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怨之始》日劇:讓你嚇破膽的新劇

這個週末,相信大家都被一部新出的恐怖劇刷屏了,那就是《咒怨之始》(又譯《咒怨之源》)。

JU-ON: Origins

咒怨之始

關注這部劇的原因很多。最重要的原因,當然還是因為 netflix(網飛)與《咒怨》的強強聯合。

如果一定要有誰來重啟《咒怨》這個最經典的恐怖系列,那我們還是覺得網飛最靠譜。畢竟人家既有製作水準,尺度又夠大。

不過,再細究一下這部劇的班底,你會覺得,這個組合,更不可描述。導演三宅唱,一個近兩年日本非常知名的文藝片導演,代表作《你的鳥兒會唱歌》。

你的鳥兒會唱歌

主演則是荒川良良,喜劇演員,一般是這種畫風。

荒川良良
荒川良良

也會讓人產生一絲好奇:網飛,文藝片導演,喜劇男演員——如此混搭的風格,會拍出一個怎樣的《咒怨》續集?

老實說,整個六集看下來,其實還是有超出預期的。至少這個劇確實是沒有崩。

雖然,它的豆瓣評分並沒有很高,只有6.6分

這個成績會比你想象中低一點嗎?

這個成績會比你想象中低一點嗎?但是我們需要考慮一個殘酷的實際情況:恐怖電影在豆瓣,向來都是很難得到高分的,尤其是這種經典IP改編的恐怖題材。

縱觀《咒怨》系列的評分,哪怕是最經典的電影版一和二,其實也只有7.4分。

而經典恐怖電影的續集有多難拍呢?

基本上都是評分大跳水。(確實質量也不行)

所以我們再往後看,《咒怨》的續集評分也是越來越爛。

從這個角度來看,頓時你就會覺得這部《咒怨:詛咒之家》,在這個浩大的《咒怨》宇宙裡,其實還算不錯的。

當然,這個電視劇最大的爭議點可能就是:

1. 這部劇裡沒有伽椰子和俊雄

本劇的真正主角是——鬼宅

沒錯,就是《咒怨》裡最經典的那棟:進去了就出不來的鬼屋。

在這棟屋子作祟的「鬼」,其實也是我們熟悉的味道——

女鬼,小孩和黑貓。《咒怨》系列中最經典的元素,你還是能在這部劇裡找到。

然而,這一次作祟的卻並不是伽椰子。與一些《咒怨》粉絲預期不同的是,這部劇也並沒有在講述伽椰子的悲慘前半生。

在這個層面上,你不妨將這部電視劇視作《咒怨》的一個番外

這部劇在時間跨度上可以說是錯綜複雜:從1954年一直講到1997年,時間跨度橫跨了四十多年。

而故事的主線,則是其他人在這棟房子裡發生的事情。

2. 這部劇並沒有那麼恐怖

《咒怨:詛咒之家》裡幾乎沒有用到任何的jump scare;劇中對於血腥、驚悚、恐怖場面的展示也只是淺嘗輒止。

或者這樣說,「恐怖」只是這部劇裡的一些開胃菜。整部劇的視聽,都沒有在很賣力地營造那種令人頭皮發麻的氛圍。

壓抑,平靜,暗流湧動,或許是最合適的幾個關鍵詞。

看到這裡,你一定要激情開麥了

看到這裡,你一定要激情開麥了:

可是這是《咒怨》哎!

《咒怨》的續集,居然重點都不是「恐怖」,還拍個雞毛?

所以,到底拍個雞毛呢?

——聊到這裡,就不得不拋出另一個問題。

那就是,《咒怨》的真正經典之處,到底是在哪裡?

我們的第一反應當然是一臉慘白的俊雄。是那張據說嚇死過人的海報。

或者是一臉血,從樓梯上爬下來的伽椰子

或者是一臉血,從樓梯上爬下來的伽椰子。

或者是一臉血,從樓梯上爬下來的伽椰子

不得不承認,這些直觀的恐怖鏡頭,在當年是非常具有視覺衝擊力的。看一眼就讓觀眾魂飛魄散。

但是過了這麼多年之後呢?

其實就很難了。

現在的恐怖片對於血腥和恐怖的展示越來越千篇一律,這多少讓觀眾們產生了審美疲勞。而如今觀眾的恐懼閾值,同樣大大提高了。

這也是為什麼jump scare在近幾年裡大行其道。

當「恐怖」這件事無法在其他方面做文章時,似乎只有一驚一乍才可以提供給你最原始的生理衝擊。這招式百試不爽。

但另一方面,觀眾也知道jump scare沒意思,不夠「高級」。因為它具有太強的即時性,它只能提供廉價的感官刺激。

嚇過之後,毫無餘韻可言,甚至你還想罵街。

而我們真正懷念的恐怖感,是那種看過三天之後,依然不敢獨自去廁所,睡覺時依然不敢關燈的「餘味」。

在此層面上,你才會察覺出《咒怨》的好——它在恐怖橋段的設計是具有顛覆性的,它能夠給你提供「餘味」。

因為它在每一個層面上都試圖擊破你在日常生活中建立的安全感。

例如,你害怕時會躲在被子裡——而伽椰子就會從被子裡爬出來。

你對著神社求神拜佛——但伽椰子根本不care這些。

她在白天出現,她在神社裡出現。她在一切你自以為安全的時刻出現。

還有一個我非常喜歡的橋段,出現在《咒怨2》裡。

一個女孩每天都聽到隔壁牆傳來「咚、咚、咚」的聲音。她覺得非常吵,又很奇怪。

終於有一天,她推開房門,發現男朋友吊死在她的房間裡。他懸空的腳撞擊牆面,那就是她每天都在聽到的聲音。

這個橋段的妙處,一是在於足夠生活化:誰沒有幾個討厭的鄰居呢?而你的隔壁鄰居,是不是也經常會發出奇怪的聲音呢?

從此以後,每當你聽到隔壁敲牆的聲音,你都會想起《咒怨》裡這一雙懸空的腳。

此外,這也有種可怕的宿命感:「過去」的女孩,聽到的是來自「未來」的聲音。但一切都發現在這間屋子裡。她和男朋友,都註定要死在這裡。

《咒怨》的另一個高明之處在於,它的拍攝方式是偽紀錄片式的。一切都無限接近於真實。正因為如此,在打破這「真實「的時候,才最可怕。

於是,《咒怨》的恐懼同樣是具有滲透感的。即使在這麼多年以後來看,你以為會為片中恐怖橋段的設計而歎為觀止。

它全方位地挖掘出了日常生活的微妙,倒錯和詭異。

讓你在看過電影之後,也會對自己原本平淡如死水的生活,產生一張疑神疑鬼的錯覺。

雖然但是,現在回頭來看《咒怨》,你還會被嚇到嗎?

即使這些恐怖橋段的設計再令人感到驚豔,作為觀眾而言,正如上文所說,大多數人的恐怖闕值已經大大提高了。

如果是現在的你打開《咒怨》,看到伽椰子賣力地從樓梯上爬下來,或許也只能發出一聲毫無在意的嘲笑。

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年比恐怖電影更火的,反而是恐怖遊戲。恐怖遊戲更能提供一種沉浸感。你的參與,你的第一人稱視角,都大大提高了你被「嚇到」的可能。

而在電影的領域裡,我們不得不很悲傷地說——

這是一個觀眾越來越被嚇到的年代了。

這是一個觀眾越來越被嚇到的年代了

在此層面上,重啟《咒怨》,聽起來似乎是個很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它的經典,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時代的產物。它誕生於一個觀眾更容易被「嚇到」的年代。

於是這部劇的導演三宅唱做了一個選擇:他完全沒有試圖複製《咒怨》的模式,而是拍出了一部「社會派」恐怖片。

他沒有花心思堆砌恐怖橋段,反而試圖用一種更生活化的寫實敘事,來解構恐怖,來描繪恐怖背後的——病態的社會現實。

這樣做的好處是:雖然不夠恐怖,但這部劇至少沒有淪入「廉價恐怖」的範疇裡。

而這部劇也保留了《咒怨》這個系列的偽紀實質感:

那種微妙、顛覆和日常感。

那種微妙、顛覆和日常感

在劇情一開始時,其實我們還是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本劇對於《咒怨》的致敬。

和《咒怨》一樣,本劇是多線敘事,講述了不同的人進入鬼屋之後發生的事情。

一邊是年輕人為了籌備婚房,在房產中介的帶領下,走進了這間鬼屋。

另一邊則是幾個女學生去鬼宅裡探險,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這些橋段的設置都是向《咒怨》致敬,我們也能在《咒怨》裡找到類似的劇情。

但接下來,劇情的走向就截然不同了。

《咒怨》落腳於恐怖,它迅速地講述了這些人是如何撞鬼和慘死。

而《咒怨:詛咒之家》所講述的,卻是這些人的生活,如何因為「鬼屋」而發生了改變。

年幼的小男孩因為曾經短暫地住在這間屋子裡,而變成了一名「心靈研究者」,畢生都在致力於搜尋靈異故事。

但當別人問他為什麼時,他的回答只有詞窮。連他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早已經變成了「鬼宅」的受害者。

美貌的女中學生因為在那間屋子裡遭遇了悲慘的事情,而從此人生急轉直下。她成為了冷酷的妓女和殺人犯。

她變成了自己最不想要成為的人。

她變成了自己最不想要成為的人

在變化的過程中,他們懵懵懂懂,又從未停止過試圖去探索這間屋子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們漸漸挖掘出「鬼宅」背後的恐怖故事,也漸漸從中看到了自身。

最終,或許是冥冥中的安排,這些探尋命運的人,都回到了這間屋子裡。

他們發現,作祟的是這間屋子,曾經進入過這間房子的人,會永遠留在這裡。

這個「停留」不只是生與死而已:「咒怨」不僅可以殺人,也可以改變一個人。

而他們的人生,其實也早在很久以前,就因為一種很奇怪的方式而互相交錯。

實際上,與其說是《咒怨》,你會覺得這部劇的氣質更接近於《午夜凶鈴》和《殘穢,不可以住的房間》。

相比於單純的驚悚而言,它具有很強的懸疑推理元素。

男主角荒川良良是一名心靈研究家,他在本劇中一直在扮演「偵探」的角色,他不斷地調查、探尋,試圖找出鬼屋背後的真相。

這讓鬼屋的存在本身,變得更加真實可信,充滿了偽紀實感。

與此同時,這部劇也具有很明顯的時代感。影片的大部分故事都被設置在上世紀八十-九十年代。

這部劇的恐怖元素依然:錄影帶,電話,鏡子,電視。

——這些懷舊的內容,都讓觀眾有種夢迴九十年代和世紀初的經典日式恐怖片的感覺。

更重要的是,這部劇的畫外音,總是不斷地穿插著當時日本的真實案件。

其中包括了切爾諾貝利事故、大名鼎鼎的綾瀨水泥殺人案和名古屋孕婦剖腹被殺案

這為觀眾營造了一種很奇特的氛圍:在恐怖的核心之外,這部劇試圖描繪出一整個時代。

那是一本病態的年代,一個獨屬於「咒怨」的時代。

——對於「時代感」的描寫,無疑是這部劇最特別、最出眾的一點。

實際上,縱觀日本這些最經典的恐怖片,無論是《咒怨》還是《午夜凶鈴》,背後始終有同一個隱而不發的時代背景。

八九十年代的日本,經濟危機,社會動亂。

正因為是這樣一個畸形的、錯亂的時代,才會滋生出那麼多的壓抑、瘋狂和殺戮。

《咒怨》的核心恐怖點是一棟會殺人的房子。無論你是誰,無論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只要你踏進了那間房子,你就必死無疑。

而《午夜凶鈴》同樣是如此。你自以為自己已經瞭解了貞子,你以為自己已經救贖了那具女屍。然而並沒有。時辰一到,她依然要從電視機裡爬出來。

無法逃脫的死亡宿命,是那個年代的日本恐怖片,最令人窒息的地方。

而「無差別殺人」的背後,隱含的正是社會秩序的全然失控。

這樣一個時代,終於在《咒怨:詛咒之家》中讓我們見到了全貌。

《咒怨:詛咒之家》沒有能力、也沒有野心去複製那些經典前作中的恐怖。

但藉由描繪出這樣一幅時代背景,這部劇成功地讓觀眾產生了一種奇妙的共情能力。

或許它並不夠恐怖,但至少它確實保留了《咒怨》的氣質:它讓我們能夠短暫地回憶起那個獨屬於《咒怨》、獨屬於日本恐怖片的」黃金「與罪惡時代。

令人唏噓的是,黃金時代不再,我們也只能從並沒有那麼嚇人的《咒怨:詛咒之家》裡,追憶二十年前讓所有人嚇破膽的《咒怨》。

但至少,它確實還能喚起我們的回憶。

這一分誠意,也就足夠了。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喜歡的話,歡迎分享、點贊、或是在看哦。感恩。

相關文章

《華燈初上3》10大看點曝光,劇情再反轉

《華燈初上3》10大看點曝光,劇情再反轉

由林心如、楊祐寧、楊謹華、鳳小嶽、張軒睿、劉品言、謝瓊煖、謝欣穎、郭雪芙領銜主演的《華燈初上》,第一季播出以來討論度極高,第三季確定3月18...

非常律師禹英禑:這劇真的封神了

非常律師禹英禑:這劇真的封神了

樸恩斌、姜泰伍主演的新劇《非常律師禹英禑》劇情講述一名自閉症律師「禹英禑」在案件中成長的故事,暖心、童真又充滿正能量的劇情,加上不拖泥帶水的...

這個週末,有好電影看啦!

這個週末,有好電影看啦!

又到週五了,迎來新的週末。 週末的話,要不要找一兩部電影打發時間呢? 而最近呢,值得關注的新片還挺多的。 院線片裡有《毒舌律師》 還有休·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