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之妻》電影劇情、劇評:蒼井優拿下年度第一​

脫。

再脫

再脫。

再脫

繼續脫。

你沒看錯,她就是日本「森系女神」蒼井優

以清純形象出道的優醬,近些年戲路突變。

已經連續出演了三部尺度爆表的電影——

《她不知道名字的那些鳥兒》《從宮本到你》《愛情人偶》。

確實顛覆了早期在巖井俊二電影中小清新的感覺。

花與愛麗絲

《花與愛麗絲》

前幾天,終於等來優醬的最新電影。

這一回,女神沒有脫。

反而是迴歸以往隱忍內斂的表演狀態。

但照樣拿下「年度第一」——

間諜之妻

スパイの妻

スパイの妻

日本電影雜誌《電影旬報》,上個月公佈了2020年的「旬報十佳」

《間諜之妻》,位列第一

而且還獲得去年威尼斯電影節的「最佳導演獎」

光是這兩項殊榮,就足以列入「年度必看」。

最大看點,自然是兩位主演——

蒼井優高橋一生

這是他們二度合作,上一部還是充氣娃娃題材的《愛情人偶》。

導演,黑澤清

雖然算不上大眾,但在影迷當中有一群忠實擁躉。

雖然算不上大眾,但在影迷當中有一群忠實擁躉

他是歐洲三大電影節的常客,一度被認為是日本最好的作者電影導演。

《間諜之妻》是他首次嘗試拍攝「時代片」。

顧名思義,主角是一名間諜的妻子。

可背後真正的主角,是時代

不管是間諜,還是間諜的妻子,都只不過是時代幕布前的一個傀儡。

1940年,日本神戶

1940年,日本神戶。

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

福原優作(高橋一生 飾)是一家生絲廠的老闆。

作為商人,因為戰爭導致生意受阻,優作早已滿腹怨言;

作為堅定的「世界主義者」,優作同樣希望戰爭早日結束,哪怕戰敗也好。

妻子,福原智子(蒼井優 飾),缺乏主見。

家中大小事,以丈夫為準。

得到一批頂好的布料,智子想要改成和服,優作想要西服。

智子不敢反對,從命便是。

兩人平靜的生活,因為優作的滿洲之行被打破

兩人平靜的生活,因為優作的滿洲之行被打破。

日本關東軍正在滿洲研製生物武器,並用活人做實驗。

目睹這一切的優作,感覺被命運選中了。

目睹這一切的優作,感覺被命運選中了

他再也無法坐視不管,從滿洲帶回關鍵性證據,決心在國際政治中彈劾日本。

最終目的,是讓美國發動對日本的戰爭,加速日本的戰敗。

眼看著自己的丈夫淪為「叛國者」,怯懦的智子也變得難以冷靜:

「日本會輸的,那會讓你成為叛徒。」

而優作的態度很明確,誰也無法動搖:

「我是個世界主義者,我效忠的不是一個國家,而是普世正義。」

智子接著反駁:

「你口中所謂的正義,會殺死成千上萬的同胞,而我也會被侮辱為間諜的妻子,這就是你要的正義嗎?」

這場發生在倉庫裡的對話,算是全片的第一個高能片段。

雙方一來一回,誰也說服不了誰。

鏡頭不再是簡單的正反打,更像一個跟隨的幽靈。

在他們邊說話邊踱步的時候,保持一種恰到好處的觀望。

假意迎前,但不靠近。

假意迎前,但不靠近

給人一種「舞臺劇」的觀感,恰似兩人此時此刻的關係:

明明身處同一屋簷下,卻突然發現竟相隔如此遙遠。

一鏡到底,直到智子憤然離去。

方寸之間的排程,盡顯大師風範。

方寸之間的排程,盡顯大師風範

不久後,智子揹著優作偷走了保險櫃裡的證據,以及一盤膠捲。

正當她取完資料,行將離開的剎那,撞翻了身後的棋盤。

棋盤,暗指時局和當下的生活狀態

棋盤,暗指時局和當下的生活狀態。

推倒之後再重新擺上,無論和原來多麼像,都不可能是先前的模樣。

智子取出東西后,沒有急著銷燬,反而好奇地播放了那盤膠捲。

結果,膠捲的內容令她震驚。

鏡頭沒有展示膠捲的內容,只是對準了智子的臉。

慢慢地往上推,智子的表情從驚訝,到呆滯,乃至最後的麻木。

通過這些細微的反應,我們可以大致推測智子看到了怎樣觸目驚心的內容。

優作曾對智子說過:

「你沒有看到我看到的東西,所以你無法理解我。」

這盤膠捲,恰好呼應優作的話

這盤膠捲,恰好呼應優作的話。

它讓智子完全改變了想法。

家國大義,個人幸福,都被她暫時放在一邊。

智子決定和優作攜手,一起去揭露日軍的罪行。

智子決定和優作攜手,一起去揭露日軍的罪行

優作眼看智子和自己站在了同一陣線,他感到欣慰。

至於「叛國者」「間諜之妻」的汙名,優作也讓智子不必放在心上:

「我不是間諜,因為我是自願的,所以我不是間諜。」

言外之意,優作自認為沒有背叛或拋棄原本擁護和信仰的東西,所以不算間諜。

從始至終,他作為「世界主義者」,都是站在正義的一方,而不是民族情緒。

兩人開始收拾細軟,準備動身去美國

兩人開始收拾細軟,準備動身去美國。

上街兌換錢幣時,優作遇見了整齊列隊的憲兵。

他無法直面他們,所以默默背過身,靠在欄杆上。

他無法直面他們,所以默默背過身,靠在欄杆上

這個看似有些間離的橋段,其實也是一次精心的設計。

因為此前優作準備去滿洲前,有過同樣的場景——

看著憲兵隊,優作躲到了一邊。

跨越兩次出行的相同動作,表達著優作對戰爭從一而終的厭惡。

可就在臨行前,優作突然變卦

可就在臨行前,優作突然變卦:

「我們分開去吧,我想分散風險。」

智子一時難以接受。

她並不是害怕計劃敗露,只是不想和優作分開。

而對方繼續勸說:「分開是為了更深刻的羈絆。」

出發那天,兩人按照計劃分頭行動

出發那天,兩人按照計劃分頭行動。

線人負責和智子接頭,安排她住進最底層的船艙。

可是半夜時分,意外降臨。

憲兵隊突然登船,因為他們接到報案:船上偷偷藏了一名偷渡者。

果不其然,智子被憲兵隊發現並帶走。

連同智子隨身攜帶的那盤膠捲也被繳獲。

連同智子隨身攜帶的那盤膠捲也被繳獲

智子沒有坐以待斃,甚至試圖說服憲兵隊隊長,一起完成這項使命:

「如果時代改變了你,你就不能改變時代嗎?」

「如果時代改變了你,你就不能改變時代嗎?」

為了讓憲兵隊相信,智子播放了隨身攜帶的那盤膠捲。

直到光束打在幕布上,所有人大跌眼鏡。

因為內容並非關東軍在滿洲的罪行,而是優作和智子合演的一部電影。

那一刻,智子明白了一切——

那一刻,智子明白了一切——

是優作把膠捲調了包,也是他去告的密。

為的是吸引憲兵隊的注意,以便順利離開日本。

膠捲調包,是為了讓智子被逮捕後可以脫罪。

智子露出一個釋然的笑容。

然後發瘋了似的衝向幕布。

她放聲大笑,大吼了一聲:

「好極了。」

「好極了」

原來,籌備了這麼久,優作一直把智子也當做計劃中的一部分,甚至是犧牲品。

而此時此刻的優作,已經乘船順利離開日本。

離去的身影,看起來有些許傷感,些許淒涼,亦有些許諷刺。

在那之後,智子因為精神異常被關進了瘋人院

在那之後,智子因為精神異常被關進了瘋人院。

但事實上,她是裝瘋。

一位醫生朋友想要接她出去,可智子卻說:

「我在這裡很合得來,不想要出去。正是這個現實讓我變成了瘋子。」

確實

確實。

外面戰火紛飛的世界,才是真正的瘋狂。

與之相比,瘋人院反而是更理想的棲身之地。

令人難過的是,優作也沒能如期完成他的使命。

他乘坐的貨船,被日軍擊沉。

而且歷史的經驗也告訴我們,日本的戰敗發生在1945年,不是優作可以左右的。

所以,這注定是一場事先張揚的敗局。

所以,這注定是一場事先張揚的敗局

在經歷了一系列的掙扎與煎熬過後,戰爭以其最殘酷的一面結束。

炮彈落下,到處都在著火,人們高喊著末日就要到來。

瘋人院也被大火包圍,智子終於決定離開這裡。

電影以超現實的一幕結束,充滿了對戰爭的諷刺。

電影以超現實的一幕結束,充滿了對戰爭的諷刺

不難看出,《間諜之妻》仍是一部以反戰為主題的電影。

只是,它又與過往類似表達的電影不同。

《間諜之妻》沒有通過個人行為反映時代鉅變,更無意打造史詩感。

相反的,用最細碎的日常,最小幅的情感波動,去講述二戰中日本戰敗的必然。

因為《間諜之妻》在骨子裡,仍是一部私人化表達的作者電影

導演黑澤清之所以能吸引一批忠實擁躉,和他常年一以貫之的敘事與影像風格不無關係。

從《間諜之妻》中,同樣能看到不少黑澤清的個人印記。

比如大段的無聲場景

沉默是黑澤清的一種重要表達方式。

或許是濱口龍介參與編劇的緣故,《間諜之妻》的臺詞變得密集。

不過散落在電影中,也變成了大段的對話和大段的沉默來回穿插,像是有呼吸感的電影節奏。

尤其是優作和智子兩人觀看關東軍的罪行影像時。

只有非常輕微的膠捲滾動發出的聲音。

只有非常輕微的膠捲滾動發出的聲音

畫面被粗糲的黑白影像填滿,無聲勝有聲,令人窒息。

還比如室內戲的高超排程

受制於經費,無法搭建大的外景,所以影片多數時候發生在室內。

這恰恰是黑澤清最擅長的:在逼仄的空間,利用排程來營造氣氛。

片中幾場經典的對話戲皆是如此,宛如舞臺劇

片中幾場經典的對話戲皆是如此,宛如舞臺劇。

也暗示在戰亂的大背景下,你方唱罷我登場,人人身不由己。

再比如對光線的使用

通過打光,讓光線參與敘事。

當智子意識到優作有事瞞著自己,燈光將兩人的臉部分為一明一暗。

也預示著他們的關係將又一次割裂。

也預示著他們的關係將又一次割裂

黑澤清正是通過這些個人特點,一次次強化他和影迷間的締結。

有人甘之如飴,也有人接受無能。

最後回到電影的主題上。

某種程度而言,黑澤清是是枝裕和的反面。

黑澤清的作品,總是聚焦遊離於日常生活之外的不安定因素,然後任由它發酵至不可挽回的地步。

在《間諜之妻》中,這種不安定被放大至極限——戰爭的爆發和國家命運的飄零。

這份不安定,最終全部由優作和智子承擔

這份不安定,最終全部由優作和智子承擔。

導演通過兩人的結局,含蓄地表達著對戰爭的反思。

優作和智子的努力,終究沒能提前結束戰爭。

但他們卻付出了一生的代價。

正所謂:

「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可能就是一座山。」

相關文章

《愛情人形》影評:女神又出大尺度新片

《愛情人形》影評:女神又出大尺度新片

韓國K聯賽5月份複賽,因為用充氣娃娃充當觀眾,被韓國足協罰款1億韓元。 這部日本電影,玩了一波「極限混搭」——重口味和小清新齊飛,大尺度和治...

蒼井優,懷孕了,預產期在夏天

蒼井優,懷孕了,預產期在夏天

▲2019年公佈結婚喜訊的山里亮太和蒼井優 2月10日,山里亮太的經紀公司宣佈女演員蒼井優(36歲)和搞笑組合「南海Candies」成員山里...

蒼井優,生女當媽,但評論惡臭無比

蒼井優,生女當媽,但評論惡臭無比

今天的文章分為兩個部分,先來說今天的熱門新聞。 日本人氣女演員蒼井優(36歲)生下了第一個孩子。 日本知名搞笑藝人山里亮太(45歲)在自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