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屏猥瑣下三路,這種「軟色情」我都罵累了

漫畫企業家的下體突然有了自己的想法,獨自飛走。

如果他不能在六天之內找回,就會永遠失去小鳥。

行,這片腦洞不錯

行,這片腦洞不錯。

取個啥名呢?

臺版奇思妙想,蹭了個《木蘭詩》的諧音梗:

老妹兒噗嗤笑出聲

老妹兒噗嗤笑出聲。

這個機靈抖的,怎麼又巧又爛,還很有記憶點呢?

這個機靈抖的,怎麼又巧又爛,還很有記憶點呢?

無獨有偶。

去年戛納上映一部驚悚片,圍繞一個「半羊半人」的怪胎展開劇情。

這不,靈感又來了:

有羊,又能引起人類恐懼……不如就叫「羊懼」吧!

這是能說的嗎

這是能說的嗎。

譯名作為影片傳播於國別之間的重要媒介,無疑在影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當然,也有一些譯名從誕生起就揹負罵名。

參差優良,也有公論——

「大俗」之「邪」

譯名清奇,劍走偏鋒。

以港臺為主導,越琢磨,越「邪門」。

比如,《遺願清單》。

兩位罹患絕症的老人在病房中偶然結識,相約一起按照遺願清單達成餘生目標。

get√

臺版大筆一揮,《一路玩到掛》

不捨與溫情全無,搭配海報一看,奧斯卡影帝和最佳男配好像都不太聰明的亞子。

啟用敘利亞難民主演的《何以為家》,譯名堪稱苦難當事人靈魂深處的一句吶喊。

港版避重就輕,譯為《星仔打官司》

乍一聽,還以為是周星馳的新片

乍一聽,還以為是周星馳的新片。

有些片子,譯名不僅玩諧音梗,還自帶口音

有些片子,譯名不僅玩諧音梗,還自帶口音。

小黃人一窩蜂萌翻天的《神偷奶爸》,港譯《壞蛋獎門人》

西爾莎·羅南主演的《伯德小姐》,港又譯《不得鳥小姐》

老妹兒通讀兩遍,感覺普通發都不好惹。

還有些片子戾氣很重,聽起來不像省油的燈

還有些片子戾氣很重,聽起來不像省油的燈。

《忘情戀曲》,港版名為《我愛你媽》

《我,花樣女王》,臺版名為《老孃叫譚雅》

最近,楊紫瓊主演《瞬息全宇宙》,灣灣又添「神來一筆」——

《媽的多重宇宙》

整體畫風,可以說很社會了。

被同系列片名強制組隊的作品,也有。

《諜影重重》

貓鼠遊戲》《荒野獵人》《角鬥士》《木乃伊》《小島驚魂》。

八杆子打不著,在台灣卻擁有相同的前綴「神鬼」

《神鬼認證》《神鬼交鋒》《神鬼獵人》《神鬼戰士》《神鬼傳奇》《神鬼第六感》。

同理,換一支梯隊

同理,換一支梯隊。

《剪刀手愛德華》《大魚》《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諾丁山》《小媽媽》《到葉門釣鮭魚》。

故事誰也不挨誰,在香港竟都有「奇緣」宿命感。

《幻海奇緣》《大魚奇緣》《花樣奇緣》《摘星奇緣》《童心奇緣》《魚躍奇緣》。

按照這個思路。

皮克斯25部長片中有13部以「總動員」命名,大概是譯者善用的捷徑。

「大雅」之「典」

譯名用典,獨具匠心。

自有古韻流香,繞樑三日。

最典型的例子,《魂斷藍橋》。

直譯滑鐵盧橋,平平無奇

直譯滑鐵盧橋,平平無奇。

其背後的愛情故事,卻格外悽清哀婉:

陸軍中尉羅伊在滑鐵盧橋上邂逅舞蹈演員瑪拉,論及婚嫁之際,瑪拉卻被告知羅伊在戰爭中陣亡。

瑪拉淪落風塵,低谷時羅伊現身。

失貞的瑪拉痛苦萬分,回到滑鐵盧橋永別所愛。

失貞的瑪拉痛苦萬分,回到滑鐵盧橋永別所愛

片名意譯為「斷橋殘夢」,有了神韻,美卻欠缺。

據說,編譯組舉行徵名活動,一位女士寄去的「魂斷藍橋」脫穎而出。

據《西安府志》記載,「藍橋」在陝西藍田縣的蘭峪水上;

《莊子·盜蹠》中說——

尾生與女子期於梁(橋)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樑柱而死。

痴情男子尾生與心上人約在橋下相會,心上人未到。

大水忽漲,尾生不離去,抱柱溺亡。

藍橋是守約的象徵,而魂斷——

又常常伴隨著失約與殉情的傳說

又常常伴隨著失約與殉情的傳說。

費雯·麗主演《魂斷藍橋》之前,她彼時的丈夫勞倫斯·奧利弗,已確認出演《蝴蝶夢》的男主角。

該片由希區考克執導,應用麥格芬手法拍攝,即關鍵人物從始至終都不存在。

影片原名直譯「呂蓓卡」,資訊含量為零,這也是一部分外國片子的慣常操作。

那影片中並無蝴蝶,怎麼就譯成了「蝴蝶夢」呢?

那影片中並無蝴蝶,怎麼就譯成了「蝴蝶夢」呢?

開篇一場夢境,全片無名無姓的「我」回到了曼陀麗莊園。

「我」曾在海邊懸崖邂逅曼陀麗莊園主人德文特,迅速展開戀情,嫁作他妻。

但入住莊園之後,德文特前妻呂蓓卡的過往陰魂不散,始終籠罩在「我」身邊,如同夢魘一般。

結局時,曼陀麗莊園遭大火焚燒,一切散作雲煙

結局時,曼陀麗莊園遭大火焚燒,一切散作雲煙。

譯者別出心裁,結合「莊生夢蝶」的典故,為這部心理懸疑佳作再添撲朔迷離之感:

是莊周在夢中變作蝴蝶,還是蝴蝶在夢中化成了莊周?

譯名選取,總伴隨爭議。

改編自長篇小說《洛麗塔》的影片,就常因片名被推到風口浪尖。

一樹梨花壓海棠。

不知甚解的人大多感嘆,真美。

但此句擷取自古代民間段子(並非坊間謠傳蘇軾所作),原文全貌如下:

十八新娘八十郎,蒼蒼白髮對紅妝。

鴛鴦被裡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

哦,原來是調侃老夫少妻的。

哦,原來是調侃老夫少妻的

站「洛麗塔」的人,頓感「一樹梨花壓海棠」格調太低。

原作明明寫道:

洛麗塔,我生命之光,我慾念之火,我的罪惡,我的靈魂。

洛——麗——塔。

舌尖向上,分三步,從上顎往下輕輕落在牙齒上。

洛,麗,塔。

三個字,已被賦予靈魂。

三個字,已被賦予靈魂

但,這個未成年少女與中年大叔之間真有愛情嗎?

自原著起,男主亨伯特就被指出有戀童癖,小說內文多為死囚自白。

只是97版《洛麗塔》更專注於對美的追訴,淡化原著中對這段關係諷刺和嘲謔的意味,以至模糊了愛的邊界。

一石二鳥,沒那麼簡單

譯名雙關,表達極致,盡顯高級感。

哪怕原名是「錯詞」「造詞」,譯者也逢山開路,遇水搭橋。

西班牙劇作家的小說《後排的男人》,改編成片劇情如下:

語文老師每週檢查學生們枯燥的週記,少年克勞德卻以「窺探隱私」主題吸引老師的眼球。

老師興致盎然,沉浸在克勞德虛構的世界中無法自拔。

在他與妻子分享閱讀的過程中,並不知這將會為他的家庭生活埋下隱憂。

譯者將片名寫作登堂入室

譯者將片名寫作《登堂入室》。

一則成語原意為,治學由淺入深,師生關係昭然;

另一則細品,從課堂到居室,剛好能表達從「窺視」到「被窺視」的完美轉接。

創作者為影片往往傾注無數心血。

有時,導演也會不走常規,為作品設計「查無此詞」的片名,以彰顯其獨一無二。

beautiful(美麗),寫錯就成了biutiful。

在一部2010年的墨西哥/西班牙片子中,這是父親教給女兒的錯別字,也被當作片名。

若直譯,會顯平庸

若直譯,會顯平庸。

不過,譯者大概聽過王菲在2003年發行的歌曲《美錯》,以此名冠全片,堪稱量身定做。

無形中隱喻主人公與期待相去甚遠、被命運錯置的慘痛人生。

97年的電影《Gattaca》,單詞本身無實意。

由於全片聚焦基因(DNA)話題,單詞中四種字母AGTC直接把人拉回高中生物課。

它們依次對應DNA中四種鹼基類型:腺嘌呤(A)、鳥嘌呤(G)、胸腺嘧啶(T)和胞嘧啶(C)。

而人體毛髮,即片中男主可能暴露身份的重要隱患,會時刻製造緊張氣氛。

所以,譯名寫作《千鈞一髮》,既能凸顯基因話題核心,又有情勢危急之感,遠勝港版《變種異煞》的譯法。

跳出片名,一些迷你劇名也頗有匠心

跳出片名,一些迷你劇名也頗有匠心。

本·衛肖主演的《疼痛難免》,「免」也通「娩」,十分切合男主婦產科醫生的職業屬性。

劇情又有喪兮兮的黑色幽默加持,直至尾聲,恰能傳達「人生疼痛難免」的體悟。

英劇指匠情挑,翻拍成韓片又名《小姐》

英劇《指匠情挑》,翻拍成韓片又名《小姐》。

打破情慾旖旎,只在一名之差。

原名「Fingersmith」代表「手指工匠」,說白了就是賊。

手指在劇中有很多值得玩味的作用,確為兩位主人公情愛延伸助瀾推波。

改成「小姐」,「偷」的含糊與曖昧,瞬間失色。

著實難襯佳作。

用意,不用力

譯名概覽主題,凝練氣韻。

影片精髓,全能由簡短几字輕巧托起。

圍繞逃學高手故事發展的電影《春天不是讀書天》。

譯名出自一首打油詩(坊間傳說出處尚無法證實):

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正好眠。

秋有蚊子冬有雪,要想讀書待來年。

版本不同,後兩句或有出入。

但總體來講,譯名巧妙含蓄地表達了主人公「逃學遊玩」這一主題。

金·凱瑞和凱特合作過一部片子,直譯《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

出自英國18世紀詩人亞歷山大·蒲柏的一首詩《艾洛伊斯致亞伯拉德》。

這首詩的創作靈感,又源自於一個12世紀的愛情悲劇。

片子引進後意譯為《暖暖內含光》,「暖暖」二字卻是誤傳。

實際取自東漢崔瑗的《座右銘》:

在涅貴不淄,曖(ài)曖(ài)內含光。

釋義為,表面黯淡,內在蘊含光芒。

迴歸影片,外界干預逐漸侵蝕男主對女主的記憶,但愛戀不會消失,會化作心底最後一抹永恆陽光。

電影官方定名,是為普及大眾

電影官方定名,是為普及大眾。

但仍有一些漸漸淡出人們視野的精彩譯名,仿若遺珠。

改編自簡·奧斯汀原著的《傲慢與偏見》,較為直觀地揭示出了男主與女主兩種階級身份存在的矛盾。

不過,老妹兒主觀更傾心於1940版別名,屏開雀選

鄉紳有五個待字閨中的女兒,夫妻倆急於物色鑽石單身漢,為女兒們做如意郎君。

選婿標準:財富與地位。

屏開雀選,實為簡·奧斯汀所探討的婚姻觀具像化。

不看物質層面或只看物質層面,皆有得失。

這樣的四字片名,更潛藏一絲諷刺意味。

這樣的四字片名,更潛藏一絲諷刺意味

開頭說過《魂斷藍橋》,結尾再說說費·雯麗另一部傳世經典《亂世佳人》。

譯名已被大眾接受,儘可重現美國南北戰爭期間時局動盪不安、佳人無枝可依的圖景。

原名直譯「隨風而逝」,濃縮成另一譯名「(原著名稱)」,足以展現中文的精煉與妙不可言。

四個月前西北方面出現的那一小片烏雲,居然很快釀成一場風暴,接著又成為呼嘯的颶風,把她的整個世界都捲走了,把她本人也刮出那個庇護所,如今被拋在這鬼影憧憧的荒原上了。

所以,女主斯嘉麗的人是飄的、心是飄的、家園是飄的、甚至於整個時代都被打上風雨飄搖的註腳。

一個字,足以為全片定調。

一個字,足以為全片定調

尾聲

說了這麼半天英漢翻譯,其實許多華語片的英文譯名也很有味道。

「月光寶盒」對應「潘多拉魔盒」。

「月光寶盒」對應「潘多拉魔盒」

「仙履奇緣(也作大聖娶親)」對應「辛德瑞拉(灰姑娘)」。

西方觀眾心裡也有了大致描摹

西方觀眾心裡也有了大致描摹。

賈樟柯的《山河故人》,

英文名為Mountains May Depart,即山川可分離。

它是從《聖經》裁出的一小段,全句為:

大山可挪動,小山可遷移,我愛永不渝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路,如有侵權,聯繫刪除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路,如有侵權,聯繫刪除

你看。

片名之譯,雖是人們不常光顧的一隅,卻也藏著綺麗風景。

在這個紛擾世界、跌宕年景。

下一個吉光片羽的驚喜在哪兒?

誰知道呢。

相關文章

4.8分的年度巨坑,爛得可真夠徹底

4.8分的年度巨坑,爛得可真夠徹底

詐騙,赤裸裸的詐騙。 說的就是昨天上映的《花木蘭》。 本來以為海報已經夠難看了。 萬萬沒想到,正片比海報還難看! 豆瓣4.8分,它值得。 廢...

54萬人意淫她的私密照,我看吐了

54萬人意淫她的私密照,我看吐了

審判,審判,審判。 2023年,居然還有人在審判女明星的寫真集?! 最近,虞書欣的新專輯內頁裡附帶了一組寫真,各種風格都有。 清新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