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他是誰》劇情、劇評:張譯,紅得發紫

要說今年運勢最旺的中國男星,張譯一定能排進前三。一部《狂飆》打破平臺收視率,隔三差五上熱搜;一部《滿江紅》,意外收穫顏粉。

兩部作品的熱度還沒完全冷卻,叔又帶著新劇來了。「殺人回憶既視感」「張譯站在那裡就已經全是戲了」。

今天,就來說說這部電視劇《他是誰》。

他是誰

他是誰

和《狂飆》一樣的是,張譯依舊飾演一個警察。

不一樣的是,《他是誰》講的是一個刑偵故事。

1988年,寧江市。

改革開放十年,社會經歷複雜演變。

但經濟依舊不夠活躍,人們法律意識加上失業等一系列問題疊加,導致當時社會治安相當不好。

我國一些知名案件大多發生於80年代。

比如東北雙王案,白銀市連環殺人案等。

比如東北雙王案,白銀市連環殺人案等

《他是誰》以一起80年代的連環殺人案,串聯起一系列犯罪故事。

甘肅白銀案,南大碎屍案,香港雨夜屠夫……

在這部劇集裡,我們能看到諸多案件改編的影子。

人物的名字,案件的線索都編排到了故事裡。

1988年,張譯飾演的新人刑警衛國平,他和隊友正在調查一宗惡性連環殺人案,受害者多為被割喉的女性,死前有被性侵的跡象。

一時間,人心惶惶。

一天晚上,雷聲轟隆而至。

衛國平心中閃過一陣不妙,殺人兇手愛在雨夜犯案——

雨水沖刷後,作案痕跡往往會被沖刷掩蓋,增大偵破難度。

於是,他和隊友一起走入雨夜巡邏。

這一次,他果真遇上了這個殺人犯,於千鈞一髮之間解救了女孩,但是,隊友在抓捕凶犯的時候,被一刀劃喉。

戰友逝去的生命,成了他不能承受的痛。

時間一晃過去了

時間一晃過去了。

時間來到1996,在過去的4年裡,兇手不再犯案。

他彷彿就像一縷煙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案件陷入了死衚衕。

在平白無奇的一天,天再次下起了小雨,陰雨和薄霧籠罩在這個小城上方。

一絲熟悉的感覺襲來。

這天晚上,一個清潔工在完成了城市的晚班,在垃圾堆中發現了一包凍肉,想著撿回去做了吃,沒成想到回家一查看,竟然發現了人的牙齒。

衛國平,接到了第一起報案。

而很快的,有更多清潔工在垃圾堆發現了屍塊。

一起碎屍案激起千層浪。

一起碎屍案激起千層浪

《他是誰》用一個連環凶殺案,一個碎屍案,串聯起整個故事。

而在這些故事裡面又穿插了很多案中案——

電機廠的高秀蓮失蹤案,女工殺夫案,大學教師強姦案……

每當嫌疑人的身影似乎越來越明晰,但案件總會通向意想不到的路徑,沒有犯案時間,DNA不匹配,好像所有的努力都化作了泡影。

連環殺人案,碎屍案被掩蓋在了時代的灰層中。

在刑偵技術並不發達的當時,很多疑案像風一樣吹散了,嫌疑人下落不明。

劇集在呈現懸疑感上,表現力還是相當不錯的。

利用空間,地理位置關聯破案線索,有一種密室逃脫遊戲的解局感。

在碎屍案中,警察的第一任務是確定死者身份——

首先,將死者的殘骸找全,特別是像頭顱等重要部位是確認身份的關鍵。

其次,比對近期失蹤名單,看有否對得上的人物。

最後,根據人物的社會關係,進行一一逐查。

從內而外,精確鎖定犯罪分子。

從內而外,精確鎖定犯罪分子

而這起案件裡,找尋屍體成了警方的難題——

清潔工找到了兩件碎屍包裹,那其他的殘骸去了哪?

似乎任何偏僻的地方都有可能,漫無邊際的尋找就像大海撈針。

衛國平推斷出,拋屍的過程大多數是一天完成不了的,如果是一人作案,可能犯罪嫌疑人會分好幾天運送。

於是有運輸工具的人,騎著腳踏車,後座帶著大垃圾袋的人就有著一定嫌疑。

警察先是在周邊目擊者的口裡,得到一個線索。

有一天晚上,有個形跡可疑的人往一條小路上走了。

衛國平順著目擊者的說法,順著小路,模擬著犯罪嫌疑人找尋隱蔽丟棄點的心理,逐一尋找合適的地點。

果然,在一下水道里發現了顱骨

果然,在一下水道里發現了顱骨。

果然,在一下水道里發現了顱骨

關鍵的證物找到了,但除此之外的殘骸去了哪兒呢?

如果說部分殘骸在垃圾堆裡找到了,那麼有沒有一種可能,其中部分殘骸已經到達了垃圾站?

一行人,來到垃圾站進行尋找。

滿上滿谷的垃圾,簡直是暗無天日。

在發動群眾幫忙之後,效率大大增加。

果然,在一堆垃圾中發現了受害人的殘骸。

警察根據屍塊周邊垃圾的運輸地點和時間進一步推演。

另外,在這堆垃圾中發現了一瓶昂貴的酒瓶,鎖定了拋屍地點很有可能是高端小區幸福裡附近。

在碎屍案裡,犯罪嫌疑人拋屍會有一個規律——

近小遠大。

小塊的屍體會扔在離案發地較近的地方,大塊的屍塊比方頭顱,完整的四肢會扔的更遠。

警察們根據已知的拋屍點,判斷出了嫌疑人犯案的大致方位。

劇集中,有諸多此類利用空間場景破案的橋段。

不僅僅提高了劇集的燒腦性,其中的追逐戲、動作戲也更具觀賞性。

觀眾們隨著破案的步伐,對這個小城有了更多空間上的認知。

這種強類型的劇集,給觀眾帶來身臨其境的爽感。

但是,這類劇集也會遇到一個問題,那就是人物容易淪為劇情的棋子,沒有角色弧光。

在《狂飆》中,張譯飾演的安欣警察也遭遇了類似的評論,人物過於偉光正,和反派高啟強相比反而少了一絲「人味」。

《他是誰》裡,主角衛國平和以往正派人物設置有一定的差異,他是個有毛病的普通人。

首先,又勁兒又軸。

自己認定的辦案方向,絕不放棄,這也讓他迅速掌握了很多案情相關的一手線索。

但這種性格的人容易和他人產生衝突。

省裡的專家提出不同的辦案方向,他一聽,和自己的辦案思路不同,火氣上來了,帶著人就走。

任性,無視紀律。

他很有經驗,憑著自己多年一線摸爬滾打的功夫,精準的鎖定了很多案件嫌疑人。

但是,這也讓他活在了經驗主義裡。

比如抓到了目擊證人要指認嫌疑犯,他認為只需要證人在門縫看一眼,說「是」或者「不是」就行。

但預審科的同事提出,目擊證人在壓力中有可能做出錯誤的指認。

科學的方式是需要將嫌疑人放入6個人隊伍裡,讓目擊者舉證,這樣才沒有認錯的風險。

這種方法在衛國平眼裡是麻煩的,浪費時間的。

他大多數時候更相信自己的經驗

他大多數時候更相信自己的經驗。

牴觸先進的辦法,甚至不去上刑偵交流的課。

衛國平這個人物的最大缺陷,就是有罪推論——

當嫌疑人抓到了,還沒找到關鍵證物證人,就在心裡給人定罪。

在一些案件會議上,提出將新發生的強姦案和1988年的連環殺人案併案。

但是,這些案件的關聯性明顯過小。

一心想為隊友報仇的心情影響到了案件的走向,公平的審判。

當然了,正是因為人物有缺陷,也才有成長的空間。

很多人看這部劇的時候,會想起韓國電影《殺人回憶》。

案件發生時代相近,連環凶殺犯案手法相似,更最要的是,人物設置的相近——

主角,都是不完美刑警。

但是,《殺人回憶》如此經典,在於小鎮警察樸探員和漢城來的蘇探員兩個角色的心理「互換」。

主角樸探員,粗俗庸常,能力一般,審訊過程中常常屈打成招。

配角蘇探員,文明先進,技術一流,懂法律懂技術更懂人性。

但是在目睹年輕女子不斷死亡,目擊者意外身亡線索中斷等一系列打擊後,蘇探員在爆發的憤怒和痛苦中,舉槍對向嫌疑犯,即使沒有充分的證據。

而一向粗暴的樸探員,卻攔下象徵先進法治的蘇探員的搶。

這一刻,是整部電影最高光的時刻之一——

人物,完成了其內在轉變。

我變成了過去的你。

粗暴變為文明,憤怒變為理智。

粗暴變為文明,憤怒變為理智

而這部劇中,衛國平的轉變之路有點粗糙——

他在聽完一場刑偵課之後,認知到自己有罪推論的缺點,於是完成了自己的轉變。

幾乎沒有任何鋪墊。

上完一堂課,人就改了。

人物成長的過程,還是缺乏細節的累積。

在追求抓人劇情和豐滿人物層次之間,劇集選擇了重劇情。

但整體而言,本劇案件夠曲折夠引人入勝,喜歡的朋友,可以看起來了。

相關文章

張藝謀用了8個月時間,讓韓紅退居幕後

張藝謀用了8個月時間,讓韓紅退居幕後

提到歌手韓紅你能想到什麼? 國家隊級別的歌手、熱衷公益慈善還是讓選手們瑟瑟發抖的「韓大炮」? 今天,韓紅上了熱搜。 原因和以上均無關聯,而是...

電影《滿江紅》評價:還是低估了沈騰

電影《滿江紅》評價:還是低估了沈騰

過大年,大家最愛的,當屬討個紅紅火火的好彩頭。 春節檔裡,《滿江紅》,是真的紅。 口碑,五星簡直不夠用。 有人大呼:emo,你值得! 有人評...

陳數,嫁得真好

陳數,嫁得真好

2003年,麥家將自己在情報部門工作十多年的經歷,寫成長篇小說《暗算》。 特情諜戰文學一度讓麥家被大眾所知,他說: 「他們一直生活在世俗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