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自製 (Homemade) 劇評:世界頂級陣容,每一集都是大牌

居家隔離,再聽到這四個字,還是心有餘悸,經歷過的都懂這種痛吧。

經歷過的都懂這種痛吧

每天從臥室培養皿走到廚房補給站,再到廁所回收廠。走上那麼幾圈,天黑了,繼續回到床上造夢,宛如身處大海之上的漂流瓶,網路成了唯一透氣孔。

但,要不說人與人之間的差距那麼大呢,同樣是居家隔離,對於有些導演而言,卻是創作靈感。今天,魚叔就來推薦一部關於居家隔離的新劇:

《居家自製》

Homemade

Homemade

這是網飛不久前上線的一部短片集

集結了來自世界各國的17位導演,以「居家隔離」為主題創作短片。

每一集在10分鐘左右。

這不是網飛第一次玩拼盤劇。

去年大火的《愛,死亡和機器人》也是這樣的形式。

它本質上是一個實驗行為,為了展示在同一主題下動畫創作的各種可能性

因此,《居家自製》延續了《愛宕機》的創作理念——

在一定的主題下,請導演們盡情發揮。

先來看一下都有哪些導演:

陣容強大。

既有索倫蒂諾、河瀨直美這樣的知名大導演

也有拉吉·利、娜丁·拉巴基這樣的電影節新秀

還有克里斯汀·斯圖爾特和瑪吉·吉倫哈爾,原本是演員的新人導演

把這些人湊一塊,可以原地舉辦一個電影節了。

把這些人湊一塊,可以原地舉辦一個電影節了

無論從新老搭配,男女比例,還是國別來看,這17人大名單都極具代表性。

算是真正的國際化,也正符合疫情之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現狀。

《居家自製》一共17集,魚叔重點推薦下面幾集。

第一集,導演拉·吉利

長片處女作《悲慘世界》關注種族和移民問題,一鳴驚人。

入圍戛納主競賽單元。

還提名奧斯卡、金球獎最佳外語片。

還提名奧斯卡、金球獎最佳外語片

這次拍攝的短片,可以看作是《悲慘世界》的番外

故事發生在法國為期55天的全面封鎖時期

少年躺在床上,百無聊賴地玩著手機。

亮屏,點選,滑動,退出,黑屏,睜著眼睛在夢遊。

像不像當時居家隔離的你?

他其實就是《悲慘世界》的男主角

他其實就是《悲慘世界》的男主角。

房間裡貼著電影的海報,iPad播放著電影片段。

他拿出無人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它飛到了巴黎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一個社區。

掠過疫情之下的社會百態,小夥伴們衝它招手

掠過疫情之下的社會百態,小夥伴們衝它招手。

掠過疫情之下的社會百態,小夥伴們衝它招手

雖近在咫尺,卻未能相見,人人過著單向度的生活。

這些從窗外和屋頂捕捉到的生活片段,明確了這部劇的本質——

儘可能去發掘那些疫情下被隱藏起來的故事。

儘可能去發掘那些疫情下被隱藏起來的故事

無人機的「偷窺」視角,成了拉·吉利的一個標誌。

它也是《悲慘世界》最核心的線索。

片尾出現一行字,既是這部短片的註腳,也是對法國現狀的概括:

「若我們當下飽受煎熬,這一切又是為了誰呢?」

「若我們當下飽受煎熬,這一切又是為了誰呢?」

第二集,導演保羅·索倫蒂諾

他曾6次入圍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他曾6次入圍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絕美之城》奪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絕美之城》奪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這次拍了17集中唯一的半動畫作品,也是最有創意的一集。

主角是兩個蠟像小人——教皇和英國女王

女王受邀來到梵蒂岡參觀,結果正好趕上封城

女王受邀來到梵蒂岡參觀,結果正好趕上封城。

她和教皇被關在了兩間玻璃屋內,接受隔離。

她和教皇被關在了兩間玻璃屋內,接受隔離

這是一次超現實的會面。

在隔離期間,教皇和女王偷偷溜出玻璃屋。

一起吃飯、游泳、跳舞、盪鞦韆,在陽臺欣賞著空蕩蕩的羅馬景色。

臺詞密集,互相打趣,也不忘自嘲

臺詞密集,互相打趣,也不忘自嘲。

甚至還會為看什麼電視節目而爭吵——

教皇要看《教宗的承繼》

教皇要看《教宗的承繼》。

《教宗的承繼》劇照

《教宗的承繼》劇照

而女王想看《王冠》第一季,因為那時的她還年輕。

《王冠》中的伊莉莎白二世

《王冠》中的伊莉莎白二世

最後兩人也感慨道:

「現在全世界都在體驗失去個人自由被關在家的感受。而這一直就是我們的日常。

順手諷刺了教廷和白金漢宮。

雖然兩人度過了一段看上去還算浪漫的隔離時光,但特殊的身份讓他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孤獨才是精神常態。

第三集,《幸運兒》

第三集,《幸運兒》。

導演瑞秋·莫里森

她曾憑藉《泥土之界》成為有史以來首位提名奧斯卡最佳攝影的女性

《黑豹》也是由她掌鏡的。

《泥土之界》劇照

《泥土之界》劇照

《幸運兒》可能是全劇最溫情的一集。

旁白是一位母親寫給5歲兒子的信件。

畫面呈現兒子的日常生活。

柔光,明媚,升格,這些美得如夢似幻的畫面,一掃居家隔離的陰霾。

母親回憶起兒時,在病房中度過的一段時光

母親回憶起兒時,在病房中度過的一段時光。

儘管當時全家人都很緊張。

但她看到的是裝滿氣球的房間,是泰迪熊玩偶,是有著魔法按鈕,能升能降的床。

所以,她也希望兒子將來回憶起居家隔離時,能儘可能記住那些美好的,充滿童真的事物。

比如把汽車當作堡壘攀爬,在星空下露營,在樹上衝浪…

這一集就像是迷你版的《美麗人生》,但主題又沒有那麼沉重。

它想告訴我們,「認清自己的幸運,並且心懷感激。」

第七集,《賭場》

第七集,《賭場》。

導演塞巴斯蒂安·席佩爾

代表作是一鏡到底的《維多利亞》,也曾在經典影片《英國病人》和《羅拉快跑》中有過客串。

他以一種有趣的方式,展示了隔離生活的孤獨

他以一種有趣的方式,展示了隔離生活的孤獨。

每天照例起床刷牙洗臉,對著電腦發呆,玩遊戲,吃意麵。

結果有天,房間裡出現了另一個自己

此後每天都會新增一個。

當房間裡有兩個自己,他們就下國際象棋;

當房間裡有三個自己,他們就打牌。

房間裡的人越來越多,甚至夠組一支樂隊了…

這一集恐怕也會引起許多人的共鳴吧

這一集恐怕也會引起許多人的共鳴吧。

居家隔離到最後,如果實在憋得慌。

就和自己說說話,自己跟自己玩。

第十集,《珀涅羅珀》

第十集,《珀涅羅珀》。

導演瑪吉·吉倫哈爾

大家對作為演員的她肯定不陌生。

《蝙蝠俠:黑暗騎士》裡的瑞秋,《墮落街傳奇》裡的妓女Candy。

雖然是新人導演,卻拍出了完成度最高的一集

雖然是新人導演,卻拍出了完成度最高的一集。

它完整地講述了一個科幻故事。

時間設定在未來,病毒持續擴散,世界陷入一片混亂。

出門便可見詭異的景觀,月亮與地球的距離變得更近,引力場被擾亂,時常有魚兒從池塘蹦出來。

瑪吉的丈夫,飾演這支短片的男主角

瑪吉的丈夫,飾演這支短片的男主角。

他每天去田裡幹活,飯菜和咖啡總多做一份,然後放在一棵樹下。

這是給他那不知身在何處,抑或早就不在的妻子準備的。

突然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個包裹,裡面裝著一臺麵包機

他默默流淚,知道這一定是妻子送來的。

因為他的麵包機不久前剛壞掉。

因為他的麵包機不久前剛壞掉

瑪吉·吉倫哈爾利用她所在的郊野隔離環境,創造了一個怪誕的未來世界

壓抑,冷清,重現了人們與外界隔絕時內心的恐懼和絕望。

而麵包機的降臨,則帶來了溫情色彩,也讓我們更加珍惜和家人共度的時光。

第十六集,《演算法》

第十六集,《演算法》。

導演塞巴斯蒂安·萊里奧

執導的跨性別題材電影《普通女人》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這是一集歌舞片,形式新穎別緻。

用唱的方式,將居家隔離期間的內心活動表現出來。

女主角一邊唱歌,一邊跳舞,一邊進行著各種日常的活動。

每句歌詞都在悲嘆疫情對生活所造成的影響。

緩慢,但是痛苦。

直至深刻改變了每個人的生活。

最後一集,《騎行冥思》

最後一集,《騎行冥思》。

導演安娜·莉莉·阿米普爾

她的第二部作品《劣質愛情》就入圍了威尼斯電影節的主競賽單元。

其實這一集裡,有全劇最大牌的演員——

其實這一集裡,有全劇最大牌的演員——

「大魔王」凱特·布蘭切特

只是

只是。

她全程戴著口罩。

這一集的內容很簡單

這一集的內容很簡單。

她在空蕩蕩的洛杉磯街道騎腳踏車閒逛,配合著冷靜的旁白。

就算看不見臉,大魔王的聲音也是很有辨識度的。

就算看不見臉,大魔王的聲音也是很有辨識度的

她特地路過了好萊塢大道和空蕩蕩的中國戲院,感嘆電影業在此次疫情中遭受的重創。

旁白中有一段臺詞令人印象深刻,可作為這部劇集的總結,亦是對當下生活的總結:

「簡單來說,藝術只是將新視角強加於熟悉事物的一種方式。我們曾經熟悉的生活現在必須被重構,我們必須找到一種方式,以新視角來看待我們的生活。因此,藝術就是一種生存方式。你可以試著改變自己的視角。」

我們不知道歷史將如何回顧這一次的新冠疫情,也無法預料人類的命運將被疫情引導至何處。

只是當它發生了,除了面對,我們別無選擇。

所以與其害怕,不如試著留下些什麼

這也是《居家自製》項目發起的初衷。

這一部部短片於這個時代而言,就像一份份檔案。

記錄著不同國家的人民,在不同的隔離政策下的真實心理。

待多年過後,回看這段全球的「至暗時刻」,這些影像會是很重要的記憶膠囊

同時,這些短片也大大改變了我們看待導演的角度。大導演也和我們一樣,受到同一件事的影響。

這竟也是一種奇怪的「安慰」。

在居家隔離的日子裡,創作變成了真正的「與自己對話」。就像戈達爾直播,大衛·芬奇開網課,阿莫多瓦寫隔離日記,昆汀寫影評……

以及各種「遠端劇」和短片集。

以及各種「遠端劇」和短片集

所以此時此刻,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他們的作品。

因為我們更接近他們的生活。

更接近他們每天的喜悅、擔憂、恐懼和期許。

我們共享著同一種生命體驗。

我們共享著同一種生命體驗

當所有人被迫以這樣一種方式,有了更深的聯結時。魚叔也只能感慨——正常的生活,或許才是是當今唯一重要的藝術。

正常的生活,或許才是是當今唯一重要的藝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