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工的人》影評:評分9.0,下一部刷屏的國劇是它

去年臺劇黑馬很多。最大的兩匹除了下半年的《想見你》,無疑還有上半年的《我們與惡的距離》。

劇情的深度尺度,演員們卓越的表演,都出乎意料的精彩。不愧是跟小黃臺HBO合作的劇。而就是做出《與惡》的這幫人,又跟HBO搞了波大的——

做工的人

做工的人

上線半個月名聲不顯,但幾百個人的打分,卻把這部臺劇打到了9.0分。

這就讓叔很期待了,一看果然不俗。

《做工的人》班底是做《我們與惡的距離》那幫人,兩部的製作人都是林昱伶。

這次她選了鄭芬芬做導演;

名字可能沒聽過,但她導過一部大部分人都知道的電影,彭昱暢跟張子楓合作的《快把我哥帶走》

電影改編自台灣同名暢銷小說《做工的人》;

小說作者叫林立青,做過10年的工地監工;

他懂工地,也知道工地到底是啥。

所以《做工的人》這部劇,最重要的氣質就是接地氣,真實。

故事的主人公是三位工人。

挖機駕駛員阿全、焊鐵工阿祈,還有包工頭昌仔;

阿全年紀最小,乾的活最雜。

除了給人家開挖掘機之外,自己有一輛小貨車。

白天給人家拉貨,晚上就是自己的床。

他生活裡的白月光,是檳榔女神;

他生活裡的白月光,是檳榔女神;

他生活裡的白月光,是檳榔女神;

女神夢想買一個5萬的名牌包,這個夢想也成了阿全的夢想。

包工頭昌仔比起阿全就穩定許多;

有家庭有女兒,按道理來說他老婆才是真正的工頭,所以昌仔可以說是個妻管嚴。

他除了工作之外,最大的愛好就是買彩票。

然後問問彩票店裡的暗娼,要多少錢,儘管每次都不敢去。

三人剩下的阿祈,是最沒用也是最氣人的一個。

簡單概括起來,就是賺錢不努力,花錢倒是很積極。

這些年來家裡的錢,美其名曰都被他拿去投資,但實際上,就都是賠錢。

進了一批三寶仙丹全都囤在家裡,投資娃娃機錢也沒了。

關鍵這人在家在外脾氣還不一樣,大男子主義,還挺慫。

對妻子惡言惡語,還跟兒子偷偷要零花錢。

三人都是同個工地做工的,雖然負責的事情不同、年齡不同,但因為脾性相合,所以整天混在一起。

而他們混在一起能幹嘛呢?

為的就是一個字:

《做工的人》前幾集,每一集概括起來,就是怎麼搞錢。

第一集,工地出現事故,有一位同事受傷。幾人跑去寺廟為同事祈禱。

別人在那誠心誠意,阿祈的腦回路卻散開了花。

他盯著四面佛旁白的功德箱,心底裡暗暗算著:

「二十分鐘裡,一共有20多個人來拜佛,平均每分鐘一個,一人捐100,半小時就賺到我們一天的工錢。」

結果就是啥,很賺錢,做工不如拜佛賺錢。

這麼個賺錢的生意,阿祈怎麼會放過呢?

他拉起阿全跟昌仔,聯繫起一幫泰國人,準備轉行幹起這個活。

場地找好了,其他的也都安排好了,就等這四面佛送到台灣來。

三人湊了15萬定金交好,卻被告知說卡在了海關口,需要20萬疏通費。

阿祈二話不說,半夜拿起家裡的地契就要去當。

幸好,抵押的工作人員一看就知道是騙局,把他們給攔了下來。

原本扔進去的15萬也沒了,發財的機會也沒了。

但這並不能阻止三個人要搞錢的心,開廟搞不得,他們又看上了工地裡摸到的鱷魚。

阿祈花了3000塊買下鱷魚,神神祕祕地拉上另外兩人。

他這次打算拿這個鱷魚皮,去做包包,把包包賣了不就有錢了?

但鱷魚太小,三人就想先養起來。

搬了個浴缸上工地五樓,把鱷魚扔進去,拿生肉養。

養著養著,小鱷魚從5樓摔了下來。

錢又沒了。

但這又怎麼能阻擋阿祈搞錢的心思呢?他們又有了新的目標。

阿全做挖機幹活的時候挖到了一個青花瓷。

幾人仔細一看,上面寫著「大明年造」四個字。

這可是古董啊!

阿祈打算帶著這個花瓶,到古董鑑定的直播節目裡鑑定。

沒想到,這次真的中大獎了。

專家仔細研究了一波花瓶,確定是明朝遺留下來的古董,估價60萬。

這一下,可把所有人都高興壞了。

三人手舞足蹈,以為終於發達要出頭了,一個電話打破了所有人的幻想。

原來,這個古董是一個美術生的模仿作;

雖然很像,但還是假的,人家還拍了照片過來看。

瓶子被砸碎了,三人的夢也沒了。

看到這你發現沒有,阿全、阿祈跟昌仔好像從頭到尾都在搞錢,但從頭到尾都搞不到。

不僅如此,他們的發財夢還都很不實際。

從開廟到養鱷魚,再到地裡隨便撿到的一個古董,在正常人眼裡似乎都不實際的東西,他們幾個卻花盡心思去搞。

是他們蠢嗎?是的。

但為什麼蠢,是《做工的人》要講的東西。

整部劇其實拍的很好笑的,三人組各種荒誕的反差、弔詭都營造出尤為喜劇的效果。

演員們的演技也極其到位,惟妙惟肖,動作神情尤為精彩。

但好笑的背後,卻是悲哀。

他們為什麼只會通過各種搞笑、無語的手段去賺錢,是因為他們沒有其他路能走。

教育的限制,視野的困境,讓他們生活裡只有通過買彩票、或者等著天上掉餡餅,才能賺大錢。

叔想起草東的那首歌《爛泥》:

「我想要說的 前人們都說過了
我想要做的 有錢人都做過了
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

某種意義上,這三個人也一樣,能賺錢的手段都在有錢人手裡,社會階級的分化,讓壁壘愈發堅固。

要突破,只能靠運氣。

那有人就會問了,為啥不能腳踏實地、老老實實地做工,一定要異想天開嗎?

答案在劇裡。

三人要搞錢,最終目的其實尤為純粹跟樸素。就是讓子女讀書、以後比自己有更多的機會,去改變命運。

但結構會不會淪為如父輩的困境,我們不得而知,也不願去想。

人總要有點念想的。

這談不上是所謂的理想和夢想,很多人為了活著已經不容易了,有些期盼,總是會讓生活,過得更舒服些。

相關文章

熱烈而又謹慎地期待《想見你》電影版

熱烈而又謹慎地期待《想見你》電影版

這兩天其實有一個還蠻大的電影頭條,那就是《想見你》要拍電影版了。 這不是傳聞,而是《想見你》鳳南小分隊中的「莫俊傑」施柏宇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自...

我有多愛《想見你》,電影版就有多氣人

我有多愛《想見你》,電影版就有多氣人

近期院線市場十分低迷,經歷了前面長達一個多月沒有可看新片上映之後,終於在12月等來了一系列有排面的新片,《航海王:紅髮歌姬》、《阿凡達:水之...

《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劇評

《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劇評

婆媳=暗湧「宮鬥」?林志穎媽媽因為不想兒媳陳若儀穿超短褲,被罵「惡婆婆」,婆媳大戰開始了? 不。節目後期,婆媳竟然慢慢走向了……溫馨?還自帶...

真刑啊,台劇越來越大膽

真刑啊,台劇越來越大膽

又一部我們不敢想的劇。臺上idol在熱舞,臺下的粉絲歡呼。 只不過這有兩個不同的idol—— 一個唱跳歌手。 一個穿著道袍,身後是詭異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