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二毛》:被嫌棄的二毛的一生

二毛,1980年生人。

九歲時,他父親被判刑槍斃,他跟隨表哥去重慶撿垃圾。十七歲時,他用自己撿垃圾賺到的路費去了深圳,幹過流水線,做過服務員。

情竇初開的年紀,他隱隱約約意識到自己喜歡男孩子,自己也想要成為女孩子。

「他」想要成為一個女人,變成「她」。

「他」想要成為一個女人,變成「她」

在深圳,二毛成了霓虹下的女王,靠反串表演博得喝彩和掌聲;她被罵人妖,不男不女,被人打,被人驅逐。

她愛過一些人,渴望平平凡凡過日子;她被人傷害過,歇斯底里鬧到警察局。

她勤勞、善良、勇敢、堅韌,她也吸毒、賭博、酗酒、瘋瘋癲癲,不成人樣。

李二毛無意結識到的電視臺記者賈玉川,記錄下了她的雙重人生。

紀錄片《二毛》

2019年,以二毛為主角的紀錄片《二毛》入圍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電影節。

對於曾經想要出唱片的二毛來說,這算是變相的實現了她的成名夢。

導演賈玉川很開心地聯繫二毛,但卻被告知:

早在五個月前,二毛就已經孤獨地一個人死在了出租屋裡。

2019年,正是LGBTQ題材在全球風靡的一年。

2019年至今,玫瑰少年的悲劇還在發生,但越來越多人開始用自己的方式懷念著玫瑰的綻放和隕落。

但是這些,二毛是不知道的。

人死之後,塵歸塵,土歸土,只剩一部被閹割了3分鐘,只剩下87分鐘的紀錄片還在網路上流傳。

17年的記錄,87分鐘的影像,我們看到的是:李二毛被嫌棄的一生。

二毛

The Two Lives of Li Ermao

二毛 (The Two Lives of Li Ermao)

評分:8.4 / 10

導演:賈玉川 Yuchuan Jia

別名:李二毛的雙重人生

片長:1 小時 30 分鍾

演員

李二毛 Li Ermao

紀錄片《二毛》介紹

2005年,二毛人生中最高光的一年。

她做了隆胸手術,交了男朋友,在夜場做反串表演,受人追捧,有錢賺。

在螢幕前,她和男友小江旁若無人地打情罵俏,她兩眼放光地對著鏡頭說,自己要努力存錢做變性手術。

為了賺錢,她在夜場跳豔舞,她還買了電腦,在網上學唱歌和表演。

有愛人,有事業,走在大街上,二毛搖曳生姿,沒人比她更絢爛。

但是,人生總會有但是

但是,人生總會有但是。

二毛想要來錢快,賭博越來越凶,和小江吵架的次數越來越多,兩個人的感情到了尾聲。

二毛感受到了兩個人越來越稀薄的感情,存錢做手術的願望更加強烈。

她對小江說,別說你沒之前那麼愛我,就連我自己拿鏡子看我這張臉我也不想看。

在她心裡,小江一直是喜歡女人的,並不喜歡「她這樣的」。

二毛常常自嘲自己是人妖,她比誰都明白外界對她不男不女的評價。

小江責怪二毛不自信。

但是,二毛的成長環境,她能從哪裡獲得安全感?

哪裡來的底氣去擁有自信呢?

哪裡來的底氣去擁有自信呢?

二毛的父親是買賣婦女兒童的人販子,村裡一直流傳著關於二毛父親的兩個傳說,有傳說二毛哥哥夭折之後被他吃掉了,也有傳說他為了錢,賣掉了二毛的弟弟。

有這樣的父親,二毛能活下來已經算是幸運。

二毛九歲那年父親被槍斃,患有殘疾的母親隨後就改嫁,二毛無人可依。

她跟著表哥去重慶撿垃圾,誰也無法想象一個九歲的孩子在外地討生活經歷過怎樣的風雨。

她十七歲獨自到深圳謀生,被人騙過,被人謀劃著綁架過,在懵懂和忐忑中逐漸認識到自己想要成為女人。

人們都說,安全感要自己給自己,但只有被愛過的人才能給自己足夠的安全感。

對於在漂泊和動盪中長大,沒有上過幾年學,從小就缺乏關愛,獨自在社會中打滾的二毛來說,去要求她自信,簡直是強人所難。

同樣的,二毛賭博,酗酒,自殘等一系列自毀傾向,換位思考去體會,自己真不一定能比她做得更好。

她渴望被人關愛,太害怕孤獨的生活,所以總要「一輩子」的承諾。

她的愛太過熱烈,但卻又不知道如何去愛人。

她的能力學識和生活圈子又註定了她只能遇見一些和她一樣身世坎坷的對象,所以總在混亂中打轉,很難得到真正的安穩。

和小江分開之後,二毛墮落過一段時間

和小江分開之後,二毛墮落過一段時間。

因為太過害怕孤獨,她甚至從網上找來不認識的網友,居住在一起。

打架、酗酒、自殘、停工、交不起房租……一度成為二毛生活的日常。

也就是在這段時間,她認識了男友小龍。

不同於小江的高大威猛,小龍看起來更像個孩子。

這是兩個苦命人的相遇

這是兩個苦命人的相遇。

小龍受親哥哥的要脅,經常幹一些做鴨騙人的事。

小龍以為二毛很有錢,在準備騙她的過程中才發現她比自己還窮,於是慢慢產生感情,談起了戀愛。

兩個不會愛的人互相取暖,誰也說不好遇上對方是幸還是不幸。

小龍帶著二毛吸毒,揹著二毛和女孩聊天,和二毛的每一次吵鬧分手都能帶走二毛大半的精氣神。

兩個人相伴相依相互糾纏了十年。

兩個人相伴相依相互糾纏了十年
兩個人相伴相依相互糾纏了十年

2012年,二毛接到繼父的電話,讓他立馬回老家。

原來,在二毛父親被槍斃,二毛遠走他鄉的這麼多年裡,鄰居侵佔了他家的宅基地,繼父和一眾親戚氣不過,需要二毛這位直系親屬回去爭地。

三四月份的季節,天還很涼,二毛帶著小龍一起回老家。

兩個人穿著薄衣服,在火車上蓋著被子取暖,小龍躺在二毛的腿上睡覺,二毛坐著,護著小龍。

就是這一幕讓我發現,二毛依賴於小龍,迫切需要小龍的愛,但在兩個人的關係裡,二毛一直是保護者啊。

二毛所需要的可能僅僅只是有人陪著她,認可她,或者說,不嫌棄她。

小龍應該也真的愛過二毛吧

小龍應該也真的愛過二毛吧。

在農村的日子裡,兩個人住在帳篷裡,雨水常常會透過帳篷,流到茅草鋪的床鋪上。

可是,躺在床鋪上的兩個人卻在暢想著美好未來。

二毛養了兩隻狗,還餵了一群雞,她還計劃著種菜,種玉米,挖池塘,好好當一個農民,和小龍平平凡凡的過日子。

兩個人共同努力,生活好像也有了奔頭。

兩個人共同努力,生活好像也有了奔頭
兩個人共同努力,生活好像也有了奔頭

即便是最簡陋的帳篷,二毛也給貼上了對聯:

管他呢,窮也好,富也好,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深圳的生活彷彿過往雲煙,二毛認認真真地規劃著她和小龍在農村的生活,小龍也褪去浮躁,踏踏實實地陪在二毛身邊。

可是,這短暫的寧靜終歸是曇花一現。

當他們被趕出農村,不得不回到深圳之後,混亂無序再次佔據了他們的生活,二毛的生活每況日下。

在農村的那段日子,二毛用雙手一點點努力奮鬥,在一窮二白的情況下奢望著就此安定下來。

踏實過日子,多簡單的夢想啊,可放在整個大環境中來說卻顯得無比天真。

在農村,二毛面對的是嘲笑,歧視和排擠。

這不僅僅是因為她男子之身卻打扮成女人,還因為她窮,她一無所有,她既沒有根基深厚的背景也沒有為非作歹的禍心。

這不僅關乎社會對跨性別者的偏見,還關乎笑貧不笑娼的社會環境以及社會階層之間那道難以跨越的壁壘。

紀錄片中最讓人瞠目結舌的一幕是,村裡人談起二毛父親時,形容他「很厲害,很能幹。」

一位老人豔羨地說當年二毛家裡是村裡最富有的,還有一位女人笑著說二毛父親買賣的女人都很漂亮。

他們把這當成談資,語氣裡有豔羨,也有懷念,好像見證過了不得的傳奇一樣,與有榮焉。

反觀二毛,顯然沒有遺傳到父親的窮凶極惡,她善良的近乎好欺負。

村裡人圍在一起,當著她的面討論她男扮女裝,笑聲震天響,二毛從旁邊走過,表情中都沒有露出一絲異樣。

軟柿子一般的二毛,怎麼可能爭得過宅基地呢?

村幹部出馬,給出的說辭是小龍是外地人,是村裡的不穩定因素,大家晚上都不敢睡覺。

赤裸裸的驅逐,二毛迫於無奈,在有勢力的鄰居施壓下,以600元的低價出賣了被鄰居霸佔的土地,灰溜溜地再次回到了深圳。

他說:中國那麼大,卻沒有我的容身之地。

中國那麼大,卻沒有我的容身之地

二毛的人生總是這樣,好不容易有了點希望,結果希望一再落空。

她在小江的支持和陪伴下,在夜場當反串演員來掙錢,但是賭博和多疑毀了她和小江這段踏實的生活。

她想和小龍好好當農民,但是她被村裡人驅逐了出去。

她想進廠當個工人,但是被人發現不男不女,暴打一頓。

她想做手術取出胸部的假體,但又被確診了愛滋,無法手術。

相比較她得愛滋這件事,二毛想要做回男人其實更讓我吃驚,因為在過去的十幾年裡,二毛最大的願望和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做變性手術,成為真正的女人。

二毛的人生,就是不斷磨平自己的過程

二毛的人生,就是不斷磨平自己的過程。

她勇敢過,努力過,也試圖大大方方的做自己。

但她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風言風語和異樣眼光已經算是最輕的傷害,被當做奇怪的人租不到房子,找不到工作,交不到朋友才是不得不去面對,但又永遠找不到出路的難題。

難以想象二毛被趕出出租屋,無家可歸,不得不在大街上變賣家電時有多無助,被人當做不男不女毆打,在警察局外痛哭時又有多絕望。

所以最後她說,成為女人不現實。

為了活下去,她必須放棄真實的自己,去做個「正常人」。

當初她和小龍鬧分手,無家可歸時曾在計程車上發出三個質問。

「我這輩子真的註定一無所有嗎?

難道我以後真的要一個人過日子嗎?

是不是做人妖真的就註定孤獨的過?」

2019年3月,29歲的她一個人靜悄悄死在出租屋。

幾天後才被人發現時,這些問題都有了答案。

《二毛》 評價

看完紀錄片《二毛》,我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

心裡堵得慌,墜得慌。

二毛擁有很多優秀的品質,她真誠,善良,勤勞,頑強,努力,不管經歷多少坎坷總能把自己縫縫補補去迎接新的希望。

這樣的人,本應該擁有很好的生活。

可是,社會從來沒有真正接納過她。

她不曾傷害過誰,但太多人以看戲的心態把她刺得遍體鱗傷,像逗猴子一樣淨給她出難題,最終她無路可走,沒有出口,也沒有退路。

這是一場無聲的絞殺。

這是一場無聲的絞殺

遲遲歲月,難耐這一生變幻,歡欣總短暫未再返。

紀錄片中有一幕,二毛穿著裙子在午夜的街道中奔跑。

輕盈,自由,快活,如夢境般迷幻的一幕。

正如二毛的一生,絢爛總是短暫易碎,孤獨無助,困苦窘迫,漂泊動盪才是擺脫不去的底色。

二毛在給父親掃墓時,曾含淚說道:

可能你不理解,不過下面的世界應該更開放,更懂嘛,所以,希望你原諒哈。

不知道一個人究竟是得多絕望,才能把自由生活的夢想寄託到下面的世界。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世界才能讓玫瑰成為玫瑰、讓百合成為百合,讓每一朵花都自由盛開,自在綻放。

世界多彩,人生而不同。

唯願每一位個體都是獨立的,平等的,自由的。

相關文章

重回2004,那個閃著青春泡沫的17歲夏天

重回2004,那個閃著青春泡沫的17歲夏天

2004年的3月底,一部叫《十七歲的天空》的青春+同志電影,拉開了第六屆台北電影節全球華人影像精選單元的帷幕。 在當年那屆台北電影節結束的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