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ar(大熊餐廳)影集劇情、劇評:無恥之徒回來了

說起經典美劇,《無恥之徒》絕對是不能忽視的存在。

它不是一部符合大眾審美的劇,大尺度,無下限,刷新三觀,但也塑造出諸多形象飽滿的人物。Gallagher這一家人談不上什麼道德感,但個個都有血有肉有魅力,讓人又愛又恨。

大哥Lip就是一個飽受爭議的角色,貧民窟裡的天才,家族裡中可能改寫命運的人,卻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前不久,Lip的扮演者Jeremy帶來了一部高口碑新劇,不少劇迷表示就像是在看Lip的番外故事。

大熊餐廳

The Bear

熊家餐館

《熊家餐館》和《無恥之徒》的風格如出一轍,連故事背景都設定在芝加哥。

一樣聚焦於底層人混亂的生活,耳邊時刻充斥著F開頭的詞語,致鬱的基調,又不乏溫情瞬間。

在這個平行世界裡,Lip依舊很聰明,只不過精通的不是學習,而是廚藝。

同樣的,他也面臨著親情問題,還有工作和生活的壓力。

從一場和熊對峙的夢中驚醒後,

從一場和熊對峙的夢中驚醒後,Carmy開始了一天瘋狂的後廚工作。

睜開眼的瞬間,各種問題便接踵而至。

預定的牛肉送來後斤數完全不夠一天的用量,送貨員說他並沒有收到足夠的錢,Carmy不得不賣掉珍藏的限量款牛仔褲去換取食材。

餐廳內部年久失修,老舊的設備隨時會出問題;

餐廳內部年久失修,老舊的設備隨時會出問題;

環境髒亂差,廚具亂放,垃圾亂丟。

衛生局的工作人員上門檢查,又發現了一堆問題:牆上破了的的洞沒人修補,造成安全隱患,洗手檯沒有熱水,後廚桌上還放著一包香菸,最終檢查員只給了很低的C評級。

這讓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這讓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最大的問題是,這裡的員工們都有自己的一套工作方式,根本不服從於他的命令,後廚爭吵不斷,場面混亂不堪。

幾乎沒有任何鋪墊,在進入這部劇的第一刻,焦躁的情緒就撲面而來。

快節奏的剪輯,機關槍一樣輸出的臺詞,飛快的轉場,每一個手法都在都在全力渲染這種緊迫到窒息的氛圍。

作為觀眾,恨不得能鑽進螢幕裡和他們一起工作、對罵。

隨著劇情展開,每個人物的形象也逐漸清晰起來。

Carmy並不是這間餐廳的「原住民」,他原本在一家高級餐廳做主廚,年輕有為,在業界獲得過很高的評價。

然而不久前哥哥突然自殺離世,把這間名叫「Beef」的快餐店留給了他,他不得不回來接手這個爛攤子。

Carmy想要改善餐廳的經營,但這裡的老員工並不願意接納他,尤其是和哥哥一起開店的表哥Richard,對他頗有微詞,在餐館裡處處和他作對。

,對他頗有微詞,在餐館裡處處和他作對

Richard和《無恥之徒》中的人物很像,不靠譜,偏執極端,不走正道,但關鍵時刻又會挺身而出。

他在餐館後巷賣大麻,靠著這份外塊餐廳在疫情中沒有倒閉;前腳剛和Carmy互罵完,當Carmy被人圍住時,他掏出手槍驅散人群。

他對邁克的自殺很自責,後悔自己沒能做點什麼,於是想要保留住他走之前的痕跡。他痛恨精英做派,不希望Carmy把米其林餐廳的那套模式帶到這個店裡來。

而對於快餐店的管理,Carmy自己也處於矛盾的情緒中。

事實上,Carmy之前的工作環境並不如意。

米其林餐廳的制度非常嚴格,他的頂頭上司更是一位典型的PUA大師,不斷對員工的能力進行打壓否定,甚至侮辱人格。

長期在這種高壓環境下工作的Carmy,精神飽受折磨。

而他又不自覺地把這種制度帶到了快餐店裡

而他又不自覺地把這種制度帶到了快餐店裡。

但這裡畢竟不是米其林餐廳,嚴格的等級制度在這個賣三明治的小餐館裡完全水土不服,各種衝突不斷。

好在新員工Sydney的出現,幫他解決了不少問題。

Sydney是一個很有天賦的廚師,她非常熱愛這份工作,也十分尊敬Carmy,打心底裡希望這個她從小光顧的餐廳可以好起來。

她配合著Carmy,開啟了對餐廳的改革,但也並不容易。具體他們是如何帶領餐廳渡過難關的,這裡就先不劇透,留給大家自己去看。

《熊家餐館》的內容並不複雜,主線就是這些角色們忙碌的工作日常。

你可以把它當做一部職場劇來看,《熊家餐館》提供了一個新鮮的職業視角,它把後廚工作的那種緊張和意外頻發的環境描述得非常細緻。

上一秒心平氣和,下一秒大家就會被因為操作失誤,而源源不斷出現的訂單逼到崩潰。

相較於那種心平氣和的美食治癒番,這部劇完全走的是另一個極端,上來就是一通亂打,各種混亂交雜著,也正是因此,才顯得格外真實。

但職場劇只是它的外殼,這部劇真正的核心在於如何讓Carmy走出他的內心困境。

年輕的他內心敏感脆弱,自以為的矛盾讓他和親人的關係越走越遠,一心只想通過工作來證明自己。

在和餐廳老員工的相處中,他逐漸發現,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哥哥,哥哥嗑藥的事情也是從別人口中得知。原來那個他以為樂觀自信的人,一直在承受著情緒的折磨。

Carmy之所以不想放棄這家餐廳,就是因為他內心渴望修補和哥哥破裂的關係。

他一直夢到的那隻被困在籠子裡的熊,其實就是他自己,被內心不敢面對的壓力困在原地,無法掙脫。

不僅僅是他,這個故事裡的其他人,也都被或大或小的問題困住,這就導致了劇情一開始那種混亂的環境與暴躁的角色。

劇中通過大量的人物臉部特寫鏡頭,配合著廚房機器的運轉,來放大這種失控的情緒。

而在這種失序中,唯一能讓他們停下來的就是食物。

儘管他們爭吵不斷,但每次分享食物的時候,每個人都絲毫不吝嗇於對對方的誇獎。在看到自己的勞動成果得到認可時,大家也開始慢慢放下芥蒂,試著去接納別人。

在這裡值得一提的,就是劇中很有意思的剪輯手法

每次關於烹飪的畫面用的都是慢鏡頭,配合著舒緩的音樂,滋滋冒油的牛肉、蔬菜,一步步被抹平的奶油蛋糕……在食物的慢速特寫中,焦躁的情緒瞬間得到治癒。

食物構成了他們溝通的橋樑

食物構成了他們溝通的橋樑。

在Carmy的記憶中,一家人最溫馨的時刻,就是週末聚在一起,品嚐哥哥做的拿手好菜。

所以,熊家餐館一直保持著一起吃員工餐的傳統。

最後一集中,在經歷了一場兵荒馬亂的爭吵後,所有人圍坐在一起,面帶微笑地吃著午餐,正是這樣看似渺小的溫馨時刻,讓Carmy感受到那種久違的親情,也正是這種聯繫帶領著大家走出內心困境。

這部劇雖然看起來總讓人心力交瘁,但時不時的溫情時刻又總能讓人感覺格外治癒。

餐廳在混亂中一步步走向正規,雖然仍有爭吵,但大家配合得也越來越得心應手。

有苦有樂,這才是真實的生活。

相關文章

熊家餐館(The Bear) 劇情、劇評:大熊餐廳

熊家餐館(The Bear) 劇情、劇評:大熊餐廳

精神內耗,被認為是一種現代病。 隨著社會內卷日益加深,人們愈發地感到焦慮和疲憊。 在長期的迷茫、搖擺中持續耗費心力,卻看不到有效的改變。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