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神之名:信仰的背叛》:男人和100個女人群交,極致變態

這是一個尺度很大,打碼都打不住的片子…我們專門討論過,寫完會不會被刪…

但猶豫再三,還是動筆了,因為這件事實在太離譜。

以神之名:信仰的背叛

以神之名:信仰的背叛

某年,韓國。

一個名叫月明谷的深山老林裡。

1個男人,正在和100個女人,進行多人運動。

由於人數過多,外面的鞋子排成了三排。

由於人數過多,外面的鞋子排成了三排
由於人數過多,外面的鞋子排成了三排

男人說:我的目標是性侵10000名少女。

所有被性侵的女生,似乎認為這是一種榮耀,福報…

他們稱這個男人為耶穌的後代彌賽亞,她們則是忠誠追隨的信徒…

這個荒謬的事情,還得從80年代說起

這個荒謬的事情,還得從80年代說起。

80年代,韓國,全斗煥上臺。

政治高壓,暴力治理,不少年輕人感覺到生活無望,失去動力…

這時,一個名叫基督教福音宣教會的宗教,悄悄在大學生群體間蔓延開來。

入教的都是高材生,有弘益大學的,釜山大學的,浦項科技大學的…

傳播者鄭明析,聲稱自己是彌賽亞,讀過2000遍聖經。

不少大學生慕名而來。

沒想到這鄭明析還真有兩把刷子。

不同於其他教會教義出現bug,鄭明析會用非常科學的角度解釋一切,讓你感覺很有邏輯,還真說得通…

不同於其他教會晦澀的教義,他在傳教中常常加入一些段子,和直白的粗口…

這太真性情了!

而且更神的是,鄭明析的嘴似乎開過光

而且更神的是,鄭明析的嘴似乎開過光。

祈禱要下雪,天空就下雪了。

每次總統選舉,都能精準預言…

每次總統選舉,都能精準預言…

每次總統選舉,都能精準預言…

有人母親得了絕症,鄭明析一句:你媽媽死不了的!

就真的沒死,活得好好的…

被診斷了癌症,哭了一整晚,第二天去祈禱後,再去醫院看超音波,結果又正常了…

這一些神蹟讓不少大學生更加深信不疑,紛紛加入其中…

但漸漸地,發生了變化

但漸漸地,發生了變化。

鄭明析身邊的女人越來越多,全都是1.7以上的高挑美女。

每一個入教的女生,都要先拍照。

敢全裸的,評A級,穿比基尼或者裙子的,B級。

拍照做什麼?

拍照做什麼?

選妃。

他看照片看中哪個就叫哪個過來,美名其餘一對一傳教。

被選中的女孩歡欣鼓舞:彌賽亞親自傳教,這太榮幸了!

有人虔誠地說出自己的擔憂:我能不能參選韓國小姐?

鄭明析卻說:你把裙子脫掉,我幫你看看能不能誘惑到男人…

有人是啦啦隊選手,為身材煩惱
有人是啦啦隊選手,為身材煩惱

有人是啦啦隊選手,為身材煩惱。

鄭明析卻說:啦啦隊不能是O型腿,你把絲襪脫了,我幫你矯正…

在所謂一對一面談中,他強姦,性侵的女性多達千名以上…

被曝光出來後,震驚了所有人…

被曝光出來後,震驚了所有人…

以上這個片段,來自2023年的韓國紀錄片《以神之名:信仰的背叛》。

網友評論:太震驚了,特別是得知告發鄭明析的女孩葉萱,竟是方力申的現女友,太勇敢了!感受到這件事情看似遙遠,離我們還是很近的,開始以為是獵奇向,但看到最後只感覺到唏噓…

在片中,鄭明析的所作所為,有不少非常荒誕讓人跌破眼鏡。

比如他真把自己當皇帝了,建了一座豪華宮殿。

女教徒是他的妃子,男教徒是打手,教訓那些不聽話的女教徒,誰不聽話就毆打長達4小時…

一次看電視中,電視裡報道了一起殘酷的火災現場,無數人喪生,但他卻彷彿沒有心地說:

都怪你沒給這女的傳教,我還沒嘗過她,她就死了…

女人在他眼裡,不過是一個個性器官,男人在他眼裡,不過是一個個馴服性器官的工具…

後來被抓,他一路逃到從香港,深圳,甚至逃到大連…

他知道中國不能傳教,於是開了家跆拳道館,專門忽悠人…

腳上的電子鐐銬,被他稱為賽博十字架…

腳上的電子鐐銬,被他稱為賽博十字架…

腳上的電子鐐銬,被他稱為賽博十字架…

逃跑中對女人的性侵,被他說成是給全世界傳播愛…

至於入獄,他說是用己身替全世界的罪孽贖罪…

依然有無數成員為他拼命,在被韓媒SNS爆出來後,成員打算把煤氣罐背在身上,自殺式炸了SNS…

也許你會說,這就是邪教,就是性侵,怎麼還有這麼多人上當受騙?

這正是這部片最細思極恐的地方。

看似荒謬的一切,其實細細想起來,每個人都有深陷其中的可能。

進去是為了什麼?

不為錢,不為利,就為理想。

基督教福音宣教會最盛行時,正是全斗煥上臺,政治環境惡劣的時候。

所有的大學生對現狀感到迷茫,憤怒,不知道該如何生活。

人們急需要一種精神指引。

基督教福音會,瞄準了這些年輕人。

怎麼樣吸引大學生進來?

相比於其他教會苦行僧式地祈禱,打坐,他們的活動異常豐富。

跳舞,踢球,玩遊戲,每所高校還組成了啦啦隊…

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玩?這對年輕人來說太吸引了…

有人說:我一開始根本不知道什麼宗教的,覺得好玩就加入進來了…

為了這些項目,大學生犧牲上課學習的時間,通宵達旦地排練…

對他們來說,似乎目的是什麼不重要,嗨就完事了…

像不像各種大學社團,又或是上班後的公司團建,年會?

通過各種彼此折騰的活動,製造團結的幻覺,和虛假的歸屬感…

這對正處於當年迷茫的韓國大學生來說,有什麼比在動盪的社會里,進入一個有歸屬感的組織更讓人有安全感?

不是為了錢,是為了信仰,為了理想,是做好事,多好聽!

另一個讓他們更團結的,不是因為「共富貴」,是因為「同甘苦」。

為了讓成員更團結,深諳人心的鄭明析設定了不少tough任務。

招來的都是大學生,很好割韭菜,但沒錢怎麼辦?

於是,基督教福音宣教會提出了一個計劃:幫助貧困鄰居。

多好的名頭!為了助人,為主獻身。

大學生興致勃勃開始在路上沿街賣花生,賣新年賀卡,賣淨水器…

但最後,這些錢並沒有給什麼貧苦鄰居,反而讓鄭明析買起了奔馳。

那可是80年代末,根本沒有幾個人買得起奔馳!

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天之驕子吃盡了苦頭。

有人在大冬天賣貨,手指被凍裂開…

有人為了追客戶差點出了車禍…

有人終日忙於賣東西,差點輟學…

但還有什麼比通過受苦受難獲得成功,更能激發鬥志?

還有什麼比一起受苦受難,更難互相團結?

PUA的本質,不就是讓你受苦,受虐,還甘之如飴?

發展到了後期,他們去了一個偏遠的山區:

忠清南道錦山郡珍山面,石幕裡月明谷,說這裡是聖地,是東方的耶路撒冷。

這不類似於各種傳銷,騙局,越偏僻越好,為的就是把成員和社會徹底隔開,集中控制…

在這裡面,女孩們住的地方,非常惡劣

在這裡面,女孩們住的地方,非常惡劣。

數百名女生,就這麼住在集裝箱裡,一起吃,一起住…

在一起受苦受難中,完成苦難敘事和精神昇華…

更讓人細思極恐的是,基督教福音會內部,有明確的晉升機制。

一旦和鄭明析發生關係,牧師起跳。

下一步晉升為傳教士,講道師…

眼前可見的財富,權力和地位,太誘人了…

眼前可見的財富,權力和地位,太誘人了…

一步步,在權錢誘惑下,girl help girl變成了girl kill girl。

不少女人或為了獲得利益,或為了擺脫自身的痛苦,開始發展下線,忽悠更多的女生入局。

在性侵前對另一個女孩說:先生會先檢查身體健康狀況,不需要驚訝,沒事的。

在性侵後恭喜:祝賀你成為上帝的新娘!

在性侵後恭喜:祝賀你成為上帝的新娘!
在性侵後恭喜:祝賀你成為上帝的新娘!

有人發覺不對勁想要求助,其他人卻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繼續裝睡…

因為「就算鄭明析不再和自己發生關係,只要我給他源源不斷地輸送年輕女性,我就能得到牧師職位,還能拿些管理女孩的費用」…

像不像各種傳銷組織的發展下線,不斷抽成的模式?

一個受害者,在權力的誘惑下,在畸形的框架中,逐漸變成了加害者…

深陷其中的女性,孤立無援

深陷其中的女性,孤立無援。

怎麼辦?

有人用「愛」來解釋。

加入基督教福音宣教會前的葉萱,在學校被人欺負,與父母關係不和,所有的委屈無處訴說…

她開始放任自己抽菸,喝酒…

她開始放任自己抽菸,喝酒…
她開始放任自己抽菸,喝酒…

直到有一天,她聽說基督福音宣教會,聽說主愛人勝過父母愛子女,超過千萬倍…

世界上竟有這樣的愛?

處於好奇,葉萱加入了。

處於好奇,葉萱加入了
處於好奇,葉萱加入了

因為面容姣好,她成為裡面的骨幹,被派去街頭舞蹈宣傳,做牧師…

所有人都羨慕她:你得到了主最好的愛!

所有人都羨慕她:你得到了主最好的愛!
所有人都羨慕她:你得到了主最好的愛!

她也一改之前的壞習慣,不再酗酒,抽菸。

只因為鄭明析說:做上帝的妻子,就要保持乾乾淨淨。

她似乎入教後,變得更好了,她為此感到開心…

有一次,在鄭明析入獄後,她被選中去看望,住在監獄旁的公寓裡。

那可是至高的榮譽!

每天,鄭明析出來活動時,她都會揮起拖把,和他打招呼,鄭明析都會回以微笑,示意…

直到有一天,鄭明析突然在牆上,一筆一劃認認真真,寫下了她的名字。

瞬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愛,被關注,被記得,被看見,那是她已經丟失的久違的溫暖和愛,她落淚了…

在這裡,她感受到傳教的成就感,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歸屬感,她再也不是那個在家庭和學校都被冷落的人…

以至於到最後,當鄭明析趁著她睡著,把手放在她的下體,讓她疼痛,出血,讓她跪在地上學著貓咪的樣子,非常屈辱時…

她感到難受,不適,但瞬間,潮水般的愧疚朝她湧來:

那是愛我的上帝,上帝如此愛我,我怎麼能這樣?

她強迫自己,在一聲聲無望的禱告中,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屈辱…

她說:這一切一定是因為愛。這不是性犯罪,是接受上帝的愛。

因為如果不是「愛」,怎麼能解釋這荒謬的一切?

否定了鄭明析,等於否定了自己的過去,否定了那些成就感,溫暖與愛,再次跌入冷漠與無望之中…

縱觀整個事件,每一個墮入歧途,深陷其中,甚至做了鄭明析的幫兇的人,他們並非是天生的壞人,他們想要的不過是每一個普通人想要的:

想要理想,想要緩解信仰危機,想要實現人生價值,想要傾訴,想要安慰,想要歸屬感,想要愛和關注,想要家人的平安…

那些在家裡,在親密關係中,在學校裡得不到的東西,被寄託在了邪教裡…

沒有理想的人找到了理想,沒有愛的人找到了愛,沒有未來的人找到了虛假的未來…

在鄭明析十惡不赦的背後,是社會上的種種缺失,共同孕育誕生了邪教的惡之花…

也許這是這部看起來獵奇的片子,想要傳達的擔憂與警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