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電影《嫌豬手事件簿》劇情、影評:即使這樣也不是我做的

性騷擾,零容忍。

但凡遇到,人人喊打。

不過,最近卻出了一件大烏龍。

中國的清華大學一學姐認定一名男同學鹹豬手,偷摸她的臀。

學姐憤而在社交平臺曝光男生的個人資訊,揚言要讓他「社會性死亡」。

結果校方在調閱監控視訊後卻發現,所謂的「性騷擾」不存在。

其實是被男生的書包不慎蹭到了。

沒想到這件烏龍事件,迅速在網路上受到熱烈討論。

僅在微博平臺,就有超過13億的閱讀量,20多萬的討論次數。

一件校園裡的人際摩擦,瞬間演變成整個社會輿論的焦點。

原先要網暴男生的學姐,如今卻自己陷入被廣大網民網暴的對象。

很多人說,幸好有監控能夠證明其清白。

否則,他就真成了《讓子彈飛》裡的六爺,不剖腹不能證明其清白。

但,這也是我們現在已知是誣陷的情況,才為男生喊冤。

試問,如果沒有監控,作為旁觀者該站誰的邊?

魚叔今天借一部電影,好好和大家談談這個問題——

嫌豬手事件簿》(直譯《即使這樣也不是我做的》)

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

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

此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由日本著名導演周防正行拍攝。

在1996年拍攝完《談談情,跳跳舞》後,周防正行選擇了暫時息影。

而這一歇就是十年,這部作品也是他的復出之作。

評分為8.3,口碑不俗。

演員方面,主角由性格男星、藝術片專業戶加瀨亮出演。

《即使這樣也不是我做的》正是他主演的電影代表作。

此外,在是枝裕和的電影中常常能看到他的客串,看過日劇《SPEC》也一定忘不了這張撲克臉。

老牌實力影帝役所廣司也飾演了重要配角。

這位大哥就不用多介紹了吧,《失樂園》《笑之大學》等經典作品實在太多,數不過來。

影片當年在日本引起巨大轟動

影片當年在日本引起巨大轟動。

不僅獲獎無數,還作為一部嚴肅的社會問題片,斬下超10億日元票房,並代表日本參與奧斯卡的角逐

可謂是全方面地收穫了成功。

影片受到廣泛關注,首當其衝地就在於其題材的尖銳。

「性騷擾」一直都是日本社會異常突出的問題。

他們將那些鹹豬手、色狼、性騷擾者都統稱為「痴漢」。

《即使這樣也不是我做的》講述的就是一起「電車痴漢」事件。

徹平(加瀨亮飾)是一名求職中的普通青年。

這天,他在乘坐完電車出站時被一名女學生攔住。

「你耍流氓!」

她聲稱徹平剛剛在電車上猥褻了自己

她聲稱徹平剛剛在電車上猥褻了自己。

隨後警察趕來,將兩人帶到了警察局進行調查。

據女生回憶,當時電車極其擁擠,她感覺到有人把手伸進了她的裙子。

她試著抓住這支手,但對方反應迅速,馬上抽回。

她試著抓住這支手,但對方反應迅速,馬上抽回

於是,她回頭望向身後的男子,發現這名男子的衣袖和剛才抓過的衣袖顏色相同。

而這名男子正是徹平。

徹平這邊則是另一番說法

徹平這邊則是另一番說法。

他說自己本來是要去參加一場面試,但上了電車才想起好像忘了帶簡歷。

於是中途下車檢查,發現確實沒帶。

但時間已不夠回家取,只好又匆忙跳上電車。

當時車廂幾乎已經擠不進去,自己是被工作人員硬推進去的。

上車後,他發現衣角被車門夾住

上車後,他發現衣角被車門夾住。

同時左側的另一名男性乘客在不斷的往自己這邊擠。

處於窘境的他嘗試把衣服拽出來,過程中不慎碰到了右側的一名白衣女子

並向她輕聲道歉。

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

他認定和位於自己前方的女學生沒有任何交集。

當自己被車站管理員帶走後,白衣女子也在離開前幫自己說出了衣服被夾住的情況。

他打包票,自己絕對是清白的。

不肯認罪的徹平,申請了值班律師進行法律援助

不肯認罪的徹平,申請了值班律師進行法律援助。

律師卻告訴了他一個令人絕望的事實。

這種案件會進行三個月以上的訴訟,並且在日本被判有罪率高達99.9%

這意味著,每1000起案件中,只有1件會被判為無罪

與其去打必將敗訴的官司,不如早早認罪,交了罰款完事。

但是,沒做過就是沒做過。

徹平看上去瘦弱、老實。

但性子卻拗得很,打死也不認罪。

但性子卻拗得很,打死也不認罪

好在,徹平也不是孤立無援,還有母親和朋友幫助。

他們相信徹平的為人,併為他請了專業律師荒川正義(役所廣司飾)。

荒川律師曾經做過法官,他清楚地知道審判制度上存在的弊病。

99.9%的有罪率已經成了無形的前提。

使得宣判「有罪」輕鬆自然,但宣判無罪卻要面對極大的壓力。

所以他才願意幫助徹平,希望能扭轉這種判決上的極端不平衡。

由此,案件進入庭審階段

由此,案件進入庭審階段。

導演將接下來的庭審過程拍得非常細緻、完整。

雙方抽絲剝繭,見招拆招,有著十足的推理小說味兒。

在經過精心的設計和準備後,老道的荒川律師在法庭上進行了反擊。

首先,抓到了一系列警方的工作疏忽:

在進行場景重現時沒有考慮到的實際身高差;沒有對女生的衣物進行纖維鑑定取證;還存在誘導被告認罪的行為。

然後,要求受害人出庭,對她仔細追問

然後,要求受害人出庭,對她仔細追問。

終於讓她承認,猥褻自己的那隻手有一瞬間從自己的視線中消失了。

鎖定徹平純碎是依靠主觀判斷。

荒川律師團隊又自費進行了模擬實驗

荒川律師團隊又自費進行了模擬實驗。

發現了一個漏洞:

在當時那種情況下,如果徹平將手向後抽回,就會撞到車門,不可能掙脫女生的控制

而徹平左邊那個一直往這邊擠的男人,卻擁有足夠的手臂運動空間,能輕鬆擺脫女生的控制。

另外,針對檢方盯住不放的「下一站門會自動開,為什麼還非得把衣服拽出來?」的問題。

徹平也突然明白了過來。

徹平也突然明白了過來

原來他的始末站開門方向不同,腦海中一直認定的是自己需要穿過車廂下車。

但卻忘記,為了檢查簡歷,自己已經在中間站穿一次車廂,換了一次方向了。

所以他當時才會傻傻地要把衣服拽出來。

最後,關鍵證人「白衣女子」也在徹平母親和朋友大海撈針似的搜尋下被找到

至此,案件已經變得非常明朗,徹平洗去冤屈的願望指日可待。

然而,殘酷的是,這些努力最終還是走向了徒勞。

雖然這起案件充滿疑點,且多方證詞不一致。

但從徹平被抓住的那一刻起,關於他是否有罪的判斷似乎已經早就下好了。

警方,檢方,以及除了白衣女子以外的證人,都帶著情緒和偏見去審視徹平。

因為對象是人人痛恨的「色狼」。

自然要站在道德的高地,給他點顏色看看。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車廂內的證人馬後炮式地說「一開始就覺得徹平危險」。

也可以看到警方一次次不耐煩地自說自話,用臆想的證詞逼迫徹平認罪。

還可以看到檢方發現徹平沒有工作,還在他家發現色情雜誌後露出一種「果然如此」的態度。

而直接負責審判的法官,更是在99.9%的有罪率面前喪失了公正的原則。

面對白衣女子的證詞,竟然開始了傾向性明顯的詭辯。

認為這只能證明徹平確實存在衣服被夾住的情況,但無法否認其有猥褻行為。

最終,扯平還是被判有罪,處有期徒刑三個月

最終,扯平還是被判有罪,處有期徒刑三個月。

這樣的結果,實在讓人感到憤怒。

原本,「無罪推定」是現代法治社會通行的重要原則之一。

但這個案件的審判,卻不再是檢方設法去證明徹平有罪,而是辯護律師需要給出足夠的證據以證明徹平無罪。

這已經徹底從「疑罪從無」走向了徹底的「疑罪從有」。

片頭那句「寧可放過十人,不可錯罰一個」的理念,彷彿玩笑。

迴歸到現實中

迴歸到現實中。

魚叔完全無法想象若是沒有監控,那名大一男生將會經歷什麼。

學姐同樣憑藉主觀判斷,造成這場烏龍事件。

而且她還試圖動用輿論,企圖以「私刑」來懲罰嫌疑人。

完全忽視了「對方可能是被冤枉的」這種情況的存在。

不分青紅皁白地讓一個無辜的人「社會性死亡」,是每一個人都不願看到的。

但事件因為監控而反轉

但事件因為監控而反轉。

男生得以清白,而學姐卻淪落為網路攻擊對象。

這,就對了?

值得注意的是,電影並沒有指責那個指控徹平猥褻的女學生。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確實是站在主角的對立面。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確實是站在主角的對立面

影片反而是反覆強調她的勇敢,鼓勵她發聲。

而她本人,也確實是在經歷了好幾次性騷擾後,才終於這次下定決心要站出來的。

在性騷擾事件中,女性毫無疑問是弱勢的受害人一方。

實在是因為鹹豬手太多,才讓不少女性產生了過激的自我保護機制。

旁觀者也往往會從一開始就站在受害人一方,控訴每一個嫌疑人。

比如電影中,警方也是沒來由的就對徹平沒有好臉色。

其實在這之前,他們剛處理了一個真正的「電車痴漢」。

並且,每天都要處理好多個。

慣性思維由此而來。

很多人看完影片,在為無辜的徹平喊冤

很多人看完影片,在為無辜的徹平喊冤。

但魚叔還想問一句:那個真正摸屁股的痴漢去哪兒了?

最可恨的就在於此,社會上有著太多太多肆無忌憚的性騷擾者。

尤其像鹹豬手這種行為,許多時候的確難以取證,放跑了那些真正的猥褻犯。

男生無錯,不意味著那些性騷擾者們不存在。

學姐有錯,不意味著女性在這種問題上敏感、勇敢發聲有錯。

既然一方無辜,另一方也可以理解,那麼問題究竟出在哪?

為何事件發展成這種地步?

現實中的烏龍和電影中徹平所經歷的,本質上都是場誤會。

誤會時有發生,但大家解決誤會的方式卻往往過於簡單粗暴。

學姐在未經過核實的情況下,就用網暴社死這樣激烈的手段來制裁對方。

這一點就並不合適。

「清華學姐」事件的背後,暴露出的其實是長久以來愈演愈烈的對立情緒。

許多人太憤怒了。

只要出現一個嫌疑犯,人們就會撲上去狂咬。

只要發生一個誤判,人們也會撲上去洩憤。

這些網暴者,又何嘗不是對這一事件伸出了自己的「鹹豬手」?

造謠的,製作假截圖的,裝作涉事男生在網路上發表言論的,人肉學姐私人照片、高考成績揪住不放的……

應有盡有。

應有盡有

也由此引發連鎖反應,使得這件校園衝突變成了女權和反女權雙方角力的戰場。

這些人根本無法理性地看待整起事件。

而是借這樣一件他人之錯,為自己博得一次道德審判之爽。

對此,魚叔想借用電影結尾徹平擲地有聲的一句話:

「在這個法庭上最有審判權力的人只有我。」

當事人也好,圍觀者們也好

當事人也好,圍觀者們也好。

都不如當事人了解事情的原委。

不去性騷擾,不去誣告,也不要再去人肉網暴。

審判別人之前,請每個人,先好好審判自己。

審判別人之前,請每個人,先好好審判自己

相關文章

史航,性騷擾23個女生被曝

史航,性騷擾23個女生被曝

大多數人認識史航,應該是從《奇葩說》這個綜藝上,身材圓圓的,留著鬍子,戴個帽子,手裡經常握著扇子,一眼看上去,像個懂禮貌的文化人。 ——如果...

V6,一整個團的老婆都是大美女

V6,一整個團的老婆都是大美女

日本演藝圈流行喜歡在年末年初宣佈結婚,近期前V6成員坂本昌行(50歲)就宣佈了與朝海光(49歲)結婚喜訊。 夫妻二人發出了一封聯名的結婚公告...

林志玲,娛樂圈第一美女,宣佈退圈

林志玲,娛樂圈第一美女,宣佈退圈

上個月,網上傳出林志玲退圈的訊息。 在蔡康永的新訪談節目《眾聲》中,她表示,不會重回演藝圈工作。 而且即便之後孩子長大,也不會復出。 林志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