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真實的她,一點都不甜

一部剛開播兩位主演的就雙雙被曝出戀情的劇:

卿卿日常

卿卿日常

雖然命途多舛,但並未影響這部劇的熱度,開播7天熱度破萬,成為愛奇藝片單上的又一部爆款。

故事情節並不複雜,劇版把原著《清穿日常》中的清朝背景改為了架空——

天下共分九川,來自霽川的女主李薇(田曦薇 飾演)因為聯姻嫁給了新川六少主尹崢(白敬亭 飾演),兩個人逐漸相愛並且攜手搞事業,最後尹崢成功上位。

宮鬥+種田文+先婚後愛+群像+古裝輕喜劇,基本包攬了近幾年熱劇的幾大要素。

而《卿卿日常》在此基礎上又穿插了很多反套路設定。

比如陳小紜飾演的郝葭,庶出、八百個心眼子、外表柔弱不能自理,實則頭腦清醒,略施小計就嫁給了嫡長子二少主。

單看這部分,熟悉中劇套路的觀眾可能已經嗅出了「黑化」的味道,但郝葭偏不,不僅不黑化,還成了新川頭號「打工人」,把「二少主小妾」這個身份當成了自己的職業。

表面上「伺候老闆」,實則內心瘋狂腹誹,多少有點演我上班。

郝葭和女主李薇這條友情線也很有愛,

郝葭和女主李薇這條友情線也很有愛,不管是一同參加聯姻選舉時隱隱存在的「競爭」關係,還是後來嫁人後,各自的「夫君」(其實也就是利益集團)為「對家」關係,兩個小姐妹的感情一直溫馨融洽。

開府宴情節,在二少主明令禁止的情況下,郝葭還是冒著失去「老闆」寵愛甚至是人身安全的風險來參加,

這段也果不其然成為了「高光情節」之一,賺走了不少觀眾的眼淚。

再比如劇裡三少主的妻妾們,三少主風流成性,看到美貌女子就要想辦法娶回家裡,妻妾成群,並且誓要湊夠「二十四節氣」。

但當女主來到三少主家的時候,發現「節氣姑娘們」之間沒有勾心鬥角、沒有互相傾軋,在一起開開心心的過日子。

反倒是本該處於核心地位的三少主,自以為自己是宇宙中心,其實早就被自己的妻妾們「邊緣化」了,成為了這個家裡最不重要的人。

《卿卿日常》中,哪怕是一些看起來像「反派」的女角色,也會呈現出「真善美」的一面。

陳紫函飾演的趙芳茹,是二少主的正室,和郝葭最初是爭寵的關係,郝葭一進門就被她刁難了一回,

但等到郝葭因為跟李薇關係好而受到二少主的責罰時,趙芳茹忽然就有同理心了、這個寵忽然就不爭了,不但好幾次暗戳戳幫郝葭渡過難關,還要幫她製造機會重新獲得二少主的寵愛。

類似的情節我就不多列舉了,簡言之就是《卿卿日常》裡的女性角色全員討喜,一個討人厭的也沒有。

而與電視劇這種和和美美的畫風大相徑庭的是,原著《清穿日常》是一個帶著宿命感的悲劇故事,「披著甜寵的皮,實則殘酷到骨子裡。」

「披著甜寵的皮,實則殘酷到骨子裡」

相比《步步驚心》裡若曦在剛穿越到清朝的時候表現出了強烈的抗爭精神,《清穿日常》的李薇是一個更識時務的女主,既來之則安之,她一路自我催眠,磨滅自己的個性隱忍求生,當了男主胤禛一輩子的寵妃,生了六個孩子。

殘酷的是,平淡甜蜜的日常之下,李薇對自己的命運其實是自知的,原著中她把自己比作「寵物狗」。

可以說,原著有著不輸《步步驚心》《金枝欲孽》的故事核心,但在劇版的改編和美化之下,《卿卿日常》變成了精緻的飯後小甜點、無限失真的古裝童話。

且,看得出主創團隊對輿論風向的嗅覺十分靈敏,能夠準確命中這屆觀眾的喜好。

女性角色在婚姻中的打工心態,是反雌競反戀愛腦

郝葭和李薇、三少主的正妻和妾室,是#女孩子之間的友誼可以有多美好#

至於趙芳茹和郝葭這條線,怎麼說呢, 編劇就差把「girls help girls」懟到觀眾臉上了。

」懟到觀眾臉上了

但細究之下,這樣的「美好」和這幾年氾濫的打著女性主義旗號、實則內容空洞的大女主劇有什麼差別呢?

因為觀眾不想看到「戀愛腦」,厭惡「雌競」,所以影視劇就跳過這些部分,在這種無聲的合謀之下,一同消失的只有「戀愛腦」「綠茶」和「雌競」嗎?

不,還有對這些問題的追問。

十一年前的《步步驚心》,八阿哥府裡一樣有正福晉和側福晉,正福晉也確實不給側福晉好臉色看,但最後觀眾記住的是「雌競」嗎?

我記住的是郭絡羅·明慧在八阿哥被皇上冷落的時候,依然從容有度一身傲骨,把八阿哥府打點的滴水不漏,就連最後葬身火海,她也是為了心愛的人而慷慨赴死。

我記住的是馬爾泰·若蘭,死前仍然念念不忘自己在草原上愛過的人,仍然要求得一封休書才能安心離去。

她們倆在某個語境之下的確是「競爭」關係,但在不可逆的命運前,這兩個女性表現出了同樣的執著和氣節。

明慧和若蘭只和解過一次,就是在若蘭死前求八爺休書的時候,她第一次真正理解了這個自己怨念了大半輩子的人。

同時,她幫若蘭,也是在幫自己。和解是因為她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爭鬥毫無價值。

對比之下,《卿卿日常》中趙芳茹幫郝葭更像為了滿足觀眾而製造出來的美好泡沫,一戳即破。

好訊息是,終於有創作者知道觀眾愛看什麼了,而不是明明滿溢著狹隘傲慢和自大,還自以為是在「貼近觀眾」。

壞訊息是,

壞訊息是,當這種洞悉觀眾喜好之後再量身定製的「爽文」被批量生產,編劇和觀眾似乎被困在了新的繭房之中。

觀眾逐步喪失了品鑑更復雜深刻的戲劇作品的能力,而在影視創作的上游,那些執筆的人也認為觀眾不具備這樣的能力,轉而心安理得的烹調各種「電子榨菜」。

螢幕裡的光依舊亮起,卻再也照不到人性幽微處。

相關文章

白敬亭、宋軼,他倆居然成了!

白敬亭、宋軼,他倆居然成了!

娛樂圈史上最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 白敬亭和田曦薇的《卿卿日常》昨天才開播,今天,白敬亭就爆戀情了。 戀愛對象是誰呢。 女明星宋軼。 據劉大錘...

王大陸,宣布戀情,卻無人問津?

王大陸,宣布戀情,卻無人問津?

12月9日,在大陸發展多年的台灣男演員王大陸,官宣了和同樣在大陸發展的馬來西亞女星蔡卓宜的戀情。 他們是以情侶檔的方式加入一檔健康生活方式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