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亞仁,為角色增重30斤,真是小看了他

雖然看起來並沒有什麼關係,但是在看《演員請就位》時,我總是會想到劉亞仁前陣子的新片《無聲》。

好吧,《演員請就位》不重要(我們仍然堅持在看這個節目,主要是:找樂)。

而今天這期文章的主角其實是:劉亞仁

實際上,即便節目裡這些等待就位的演員們你一言我一語表演得熱熱鬧鬧,但比起在《無聲》中沒有一句臺詞的劉亞仁來說,大家的演技,似乎都差點兒意思。

劉亞仁在新片《無聲》中飾演一句臺詞都沒有的啞巴收屍人,他在這個角色身上展現出的演技,無意中應和了當下從《演員請就位》中延伸出的關於演員和演技的爭論。

《無聲》中的兩位主角是非常邊緣的黑道收屍人,正經營生是賣雞蛋,兼職負責為黑幫處理屍體。

在這兩個人物身上,常規黑道片中的好勇鬥狠非常少見,反而總是能在他們臉上看到各種各樣隱忍、畏縮甚至是害怕的神色。

這兩個非常獨特的黑幫小人物,在傳統的世俗規範之外,黑幫的等級秩序中,被壓榨、被忽視、被利用,他們讓整個故事的呈現不在於單純的黑白對立,更在於打通人與人之間的共情。

片中,劉亞仁飾演的泰仁是一個啞巴,故事沒有交代這個人物過多的前史,但是從他的眼神和生活狀態中,足以勾勒出泰仁生活的概貌:一個並沒有受過什麼教育、沒有足夠生活經驗的年輕人,靠「收屍人」的微薄收入,帶著相依為命的妹妹勉力生存。

整部影片裡,增肥30斤的劉亞仁,圓滾滾的肚子和破爛雜亂的房間形成了人物邏輯的完整閉環:一個沒有生活、沒有樂趣、沒有快樂的啞巴收屍人,在離群索居的小木屋裡過著極不規律更談不上健康的生活。

劉亞仁在一次採訪中提到增肥是自己的主意,「因為看完劇本後覺得那樣一個角色應該是臃腫頹廢的。」

於是很短時間內,他毀掉了引以為傲的腹肌,從頭到腳地胖了起來。

其實,對於演員來說,增肥、瘦身,這都是經常用來塑造角色的方式。我們也見識過太多熱衷拿自己身體搞事的演員,比如,「彈簧人」克里斯蒂安·貝爾。

而這次則是:劉亞仁

在此之前,我還是希望大家可以稍微回憶下,曾經那個帥氣的、偶像式的劉亞仁。

想當初,早期出道的劉亞仁與宋仲基、金秀賢、李濟勳、並稱忠武路四小生,單眼皮、高鼻樑、性感的厚嘴脣、清瘦高挑的身材……

在韓式審美下算是比較標準的偶像形象。

在韓式審美下算是比較標準的偶像形象

但似乎,他並沒有太熱衷於顏值偶像這個身份,甚至,他會覺得自己並不具備什麼優勢,還會說出「我並不覺得自己的外形有突出的優勢,我的五官並不均衡」這種話。

而隨著對他的了解,以及他這些年演藝之路的演化,你會發現,他對自己的定位,其實非常明確。

那就是,作為一位表演者,他始終把自己定位成一個演員,而非一個「偶像」。

是啊,又回到了做偶像還是做個演員這個老話題上面。

其實,「偶像」與「演員」,是許多青年藝人入行之後都會面臨的選擇。這個選擇沒有高下對錯之分,有的只是職業道路的區別。

偶像需要的是藝人對粉絲情感的滿足。這意味著偶像要根據粉絲的審美偏向、情感需求、道德要求等做出相匹配的行為反應。在當前的粉絲市場上,所有愛豆,無論男女,顏值,是成為偶像的第一道門檻。所以,做偶像要保有偶像的標準。

而演員,在角色面前,是沒有自己的,只有放下一切雜念,才可能進入角色、成為角色,於是,你可能要放棄你的顏值、身材、固有的框架,來成就角色。

所以,這一次劉亞仁放棄「顏值正義」、自毀式增肥以進入角色,對應的,剛好是很多青年藝人必經的職業選擇——偶像與演員的職業選擇。

而他的選擇,就很明顯了。

如果我們進一步在偶像標準之下審視他,就會很快發現他與「偶像」之間會有更大的偏差。

前段時間,承包了整個韓國社交熱搜榜的那檔《我的獨居生活》綜藝裡,劉亞仁先鋒獨特的藝術範兒從他家各個角落展露無遺……

而拋開他收藏的各式各樣的藝術品,有一個細節非常值得一聊,劉亞仁的大豪宅裡竟然沒有一張自己的照片或是獎盃展櫃。

他說自己曾經也會放很多寫真在家,但是現在已經過了那個階段,不太喜歡展示這些照片或是獎盃了。

當然,放不放寫真、獎盃倒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細節背後折射出他心態的細微變化。

這種變化,我更願意把它稱為是一種成長。

成長的本質是對獨立思考的渴求,是對低齡化審美和順從式關係的背離。而無論是低齡化審美還是順從式關係,恰恰都是「偶像」文化的基礎。

成長意味著變化,在選擇與放棄中,一次次突破舒適區,嘗試不曾嘗試過的領域。

某種程度上,成長的不確定性與演員角色的不確定性一樣,都是一次次新鮮的冒險,不同的是,有的人選擇接受冒險與挑戰,而有的人則一直猶豫徘徊在自己熟悉的領地。

而劉亞仁,則在這個過程裡實現了他對偶像道路的徹底背離。

袒露真實複雜的個性、在諸多爭議面前一往無前。他早早認清了自己身上的反叛與乖張,那個動不動就在ins寫「千字時評小作文」、不吝與人網上辯論的青年,註定不可能成為為粉絲意願而活的「偶像」。

帶著骨子裡難以被馴服的這股勁兒,劉亞仁做出了他的職業選擇,早早地向著實力和演技出發,轉身走上了演員的路。

2015年,在劉亞仁的職業生涯裡,是註定會被記住的一年。這一年,《思悼》《老手》《六龍飛天》為劉亞仁捧回了兩座重量級獎盃, 第36屆韓國青龍電影獎最佳男演員獎和第52屆韓國百想藝術大賞電視類最佳男演員獎,先後頒給了這位年輕人。

這一年,劉亞仁29歲,成為韓國電影史上最年輕的青龍影帝。

他擊敗了同時提名的宋康昊(《思悼》)、李政宰(《暗殺》)、鄭在泳(《這時對那時錯》)、黃正民(《老手》),在這些代表韓國表演最高水準的演員之間,劉亞仁拿下的這座獎盃含金量毋庸置疑。

劉亞仁從宋康昊手中接過青龍獎盃的瞬間,被韓國媒體稱為是忠武路新老交接的瞬間。

這個曾經「忠武路四小生」之一的年輕人,成為韓國85後演員中最有希望的一員,被諸多行業前輩叫作「忠武路接班人」。

是幸運嗎?

是幸運嗎?

當然有幸運的成分,但湊近了去看,每一個幸運裡,都是選擇、天賦與努力的共同結果。

從2003年到2015年,十多年間,他先完成了從偶像到演員的職業道路選擇,而後,在演員這條路上,靠著自己的天賦和努力,一點點成為了今天的劉亞仁。

《思悼》裡,劉亞仁飾演的是李氏朝鮮的思悼世子,在韓國曆史上,這個思悼世子的知名度大概等同於我國曆史上的劉禪(阿斗)。在歷史的假定性中,思悼世子的悲劇人生,有著多種讀解的空間。

而劉亞仁的表演,在歷史真實與虛妄的縫隙裡跨越了時間和空間,讓我們對思悼的悲劇感同身受,他對父愛和家庭的渴望讓我們看到了思悼在普通人與世子之間的掙扎。

片中有一場思悼向父親磕頭的戲,由於道具問題,本該爆裂的血漿沒破,那場戲中思悼額頭的鮮血確實是劉亞仁硬生生在地上磕出來的。

很瘋狂對不對?

韓國媒體也大肆渲染了劉亞仁的敬業。

但其實用「敬業」來形容,或許並不準確。

說到這裡,我忽然想到在《燃燒》上映後,有學者在與李滄東導演對談中問他對劉亞仁的表演是否滿意。

李滄東的迴應,或許也回答了劉亞仁在《思悼》中的這段表演。

「我不會提前設定好目標,請演員按此表演,幫忙實現。只要演員的情感是真實的就沒問題,因為在那一刻,他就是角色,他只是遵照內心感受而做出舉動……只要他把自己當成角色本身,表達出了真實的感情,那我的滿不滿意並不重要。」

是的,我更相信,那一刻的劉亞仁就是思悼。

是的,我更相信,那一刻的劉亞仁就是思悼

他不是出於敬業在進行一場不能停下的表演,而是,就像李滄東導演說的,他把自己當成了角色本身,無法停下不是因為表演仍在繼續,而是他必須要表達他當時當下真實的情感。

無論是敬業、努力或是認真,對於一個真正的演員來說,這些字眼的底色都通向同一種熱愛。

是因為熱愛,才會用盡自己所有的才華和天賦,付出自己所有的努力和心血。

劉亞仁說:「《思悼》榨乾了我所有的演技。」

在這種情感大起大落、表演方式大開大合的歷史正劇中,劉亞仁完成了倒空自己的過程。

這是一個演員走進角色-詮釋角色-走出角色的過程。

而正是在這樣一次次對自我的突破與重塑中,劉亞仁走完了從偶像到演員的轉型。踏入完全以業務能力說話的新戰場。

同是2015年,《老手》中,劉亞仁飾演的趙泰晤被韓國媒體稱為「韓國史無前例的反派」。這個人物「無因的邪惡」讓人不寒而慄,而劉亞仁本人也在與導演的交流中確定了將人物推向邪惡極致的設定。

在遇到一個合適的角色時,他毫不猶豫地親手打碎了自己曾經樹立的「溫暖少年」的形象。

而這種打破自己、走出舒適圈的嘗試,在劉亞仁身上,不是驚喜,更多是一種常態。

在《燃燒》籌備期,李滄東導演與劉亞仁的第一次會面中,沒有劇本甚至也沒有一個完整的故事梗概,只是李滄東導演關於故事情緒和人物狀態的一種描述。

劉亞仁當即就同意了這個項目邀約,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因為他是李滄東導演」。

如果說劉亞仁此前的每一次選擇都是在選擇自己的職業道路、選擇劇本和角色,試圖甩掉偶像標籤,徹底成為一個演員的話。

那從這一次開始,他在向著演員更高處的方向奮力奔跑,有意識地選擇能夠為演員加持的藝術片大導演。

而這也意味著他要從自己內心尋找更豐富而細膩的情感去呈現一個更復雜內斂的人物。

這一次的角色與劉亞仁此前飾演的大多數角色都非常不同。

既不是《少年菀得》裡恣意張揚又自卑敏感的少年也不是《密會》裡在禁忌邊緣試探的鋼琴天才,更不是《芝加哥打字機》裡一人分飾兩角的鬼才作家。

他就是《燃燒》裡的鐘洙,外表看起來木訥內斂,實則是不斷把情緒向內壓緊,在一點點的堆疊中,等待最後的爆發。

李滄東導演的評價是,「那一刻,我感受到了鍾洙的真實情感。」

《燃燒》,讓戛納看到了這個年輕演員的才華。而在《燃燒》之後,《#活著》《無聲》也展現出劉亞仁對角色的把控力。

甚至,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在劇本本身並不夠出彩的基礎上,劉亞仁用他對角色的詮釋加持了整個故事的可信度。

演員選擇劇本當然希望角色和故事儘可能地抓人,但真正優秀的劇本、真正頂級的製作,在整個行業中是可遇不可求的。

行業需要能夠把好角色演好的演員,更需要的是能夠用自己的職業素養和演技去把原本不夠豐滿的角色演繹得更加真實動人的演員。

即使整個劇本不是那麼的優質,但演員能夠透過角色的真實演繹與呈現為整個故事實現加持,這才是演員真正的魅力所在。

在一次次的選擇和演繹中,顯然,劉亞仁,已經成為了這樣的演員。

其實,在當下的演藝圈中,明星制的外殼下,隱藏著關於偶像和演員的雙重祕密。

成為明星,對於偶像或是演員來說,這或許可以是一條殊途同歸的路。但對於劉亞仁這樣的演員來說,明星與否已經不再是他們的追求,享受表演或許是一個演員的最佳狀態。

我們看到劉亞仁在每一部戲裡憑著當時當下的直覺,進入角色、成為角色,用角色的心境給出真實的反應,那種直覺式、體驗式的表演,讓他彷彿經歷了另一個角色的一生。

這,對於熱愛表演的人來說,才是演員這個職業的真正魅力吧。

真正的演員是不需要就位的,因為在表演開始之前,他們早早地就已經先讓自己成為了角色。

不同於那些還在等待就位的演員,劉亞仁早已經不需要就位了。

因為,他早已經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相關文章

韓國電影,爆是爆,它還能上嗎?

韓國電影,爆是爆,它還能上嗎?

韓國電影人進擊好萊塢。 去年年底Sir還感慨,越來越多的韓國大牌得到好萊塢挖掘,或者背靠串流媒體巨頭Netflix。(回顧請戳) 《寄生蟲》...

七人樂隊,他走了,我不可惜

七人樂隊,他走了,我不可惜

Sir萬萬沒料到。 約朋友看一場算得上眾星雲集的電影,全程像去幹什麼見不得光的事。 首日排片不到2%。 千挑萬選,場次不是早場就是夜裡10點...

千萬別把阿嬌想成弱者

千萬別把阿嬌想成弱者

阿嬌離婚了,距離她2018年結婚只有14個月。離婚原因被前夫賴弘國定義為:她不愛我。 昨天下午,賴弘國發布長微博,深情回憶了兩人的婚姻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