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燃我,溫暖你》的女主角朱韻,美是美,可惜是個戀愛腦?

上篇《戀愛世紀》的推文中我寫到,當今的國產戀愛劇變得越來越「懸浮」的一個重要原因——

大多數觀眾已經越來越不需要戀愛劇為自己的生活提供參照,在高壓的生活節奏下,「談戀愛」變成了一件成本高風險高的事,而「戀愛腦」則成為了一種新的「網際網路原罪」,得了的人是要被送到深山裡挖野菜的。

在「挖野菜」這個網路熱梗當中,王寶釧原本是古代版本的白富美,因為戀愛腦,放棄自己丞相之女的身份嫁給了平民薛平貴,還是因為戀愛腦,在薛平貴隨軍出征後,她苦守寒窯十八年,只能挖野菜度日。

儘管在電視劇裡還有段前情,

儘管在電視劇裡還有段前情,王寶釧做夢夢到了薛平貴是真龍天子,篤定他日後必有一番建樹。拋下一切嫁給他其實更像賭徒投資,一把梭哈。

如果從這個角度展開敘事的話,王寶釧挖野菜哪是「戀愛腦」吶?那是小不忍則亂大謀。

發現沒,當所有行動機都被簡單粗暴地扣上「戀愛腦」這頂帽子之後,女性形象也會一同扁平化,彷彿眼睛裡永遠冒著粉紅愛心,不是在為愛發電就是去為愛發電的路上。

最近被頻繁吐槽的一位,《點燃我,溫暖你》的女主朱韻(張婧儀 飾演)。

先跟還沒顧得上追這部劇的朋友快速介紹下劇情,女主朱韻,父親是商界精英,母親是教育局領導,從小在萬千寵愛中長大,名副其實的「公主」。

上大學後,朱韻邂逅了計算機天才李峋(陳飛宇 飾演),李峋是個不折不扣的「壞小子」,性格張揚不羈,原生家庭有著諸多不幸,高中的時候還因幫同學篡改會考成績被學校開除過。

兩個人從互相看不慣到逐漸了解對方,再到展開戀愛,從校園到職場,經歷人生鉅變後最終走到了一起。

就......很常見的偶像劇套路

就……很常見的偶像劇套路。

這部劇的導演之前拍過不少爆款偶像劇(《王子變青蛙》《何以笙簫默》),很擅長塑造男女主之間的CP感,《點燃我,溫暖你》開播至今,誕生了不少好嗑的名場面。

而隨著劇情推進,「朱韻戀愛腦」的吐嘈聲也越來越多。

被吐槽的最狠的幾處情節:

父母反對朱韻和李峋一起創業,堅持要她保研出國,她因此和父母起了爭執,父親質問她「難道我們父母還沒有他重要嗎」,朱韻回答「如果我說沒有呢?」

還有一處是三年後重逢

還有一處是三年後重逢。

這時候的李峋剛剛從牢裡出來,大學唯一信任的朋友背叛了他,奪走了他的公司。人生中最好的三年被攔腰截斷,從意氣風發的少年天才變成了一個一窮二白、還有過案底的普通人。

留學回來的朱韻邂逅了他,放棄了國外的百萬年薪,跟他挑同一家公司面試、用自己的工資來幫李峋爭取工作機會,

當上項目小組長後又是給他安排學習計劃,又是貼錢給他換電腦,一心想幫李峋奪回公司。

如果說前面那句覺得父母沒有李峋重要還停留在「戀愛腦」的層面,那三年後重逢,朱韻的一系列舉動則直接被打成了「舔狗」。

微博隨手一搜:

我們一處一處說,

我們一處一處說,偶像劇在邏輯上多多少少都有點問題,但我覺得這兩個地方反倒一點問題也沒有。

先來看劇裡對朱韻家庭狀況的刻畫,朱韻作為獨生女,在寵愛中長大是沒錯,但與之伴隨的,媽媽的控制慾極強,什麼事都喜歡幫朱韻做主。

比如她明明不想當課代表,但她媽覺得這事對她之後保研有好處,一個電話給學校老師打過去,朱韻還是成了課代表;

大學畢業後創業,朱韻比任何人都清楚李峋的能力,創業階段所有工作也都在有條不紊的推進,而朱韻媽媽對李峋的成見非常之大,稱呼他為「他們這種人」,形容他「有些根子上帶的東西,想裝都裝不出來」。

在到底要不要出國這件事上也一樣,完全不聽取朱韻本人的想法。

劇中多次明示暗示過,李峋象徵的是朱韻的理想化自我,他最外放的那些品質,優點也好、缺點也罷,都是朱韻一直欠缺並嚮往的。

無需多言,朱韻會喜歡上李峋這件事本身已經說明了一切。在成為父母理想的女兒和成為自己理想的朱韻之間,女主選擇了後者。

在爭吵中把這句臺詞說了出來,看似是矛盾的爆發,其實劇情已經為此鋪墊了很久。

再退一步,就算朱韻的父母十分開明,我也不覺得把戀人排在父母之前有什麼問題。

Papi醬此前有一個綜藝片段非常出圈,她對人生的優先級做了一個排序:自己放在第一位,然後是伴侶、孩子、父母。理由是自己陪伴自己的時間是最長的,然後這一生是要和伴侶一起度過的,孩子和父母,你只能陪伴他們走人生的一段路,剩下的路還是得他們自己去走。

當時觀察室的各位爸爸齊刷刷對這個排序表示反對,他們的答案也都驚人一致,第一位是孩子,最後才是自己或者是伴侶。

同樣是這位說「第一位一定是孩子」的爸爸,在鏡頭前把自己不愛化妝的女兒形容為「淤泥」。

愛你是真的,但要打壓你、否定你,按照自己的想法要求你也是真的。

這幾年papi醬置身於網路的輿論場中浮浮沉沉,但我對她這番話記憶猶新並且仍然無比贊同。

至於朱韻到底是不是「舔狗」,百度百科對「舔狗」的定義是「指對方對自己沒有好感,還一再地放下尊嚴地用熱臉去貼冷屁股的人。」

而在朱韻和李峋的關係中,很明顯這兩條都不符合。

「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偶像劇套路中,女主總是在被動的等待男主角救贖,沒人覺得有問題。

等到這種關係顛倒過來,女主的「救贖」行為卻會被解讀為「倒貼」or「舔狗」,這難道不是對女性在戀愛關係中就該處於弱勢的默認嗎?

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形容一個女性角色「戀愛腦」,通常是帶有貶損性質的,指向的是頭腦簡單、無腦犧牲等含義,但當「戀愛腦」用在一個男性角色身上,卻往往表褒義,指向的是深情專一、不吝付出等品質。

最後,
最後,

最後,分享日本女性主義作家上野千鶴子的新書《始於極限》裡的一段話:

「愛的光譜涵蓋了控制到自我犧牲的種種層次…….能使你充盈、教你認識自己的,是「愛」而非「被愛」,是「欲想」而非「被欲想」。沒有性和愛,人也活得下去,但有比沒有確實能更豐富人生的經歷。」

如果「愛」和「欲想」註定會被打上戀愛腦的標籤,那就祝每個人都能擁有「戀愛腦自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