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我愛我家》劇情、評價:30年了,依然吊打中國所有爆劇

不知不覺間,今年已過半。上半年的電影院相當熱鬧。也出了像《狂飆》《漫長的季節》這樣的口碑爆劇。但真要說起魚叔心裡的陸劇巔峰,電視劇《我愛我家》至今無法超越。

它不止在當年創下收視奇蹟,至今還被無數人考古。1993年7月,這部劇開播。距今整整三十年。魚叔藉此重溫,又挖出了許多以往忽略了的深意。

一個又一個夏天過去,咱們來看看這部劇到底留下了多少小秘密。

我愛我家

我愛我家

作為中國第一部情景喜劇,《我愛我家》幾乎可算家喻戶曉。

90年代北京六口之家的日常生活,被創作者凝成一枚時光琥珀。

120集熱鬧歡樂的煙火氣裡,舉重若輕地備份了那個時代的樣貌。

很多人覺得,這部三十年前的喜劇早已過時。

但其實不久之前,劇中的「葛優癱」還突然爆火。

衍生出一門「躺平」學,眼下不少人還深鑽不止,可見生命力。

各類金句、表情包也依然好使

各類金句、表情包也依然好使。

吐槽之幽默、諷刺之犀利,讓這部劇宛若一面照映世態的銅鏡,被時間沖刷得鋥光瓦亮。

也越發映照出如今國產喜劇,乃至整個影視劇創作能力的貧瘠。

經典立體的人物形象,暗藏機鋒堪稱藝術的臺詞,切片式的眾生相故事 ,這些早已不是《我愛我家》的新鮮事。

魚叔這次重溫,發現了一個別樣好玩兒的角度。

那就是劇中不可複製的超豪華客串陣容

李雪健、濮存昕、何冰、郭冬臨、趙忠祥、謝園、蔡明、王志文、江珊、姜文、姜武、夏雨、倪大紅、李明啟、李成儒、劉威 、陶慧敏…

連觀眾席坐的都是陳凱歌。

也正因如此,這部劇同樣無意間記錄下了

也正因如此,這部劇同樣無意間記錄下了九十年代的影視狀況乃至娛樂圈環境

比如媳婦和平(宋丹丹飾)出去走穴賺錢,吹牛列起自己見到的腕兒們。

不提全名觀眾就已瞭然的名單,構成了當時的演藝圈。

當然,更喜聞樂見的還有那些年的勁爆八卦。

那個年代,大家都在吃什麼瓜、看什麼劇呢?

咱們索性來挖一挖。

咱們索性來挖一挖

在爆笑名篇《親家母到俺家》裡,和平的母親和姥姥(韓影 飾),就談起彼時的娛樂八卦。

那時雖然沒有熱搜,但報紙照樣有娛樂版塊。

時下最有話題度的,當屬鞏俐張藝謀的戀情。

的戀情
的戀情

二人的情感經歷坊間傳言無數,但唯一確定的,是電影的定情作用。

《紅高粱》之後,鞏張二人在九十年代又接連合作了《古今大戰秦俑情》《菊豆》《大紅燈籠高高掛》《秋菊打官司》《活著》。

觀眾在電影院裡看電影,在電影院外吃瓜。

瓜是勁爆的,電影也是有品質的。

畢竟劇裡賈志新(梁天飾)跟女孩的約會項目,就是看國產電影。

而電影院裡國產電影的選擇,遠不止張藝謀。

在《心中的明星》一集中,圓圓逃課被全家發現。

因為她去參加了張國榮《霸王別姬》首映式

據導演英達講述,本已和張國榮本人約好了客串,陰錯陽差才未成行。

這一情節的確是取材自現實
這一情節的確是取材自現實

這一情節的確是取材自現實。

當年,《霸王別姬》首映禮是萬人空巷的盛事。

張國榮西裝外套上的扣子,被熱情影迷薅到一粒不剩。

由於現場太擁擠,散場後留下一地的手錶、皮鞋。

甚至把上海大光明電影院的玻璃生生擠爆了。

瞧瞧那時候,追的都是怎樣的明星。

還有,《目擊者》一集中。

一家人出行,目睹了一樁殺人案。

賈志國(楊立新飾)配合辦案,幫助警方指認兇手。

嫌疑人隊列裡,驚喜地出現了「撞臉」三人組:姜武、夏雨、姜文

這個組合顯然意有所指。

姜文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當年已拍攝完成,在各電影節大放異彩。

但電影次年才會上映,讓姜文當時名聲大噪的是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

《北京人在紐約》由鄭曉龍、馮小剛導演,在1993年同樣創造了可與《新聞聯播》相匹敵的收視奇蹟。

作品呼應當時的海外淘金熱,讓主角王啟明與妻子一起去到美國坎坷追夢。

也讓姜文在電視劇領域打開了一片天地。

而當時的另一部國民級別劇

而當時的另一部國民級別劇《過把癮》,也刷了一波存在感。

演員江珊、王志文因此劇紅遍大江南北。

二人也在《我愛我家》中驚喜客串。

這麼會「售後」的頂流CP,誰看了不磕一口。

還有更爆的
還有更爆的

還有更爆的。

李雪健、張凱麗主演的《渴望》就是和姥姥的最愛,以一劇之力降低了當時的犯罪率,影響力至今鮮有對手。

魚叔不由得感慨,魔幻而又燦爛的90年代孕育出太多佳作。

我們如今在劇中發現彩蛋,也帶著諸多驕傲與驚喜。

眾所周知,1994年是世界範圍內電影電視神作迸發的一年。

但你很難想象,《我愛我家》中的主角們還在「嫌棄」當時的娛樂環境

一家人一起看電視劇,經常吐槽國產演員的演技。

如今再看,那個年代裡的一聲嘆息,成了此時此刻的「凡爾賽」。

就拿《我愛我家》來說,120集的體量內鍛造出這樣一部經典,如若沒有好演員成就、好劇本支撐、好團隊協作,根本做不到。

而這,也恰恰反映出當時娛樂圈生態。

90年代初,導演英達在國外見識到情景喜劇這一作品類型,將其帶到國內。

殼是有了,瓤怎麼整,總不能照抄人家的故事吧。

那時知道情景喜劇的人少之又少,於是英達聯合王朔、梁左等人,從零開始播種。

結合時代背景,植根當下國情,因地制宜地開荒國內情景喜劇領域

就比如葛大爺的經典篇章不速之客中

就比如葛大爺的經典篇章《不速之客》中。

就將當年知名的點水成油騙局寫成了笑點,用來塑造紀春生不靠譜的角色特點。

甚至這個點子,還在多年後出現在徐崢的《泰囧》裡。

奇妙地參與了內地首部破十億電影的票房神話。

扯遠了,說回我愛我家

扯遠了,說回《我愛我家》。

隔了三十年,咱們再看。

劇作150萬字的驚人文字體量,將語言放在觀眾手中把玩。

除了預言式的時代洞察力,劇中部分臺詞連珠炮式的精巧編排,以及內涵上的先鋒性。

以及創作者對喜劇手法的活用與妙用,和對各種框架內語言體系的連接。

水準與高度,都難再有作品與之匹敵。

水準與高度,都難再有作品與之匹敵

另外,《我愛我家》中的笑聲,來自臺下真實的觀眾。

該劇也是國內唯一一部自始至終都有臺下觀眾的情景喜劇

不摻一點「罐頭笑聲」。

這就意味著,每一集的創作現場,都會得到最即時最殘酷的觀眾檢閱。

演砸了,臺下便一片寂靜。

這是一個觀眾決定一切,考驗真本事而容不得造假的時代。

片中飾演小凡(傅明小女兒)一角的趙明明,後期就因覺得自己不適合喜劇表演與此劇告別。

同時,全劇群星璀璨的客串陣容,也幾乎是零片酬友情出演。

與如今流量即番位,誰紅誰上的標準不同。

《我愛我家》中深受大家喜愛的,更多是有口皆碑的實力演員。

畢竟拍攝現場沒有重來的機會,也沒有字幕,能不能撐住場子,全看個人實力。

90年代的文娛環境,有著一股蓬勃的少年氣息,似乎一切未來可期。

開放而包容的創作環境釀出一部部實心兒的作品。

帶著頗具分量的自重,嵌入陸劇序列之中。

但可惜的是,在許多觀眾心裡,《我愛我家》是中國情景喜劇的「開局即巔峰」

在此之後,國產影視劇無論是內容上的創作力,演員的實力,乃至整個娛樂圈的氛圍,都濃縮成一句:

請注意,倒車。

請注意,倒車
請注意,倒車

《我愛我家》之外的情景喜劇,大家能想到哪一部?

《編輯部的故事》《東北一家人》《閒人馬大姐》《候車大廳》《地下交通站》《炊事班的故事》《武林外傳》《家有兒女》….

這都已經是二三十年前的作品。

如今,情景喜劇似乎已經絕跡。

去年,一檔名為《開播!情景喜劇》的綜藝,請到了多部經典情景喜劇的創作者。

但尷尬生硬的內容讓觀眾大呼「中國情景喜劇正式死亡」。

以前,喜劇走在時代前沿造梗
以前,喜劇走在時代前沿造梗

以前,喜劇走在時代前沿造梗。

現在,編劇跟在網友屁股後邊兒抄梗。

抄完再僵硬地塞進無聊的劇情中,用以拼湊出一個大寫的「尬」字。

以前,喜劇舉重若輕,以小見大以喜寫悲

以前,喜劇舉重若輕,以小見大以喜寫悲。

現在,喜劇需要靠硬煽情、硬上價值、硬擠眼淚來掩蓋內容上的空洞與疲軟。

若要深究何至於此,答案大概只有一個字

若要深究何至於此,答案大概只有一個字:

環境浮躁、創作離地、內容虛假,土壤變質,自然再也結不出《我愛我家》那樣的果實。

情景喜劇的形式,決定著創作者要從生活中提煉細節,再雕刻笑點。

細節是具體的,與虛假和空洞互斥,由此才可與觀眾產生共振,留存在記憶中。

《我愛我家》最後一集,就用一個奇妙的形式,說盡了這個道理。

這天,一家人在客廳看電視。

電視裡演的,竟然正是情景喜劇《我愛我家》。

眾人樂著樂著,就察覺出不對來

眾人樂著樂著,就察覺出不對來。

怎麼劇裡演的,跟家裡邊的事兒一模一樣。

怎麼劇裡演的,跟家裡邊的事兒一模一樣

一問才知,原來是賈志新將家裡的故事透露了出去。

給自己的好哥們梁天,做了電視劇素材。

眼見家醜宣揚到全國,一家人不樂意了,就前去《我愛我家》劇組要說法。

這一家子坐在觀眾席,看著文興宇、楊立新、宋丹丹等演員逐一上臺。

將不為人知的家醜,上不了檯面的生活瑣事真實生動地演繹出來,又羞又急。

演到了和平的曖昧情感糾紛時,她本人直接衝上臺抗議。

之所以急成這樣,就是因為每個神情乃至每句話,都演準了,演活了

真到不好意思讓丈夫賈志國知道還有這檔子事兒。

情景喜劇的要義,就在這兒了。

一家人的抗議,讓劇組不得已停工。

但所有人等著吃飯呢,這可咋辦。

梁天提議,讓這家人自己上去演。

自己的生活,自己還不能演嗎?

你別說,還真演不好

你別說,還真演不好。

因為掌握不好表演節奏與臺詞語氣,加上忘詞。

傅明老人表演完,現場一片死寂。

「藝術來源於生活但高於生活」的理兒,和好演員的重要性,被輕巧托出。

但又因人急了,直接來了一段臨場發揮。

效果竟然比預定的劇本,更有看點。

創作者讓人物面對無形的第四堵牆跳進跳出。

一波三折後,竟又回到了生活高於一切的暗意上。

的暗意上

而後真人與演員的合照,又將現實與虛擬含混。

亦真亦假,亦生活亦戲劇,留給觀眾細品。

即便以如今的眼光看,這一集也十分超前。

但誰想到,這不過是彼時十分「尋常」的影視手法之一。

反觀現在的情景喜劇,殼已裂痕斑斑。

瓤裡更將觀眾與生活排除在外,只剩無根的虛假表演。

今時今日,我們想念我愛我家

今時今日,我們想念《我愛我家》。

唸的不只是劇中的人物和好笑的情節。

更有彼時的創作力,和真誠的創作態度。

再深一些,是活泛生機的創作環境。

是家人閒坐,燈火可親的陪伴時光。

印象裡,我愛我家裡總是夏天

印象裡,《我愛我家》裡總是夏天。

歡聲笑語在時代生機激盪出的光斑中氤氳。

昔年的吉光片羽,時隔三十年落在一個沒有情景喜劇的年代裡。

讓人悵然過後,只得一聲嘆息。

相關文章

《漫長的季節》20個彩蛋

《漫長的季節》20個彩蛋

熱播劇《漫長的季節》用了不常規的敘事方式,用溫暖甚至搞笑的方式去呈現一個沉重悲傷的故事。 導演辛爽在劇中埋下了許多伏筆,臺詞、服裝、音樂、海...

陳數,嫁得真好

陳數,嫁得真好

2003年,麥家將自己在情報部門工作十多年的經歷,寫成長篇小說《暗算》。 特情諜戰文學一度讓麥家被大眾所知,他說: 「他們一直生活在世俗陽光...

《武林外傳》16年後的大結局,妙啊!

《武林外傳》16年後的大結局,妙啊!

「嘿,朋友,我們好久不見你在哪裡?」 熟悉嗎?前些日子,老朋友《武林外傳》官方入駐微博了。一天之內,它連發13條動態,高調宣佈「迴歸」。 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