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 Earth(地球脈動3)評價:第三季每一秒都讓我顫抖

《驚奇隊長2》徹底撲街了,票房不盡人意,口碑塌房。就連咱們的「六公主」也專門下場,直呼:如坐針氈、如芒在背、如鯁在喉!

這幾年,漫威電影越來越不賣座。

實際上,不僅是漫威一家,整個依賴於電腦特效的電影都在走下坡路。

就像今年的《阿凡達:水之道》,曾經席捲全球的超級大片,如今也是不如當年。

隨著時代的發展,這種依靠特效生產的視覺奇觀,越來越難以讓人產生新奇感。

恰恰相反,最近一部紀錄片走了另外一種道路。

剛播出4集,豆瓣就直飆9.8

評論區幾乎是五星好評。

今天我們就來一起看看——
今天我們就來一起看看——

今天我們就來一起看看——

《地球脈動》第三季

Planet Earth Season 3

《地球脈動》第三季

常看到一個資料:

地球被海洋覆蓋的比例約為70%,而海洋至今還有5%的區域未被探索。

這個資料其實有一點誤傳。

按照最新的研究報告,目前被探測的海洋區域大概在20%

當然,即便如此,也說明地球上還有很多地方是人類還未發現的。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比起人類的想象產物更加令人震顫。

魚叔每次看《地球脈動》的過程中,總是不斷在驚呼:

哇哦,這是什麼!?

臥槽,這也是地球上的生物!?

地球脈動系列最大的特色便在於此——
地球脈動系列最大的特色便在於此——

《地球脈動》系列最大的特色便在於此——

使用最高端的高畫質攝像機,實拍地球上難得一見的生物形態與自然奇觀。

2006年,拍攝第一季時,就動用了62個國家,130人的團隊,耗費了5年時間,800萬英鎊(按當時匯率,約合1.2億)的製作費。

最終為大家帶來了一場完全來自自然的視聽盛宴。

至今,仍有5萬人打出了9.7分數,也證明了其革命性的成功。

十年後,第二季姍姍來遲
十年後,第二季姍姍來遲

十年後,第二季姍姍來遲。

但依舊是最尖端的設備,最專業的團隊,打造最真實最壯麗的畫面。

豆瓣9.8的分數,無人能及。

到了今天
到了今天

到了今天。

電腦特效技術,已經足以以假亂真。

《地球脈動》,仍然以實拍的魅力帶給人們最震撼的視覺衝擊。

無數次讓魚叔感嘆——

在現實世界裡,還是存在許多我們未曾見識過的渾然天成的自然奇觀。

本季拍攝歷時1904天,探訪全球六大洲的43個國家和地區,通過各種先進拍攝設備。

而且還與世界各國頂尖的科研團隊合作,成功記錄下眾多「史上首次」的鏡頭畫面。

像是史上第一次拍到野生鬃狼幼崽的生活。

在這之前,科研人員只能通過資料來對其進行想象。

也首次直接在南露脊鯨的背上進行拍攝。

讓人們得以以鯨的視角去觀察身邊的環境。

還實現了人類首次拍攝到世界上已知最大的章魚群。

成千上萬只顏色瑰麗的章魚,群居在沒有一絲幽暗的海底。

僅是看到,就會肅然起敬。

值得一提的是,《地球脈動》第三季還在北京線下進行過一次影院放映。

當大自然的壯美,出現在大銀幕之上,效果不輸任何特效大片。

還是那句話:真實勝過一切

要說當年阿凡達最震撼人心的是什麼

要說當年《阿凡達》最震撼人心的是什麼。

當屬人類無法想象的奇異自然景觀。

可說到底,這些也都是依靠科技,打造出來的幻想世界。

但是,在《地球脈動》中,你卻可以看到真實存在,但又難以想象的世界。

深海、高山、湖泊、草原…

如果不是「眼見為實」,很難想象,在我們生活的地球上,還有這樣的場景存在。

而卡梅隆在《水之道》中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各種逼近真實,但又充滿幻想的水下生物。

在《地球脈動》中,你也可以看到,且都是真實存在的。

它們有的生活在海拔幾千米的雪山中。

有的生活在「海底幾萬裡」。

色彩斑斕,形態各異。

這種來自「存在」,而非「設計」的生命,直擊人心。

一直以來,《地球脈動》有一個靈魂人物不能被忽視,那就是:

大衛·愛登堡爵士

他是世界最知名的電視主持人之一

他是世界最知名的電視主持人之一。

與莎士比亞、牛頓等歷史名人共同入選「最偉大的100位英國人」的名單。

他被尊稱為世界自然紀錄片之父。

70多年來,持續專注於自然紀錄片的製作。

他翻山越嶺、上天入地,與無數野生動物親近接觸,記錄大自然的奇觀。

除了《地球脈動》系列,《藍色星球》《冰凍星球》等經典紀錄片都出自他手。

為何如此堅持?

為何如此堅持?

因為,愛登堡親眼看到了地球被人類一點點破壞的過程

1957年,剛過30的愛登堡,曾經登上一座澳洲的海島(雷恩島)拍攝節目。

這是世界上最大的瀕危動物綠海龜的繁殖地。

那時,島上氣溫宜人,環境適宜。

吸引了成千上萬的綠海龜,在這裡產卵築巢。

70年後,愛登堡再次登上這個島,看到的不再是生機勃勃的畫面。

而是性別比例嚴重失調的綠海龜屍體。

兇手,是逐年升高的氣溫

綠海龜的性別,是由孵化過程中的溫度決定的。

低溫將孵化雄性,高溫則將孵化雌性。

而雷恩島在20年的時間裡,一年比一年的溫度高。

到了今年,氣溫更是達到了歷史峰值,這就導致99%的幼龜為雌性。

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什麼?

種族滅絕

全是雌性,沒有雄性

種群數量會崩潰

再也不會有海龜了

再也不會有海龜了

而現在,連能否順利誕生,都成了一個未知數。

全球氣溫變暖導致海平面上升,每次雷恩島漲潮,會直接從底部淹沒許多巢穴。

你挖開沙子檢查,挖到海龜巢穴。

卻發現全部都是死掉的蛋。

雷恩島,已經不是愛登堡第一次面對的物種悲劇。

60年代,愛登堡去往非洲大草原。

他在這裡見到了100萬頭角馬,25萬頭斑馬,50萬頭瞪羚。

可到了現在呢?

悲劇正在非洲中部發生。

這裡足有95%的大象因象牙而被獵殺。

沒有這些不可或缺的園丁,生命便無法繁榮生長。

不僅僅是見證死亡變化

不僅僅是見證死亡變化。

我想,愛登堡投身自然紀錄片,可能還是因為一種迫不及待

因為對於年輕人來說,二三十年的生態環境變化,並不值得去關注。

但對於97歲的愛登堡而言,他已經清楚地預見了人類的未來。

所以,他想要在所剩不多的餘生裡,不斷地向人們發出警醒。

這種急迫的心理,也體現在了他的紀錄片上。

早先,他的眾多作品,關注的是一個族群的興衰,一個物種的生活方式。

但是,最近這些年的作品裡,愛登堡的目光越發轉向了整個生態環境

在講述淡水的一集中。

他不斷強調,淡水不僅養育了人類,同時也締造了地球上最豐富的生態環境。

兩者之間是相輔相成的。

同樣,在草原篇中,他也指明:

在草原上,動物與環境的聯繫十分緊密

以至於哪怕一種關鍵物種滅絕

都很有可能引發整個生態系統的崩潰

而人類,也是其中一環

我知道,並不是所有人都愛看《地球脈動》這類自然紀錄片。

也有人提出質疑之聲:

花那麼大功夫記錄動物,對我們有什麼意義。

保護環境?

這是說了多少年的話題。

而且,很多紀錄片中拍攝的動物與環境,看上去都與我們的生活遙不可及。

就像前文提到的世界上最大的章魚群。

這可不是一般的章魚群,而是「珍珠章魚育兒所」。

它位於距離海平面約3200米的深海溫泉處。

攝製組必須衝破洶湧海浪,承受巨大的壓力,可怕的寒冷與黑暗,在專業人士與專業設備的加持下,才能夠拍到。

既麻煩又危險。

到底又是圖什麼?

對此,魚叔不禁想到了最近討論火熱的另一種職業:戰地記者

前段時間,在巴以邊界前線報道的央視記者陳慧慧頻繁登上熱搜。

很多人也不能理解,巴以戰爭距離我們那麼遙遠,且充滿了危險。

那些記者為什麼要堅持拍攝與記錄?

戰爭中殘酷的畫面與故事,與我們的生活又有多少聯繫?

周軼君在巴勒斯坦經歷兩年的戰地生涯後,就反問過自己:

記者總是從別人身上榨取故事,然後走掉。

我總有穿上裙子、看到正常生活在彼岸的一天,他們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

答案其實很簡單:

這是我們生活的世界的一部分。

記者們冒著生命危險,記錄下世界真實的一面,然後將其擺在我們面前。

讓我們意識到,世界並不是只是我們眼前的一畝三分地。

我們往往會只以自己的視點和立場,去看待整個世界。

但這個世界,並不是只有我們一種觀看的角度。

同樣地,自然紀錄片也給我們一個從動物視角看待世界的角度。

這樣的視角,並非單純的獵奇。

而是可以看到和人相似的屬性。

比如,權鬥。

就像《王朝》中的鬣狗家族。

為了血緣、為了地位,這些動物之間也會「勾心鬥角」。

又比如,母愛。

本季《地球脈動》中,有一隻母狒狒。

帶著剛出生的孩子,是族群中地位最低的一類。

但為了孩子能有奶喝,她敢與其他狒狒打鬥,爭取僅有的水源。

還比如,團結。

本季中魚叔最喜歡的一個故事:海豹大戰大白鯊

作為海中霸主,大白鯊是最恐怖不過的存在。

但是身為弱勢的海豹,卻懂得「團結就是力量」的道理。

他們自發的聚集在一起,不懼危險,用數量優勢對抗大白鯊。

最後竟然成功地將大白鯊趕回深海。

整個場景直接燃炸。

你看,如果不是有人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記錄下這些,我們也許將永遠意識不到:

動物也有某種「人性」

它們也會珍視家庭,覬覦權力,懂得協作精神,甚至會選擇自我犧牲。

而且,它們的生活也與人類世界的變化息息相關

就像《地球改變之年》中所觀察到的——

疫情期間人類活動急劇減少,動物的生態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本季《地球脈動》中也提到了許多人類活動對動物的影響。

比如,廢棄的漁網或塑膠物造成了許多海洋生物被困,以致死亡。

也有些小動物,則開始利用這些人造廢棄物,作為自己的棲身之地。

又比如,人類的捕魚活動極大地影響了海洋動物的自然習性。

大量的海獅已經學會了從漁網的漏洞中獲得食物。

但與此同時,也帶來了被漁網誤傷的風險。

作為生命共同體,人類所有行為都會作用於大自然。

經過一系列的連鎖反應,這種作用又可能反過來回到自己的身上。

當下的我們也許並不能切實感受到,這種相互影響的印記。

就如核廢水。

隨著洋流移動,隨著大氣飄動,將來會怎樣呢,目前誰也說不準。

可有了愛登堡這樣的人。

也許,我們就能夠看清一些迷霧中的未來。

這樣的人也許並不需要太多。

但只要存在一些,就足以讓我們倍感欣慰。

相關文章

《驚奇隊長2》和《復聯1》有點相似

《驚奇隊長2》和《復聯1》有點相似

雖然今年內就要上映,但目前來看,《驚奇隊長2》的大規模宣傳尚未開始。 因為在今年的超級碗期間,漫威並沒有放出該片的新預告片。 前不久還傳出修...

沈月,也有兩幅面孔?

沈月,也有兩幅面孔?

tali娛樂圈的人,是不是都有兩幅面孔? 典型代表,沈月。 這姐最近悄咪咪就去錄製「2023年央視春晚」了。 沒記錯的話,這姐才立的人設是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