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電影《烈女門》劇情、影評:認住這張臉,所有女生別再被騙

熱和乾旱相關新聞刷屏了。一些被掩埋的故事也被翻出來。

8月23日,就有這麼一條:中國湖北大冶一水庫水位下降,露出雍正年間古牌坊。

牌坊?

牌坊?

新聞說,因乾旱退水後,常年立於水下的”節孝坊”牌坊幾乎全部露出水面。

280多年前,雍正皇帝為表彰大冶村婦吳輪起,頒發聖旨在石家晚付家山腰立下這塊高大精美的牌坊”節孝坊”。

1958年,因興建水庫,節孝坊沉入水底。

為何表彰?

據劉氏族譜記載,吳氏嫁到劉家後,育有一子,但因丈夫去世,吳氏27歲開始孀居一生,上贍養公婆,下撫育兒子,終於把兒子劉仕芬培養成清朝大官。

皇帝為表其忠心節烈,特賜牌坊。

在過去,像吳氏這種被牌坊表彰的女人,有一個統一名字:烈女

她們短暫且大量出現在明清時期,數量龐大。但多數一生都似人非人:為亡夫守節、足不出戶、壓抑性情、恪守規矩,度過極不自由的一生。

四烈婦圖·李氏斷臂五代時期王凝妻李氏自斷其臂以示貞潔

△ 《四烈婦圖·李氏斷臂》五代時期王凝妻李氏自斷其臂以示貞潔

「烈女」是特殊複雜的文化現象,非三言兩語能夠說清。

很多人聽過,很少人了解。

甚至被遺忘了。

但在Sir看,這種舊時代的陰影並非消失。

不信?一部電影也是時候翻出來:

烈女門

열녀문

烈女門

看海報。

正中間是女主人公,一張苦悶的,灰濛濛的臉。

右下角,是一個老人揹著一個更老的婦人,被壓得直不起腰。

左上角,是一個年輕女人躺在男人懷裡,但在掙扎。

這是一部絕對冷門的片子,冷門到牆內找不到資源。看過的人以十位數計。

豆瓣看過的人以十位數計

作為一種少有的特殊的群體,導演如何描繪「烈女」?如何講述烈女困境?又如何理解這一群體和其他個體以及環境的關係?

先從左上角的男人說起。

01

烈女!烈女!

1920年春天,男人聖七(申榮均 飾),從城市回到了闊別七年的家鄉。

他新鮮地聽著車伕談論家鄉村子變化。

車伕說,時代變了,馬路變寬了,連金老爺也把頂髻剃了。

老爺?

老爺?

一聽稱呼就知道是大戶人家。

而當聽到金老爺剃頭,聖七笑道:「那才是天大的改變呢。」

原來,進城之前,他曾在金老爺家打工,受賞識,也因此熟悉金老爺頑固的秉性。

他祖上風光。

但也命運多舛。

小時候死了爹。

長大娶妻,妻子不久身故,第一個兒子也早早夭折。

海報左下角的老婦人,就是陪伴金老爺最久的親人。

她守寡多年——

這是一個真正的「烈女」

這是一個真正的「烈女」。

一出場就在給孫媳(崔銀姬 飾)進行守寡「培訓」:守寡不容易、古人要在臉上抹灰避免和野男人視線接觸……

「像你粉白黛綠的,還談什麼守節呢?」

而金老爺母親訓斥的對象,正是海報正中間那張臉的主人,《烈女門》的女主角——韓氏。

韓氏在嫁到金家之前,也出身大戶人家。

門當戶對,本該是一樁美事。

但。

成婚那日,新郎還不肯圓房,鬧著要和媽媽睡:

隨後,這個乳臭未乾的「丈夫」更因病去世。

自此,海報上三位主要人物齊聚金家。

炸彈也暗暗埋下——

這次回村,身強力壯的種田好手聖七再次被金老爺看中,聘為長工。

日子久了,韓氏和聖七互相生出感情。

但揹負著節、義、孝三座大山的韓氏一直迴避自己的慾望。

在一個大雨傾盆之日,如海報所示,聖七不顧韓氏掙扎,強行將她抱進磨坊……

△ 海報左上角一幕

02

烈女的三重門

《烈女門》的故事發生在1920年代的北韓半島。

但看它。

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相似的悲劇套路,你有一種熟悉的親切感。

——幾乎在相同時間,1914年,袁世凱頒佈獎勵模範個人的法令,其中就包括貞女和節婦。

從嫁入夫家開始,韓氏的命運,就與金家死死捆綁在一起。

白天,操持家裡日常。

晚上,接受家庭訓導。

這壓制從上而下——

片中,一句話貫穿始終:

臣不事二主,女不事二夫。

Sir數了下,不下三次。

第一次:奶奶對韓氏傳授守節之道;

第二次:韓氏下決心為丈夫斬斷手指治病;

第三次:韓氏與長工聖七有越軌之實,韓氏對著字幅懺悔。

不難看出。

這些從來如此的「傳統」,藉由家族裡最權威的男人——公公,點點滴滴滲透進韓氏的全部生活。

成為困住當時女人們的第一扇「門」。

△ 韓氏等圍坐一處聽公公唸書

但這只是「冰山一角」。

更大的迫害,來自身邊人。

韓氏的父親,女兒出嫁後就再無聯繫。

這天,順路經過。

絲毫沒有親近的意思。

一開口問的是,你婆家都好吧?

這是片中父親唯一一次亮相。

但他對韓氏的收束又無處不在——

連金老爺這樣的人都剃了頂髻(頂髻在當時是傳統男權的象徵),韓父呢?

暗暗嘲諷:

「道德掃地,我也不能下流。」

「道德掃地,我也不能下流」

親家想讓韓氏出去走走,他說「世道慌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轉過頭。

畫面滿滿窒息感。

已被逼到牆角的韓氏,還能往哪裡走——

孩子 你要放明白些

還有女人

還有女人。

是的,韓氏的奶奶(金老爺的媽),片中除韓氏外唯一的女性。

同樣是女人,同樣早年喪夫,但相同的命運非但沒有滋生理解,奶奶對韓氏的壓迫,反而比誰都狠。

平日對韓氏冷言冷語,打罵相向。

當韓氏珠胎暗結,生下一個孩子。奶奶為了名聲,將韓氏禁足在家,硬生生將母子分離。

表面上,這是奶奶是為了守住她保護多年的金家名聲。

但事實上。

這裡面也有一種無意識的羨慕妒忌恨。

我這一輩子滅人倫,尊規矩,守婦道,苦了這麼多年,大家都是女人,憑什麼你就能?

當然,這依然不是堵死韓氏,被迫成為烈女的最大一塊石頭。

真正將她關在囚牢裡的「門」,是她自己砌上的。

影片一步步描述她淒涼,也一步步暗示她所遭遇的命運,亦跟自己的選擇脫離不了關係。

從一開始的牢牢遵守。

△ 圖二為聖七經過,韓氏鎖門

到哀嘆自憐;

△ 韓氏為救亡夫切斷手指以血餵養

再到自憐過後的順從接受……

最後,不僅合理化自己的苦難,還為自己感受到痛苦而羞恥。

影片有這樣一個鏡頭:

奶奶訓話拿著的,是一把錐子。

這錐子可不只是體罰的工具

這錐子可不只是體罰的工具。

△ 奶奶用錐子扎韓氏

也是烈女們主動壓抑正常生理的利器。

——明清歷史記載中,夜晚臨近之時,烈女會把針撒到地上,再一根根撿起來打發時間抑欲。

但,真的能完全禁慾嗎?

03

我不是烈女

在Sir看。

《烈女門》對電影創作者來說,無疑是個富礦——

可供挖掘的實在太多。

除了那些獵奇,無可思議的家庭關係,更廣闊的,是要追問出「守節」的合理來源,探討個體與所處時代的同構性……

但以上種種,《烈女門》只停留在蜻蜓點水。

說到底。

守節守的是什麼?

是貞節,更是榮譽,亦是利益

這利益,甚至包括女人自己。

影片的最大反派,也是最大的受害者,是奶奶。

她自丈夫死後,整整守寡40年,併為此獲得了當時國家對一個女人最高級別的獎賞。

某種程度。

守節於她不單是身體上的約束,也是心理認同感和價值感的最大來源。

與此同時,那個被高高掛起的牌匾,也成為她家族,或者她本人在村裡彰顯社會地位的護身符。

國家獎勵的牌匾

△ 國家獎勵的牌匾

但就是這樣一個極致的「實用主義者」,卻在臨終前,一夜之間就無視所有顧忌,主動打破家族金身,促使韓氏和被拆散多年的兒子相認。

僅僅是因為:

孩子,我也做過孃的

我了解你的心情

???

???

Sir知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但。

共情未免也來得太突然。

這種由死亡推動的幡然悔悟,也讓影片喪失了真正探討人性的空間。

同樣的,《烈女門》的愛情,本質也是一場畸戀——

聖七對韓氏的愛,其實充滿居高臨下的審視。

七年前看她嫁給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是同情。

七年後再見,相處中滋生出憐愛。

看到韓氏被流氓動手動腳,挺身而出維護她,遞送乾淨衣服時,頭有意轉過去。

看得出有在尊重。

但當持久付出一直得不到回應,聖七還是忍不住,大雨中那場交媾,不就是男子氣概被無視後,報復性的佔有?

所以Sir不能理解韓氏的「笑」。

在聖七強硬發生關係時,韓氏掙扎,抵抗,但注意她的嘴角,帶有一絲絲可察覺的笑意。

韓氏為什麼「笑」?

你說不清她是出於兩性的喜歡?還是對一直以來禁錮自己的人性壓迫的抵抗?抑或出於抑制不住的本能釋放?

Sir以為。

這場強暴的真正悲劇——

是韓氏既是被一個人強暴,也是被幻想的愛情強暴。

可影片卻急於用一種情慾的快感,去掩蓋它背後更巨大的悲劇性。

再考慮到影片結局。

幾十年後……

一位青年碰巧來到韓氏門前避雨。

交談間,韓氏認出這是當年自己的孩子,二人抱頭痛哭,守了半輩子寡的母親終於和失散多年的兒子相認。

隨後,她跟隨兒子,手牽手離開了村子。

是的

是的。

足夠光明,足夠美好。

但事實是,她真的跳出了這個束縛了她大半輩子的「烈女門」嗎?

我們,真的能感受到愛,感受到自由嗎?

請注意。

片中出現的男性,要不貴為老爺,要不有自己的名字(長工聖七和小叔子三賢)。

而韓氏呢?

只有姓氏。

而那個被賜予最高榮耀的奶奶呢?

連姓氏都沒。

抹掉你的名字(身份),卻以一個更大,更崇高的榮耀將你命名。

看出來沒:

所謂貞女和節婦,實則是對一個女人權益和道德的雙重剝削。

可惜的是。

《烈女門》本該是同時具備歷史、文化和現實意義的力作。

卻最終拍成一套「寡婦為了保存家族而犧牲愛情」的八點檔肥皂劇。

它看見那一尊尊被獻祭的,名為女人的肉身和魂靈,卻在更荒誕的高牆面前退卻了。

徒留眼淚。

但Sir依然推薦《烈女門》。

看見是第一步。

看見也只能是第一步。

還是去看看吧。

去親身感受那些「臣不事二主,女不事二夫」「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就是你這敗家婦,瞧著吧你不會好死的」的臺詞裡夾雜的沉鬱。

去獨立思考那些口口聲聲「道德」「良心」「責任」對應的粉飾和扭曲。

如果你看完後,像Sir一樣不滿足。

那再一起把目光投向今天。

從2017年的遼寧撫順,2018年的浙江溫州,直到2020年的山東曲阜。

女德班依然「死而不僵」。

一代又一代依然趨之若鶩。

所以
所以

所以。

那些千百年前加諸女性身體,名為貞潔的禁錮和牢籠,真的被徹底摧毀了嗎?

如果是,為什麼被性騷擾甚至強暴後,媒體報道角度總是以受害人為主,不惜挖出生活背景細節,賺取流量施加二次傷害?

如果是,為何總有女性面對性侵不敢發聲,甚至不惜自殘「以死明志」?

——甚至連受害者的父母也用「貞操」綁架。

「由於瀋陽的引誘和性侵,你的貞操被剝奪了,最後不得不以死抗爭,獻出了你年輕的生命。」

摘自「原北大教授瀋陽性侵學生高巖」事件高巖父母給已逝高巖的信

是不是喪失了「貞潔」「婦道」,也就喪失了自由,喪失了生存權利和命運主宰權,就不配活著?

在這個問題沒有得到更有尊嚴的回答之前,在「人」沒有得到與生俱來的平等和自由之前,警惕一切讚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