鄔君梅,中國第一性感女星,27年後依然無人能及

嘿,週日夜晚如期而至

嘿,週日夜晚如期而至。上週的分享,貼著些哲學意味,少了幾分香豔的味道。

今天魚叔把目光拉回慾望中最基礎的部分:肉體

無需多言,性感演員是情慾電影必不可少的要素之一。

那麼,魚叔在這裡問大家一個問題:

中國最性感的女演員是誰?

當然,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大家可以在評論中和魚叔分享你的one pick)

魚叔先提一個人選。

她是最早火出國門的女演員,受到許多國際大導演的青睞。

更是在1990年,就成為第一位被美國《人物》雜誌評為「世界最美麗50個人物」的亞洲女星。

她,就是鄔君梅

鄔君梅

可以說,在當時的世界影壇,鄔君梅就是最性感的中國女明星之一。

而今天要說的這部電影,就是全面展示她性感的代表作——

《枕邊書》

The Pillow Book

The Pillow Book
The Pillow Book

鄔君梅在《枕邊書》中的表演,大膽而前衛。

光是獻上銀幕全裸,就引起了國內不少爭議。

鄔君梅的電影之路起點很高

鄔君梅的電影之路起點很高。

16歲時,就被黃蜀芹導演選中,主演了《青春萬歲》。

5年之後,憑藉《末代皇帝》中文繡一角受到全球矚目。

1993年主演《喜福會》後開始在美國站穩就腳跟。

1994年獲得了美國好萊塢獨立精神獎的最高榮譽女演員獎。

緊接著第二年,鄔君梅就成為了奧斯卡金像獎的終身評委。

可以說,在《枕邊書》之前,她已經完成了一系列大動作。

因此,很多人不能明白她為何要「自降身價」出演一部「三級片」。

在一次採訪中,鄔君梅表示:

自己並不後悔這個選擇。

自己並不後悔這個選擇

最初,是《喜福會》的導演王穎,將鄔君梅推薦給英國名導彼得·格林納威

在接到經紀人送來的劇本,她原本想推掉這部戲。

原因很簡單:脫戲很多

然而,鄔君梅的丈夫,美國製片人奧斯卡卻勸說她能夠接受這個邀約。

在這樣的情境下,鄔君梅開始研讀劇本,並積極了解導演本人。

最終被導演格林納威極強的藝術與文學魅力所感染,才選擇出演。

這是一個由英國導演拍攝,中國演員主演的日本故事。

並且,除了鄔君梅,片中還有一位天花板級的性感男神——伊萬·麥克格雷格

尺度也是毫不示弱

尺度也是毫不示弱。

不僅全裸上陣,還和男性、女性都發生了關係。

故事的主人公,叫做諾子

小時候生長於日本,父親是一名作家,母親是一個中國人。

每年生日,父親都會一邊念著咒言一般的話語,一邊用硃紅在她臉上寫下諾子的名字。

上帝起初用黏土造人時,他繪上眼睛,口唇,性徵。

然後把每一個人的名字寫上去,以免他忘記。

並在後頸,這個對於日本女人來說最脆弱又最性感的地方簽下自己的名字。

這樣做的原因是:

若上帝滿意自己的作品,就簽上自己的名字。

泥人便有了生命。

泥人便有了生命

上帝是父親,泥人是諾子,父親給了諾子生命。

上帝也是男人,泥人也是女人,男人給了女人意義。

諾子就是在這樣的父權壓制和藝術薰陶的雙重影響下,長大成人。

所以,諾子一直對書法與文學有著極大的熱愛。

而且,也執著於以皮膚為紙。

不管是她寫,還是別人寫。

在她看來,寫在身體上的字,才是好的作品。

同時,諾子也十分享受與在自己身上寫字的男人發生關係,這會讓她體驗到超額的快感。

我可以肯定,人生有兩件事足以盡情:

肉體之樂、文學之樂。

肉體之樂、文學之樂

長大後的諾子,在經歷過一次失敗的婚姻後,逃離家鄉,定居香港。

剛到香港的時候,生活拮据,乾的全是最辛苦的工作。

後來成為了一名服裝設計師的助理與模特,生活開始發達。

與此同時,諾子也開啟了自己特殊的寫作之旅,更是找到了自己的愛人,謝郎。

可惜,這段關係沒有持續太久,愛人為了諾子,不幸丟了性命。

受到衝擊的諾子,開始走上了自己的復仇之路。

在這樣充滿放縱與騷動的故事下,電影的視覺表達是極其豔麗的。

在西方人眼中,東方韻味總是充滿著各種綺麗的幻想。

導演格林納威,又是最著名的電影解構大師。

他通過各種先鋒的、反叛的蒙太奇表現手法,將繁複的東方符號與色彩疊加在一起。

香豔淋漓。

鄔君梅就在這樣的環境中,多次赤裸出現,身上還總帶有各種形態文字。

格林納威是一名電影導演的同時,也是一名畫家。

在他看來,東方的書法藝術,寫的是一種象形表意文字

讓他感受到一種文字和影像,與糾纏的愛慾交織在一起的體驗。

而之所以讓故事發生在日本,是因為一次機緣巧合,格林納威讀到了日本著名女官清少納言的《枕草子》。

這部記錄日常見聞的女性文學作品,給了格林納威一個啟發:

生命最終要依靠兩種力量,肉慾與文學。

電影中,一段謝郎與諾子肆意交歡的戲最讓魚叔驚豔。

虛幻不清的文字覆蓋在糾纏不清的兩具肉體之上,簡直讓人歎為觀止。

礙於尺度問題,很遺憾魚叔在這裡無法與大家直接分享。

只能放上一張事後的浴缸戲,讓大家自行體會。

這樣程度的故事與畫面,對於鄔君梅來說,的確是一個大挑戰。

也無怪她最初想要拒絕。

近些年來,鄔君梅之於大眾的看法,總是偏向成熟、知性的形象。

因為年齡的緣故,她飾演的角色形象大多都是這一類型的。

但回想《末代皇帝》中的文繡,卻是嬌俏與反叛並存。

那時,她還是個20歲出頭的靈動少女。

無論是鄔君梅的個人經歷,還是銀幕形象,都散發著一種矛盾的魅力:

童真與誘惑並存

這種氣質與《枕邊書》中的諾子如出一轍。

諾子最終回到日本,在完成愛人的復仇後,從此隱居。

至此,28歲。

與這樣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歷相反的,是諾子的感情推動力。

從頭至尾,諾子心中充滿的是至真至純的感情

這種感情最集中體現在她對於書法的執著。

格林納威自己曾說過,《枕草子》與這部電影本身並不存在相互解釋的關係。

但它又的確貫穿於整部電影中。

諾子對於文學的啟蒙就是來自這本書。

而對於書法的興趣,也是由這本書引發而來。

寫作本身是一件很平凡的事情。

但它卻是多麼珍貴。

如果沒有人寫作,將多麼的讓人絕望。

如果沒有人寫作,將多麼的讓人絕望

藉著清少納言,這個與諾子名字讀音相同的少女之口,諾子表達出自己對文字、文學的熱愛。

她喜愛讀書,丈夫卻視之為玩笑。

於是,乾脆離開了那個可惡的男人。

諾子喜愛寫字,對待只會用打字機寫作的人嗤之以鼻。

看這段對話,是不是很像小朋友誓死捍衛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的樣子呢?

這哪叫書法,鬼畫符吧。

毫無品味的塗鴉。

只懂嗒嗒地打字,我見多了,滾!

只懂嗒嗒地打字,我見多了,滾!

諾子對於愛的依賴與投入,也是達到了至高的純度。

她的父親在電影中的戲份並不多,卻十分重要。

父親作家的身份深深影響著諾子。

諾子想要出版作品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希望使父親驕傲。

讓人往自己身上寫字、簽名的習慣也是源自父親。

這種依賴的感情也過渡到自己所愛的男人身上。

父愛是諾子成長的養分。

愛情則是她生命的意外。

謝郎最初存在的意義,只是諾子達成心願的工具。

然而,不論是文字方面,還是性愛方面,諾子都從謝郎身上得到了一種名為「重生」的感覺。

她恐慌將謝郎奪走的出版商,更痛恨離去的謝郎。

摻雜雜質的愛情,諾子拒絕。

她痛到哭泣也不要與愛人和解。

正如前文所言,諾子的氣質是雙重的。

她的純真包裹在誘惑的外表之下。

諾子十分懂得如何用自己的性魅力,去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赤裸的身體上佈滿文字,卻用最真誠不過的表情看著書寫者,聽他講述關於文字的理解。

這難道不是世間最大的誘惑?

這難道不是世間最大的誘惑?

愛慾在身體中交纏,極致的快感如同帶電粒子,不斷閃爍跳躍,然後形成文字遊走在皮膚上。

託鄔君梅精湛演技的福,觀眾太容易沉溺於這樣的視覺享受中了。

只是,當你跳脫出這一切,就會發現,這個故事要說的不止這些。

在電影中,諾子曾說過

在電影中,諾子曾說過:

兩把火代表著我人生的兩大轉折。

第一把

第一把:憤怒之火

不懂諾子的丈夫,感覺自己在她的日記中被羞辱了,於是無能狂怒般的將諾子所有日記與書籍燒乾殆盡。

諾子在這把火的促使下離開了丈夫,離開了日本。

第二把:悲傷之火

謝郎為求得諾子回心轉意,想要學習羅密歐與朱麗葉,以死明志。

不成想,真的丟掉了性命。

作為諾子創作的繆斯,謝郎的死,也帶走了她的心。

她一把火燒掉了所有文字,又回到了日本。

這兩把火,組成了一個循環,完成了一個女性的成長。

而被火燒掉的文字,則承載了一個女性意識的覺醒。

文字,在電影中作為一個隱喻,代表了諾子本人。

諾子藉由文字,完成了從被書寫到書寫的轉化過程。

電影中,從未有任何一個女性在諾子身上書寫下一個文字。

諾子也從未尋求女性來帶給她文字的定義。

直到她遇到謝郎。

謝郎被嘲笑文字醜陋,於是反說:

將我的身體當作書中的一頁紙。

你的書。

此時,諾子才意識到,

此時,諾子才意識到,書寫意義也可以由自己完成

這就像女性明白,自己也是獨立的個體,可以掌握自我命運的走向。

於是,諾子不僅寫下了自己的故事,更用這種方式,幫助父親與謝郎完成了復仇:

用文字殺死了一直欺壓他們的出版商。

遺憾的是,雖然她拿起了筆桿,掌握了書寫自己命運的主權。

但依舊無法擺脫「上帝造人」這個來自父親,或者說是父權的魔咒

與謝郎的濃情蜜意並不能代表愛情的最終落點。

只有愛人像父親那般,用紅色在身體上染出生命儀式中最重要的烙印:愛人的名字。

對於諾子來說,完成這一步,才算填滿心中名為「愛」的缺口。

誠然,最後諾子的身體上佈滿了文身,再沒有人能在她身上寫下任何一個字。

但這樣的代價實在太大。

書寫與被書寫,慾望投射下的男性與女性,以及英國導演手中的東方故事。

這些意象的運用,不得不讓魚叔想到東方面孔,尤其是東方女性面孔在西方光影世界中轉變

從遙遠的黃柳霜開始,東方女性總是以一種西方視角下的意淫與想象出現。

到了今天的主角鄔君梅,及她的好友陳沖,算的上闖美成功的角色。

但有一個不能被忽視的前提是,她們都在一定程度上規訓於西方文化的凝視之中。

再想想在好萊塢商業大片中偶爾存在的冰冰們。

不得不說,她們依舊處在從被書寫到自我書寫的轉變過程中。

即使像是劉玉玲、楊紫瓊這樣成功的華人女星,也依舊難逃西方文化的語境條框。

她們的人生經歷與電影中角色的發展,就如同女性意識一般,依舊在前進的道路上。

究竟何時能夠達到終點?

不近,但也不遠。

每次寫下最後一個字,都有些戀戀不捨。

但又很期待下次與大家的分享。

那麼,下週日,咱們接著浪。

相關文章

霍建華失業,林心如害的?

霍建華失業,林心如害的?

2月底,林心如擔綱製作人與女主角的新劇《她們創業的那些鳥事》開播。 評分7.4。作為沒有流量小花、鮮肉參與的劇集,這個評分不低。林心如重回大...

51歲的王菲,有歸宿了

51歲的王菲,有歸宿了

王菲曾說:「我和普通人一樣,事業和愛情都需要。我從不強求什麼,但是來的時候也不想拒絕。」 如此,出道即巔峰的她,並不費力地成為了「天后」,可...

日本女演員杏,被稱「美強慘」?

日本女演員杏,被稱「美強慘」?

今天看到一篇報道,發現杏又雙叒遇到了讓人有些無語的事件…要說「美強慘」這個詞的代言人,杏絕對是當之無愧了。 當然了,杏的「美」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