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人口」迴歸,終於爆上熱搜!

隨著去年許嵩再一次走紅,大家對「QQ三巨頭」的討論也越來越多。

當年的非主流三巨頭,如今也已經逐漸轉型。

汪蘇瀧轉戰綜藝,存在感很強,唱OST,成績很不錯;

許嵩醉心音樂,轉戰幕後,多年後復出引發了滿滿回憶殺,一段鐵樹開花般的戀情更是被直接送上了熱搜。

但最後一位巨頭徐良卻始終遊離在公眾視野之外。

記得百度上有這麼一個問題:徐良怎麼突然消失了。

第一個回答是這麼說的,徐良消失是因為被時代淘汰了。

是被淘汰了嗎?

是被淘汰了嗎?

闊別多年,失蹤人口徐良回來了。

那些聽著徐良長大的歌迷們,熱淚盈眶,激動到刷屏:歡迎回來。

10多年前的非主流少年,剪去了爆炸頭斜瀏海,換上長款深色風衣,已然一副霸道總裁的樣子。

01

01

時間回到2000年初。

當時的內地歌壇尚未成熟,想要進入主流視野,實現草根躍遷,一種是參加各大衛視的選秀,另一個就是靠方興未艾的網路。

2006年,一個網名「VAE」的安徽醫科大大二男生上傳了一首歌,叫《玫瑰花的葬禮》。

咬字含混的說唱,晦澀不明的歌詞,入耳的旋律,這首網路歌曲一度被認為是對周杰倫的拙劣模仿。

爭議也好,嘲諷也罷,三年後,VAE發行了他的第一張獨創專輯《自定義》。

在歌曲《有何不可》的前奏,他錄了段RAP,向聽眾介紹:

「大家好,我是VAE。這是我即將發表的首張獨創專輯《自定義》,裡面的一首推薦曲目。詞曲、編曲都是我自己,希望這首歌曲,能在這個寒冷的冬天,帶給大家一種溫暖的感覺~」

這個VAE就是許嵩

這個VAE就是許嵩。

《自定義》這樣專輯就像這個名字一樣,整張專輯從作詞、作曲、錄音、混音到發行都是許嵩自己做主。

沒有唱片公司的包裝,沒有宣傳和炒作,這張專輯靠著網民的自發狂歡,在網路上瘋狂滋生、蔓延,一不小心就闖進QQ音樂2009年度十大專輯。

許嵩火了

許嵩火了。

緊接著,出生於青島、就讀於青島科技大學的徐良,和出生於瀋陽、就讀於瀋陽音樂學院的汪蘇瀧,也先後發佈了他們的第一張專輯。

從非主流群體中走出的他們的歌,雖然稚嫩、青澀,卻充滿了生命力,是80、90後的懵懂青春,接軌的是一代人的成長軌跡。

於是,這些網路歌曲和非主流文化與QQ這片原始的土壤一拍即合、自由瘋長。

只是隨著內地樂壇的火速發展,新生代們相繼聲名鵲起,這批網路歌手們也逐漸沉寂了。

02

十餘年後,曾經的少年早已梳成了大人模樣,沒有了張狂,不再那麼奪目,盡是時光的味道。

汪蘇瀧上脫口秀,忍不住調侃一下過去的成績:出門的時候,只要經過檯球廳、小賣部、理髮店,凡是人均不超過20塊的地方,都能聽見這些歌……

他在各種綜藝露臉,反應快、會造梗,也會接梗,情商高,很拉好感;

但私心地說,他還是一個認真搞音樂的人,上綜藝、刷存在感,或許這些不過是曲線救國的一種方式。

他唱OST,《有點甜》《不服》《年輪》《一笑傾城》……

他更在意自己的專輯,從2010年起,即便不賺錢,他也基本維持著一年推出一張專輯的創作節奏。

去年直接發了兩張專輯,一張是《聯名》,他作為製作人和詞曲人,找了十位女歌手合作,還有年底的《21世紀羅曼史》,十首歌,首首曲風不同,有甜蜜有emo有發瘋各類型風格。

許嵩雖然在2011年籤海蝶音樂後,極少露臉,但卻始終活躍在華語樂壇一線。

他的作品幾乎做到了「傳唱不衰」一一《有何不可》《斷橋殘雪》《清明雨上》《素顏》《廬州月》《灰色頭像》《幻聽》《雅俗共賞》《如約而至》《千古》《烏鴉》……

他不再是80、90後的獨家記憶,95、00乃至更年輕的不同世代的人,都能在「許嵩的歌」裡,找到彼此共鳴的校園時光,青春回憶,以及一路長大成人之後的今昔對比,感慨喟嘆。

03

而至於「失蹤人口」徐良,一度被網友唱衰跟不上時代的腳步。

可是,如今的他怎麼也不算落寞吧。

從網路歌手,到如今掌管著五層樓辦公區的幕後老闆,妥妥的人生贏家。

回到2008年,徐良花了40塊錢買了一支麥克風,又花了5塊錢買了一雙絲襪當防噴罩,開始了他的創作生涯。

這之後,他發表了多首網路歌曲,不僅讓他在網路上受到廣泛關注,更是一時間席捲了所有大街小巷與校園,成為了新一代學生偶像。

2011年9月,他加盟美妙音樂,正式成為職業歌手。

同年12月26日發行首張個人專輯。

這張專輯中,徐良、汪蘇瀧,還實現了首次合作,這首傳唱至今的《後會無期》就收錄在這張專輯中。

後來徐良和公司解約,也逐漸消失在公眾視野。

但這些年,他依舊在做著音樂。

2017年,他為成龍、張藝興、李治廷主演的賀歲電影《功夫瑜伽》拜年版主題曲《功夫瑜伽》作詞。

同年,為電視劇《醉玲瓏》創作並演唱的歌曲《風雨蕭瑟》發行。

2018年,徐良轉戰戲曲,特別上門邀請李玉剛合作演唱單曲《花魁》。

這兩年,更是轉戰幕後,經營了一家音樂公司。

不聽不知道,原來抖音上大火的很多歌曲,都出自徐良的公司一寸光年。

王靖雯的《善變》,楊宗緯的《我想要》,弦子的《不甘》,戴羽彤的《來遲》,還有《我會等》《賜我》《就忘了吧》《從前說》……

正如網友說,我十年前在網路聽他的歌,十年後我還是在網路聽他的歌。

如今的徐良,每天的日常是開會、會客、上課。

有人問他,你現在沒有時間寫歌了,你會遺憾嗎?

他說,他現在的願望很簡單,就是讓大家過得更好,兜裡有錢眼裡有光,會覺得遇見徐良,真好。

徐良沒有消失,只是換了一種形式,一直在我們身邊。

徐良的這十年,也不免讓人心生感慨:人生難免會有起起伏伏,無論順境或逆境,暗自努力就是對自己最好的交代。

當然,也不要對別人的人生指手畫腳,評頭論足,因為你根本不知道,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別人在怎樣的努力。

生活就是這樣,不到最後一刻,不要在意外面的流言蜚語。前面的苦心經營,總會有後面的偶然相遇。

相關文章

明星也難當!善舉卻被罵

明星也難當!善舉卻被罵

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 近段時間,中國很多娛樂明星通過各式各樣的方法馳援上海。 這原本是件弘揚正能量的好事,然而作為公眾人物的明星卻依然逃...

魏大勳、秦嵐,他倆居然在一起了?

魏大勳、秦嵐,他倆居然在一起了?

娛樂圈的愛情瓜,越來越讓人琢磨不透了,比如,最近這兩天狗仔們都在瘋狂爆料魏大勳和秦嵐在一起了。‍‍‍‍‍‍‍‍狗仔還說得有鼻子有眼的,大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