情感。

自己則始終站在上帝視角來看待整件事。

「我完全是感覺自己在天上,然後看我現在這個樣子。」

就算脫離PUA的世界後,他還是會陷入自我懷疑。

一邊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做,另一邊又卸不下偽裝。

「面具戴久了,真成了你的臉。」

當然,總有網友認為PUA被大家
當然,總有網友認為PUA被大家

當然,總有網友認為PUA被大家誤解了。

覺得PUA是一種中性的搭訕技巧,幫助男性學習如何與女性相處,如今卻被泛指情感操縱。

那麼事實究竟如何呢?

那麼事實究竟如何呢?

這部紀錄片就追溯了PUA的源頭

從誕生之初,PUA就是一種極端厭女思想的產物。

將其包裝成一門課程的始作俑者羅斯就曾親口承認,他的出發點就是要教其他男人如何哄女人上床。

還非常傲慢地稱,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要女性上鉤,不在乎她們內心想要什麼。

之後誕生的其他PUA教學機構的觀點也都是如此,具有非常明顯的功利性

把泡妞、上床當成賣點,製成廣告。

甚至會撰寫上床報告,在論壇上炫耀。

有的PUA導師還看不起那些只滿足於和女性正常交往的學員。

不斷引導學員們去跟女性發生更親密的接觸。

完全把女性當成工具。

同時,還宣傳一些

同時,還宣傳一些物化女性的言論。

他們從以往的霸總小說裡獲得靈感,認為強勢有力的阿爾法男性是女性的理想型。

於是,倡導學員們把自己也塑造成那樣。

於是,在課程中,會把女性比作小狗,覺得女性就應該順從,而男性可以任由施加懲罰。

「她晚上不回家,你還等她。和她說你去接她,她不再給你電話了。這就像一隻小狗在你的廚房四處撒尿、拉屎、咬你的毯子,然後你走進去說,小狗,隨便弄。」

而這種言論雖然出現在國外,但卻離我們並不遙遠。

在包麗自殺事件中,男友就是這樣對包麗說的,要「像條狗一樣認錯」。

包麗男友的簡訊

包麗男友的簡訊

而另一有力的證據是,現在廣泛流傳的PUA手段都應用了煤氣燈效應

學員們必須通過貶低受害者,抬高自己的身份。

類似「如果你再高一點我絕對會和你親熱的」。

然後利用那種想要獲得認可的心理,逐漸拿捏女性。

《和陌生人說話》第二季中,PUA課程學員的「五步陷阱法」也是類似的邏輯。

利用女性的愛,滿足自己變態的施虐感和佔有慾。

整個過程沒有絲毫對女性的尊重,更談不上正常的交往。

在這種情況之下,教授PUA課程的機構也並不單純,甚至有的如邪教一般瘋狂。

導師們把自己塑造成無所不能的搭訕大師,洗腦男性。

讓一些男性沉醉於內部同舟共濟的兄弟情誼,誤把導師們當成救世主或偶像一樣崇拜。

還會給女性洗腦,強迫她們接受一男N女的模式。

一位導師就把成功搭訕過的女性全都聚在一起,以她們的「爸爸」自居。

享受其中女性為了爭奪他而進行的爭吵。

還讓她們統一紋有他名字的紋身……

這樣的PUA導致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畸形。

正像《警察榮譽》當中,警官在辦案時一語中的:

他們把受害者物化的同時,也拋棄了自身的道德感。

彷彿對方只是一個任憑玩弄的物件,而非一個活生生的人。

PUA一詞包含著許多痛苦、沉重的內容。

它的範疇也早已不侷限於針對女性的圍獵,更包括了親密關係中不易察覺的情感操控。

從包麗自殺事件,再到李靚蕾的小作文,PUA話題幾度得到全網熱議。

可現在,PUA也淪為又一個「網際網路爛梗」,沖淡了它本有的公共議題價值。

曾經那些或憤怒,或悲哀的情緒,不再激湧。

玩梗帶來短暫快感之後,剩下的是浸淫在奶頭樂當中逐漸失去思考能力的麻木

同樣值得警惕的是,現在的許多嚴肅的公眾話語都面臨相似的困境。

比如對家暴的玩梗。

劉洲成曾經多次家暴懷孕的前妻,致其流產。

醜聞過去幾年後,新女友直接官宣「我是新沙袋」,劉洲成則回以拳頭表情包。

絲毫不以為恥,讓人大跌眼鏡。

評論區的網友也是配合

評論區的網友也是配合。

紛紛用暴力抖機靈,彰顯自己「幽默感」。

還有更刷新下限的
還有更刷新下限的

還有更刷新下限的「化糞池警告」

杭州殺妻案告破後,許多網友把兇手分屍、拋屍進化糞池的作案手段當成玩笑段子,製作成各種表情包。

一件殘忍命案就這麼被當成博眼球的工具。

讓人不寒而慄。

讓人不寒而慄

同時,一些電影也遭到了類似的對待。

老片《販母案考》中,女性被人按12元一斤的價錢賣給7個勞改犯。

原本是諷刺舊時代女性被物化的悲慘命運。

結果評論區卻把它比成《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

還有揪住女人的「賣價」作對比的。

當涉及到具體的當事人時,玩梗也造成了二次傷害

在戴普和安珀·赫德的離婚風波中,對赫德的惡搞就是如此。

大眾把自己當作一個審判者,先入為主地斷定她在作秀。

然後開啟一場網路霸凌的狂歡。

模仿赫德的各種表情,嘲笑她哭得太假,咬定她在床上排洩……

彷彿關注的不是一場嚴肅的庭審,而是一場娛樂性質的真人秀。

同時,對赫德的惡搞也模糊了案件中關於家暴、誹謗等爭議點的討論。

人們迫不及待地用玩梗解構每一個熱點事件。

比拼誰的包袱抖得更響。

與其說我們是在玩梗造梗,不如說我們在被梗奴役。

在每一場玩梗中,許多人也會被這種氛圍驅使,會心一笑。

變得不再敏感,不會思考,迷失在這種集體的狂歡之中。

而到最後恐怕會正如《娛樂至死》所說的那樣。

「文化生活被重新定義為娛樂的週而復始,嚴肅的公眾對話變成了幼稚的嬰兒語言。」

玩梗可以是一種文化。

但如果只剩下玩梗,那文化便成了笑話。

相關文章

金晨翻車不到一週,反轉來了

金晨翻車不到一週,反轉來了

娛樂圈翻車,屢見不鮮。 其中因為玩梗而翻車的,更是不在少數。 比如最近的金晨。 起先,她模仿中東富豪表情包拍了一張照片。 在中東女性問題備受...

紀錄片《月事革命》劇情、劇評

紀錄片《月事革命》劇情、劇評

女性是一種處境,而非一種性別。 這句話在前幾天的「高鐵衛生巾」事件中再次得到深刻印證。 月經,作為一個會為女性帶來半輩子不便處境的存在,因為...

賈玲:54億到賬,我已暴瘦

賈玲:54億到賬,我已暴瘦

賈玲瘦了。 2023年4月29日,賈玲的41歲生日,張小斐發佈了一張兩人的合照。照片裡,賈玲豎起雙指微笑著舉「耶」,完全像換了一個人——小腹...

很久沒有范偉的訊息,他怎麼了?

很久沒有范偉的訊息,他怎麼了?

今天,2020年9月2日,范偉58歲了,缺席了幾天前的《劉老根4》開機儀式,但「劉老根大舞臺」透過社交平臺官方賬號確認范偉會繼續出演。 趙本...

賈玲能紅,離不開馮鞏

賈玲能紅,離不開馮鞏

2021年的春節檔,賈玲導演的《你好,李煥英》叫好也叫座,關於這部電影的討論成為春節的社交入場券之一。 截至2月19日晚,僅僅上映8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