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蓉,不溫不火的她,42歲終於要翻身了?

網傳白玉蘭獎最佳女主角入圍名單出爐,楊蓉憑藉《大山的女兒》這部評分高達9.2分的優質好劇成功入圍。

或許很多人對她的印象並不深刻,但每每刷視訊的時候,盤點那些「演技好卻不紅」的女明星裡,一定有她。

出道27年,參演作品60餘部,說沒幻想過自己「爆紅」是假的,但娛樂圈裡有一句話叫「小火靠捧,大火靠命」,所以,當她因此錯過很多機會的時候,也曾後悔過。

可在自省過後,她依舊選擇了按照自己的節奏「佛系」生活。

1981年,楊蓉出生在雲南保山,家鄉好山好水但閉塞,從小她就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11歲時,楊蓉離開父母,獨自在昆明學習舞蹈。

那時候,趕上《孽債》來選演員,大家都推薦了她,帶著全校師生的期盼去試鏡,小楊蓉自信滿滿,結果落選了,這次的失敗在心裡生了根,於是,她毅然決然放棄了舞蹈,去學表演。

14歲,楊蓉來到了謝晉恆通明星學校,當時謝晉問她,為什麼這麼小就大老遠來上海學表演,她的回答和其他孩子都不一樣,她說:「我想當明星」,就是這五個字,讓謝晉記住了這個小姑娘。

一年後,謝晉籌備電影《鴉片戰爭》,給了楊蓉一個機會,儘管只是一個小丫鬟,但卻讓只有15歲的她有了人生中第一個作品。

16歲,楊蓉報考上海戲劇學院,被破格錄取。

憑藉《鴉片戰爭》出道,大學期間,她也不缺戲演,接連出演了《李大本事》、《濟公傳奇》、《世紀人生》等一系列影視作品。

那時的她,有個非常不好的毛病,性格懶散又保守,也不會對自己的未來有所規劃,對機會從不主動爭取,完全相信命運的安排,以至於做了許多讓她後悔的決定。

2000年,張藝謀籌備新電影《幸福時光》,心中女主角的最佳人選就是楊蓉,能和張藝謀合作是多少演員求之不來的,可試戲那天,她因為另一個劇組的拍攝沒有完成,讓張藝謀等了整整四個小時。

最終,楊蓉和這個角色失之交臂,而董潔也因此成了「謀女郎」。

還是這一年,趙寶剛的電視劇《像霧像風又像雨》向她拋出橄欖枝,希望她能出演「方紫儀」。

為此,趙寶剛特意帶著團隊專程來到學校,想讓楊蓉試戲,可楊蓉收到訊息時,一看錶,九點半,她想著,我要是去試戲的話十二點之前就沒辦法回宿舍了,於是就拒絕了,希望能第二天再試。

趙寶剛導演最後留下了一句話,說:「你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

2003年,海巖的《玉觀音》原定是她,但那時她在上戲讀書,嫌北京太遠了,不想折騰,最後這部戲選了孫儷,也因此讓孫儷一炮而紅。

出道以來一直順風順水的楊蓉,一定不會想到,錯過的這些機會對以後的自己來說意味著什麼。

面對這些機會的流失,後來在訪談中,她講道:「當時確實有很多自己的因素,我太懶了,懶到面前有一個東西,只要我一伸手就是我的,我都不願意拿,我會覺得,既然是我的,它一定會自己砸到我頭上,錯過這麼多經典角色,確實有過後悔,但這也於事無補,所以不如向前看。」

《少年天子》播出後,憑藉「佟臘月」一角,楊蓉收穫了不少關注,劇本一個接一個的來,這要是別人,都已經在劇本里挑來挑去了,她倒好,在上海開起了水晶玉石店。

她說,她喜歡這些天然的有靈氣的東西,要是自己設計的東西能夠讓人喜歡就更好了。

慢慢地,她發現,自己還是更喜歡演戲。

重回影視圈,雖然依舊有戲可拍,但不知為何,這些劇都石沉大海,沒有播出。

後來,楊蓉遇到了自己的老同學——於正。

後來,楊蓉遇到了自己的老同學——於正

要說早些年,楊蓉演的角色還風格各異,可自從簽約了於正之後,她演的角色似乎只剩下一種——反派女配。

當時的《宮鎖珠簾》可是大熱門IP,於正邀請她出演徐佳襲香這個心機又狠毒的反派。

雖然一開始有些排斥演反派,但這部劇給她帶來了熱度,也影響了她不爭不搶的性格。

劇裡的徐佳襲香會鞠躬盡瘁的去爭、去拼,而楊蓉雖然從來不會是一個去爭搶的人,但通過這部劇她也明白了:我們不用像她那樣急功近利,有些時候有的東西我們也是可以去爭取一下的,比如現在有個機會在這,我不能光站著看,等著它主動走向我,我可以伸出手去努力抓一把,抓住了他會是我的。

此後,楊蓉陷入了各種各樣惡毒女配的怪圈。

《雲中歌》裡給楊穎當配角,飾演反派女配霍成君,一鞭子一鞭子打在雲歌身上的畫面,讓觀眾記憶尤深。

《陸貞傳奇》裡給趙麗穎當配角,飾演蕭喚雲,殺伐果斷。

《千金女配》裡給唐嫣當配角,飾演杜小寒,偷了女主的身份,最後慘死。

出演了太多反派,使得楊蓉身上的標籤越來越深,也就沒有女主角的戲再找過她。

《笑傲江湖》裡的嶽靈珊、《王的女人》裡的平民女子、《宮鎖連城》裡的佟毓秀、《美人制造》裡的蘇蓮衣,於正捧紅了那麼多人,唯獨楊蓉不溫不火。

一直給楊蓉畫大餅,說讓她演女主的於正,真的為她量身定做了《延禧攻略》,讓她出演「魏瓔珞」,她卻覺得自己年齡不合適,拒絕了。

楊蓉不是沒有做出過妥協,但她也在節目上說過,「為了不讓市場淘汰出局,30多歲的年紀還要維持少女人設。」

不過好在,她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有了更清晰的認知,不會再為了年齡這件事情焦慮。

只是市場上,一四十多歲中年女性為主角的作品依舊很少,楊蓉也在被動的等待著,不過在等待機會的過程中,她早已做好了準備。

出演《大山的女兒》,對楊蓉來說,是一個《脫胎換骨》的過程。

劇組找到她時,她很猶豫,不是怕突破不了那些古裝角色帶給她的禁錮,而是「黃文秀」這個女主角挑戰太大。

這個一個真是存在過的人物,是一個英雄,她怕自己沒有演出這個角色的真正內涵,讓大家無法產生共鳴。

「接這個劇本之前,我就聽說過文秀書記的事蹟,時代楷模,還是感動中國十大人物,她能夠在畢業後放棄城市裡的高薪工作,回到自己的家鄉,幫助村民脫貧,她有自己的信仰,很令人敬佩。」

開拍之前,她努力學習廣西方言,儘可能找到所有關於文秀的東西,文字、視訊、照片反覆觀看,到文秀生活過的地方去體驗,走訪村民和文秀爸爸,跟他們聊天,記下自己的疑問和得到的答案。

她甚至把文秀幹過的事,都體驗了一遍,種地、修路、修板凳。

用心理解文秀做每件事情的動機,一直在調整表演,讓一切看起來更合理。

這部劇深深把楊蓉吸引住了,沒有故意偉大化文秀,也沒有故意煽情。

「很多英雄人物的影視作品都忍不住故意去煽情,故意放慢節奏,讓大家覺得感動,這其實是有悖於情感邏輯的,演出剋制,又壓制不住的情感,才是動人的。所以整部劇我沒有讓自己去演我難過。」

這部戲後,楊蓉覺得「黃文秀」改變了她,讓她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她說:「我覺得我沉澱了很多對自己表演的想法,對演員生涯的很多反思,我更加明確了我想走一條什麼樣的路。」

《大山的女兒》播出後,收穫一致好評,評分高達9.2,這是對楊蓉的一種認可。

年輕時候的自己,一個接一個戲的拍,甚至五年春節都沒有回家,時間久了,她發現自己沒有那麼多時間揣摩角色,在看到一個新的角色時,甚至不再好奇,這不是她想要的。

可這個行業,你不拍戲,就會被市場遺忘,被淘汰,她也會焦慮,可停下來一段時間思考後,楊蓉明白了:「一夜爆紅的人焦慮自己如何能保持在頂峰的位置,還沒爆紅的人焦慮自己何時能達到那個位置。我當然也有在那樣的狀態中摸爬過,慢慢就明白了,焦慮是無用的。」

所以,40歲的楊蓉變得更加「佛系」,但這並不意味著要讓自己躺平,而是說,自己的心態很平和,她開始慢下來,把父母接到身邊,花更多的時間陪他們,也會一個人旅行、畫畫、看書、運動。

她說,只有人慢下來,才會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的確,冷暖自知,才能更自在地去跟這個世界共處。

楊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