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了李誕和脫口秀,他一集9.2

《脫口秀大會》又火了,也被罵慘了。

火是因為抓住了流量密碼——

社畜嘴替、痛苦熨斗、生活麻藥、下飯神器……

買房、炒股、升學、催婚、女性……

真話假話都當笑話說,一個比一個扎心。

罵是關於節目本身——

罵是關於節目本身——

領笑員被罵,段子不好看,比賽有內幕,xx被淘汰,xx被一剪沒,xx意難平。

不可否認的是

不可否認的是。

脫口秀藝人們,在2022的娛樂圈,甚至是「內輿」,都已經成為了一群不可忽視的力量。

這個節骨眼上。

「脫口秀小浣熊」呼蘭和「脫口秀天花板」周奇墨上了一檔節目,《圓桌派6》,豆瓣目前9.2。

嬉笑怒罵的同時,也直面了國內脫口秀最惹人爭議的那個問題。

冒犯。

國內的脫口秀,有冒犯嗎?

01

01

我們常說,國內的脫口秀節目,小心翼翼。

這個不敢說,那個也不敢說。

一不小心說出來,節目組往往自動縮水,每人能說五分鐘的脫口秀,到了觀眾這裡,只剩兩分鐘。

但即便如此,依舊爭議不斷。

House 說了一段股票程式碼,不小心上了熱搜。

一群人在底下指責:

UP主拉宏說了一些網路用語

UP主拉宏說了一些網路用語。

網友又起而攻之:

網友又起而攻之

更不用說那些本身就帶有明確價值觀的段子了。

比如孟川。

喜歡調侃山東的酒文化,當地就業唯公務員論的風氣。

比如小佳,黑燈

比如小佳,黑燈。

身為殘疾人,但卻經常調侃大眾對殘疾人的刻板印象。

顏怡顏悅呢

顏怡顏悅呢。

則是常常借用時事,為女性的困境發聲。

至於楊笠

至於楊笠。

更是大膽地說出女性的想法、慾望,調侃愛情、婚姻,尤其男女不平等的現狀。

類似的話題,還有長時間通勤、辦公室政治、孩子升學難、就業壓力、高房租、學歷貶值……

很多都完美切中一些年輕人的痛點。

但是,結果是什麼呢?

被噴、被罵、被投訴,甚至被舉報。

為什麼?

為什麼?

人們大多和竇文濤「一樣」。

認為脫口秀就像相聲一樣,沒什麼真格的。

如同郭德綱、于謙的段子,倫理梗再多也只是玩笑。

所以開開心心地來,結果卻被冒犯了,於是自然怒從心中起。

這是國內脫口秀所遇到的常態。

以至於節目裡,周老闆用段子來調侃這種現狀。

用他自己的話說,「身段非常靈活」。

脫口秀演員是這樣

如果你要是罵我們

我就說段子 別當真

但如果你要說這個段子好

嗯,是我要表達的東西

熟悉的觀眾都知道,他在舞臺上真說過類似段子。

如果這一季

我們哪個演員的段子讓你感受到了冒犯

請你聽我解釋,我們只是玩玩

但觀眾笑

但觀眾笑。

大部分是笑這靈活的標準,和段子戳破了人性中共有的虛榮心。

而演員笑。

則是很多真話,只能用笑話來說。

02

脫口秀可以有價值觀嗎?

當然可以。

和呼蘭一樣,很多脫口秀演員都有自己的價值表達。

我們想通過這個事情

表達一些我們對世界的看法和價值觀

不希望你把它當成假的

當成假的就枉費我們這個心思了

但更重要的是。

脫口秀可以冒犯嗎?

其實在Sir看來,不但可以冒犯。

這冒犯,甚至是脫口秀最本質的地方。

脫口秀,是所有喜劇藝術中最不正確的一種。

上至政治宗教種族,下到屎尿屁,葷段子,百無禁忌,都在它射程範圍之內。

——這也是網路上極為流傳的「脫口秀(吐槽)是冒犯的藝術」的由來。

如果你看多了國外的脫口秀,你會發現,如果一場脫口秀裡沒有冒犯,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單口喜劇演員中,有人贏在腦洞,有人贏在態度,有人贏在了駟馬難追的黃暴汙。

有的婊,有的喪,有的怒,有的得體。

黃阿麗、路易·C·K、凱文·哈特、特雷弗·諾亞
黃阿麗、路易·C·K、凱文·哈特、特雷弗·諾亞

△ 黃阿麗、路易·C·K、凱文·哈特、特雷弗·諾亞

立場、角度,甚至風格,幾乎迥異。

但他們有個共同點,就是在冒犯之前,率先自我袒露。

黃阿麗。

她機關槍一樣的嘴發射出的每一顆子彈,都是以她自己的生活為材料製成。

作為一個亞裔(中國和越南混血),作為一個女性的私密生活與感受,爆起自己的料,毫不保留。

《小眼鏡蛇》中,她敢於坦誠自己對親生老公的「攻心計」。

五年來她從未間斷過給老公準備午餐,才不是因為出於善意和愛心。

而是因為她想死死拴住老公。

這五年來我從未間斷過

為他準備午餐

我這麼做是想讓他依賴我

因為他是哈佛商學院的畢業生

我不想再出來工作

我為他做法不是出於我的善意

我把這看作是我未來財務上的投資

我把這看作是我未來財務上的投資

她還敢爆料那種任何一個淑女,哦,任何一個女人都抵死拒絕承認的「噁心怪癖」。

特雷弗·諾亞

特雷弗·諾亞。

會在舞臺上聊自己的童年。

一個種族隔離時期長大的混血兒。他所出生的南非,在他口中是一個「擁有全世界最高質量的種族歧視的地方」。

鎮上的人們誤以為

我是白化病人

我是白化病人

「大部分孩子是他們父母愛的結晶,而我是我父母犯罪的結晶。」

他在《天生有罪》這本回憶錄中誠實地講述了他的成長經歷,他曾經靠偷盜、燒錄盜版盤維持生計,也曾因被警察懷疑偷車拘留,完全就是一個「犯罪分子的預備役」。

這種袒露,反而讓他們的「冒犯」刺向現實更深。

周老闆解釋說:

(脫口秀)是這個人在輸出「偏見」

它不會說特別正確的事情

而呼蘭很快就補上了一句

而呼蘭很快就補上了一句:

冒犯不是目的。

那是為了什麼?

那是為了什麼?

史航說冒犯和笑聲一樣,實際是丈量人與人之間距離的方式。

呼蘭說脫口秀不能只靠取悅觀眾活著。

但Sir覺得

但Sir覺得。

聊冒犯的潛臺詞是,對於個人來說,是你有多大的寬容,能接受別人和你的價值觀不同。

他會讓人尋找到同類。

而語言類節目會引發爭議,某種程度上也是在幫一個社會,試探這種冒犯的邊界。

只是這種邊界。

越來越退後了。

03

在這次《圓桌派》上,周老闆還向觀眾開了一炮——

其實我也說一句比較冒犯的話

我覺得為什麼

中國脫口秀很難呢

因為中國脫口秀

觀眾都很少有成人的

心智上的成人 很難

他甚至稱之為——

他甚至稱之為——

「三從四德」脫口秀。

冒犯真的那麼難嗎?

冒犯真的那麼難嗎?

最初,其實有過膽大妄為的時刻。

2017年,《吐槽大會》試播集。

池子「攻擊」張全蛋,用的是下半身攻擊。

他問我為什麼叫池子

我說中國人嘛,就是缺什麼叫什麼

我五行缺水,我叫池子

誒,你怎麼叫張全蛋啊?

李誕吐槽偶像組合SNH48,直接說她們是山寨日本的。

只是然後呢?

只是然後呢?

開播不到三天——

節目突然下架,無法播放。

為什麼?

為什麼?

有人無法接受。

就像竇文濤說的那樣:

就像竇文濤說的那樣

文化上的保守偏向,註定了脫口秀的圈地自萌。

怎麼辦?

還是上面提到的兩位「脫口秀元老」。

兩年前,池子離開了笑果,「離開」了脫口秀。

甚至離開了微博。

他在告別脫口秀那條微博下寫道:「我們曾經觸摸過脫口秀的核心,那是好東西,不要被馴化。」

李誕呢?

李誕呢?

很少再自己上臺表演。

《十三邀》裡,喝了幾杯酒的李誕向許知遠傳授他的經驗:

「想要掙錢,就是不要說太多真話。」

更喪的一句話是

更喪的一句話是:

「我隨時做好準備煙消雲散。」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這麼喪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這麼喪。

《圓桌派》裡的兩位嘉賓正是風生水起的時候。

他們時刻警惕著喜劇的底線。

呼蘭的底線是不以傷害對方為目的。

但同樣,界限是始終堅持自己的表達和價值觀。

邏輯相當清晰

邏輯相當清晰。

而周老闆則更加圓滑。

在不以取悅對方為唯一目的的前提下,他堅持要輸出的內容又不違背自己的真實想法。

是的

是的。

他們真正寶貴的東西。

也是國內的文娛行業創作者最應該學習的。

還是創作者心態。

既相信自己,也時刻學習。

更重要的,是價值自洽。

你有發聲的權利

我有不生氣的權利

我有不生氣的權利

因為當你試圖為滿足他人去降低對自己要求的時候,可能連原本的好東西也保不住。

尤其是當下的保守環境,大量不成熟的受眾,和容易引發爭議的輿論。

一味羨慕國外的「敢說」只是在幻想空中樓閣。

但試圖忽略房間裡的大象,跳過那些爭議話題避而不談,也是一種犬儒。

脫口秀的引進,按照竇文濤的調侃。

已經有了中國文化的印記,已經溫良恭儉讓。

但是。

Sir只說但是,就像節目最後所說,脫口秀也應該和其他類型一樣,成為一個橋樑。

打通人與人之間的隔閡,拓寬人儲存偏見的空間尺度。

只要我們都看脫口秀,就開的起玩笑。

只要能允許開玩笑,就能放下戒備心。

而放下戒備和敵意,很多爭議和衝突就能迎刃而解……

就像節目裡

就像節目裡。

竇文濤接著呼蘭的話茬,說了一句脫口秀行業「起碼不以貌取人」。

不好笑

不好笑。

但當呼蘭笑出來,一個好笑的段子便出現了。

這是誇呢還是罵

我一笑他就不冒犯了 對不對

至於當下,它就像一扇窗。

讓每個人都參與去努力地撐。

只要撐得足夠開。

總會有光。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相關文章

笑果是家「破公司」,不信你去問李誕

笑果是家「破公司」,不信你去問李誕

一個把喜劇當成生意的公司能走多遠? 李誕和趙本山中間差了幾個郭德綱? 李誕和呼蘭中間差了幾個卡姆? 沒有什麼不好回答的,只要你把喜劇當成一門...

顏怡、顏悅,一個雙胞胎的脫口秀世界

顏怡、顏悅,一個雙胞胎的脫口秀世界

她們意識到,作為一個創作者,如果要發出自己的聲音,就必須得轉化成一種主動的姿態。 文|戴敏潔 編輯|槐楊 「夫妻關係」 雙胞胎顏怡顏悅把她們...

集體給魯豫道歉了?我不信

集體給魯豫道歉了?我不信

一夜之間,口碑翻轉了。 上《脫口秀大會》前的魯豫,「真的嗎?我不信」是她的名人名言。 很多人一提起她,基本等於「聊天鬼才」「爛主持」「低情商...

李雪琴和王建國,非結婚不可了?

李雪琴和王建國,非結婚不可了?

今天我們來講兩個東北人的故事。你看這熱搜—— 奪甜。 上週末,25歲的李雪琴從上海回到了瀋陽。 等待她的,是一場未知冒險般的儀式。 第一步:...

周迅,豁出去,官宣戀情!

周迅,豁出去,官宣戀情!

周迅最近加入李誕的《脫口秀大會》當領笑員了。 同時被李誕邀請過來的還有那英。 據李誕所說,他跟周迅是在烏鎮戲劇節認識的,兩個人那是相見恨晚。...

徐志勝,剪去瀏海之後

徐志勝,剪去瀏海之後

大部分時間裡,脫口秀演員徐志勝顯得鬆弛、靈活、狡黠。 他能夠無比自然地接住其他演員在表演時拋來的梗,再順理成章地把包袱抖回去;觀眾誇他帥時他...

周奇墨,脫口秀大會第四季冠軍

周奇墨,脫口秀大會第四季冠軍

校園時代,某天,老師給出一道題: 「請大家模仿一位《水滸傳》裡的人物。」 思來想去,我和老師說: 「我想模仿《水滸傳》裡「最壯」的那位。」 ...

李雪琴,別裝了

李雪琴,別裝了

李雪琴的世界,崩塌了。 更確切地說,李雪琴曾經確信的,以為自己不夠好、不配得到喜歡和愛的世界,陷入崩塌。 這一切的開端,是一個擁抱。 李雪琴...

9.8分無碼!頂不住的彆強撐……

9.8分無碼!頂不住的彆強撐……

熟知我們的探友都知道,影探是個多元的號。 時而香豔,時而正經,時而清新,時而重口。 腳踏實地寫文,出人意料嚐鮮。 你就說,在影探什麼場面沒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