顫抖的真相第二季 (The Shivering Truth) 劇情、劇評:Cult 片,一般人受不了

「文明,就是把真實包裹起來,免得看起來噁心。

電影既要情色暴力吸引人,又要借它們品味世情,還得包裝得文明點,所以就必須有個尺度。

對於電影來說,尺度既是一種限制,也是一種誘惑。」

Cult片的誕生就是對這種誘惑的呼應。

Cult片又稱邪典電影,這類電影總是充斥著色情、暴力

像昆汀的《殺死比爾》就算是有著cult元素的暴力美學電影。

當然,還有許多邪典電影則是完全的反道德,拍攝的目的就是為了打破人類習以為常的禁忌。

美國有一家就喜歡拍這個類型的成人動畫公司,叫作Adult Swim

這個動畫公司你可能沒怎麼聽過,但是他們出品的許多成人動畫你或多或少都看過。

比如讓許多人都為之痴狂的《瑞克和莫蒂》。

比如讓許多人都為之痴狂的瑞克和莫蒂

這部動畫自開播起來就屠榜了國內外各大評分網站。

雖然嚴謹來說,它不能算上一部cult片。

但你仍能從這個故事中,一窺荒誕、重口味、無邏輯、極具衝擊力畫面等cult元素的魅力。

如果你恰巧恰巧對這類元素感興趣,那麼下面這部劇cult動畫片或許值得你深入的嘗試一下。

《顫抖的真相》第二季

顫抖的真相第二季

《顫抖的真相》是一部定格動畫

在這部動畫的製作過程中,動畫師與10英寸高的木偶一起工作。

而這些木偶具有由鐵,矽,羊毛,聚苯乙烯和樹脂製成的金屬絲骨架。

也正是因為這種介乎真實與虛幻的角色形象,《顫抖的真相》更能提供一種詭異的觀感。

每當角色出現時,那種驚悚、詭異的感覺就已經爬到了眼睛裡。

當然,真正讓觀眾引起生理不適的還是主創們創造的那些重口味畫面。

以下畫面慎看,前方高能預警!

主創們極度痴迷於這樣重口味的畫面,也讓這類的畫面貫穿每一個他們想講的故事裡。

但正如主創查特曼所說,這些帶有黑暗屬性的故事都是從「潛意識的最深處洞穴中爬出來的」。

他們都帶有一定的寓言性質,以某種方式揭露我們社會里的大家都在忽視的真相。

比如這個故事,揶揄的就是那些喜歡站在道德制高點上的批判者。

售貨員問男人,你是想要紙袋還是塑膠袋?

男人說:紙袋。

售貨員罵道:人渣,你不在乎樹木,你傷害樹木。

男人說:對不起,那我選塑膠袋。

售貨員罵道:垃圾場填埋的塑膠還不夠嘛?你還不如直接掐死海豚算了,變態。就怪你這種人,地球都快沒氣了。

男人沒辦法,只好選擇自己用手去拿東西。但是售貨員又罵他有這個精力,不如去幫助窮人。

最後一番折騰,男人帶著他幫助的窮人一起升騰到了極樂世界。

但即便這樣,售貨員還是不滿足,罵罵咧咧。

也就是在這時,他感覺到自己的正義感極度爆棚,似乎馬上就要噴射了出來。

他帶著自己不停噴射的正義,滿世界亂跑,發誓要讓每一個人都沾染到他的正義。

而他這種能力,讓每一個神棍都無比嫉妒。

他們合謀綁架了售貨員,從他身上搶奪了這種能力。

所有人都開始噴射出正義的粘液,這些粘液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怪物。

這個巨大的怪物糅合著每個人的正義,卻無比荒唐。

這個反邏輯的小故事荒誕不經,

這個反邏輯的小故事荒誕不經,但又描述了我們世界裡的那些真實情況。

在我們的網路世界裡總是充斥著那些自詡正義的人們,他們不在意批判什麼,只在意批判本身。

只要批判著,他們就滿足了。

當然,《顫抖的真相》除了有著對光怪陸離的社會現象的揶揄,也有著對家庭、倫理道德的諷刺。

傑李斯是一個充滿死氣的年輕人,在他的胸口爬滿了蟲子。(為了大家的眼睛,鋪子就不放這張截圖了)

但是過了今晚,就不同了。

因為他要去娃娃店領自己專門定製的娃娃。

定製的娃娃是他高中的暗戀對象

定製的娃娃是他高中的暗戀對象。

老闆暗示傑李斯這個娃娃一定能夠符合他的要求,任他馳騁。

然後老闆問他願不願意花多一些的錢,來增加尊嚴的功能。

傑李斯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功能問懵了,選擇拒絕。

傑李斯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功能問懵了,選擇拒絕

老闆接著告訴他,現在我們店裡還有個特殊的優惠。

每當你購買一個娃娃,你都會免費獲得一個母親娃娃。

這個娃娃和你的母親一模一樣。

這個娃娃和你的母親一模一樣

傑李斯受到了驚嚇,一口否決,表示自己啥都不要了。

但是老闆說這個娃娃是有自己的意識的,說起話來就像你的真媽一樣。

傑李斯看著向自己走來的娃娃母親說到:「不,媽媽,我不想要你,你走。」

娃娃媽媽立馬哇哇大哭。

傑李斯立刻明白,每次他一泡妞,他的母親都會用各種方式來毀壞這一切。

自此,李傑斯和這個娃娃生活在一起,共享午後的休閒時光。

不久,這個娃娃母親下了一枚巨蛋,裡面蹦出來許多小的母親娃娃。

這些小的母親娃娃到處亂竄,管理著傑李斯生活的方方面面,無時無刻不提出各種各樣的建議。

她們每天都在嘮叨著:「我什麼都不需要,你不需要擔心我,我想你開心,我不求回報,因為我是母親。」

而就在這時,號稱整蠱大師的父親登場。

他似乎一直在等待著這個機會。

他懇求兒子,讓他殺掉幾個娃娃母親吧。

但是父親立刻就被反殺了。

但是父親立刻就被反殺了

有了娃娃母親幫助的他,意識到自己似乎可以真的去追尋自己的婚姻了。

但就在這時,這位娃娃母親突然生病,躺倒在床上,一病不起。

傑李斯看著躺在床上的母親娃娃,身體內的蟲子突然噴湧而出,都鑽到了娃娃的嘴裡。

直到最後,傑李斯也鑽了進去。

直到最後,傑李斯也鑽了進去

如果說第一個故事還在打著荒誕的擦邊球,那麼第二個故事就是在挑戰著我們的倫理道德了。

在這個故事裡,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極度不健康的母子關係和中文網際網路語境下常見的「媽寶男」現象。

娃娃母親隱喻著那些有著強烈佔有慾的母親,她們瘋狂的管控著孩子的每一寸生存空間。

以不求回報的方式擠佔著孩子的生活,用「都是為你好」的道德綁架邏輯滿足自己的私慾。

然而最讓人反胃的是,這個短小的故事裡,充斥著各種性暗示的畫面。

往往在我們的影視作品裡,母親這種角色都是有著「無性化」的處理方式。

然而,主創們在這個小故事裡,卻反其道而行之。

這種挑戰也是對母子共生關係的一種強烈批判。

波伏娃說:「另一種對孩子同樣具有毀滅性常見的態度是受虐式的奉獻,母親心甘情願地做子女的奴隸,以彌補自己的內心空虛,懲罰自己難以啟齒的敵意。」

Cult片在中文中翻譯為邪典電影,不僅僅是因為它有著斷指,殘臂,或者各種裸露的鏡頭。

更是因為它們在某些程度上在挑戰我們習以為常的倫理道德,在表達我們每個人潛意識裡那些最深不見底的想法。

所以這些片子都有著一股子邪性。

從畫面上,你會感受到深深的不舒適感。

內容上,會反常識,反邏輯,充滿著象徵和隱喻。

但讓你感到噁心的同時,也會把那層偽裝撕開了給你看。

電影鋪子

相關文章

最後的決鬥(The Last Duel) 電影劇情、影評

最後的決鬥(The Last Duel) 電影劇情、影評

已經84歲的雷德利·斯科特依舊在今年貢獻了兩部舉世矚目的大片。 兩部電影的口碑截然相反:反映古馳家族命案的同名傳記片口碑一般,反倒是歐美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