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天劫》劇情、影評,Netflix版《屍速列車》來了

五年前,一部《屍速列車》橫空出世。

開啟「喪屍+」模式,以區區6000萬成本橫掃亞洲影壇,成為一部為人稱道的現象級佳片。

可惜的是,導演延尚昊去年推出的續作《屍速列車:感染半島》,表現卻令人大失所望。不僅藝術水準大幅下降,連故事核心也改頭換面。

而在近日,Netflix也推出了一部結合了喪屍、吸血鬼、親情、密室、動作等多重元素的「喪屍+」電影。

一經上線,不少觀眾表示「超出預期」,甚至戲稱它為「網飛版《屍速列車》」

單看海報,就有內味兒了。

血色天劫

Blood Red Sky

血色天劫

(前方劇透預警,對此片感興趣的朋友,看完電影我們評論區聊。)

夜晚,機場。

男孩Elias獨自辦理行李託運。

與此同時,男孩的母親Nadja在家中戴好假髮,趕往機場與兒子匯合。

從她與醫生的短暫交談中,我們得知她此行的目的:

前往美國接受一場放射治療,將壞血移除,植入新的骨髓。

也不難推測出,她大概患有某種血液疾病。

也不難推測出,她大概患有某種血液疾病

Nadja現身機場,神色異常,墨鏡、假髮、頭巾全副武裝。

似乎是飽受病痛的折磨,她需要不斷攝入藥物維持體力。

隨身帶著處方藥,在衛生間裡注射藥劑,藥物發揮作用的一刻,五官扭曲,聲嘶力竭。

病情不容樂觀,又讓人隱隱覺得哪裡不對。

飛機平穩地飛行

飛機平穩地飛行。

一名壯漢的吵擾聲打破了寧靜,他嚷嚷著要下飛機。

男空乘將他引入機艙夾道,拉上簾子。

氣氛變得有些異樣,不時有人走進機艙夾道

氣氛變得有些異樣,不時有人走進機艙夾道。

空中警察也跟了進去,詢問情況,卻忽然被空乘從背後一刀致命……

原來,一場由恐怖分子夥同副機長與空乘聯合策劃的大型劫機事件,正在進行中。

殺死警察,毒宕機長,幾個劫匪很快便控制了整個機艙,將全部乘客聚集在一片區域內。

幾個彪形大漢在過道中來回穿行,滿身是血的空乘更是拿槍恐嚇。

Nadja看起來異常緊張,不住發抖,喘著粗氣。

一旁的兒子卻臨危不亂,沉著冷靜地通過《空難生存指南》找到了藏身處。

趁媽媽不注意,一溜煙衝了過去。

見到兒子貿然行動,Nadja急忙追了上去。

驚悚片中常會出現一個(或一群)作死的角色,

驚悚片中常會出現一個(或一群)作死的角色,也常會安置一個反人類的癲狂反派。

匪徒之中的那位空乘——八號球,便是個心性扭曲、以殺人為樂的魔頭。

見Nadja離開座位,不由分說就是三槍。

她應聲倒地,口吐鮮血,留兒子在一旁流下悔恨的眼淚。

彌留之際,過往的記憶一幕幕閃現

彌留之際,過往的記憶一幕幕閃現:

一個雪夜,汽車故障,Nadja的丈夫隻身尋求救援,卻遲遲未歸。

天微亮,Nadja便抱著年幼的Elias下車尋找。

來到附近一座別墅,發現了一地的血跡,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

循著血跡,Nadja找到了死相慘烈的丈夫

循著血跡,Nadja找到了死相慘烈的丈夫。

還沒來得及悲傷,便有一人發瘋般朝她撲來。

門堵上了,這瘋子便試圖從窗子爬進來。

門堵上了,這瘋子便試圖從窗子爬進來

Nadja死命抵住窗口,正當兩人激烈地拉扯時,清晨第一縷陽光破窗而入,瘋子嘶吼著掉下窗臺,再也沒有醒來。

而Nadja手上卻留下了再難癒合的、血淋淋的傷口……

影片以閃回形式,交代了Nadja被感染「壞血」的始末,與主線故事並行。

時間線拉回到現在

時間線拉回到現在。

機艙中,奄奄一息的Nadja,忽然睜開了眼睛。

從一旁的暗井跳進運輸倉……

從一旁的暗井跳進運輸倉……

一路東躲西藏來到駕駛艙,卻發現:

飛機無人駕駛。

飛機無人駕駛

原來,一切都在劫匪的計劃之中,他們打算在得手之後,將劫機嫁禍給飛機上的穆斯林乘客;

然後裝腔作勢地恐嚇乘客:若是有人踏出一步,自動裝置就會釋放有毒氣體;

最後用事先準備好的降落傘,在安全的地方降落,靜待飛機隕落大西洋。

一切準備就緒

一切準備就緒。

卻萬萬沒想到遭遇了半路殺出的神秘力量——

通過蛛絲馬跡,敏感的八號球發現:Nadja還沒死透。

他猜得沒錯。

滿血復活的Nadja,為了保護兒子及另一名與兒子年齡相仿的女孩,不得不選擇釋放體內的的惡魔,亮出獠牙,大開殺戒。

亮出獠牙,大開殺戒

與此同時,從Nadja遺落的針劑,與同黨脖子上的咬痕,智商線上的八號球已然推斷出她的異類屬性;

並從她的日記本中,找到了對付她的手段:光,和能刺穿她心臟的木劍。

這也就解釋了前面Nadja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舉動,她畏光。

在本片中,Nadja變身後的形象被設定為兼具西方傳統吸血鬼特點的喪屍。

在異類身份被揭曉前,影片層層鋪墊,營造出滿滿的懸疑感。

然而,當八號球用光照極強的手電制服Nadja後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用木劍刺穿她的心臟,而是,用針筒抽取她的血液。

一管喪屍的血液。

隨後,注入自己體內……

隨後,注入自己體內……

沒錯,他想感染病毒,變成喪屍——一副更殘忍、破壞力更強的軀體。

注射喪屍的血變身喪屍,聽起來或許不可思議。

但在八號球身上合理。

片中用了較多筆墨來展現他不受控的瘋狂。

片中用了較多筆墨來展現他不受控的瘋狂

從一開始,這個代號「八號球」的恐怖分子就想要操控一切,並完全享受殺戮的過程。

對干擾行動的警察,他手段極其殘忍,一把利刀直插對方右眼;

對違抗者,他心狠手辣、毫無顧忌,哪怕對方只是一位急於尋找孩子的母親;

威脅Nadja,他挑選了一位與她兒子年齡相仿的孩童;

對於制止他暴行的同夥,他早就表現出了不忿與記恨。於是,在他變身喪屍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報復對他的行為指指點點的同夥;

第二件,就是壯大自己的喪屍團隊:

咬傷同夥,強行按住他的頭,吸食死去同夥的血漿。

於是,一場普通乘客與恐怖分子的對抗,轉變成了一場喪屍對人類的同化與屠殺……

密閉的空間,暴力的廝殺,飛濺的血漿,喪屍的群魔亂舞,變態殺人狂的癲狂,驚險場面不斷,不給人喘息的餘地。

喪屍心懷悲憫,卻被人類利用;而被邪念吞噬的人,比喪屍還要可怕。著眼於人性也是本片的看點之一。

除此之外,《血色天劫》還相當虐心,這就涉及到影片的另一個主題——愛。

出於對兒子的責任與眷戀,Nadja常年持續注射血清,佐以頑強的意志力,壓制內心的邪惡力量;

而當災難降臨,為了給兒子創造多一分生還的可能,Nadja選擇釋放體內的洪荒之力,憑藉僅存的意識,與匪徒和喪屍展開一場放手一搏的廝殺。

也因此守住了人類的陣地,從一開始對兒子的個人保護,過渡為對人類的守護。

兒子Elias,其實也並非作死,他的「作」,也是出於對媽媽的保護。

片中最感人的一幕,

片中最感人的一幕,為了解救Elias,Nadja穿過茫茫(喪)屍海,與八號球扭打在一起,處於絕對下風。

Elias以自己的性命為籌碼,將八號球引誘到機艙門處,引爆炸彈。

藉助強烈的光照,將八號球絕地反殺。

與此同時,Nadja的體力也幾乎消耗殆盡

與此同時,Nadja的體力也幾乎消耗殆盡。

為了維持媽媽的生命,Elias用鐵板割開自己的手腕,用鮮血餵食她。

聞到血腥味的Nadja,如飢似渴地啜飲著兒子的血液。

當她睜開眼看到兒子的那一刻,殘存的意識瞬間被喚醒。

她一把推開兒子,衝他怒吼,那是自責與後怕。

她知道自己再過不久就會完全喪失人類意識,忘掉Elias,並無知無覺地傷害他。

而Elias,一次次被推開,又一次次朝媽媽張開懷抱。

周圍是一搖一晃、越逼越近的喪屍群,眼前是生命裡最重要的小男孩,Nadja痛苦地往後縮,一寸寸遠離兒子,轉身義無反顧地衝進喪屍群中。

這段想觸碰又收回手的生離死別,讓人潸然淚下。

朝陽的映襯下,無聲的對白將母子間的內心掙扎與情感張力拉滿。

總體來說,《血色天劫》將喪屍、吸血鬼、空難、親情等元素縫合的還算不錯,故事順滑完整,邏輯清晰合理。

但若是想觀看一部酣暢爽片的影迷們,或許會有些失望,原因有三點。

一是元素過多,導致節奏有些拖沓,難免弱化了乘客的戲份;

二來雖然最大限度地利用了飛機的密閉空間,但比之《屍速列車》中一節節高鐵車廂,少了些闖關的趣味感;

三是女主Nadja雖為戰鬥力略勝人類一籌的喪屍mix吸血鬼,但因其有軟肋,且仍殘存人性,並不能執行利落的反殺。

當你剛以為她要痛痛快快地教訓匪徒時,一個反轉,讓你如鯁在喉。

甚至她始終處在和恐怖分子與普通乘客之間的雙重斡旋之中。

一邊,恐怖分子想制服她、成為她,一邊,普通乘客將憤怒轉嫁於她,想置她於死地。

她既無法單槍匹馬抵禦邪惡,也無法在人群中尋到自己的位置。

唯一與她站在統一戰線的,只有自小與她相依為命的兒子Elias。

她拼盡全力,也要讓兒子活下去。

母子親情,被放置於這樣的極端環境下,得到了極致的展現與昇華。

作為一部B級驚悚片,能在玩創意、撒血漿的同時,將立意更進一步,也算難得。

喪屍類型片愛好者不妨一試。

相關文章

《屍速列車2》(Train To Busan)影評

《屍速列車2》(Train To Busan)影評

如果說2019年最熱的韓國電影是《寄生上流》,那麼,2020年討論度最高的影片,就一定是《屍速列車2》了吧。 四年前,延尚昊導演的喪屍動作片...

這一次,台灣電影集體霸屏【台北票房】

這一次,台灣電影集體霸屏【台北票房】

【台北票房】單元終於迴歸,因為台灣電影市場看樣子是真的復甦了。 不僅是市場復甦,而且臺片相互之間攜手推廣產生了不錯的聚合效應,最近這幾周,臺...

台灣電影院創造老片重映的票房奇蹟

台灣電影院創造老片重映的票房奇蹟

這兩天,因為台灣的疫情變得相對可控,台灣影視藝文圈顯得相當活絡。 今年台灣第一個大型電影活動——臺北電影節於今日開幕,17天,142部電影,...

動畫版《三體》,負分!!!

動畫版《三體》,負分!!!

自2015年劉慈欣的《三體》獲得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之後,《三體》就已經成為了中國科幻第一IP。 如果說人一輩子只看一本科幻小說的話,那許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