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動搜查隊404 (MIU 404) 劇評:一集棄,還能神反轉,這劇真香

高開低走,「神劇」翻車?常有的事。魚叔寫了那麼多年的劇集,見怪不怪。韓劇有《迷霧》,第一集開分9.3,播完直接跌到7.3。

美劇有權力的遊戲

美劇有《權力遊戲》。

前七季都在9分之上,最後一季只落了個6.1。

堪稱史詩級爛尾。

堪稱史詩級爛尾

但,低開高走變神劇?

倒是沒見過多少。

最近還真出了這樣一部劇。

從翻車,到真香。

曾經嫌棄它的觀眾,如今全被啪啪打臉了——

《機動搜查隊404》

MIU 404

觀眾對於本劇的反應,簡直如過山車一般

觀眾對於本劇的反應,簡直如過山車一般。

還未播出時,因為對製作團隊的信任,期待值就已經預先緩緩爬高。

開播之後,劇情拉胯,評分一路下跌。

據魚叔所知,在豆瓣上最低時掉到了7.6分。

沒想到,劇情過半,連續神反轉

沒想到,劇情過半,連續神反轉。

評分也回升到了今天的8.3

原本一集棄劇的魚叔,也趕忙把後面的集數一口氣刷完。

不得不說,這波打臉心甘情願。

真香!

真香!

如前所說,本劇的主創在這幾年的日劇界戰績累累,值得信任。

導演,冢原亞由子。

執導過《東京大飯店》《為了N》等,部部都是熱門爆款。

編劇,野木亞紀子

編寫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等,屢屢創造收視新高。

冢原亞由子(左)和野木亞紀子(右)

冢原亞由子(左)和野木亞紀子(右)

兩位女性之前有過兩次合作:

2016年的《重版出來!》和2018年《非自然死亡》

都稱得上高分神作了。

重版出來!和《非自然死亡》

《重版出來!》和《非自然死亡》

這回第三度聯手,又加上綾野剛星野源兩位人氣主演。

還找來頂流的菅田將暉作客串。

可以說,從一開始就把觀眾的期待值直接拉滿。

綾野剛和星野源

綾野剛和星野源

菅田將暉

菅田將暉

可惜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許多人都被它摸不著邊的第一集實力勸退。

包括魚叔在內。

說來委屈,也不能全怪魚叔判斷失誤

說來委屈,也不能全怪魚叔判斷失誤。

只是這部劇的開篇實在過於令人迷惑。

這部劇中創造了一個虛構的機構,日本刑警部的「機動搜查隊」

簡稱MIU(Mobile Investigative Unit)。

「機動搜查隊」需要在轄區內進行24小時全天候巡邏。

號稱「沒有機動搜查隊未到達過的現場」。

其靈活機動的特點,往往能提前發現疑點,做出犯案預判。

也能夠在接到報案後,第一時間抵達現場,展開初步調查。

故事開始,機動搜查隊剛剛擴增到了第四支隊伍。

因為這個契機,老隊員志摩一未(星野源 飾),迎來了自己的新搭檔——

伊吹藍(綾野剛 飾),一個從偏遠轄區派出所調來的小白警察。

伊吹藍空有一腔熱血,卻沒有任何機動搜查經驗,甚至缺乏基本的刑警常識。

唯一的優點就是過人的運動神經。

但眼下的情況,顯然沒有留給志摩挑三揀四的條件。

兩位新搭檔只好磕磕絆絆,湊合上路。

第一天,便接到了一起惡性傷人事件的調查任務。

一名男子被人當街襲擊,昏迷不醒

一名男子被人當街襲擊,昏迷不醒。

由於事發突然,目擊者沒能看清歹徒的長相。

只看到他行凶後從受害人身上拿走了某樣東西,隨後迅速逃離。

加上現場沒有監控設備,案情線索一時中斷。

加上現場沒有監控設備,案情線索一時中斷

到了這裡,按照以往的經驗,後面的劇情並不難猜。

大概就是:

「兩位警察千辛萬苦尋找線索,透過種種蛛絲馬跡推理出案情,最終將犯人繩之以法的固定套路。」

沒想到,這部劇不按常理出牌。

竟然直接開啟了金手指爽文模式,看得魚叔目瞪口呆。

辦案經驗豐富的志摩,立即就根據現場資訊推測出結果:

這名受害人僅僅隨身攜帶零錢包和鑰匙,可能是因為把車停在了附近。

歹徒偷走的,可能就是車鑰匙。

而附近唯一的停車場與歹徒行凶後逃走的方向恰好一致。

沿著這條線索,來到了停車場。

很快便鎖定了受害人的車輛,還發現了新的重要線索。

行車記錄儀已經被人取走。

看到這裡,一定會有人感到疑惑

看到這裡,一定會有人感到疑惑:

他們是怎麼迅速確定哪輛車是受害人的?

又是怎麼知道受害人車上有行車記錄儀的呢?

這裡就不得不吐槽一下編劇設置的「巧合」了。

原來,兩位警察恰巧在之前遇見過這位受害人司機。

後者因違反交通規則而發生衝突。

後者因違反交通規則而發生衝突
而案件的謎底也隨之揭曉

而案件的謎底也隨之揭曉。

這是一起由「路怒症」引發的激情犯罪。

兩位路怒症患者在駕駛的過程中產生摩擦。

其中一位脾性更加暴戾的一路尾隨,伺機對另一位痛下狠手,隨後逃之夭夭。

受害人的行車記錄儀拍下了兩輛車發生摩擦的完整過程,因此在作案後被歹徒取走。

僅從第一集來看,劇情實在索然無味。

破案過程潦草,作案動機簡單。

沒想到,更誇張的還在後面。

由於在逃嫌疑人駕駛的車輛型號十分常見,搜尋起來如同大海撈針。

然而伊吹卻憑藉發動機引擎聲音的細小區別,準確鎖定了車輛。

主角光環強行「開掛」?

看到這,恐怕許多觀眾都會決定棄了棄了

看到這,恐怕許多觀眾都會決定棄了棄了。

完全沒有刑偵局抽絲剝繭的觀賞樂趣。

最多給這對「沒頭腦」和「不高興」的警察CP,一個及格分。

再見。

哪裡想得到,這第一集只是小小的熱身

哪裡想得到,這第一集只是小小的熱身。

讓觀眾慢慢習慣一下這個搜查隊的節奏和風格。

從第二集往後,編劇開始動真格了。

一集比一集高能。

第二集中,一對老夫妻被一名殺人嫌疑犯劫持

第二集中,一對老夫妻被一名殺人嫌疑犯劫持。

奇怪的是,當警察趕到時,老夫妻竟然聯手幫助嫌疑犯逃跑。

他們堅信這位綁架自己的青年,是無辜的。

還讓他快去想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這是,斯德哥爾摩綜合徵?

這是,斯德哥爾摩綜合徵?
非也

非也。

原來,十多年前,兩位老人的孩子正是因為一場誤解含冤自殺。

面對眼前的情況,他們更願意給犯人一個機會。

在整個被挾持的過程中,始終用最溫柔的態度對待這位青年。

甚至邀請他一起吃烏冬麵,答應陪他去想去的地方。

在常人眼中無法理解的舉動,其實包含了對曾經錯失的那份親情的彌補與償還。

而那位青年,也似乎被兩位老人的真誠和善良深深感染。

遺憾的是,這樣的信任終究是一廂情願

遺憾的是,這樣的信任終究是一廂情願。

青年殺人是事實。

他常年受到父親摁頭打壓、訓斥,內心脆弱不堪,充溢著憤怒。

工作後又受到老闆同樣的摁頭責罵,一下子情緒失控,殺了老闆。

而且,還打算一了百了,衝回家要殺掉自己的父親。

最後,在家中被機搜隊制服逮捕。

此時伊吹藍的一番話,著實讓人印象深刻——

「不管對方是怎麼樣的人渣,不管他多讓人火大,動手殺人的就輸了啊。」

不僅表達了對犯人的同情,也點醒了他不要再為自己的殺人罪尋找藉口。

而那兩位老人,即使最後知道了真相,依然沒有對他大發雷霆。

相反,緊跟在他身後,不停地對他說:

「對不起,我們說好要陪你走到最後的。對不起!」

那聲「對不起」,既是老人對已故孩子多年來的愧疚,也是青年一直希望從親生父親口中聽到的歉意。

青年也在最後承認了自己的過錯,坦然接受未來的懲罰。

向著給予他家庭般溫暖的陌生老人,深深鞠躬。

在美麗的富士山下,他們都解開了心結,獲得了救贖。

第二集的故事,一下子就讓魚叔感慨萬千,老淚縱橫。

還不算完,接下來的第三集,更迎來了一波高潮。

警局在深夜接到數起報警電話,有年輕女性自稱受到陌生男子的追殺

然而警察趕到現場後,卻屢屢被身手矯健的「犯人」逃走。

經過一番調查,案情真相大白

經過一番調查,案情真相大白。

原來是一群中學生惡作劇報假警,故意引導警察追捕自己。

背後的理由更是讓人哭笑不得。

這群中學生原本是校田徑隊隊員。

因為社團遭到學校不合理的解散,才借這種方式實現「痛快跑步」的心願。

雖然顯得過於中二幼稚,但少年的熱血依然讓人感到動容。

不禁使得一部分警察對他們產生同情,認為其性質不算嚴重。

可以當做惡作劇處理。

然而,錯了就是錯了。

違法,就是違法。

報假警的後果是嚴重的。

影響了警務工作,佔用了警力資源。

以至於真正的犯罪發生時,無法及時解救處於危機中的受害者。

所以,這些孩子仍舊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買單。

所以,這些孩子仍舊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買單

與前兩集一樣,劇集對於破案過程的處理依然很簡潔。

但對於這些犯錯孩子的討論上,卻花了大篇幅去探討。

孩子的問題,其實更是整個社會的問題。

正如搜查隊隊長所說:

「社會整體如何拯救這些孩子們,關係到五年後、十年後的社會治安。」

不能放任,更不能拋棄。

身為警察,更需要肩負起這份社會責任。

這種情與法之間的對抗與平衡,也正是刑偵劇最大的魅力。

連看三集,觀眾可以發現

連看三集,觀眾可以發現:

本劇雖然是刑偵題材,但劇情其實並不是以複雜的刑偵過程為主。

而是試圖在一個又一個案件當中,加入對人性的挖掘和社會現實的觀照。

引導觀眾進行更深層的回味與思考。

劇中這個特別設置的「機動搜查隊」,許多時候並不會直接參與、跟進後續的案件偵破工作。

而是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進行最前線的調查。

以他們為敘述對象,就是為了更貼近生活中即將發生的或正在發生的犯罪。

這種設計,也是延續了主創團隊一貫的風格。

例如,在之前的經典代表《非自然死亡》中,也虛構了一個民間法醫機構UDI。

以法醫的視角,窺探出一件件命案背後那些痛心而又無奈的悲劇故事。

不知讓多少觀眾熱淚盈眶。

非自然死亡

《非自然死亡》

這次的新劇也是一樣。

如果是抱著看推理懸疑劇的期待,那麼在看完第一集後自然會大失所望。

因為案件本身通常並不複雜,甚至尋找線索的過程頗有些喜劇感。

而隱藏在身後複雜而真實的人性,以及對社會諸多問題的探討。

才是創作者真正想要傳達給觀眾的東西。

才是創作者真正想要傳達給觀眾的東西

機動搜查隊這個職業,本身也不需要多麼嚴謹精細的推理能力。

在最前線工作,很多時候的確就是依靠著直覺和經驗。

甚至靠巧合。

當然,這種巧合的安排其實也不是毫無道理。

搜查隊在平時到處巡逛,總會觀察到各種各樣的異常情況,加以留意。

當這些碎片化的留意,只留下與案件有關的部分之後,就顯得像巧合一般了。

所以,本劇設定雖然初看很反常,但並非不可接受。

只要接受了這種設定,便能在後續故事裡不斷發現驚喜的成分。

有對社會體制的批判。

有對普通人性的剖解。

有對教育問題的反思。

也有對警察職責的深省。

也有對警察職責的深省

一部劇的耐看,正在於它跳出了慣常的套路。

同時又能在主題內涵上挖掘出新意。

本劇能夠罕見地低開高走,逆襲漲分。

原因也在於此。

反觀那些將所有吸睛亮點都放在開頭的劇集,真不一定能夠做到圓滿。

到最後反而容易變得黔驢技窮,潦草收尾。

真正紮實的好劇,就算是開篇樸實無華。

也依然會在後來閃耀出獨特的光芒。

何況,還有個菅田將暉的大招沒完全釋放呢。

何況,還有個菅田將暉的大招沒完全釋放呢

相關文章

《魷魚遊戲》裡這位姐姐,愛了!丨賞色

《魷魚遊戲》裡這位姐姐,愛了!丨賞色

看過《魷魚遊戲》的,應該都會對劇中女主角姜曉印象深刻。 這個內雙、厚唇、雀斑臉的脫北者從一開始以扒手身份登場,之後的劇情逐漸揭開她的身份和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