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爐香:所有人都在等這部片,我來搶先揭祕

最近,娛樂圈都在恭喜一位女導演,就是許鞍華。今年73歲的她,被威尼斯電影節授予了終身成就獎,成為全球第一個獲此殊榮的女導演。

成為全球第一個獲此殊榮的女導演

與此同時,她的新片《第一爐香》,也入圍了今年的威尼斯電影節。

雖然還沒定檔,但無疑是年度期待華語片了。

香玉已經迫不及待

香玉已經迫不及待。

這不,今天就挖出了一部「代餐」。

原來早在36年前,就有人拍出了《第一爐香》的故事——

《儂本多情》

儂本多情

充滿年代感的土味海報,也擋不住哥哥張國榮的絕美容顏。

當年27歲的他,剛剛憑《Monica》拿下兩個金曲大獎,走上歌壇巔峰。

而表演方面算是初出茅廬。

這部《儂本多情》,是他轉投TVB之後的第一部電視劇

由金牌編劇陳麗華(《射鵰英雄傳》《上海灘》)和林少枝(《棟篤神探》《陀槍師姐》)操刀。

改編自張愛玲的中篇小說《沉香屑·第一爐香》,還加了些《傾城之戀》《心經》的情節。

要想聊許鞍華的版本,不妨先從這一部「經典中的經典」說起。

1941年,香港淪陷前夕

1941年,香港淪陷前夕。

莫笑儂(商天娥 飾)的雙親在日軍轟炸中陣亡,為了繼續讀大學,她不得不去投靠有錢的姑媽。

到了她這裡,發現還住著幾個和自己同齡的少女,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陪各路權貴跳舞喝酒

左2是18歲的吳君如,認得出來嗎?

左2是18歲的吳君如,認得出來嗎?

她對這種紙醉金迷的生活嗤之以鼻,卻沒有預料到這也是自己的未來。

從搬進新屋開始,生活就發生了鉅變。

她不想沾染風月場,但偏偏,愛上了生性風流的——

詹時雨(張國榮 飾)。

最初對這個花花公子是百般厭惡,不屑一顧的

但沒想到,當她被老男人騷擾時,多虧了詹時雨機智解圍。

從此,你來我往,火花四濺

從此,你來我往,火花四濺。

從此,你來我往,火花四濺

莫笑儂自知深陷其中,但更清楚詹時雨絕不會為自己改變風流的本性。

即使兩人有過甜蜜和激情,也無濟於事

即使兩人有過甜蜜和激情,也無濟於事。

對方始終沒有給過她一句告白,更不要說什麼承諾了。

於是,她決定離開

拎上皮箱獨自趕路,沒過一會兒詹時雨就追了上來。

她的計謀成功了,那皮箱其實是空的——她不是想走,而是想逼迫浪子回頭。

如此精明,卻還是有一點沒料到:

詹時雨的動機也並不單純,其實他和姑媽暗地裡達成了協議,只要和笑儂結婚,便能換來一輩子的經濟靠山。

於是,他們在眾人的訝異中走進婚姻殿堂。

於是,他們在眾人的訝異中走進婚姻殿堂

然而不久便東窗事發

笑儂得知了詹時雨和姑媽的協議,怒不可遏。

她是這麼驕傲的一個女人,怎能容許別人踐踏自尊?

不管對方怎樣解釋,她心意已決,此仇必報

故事從這裡開始便急轉直下,染上了濃厚的悲劇色彩

笑儂再也沒有讀成大學,正相反,她墮入風月場,淪為另一個「姑媽」

以一種自毀的方式,向詹時雨反擊。

以一種自毀的方式,向詹時雨反擊

歡喜冤家,真正變成了一對相愛相殺的虐待狂

最後,笑儂用計害死了姑媽,逼走了詹時雨,更與昔日好友反目成仇。

就在這眾叛親離的時刻,香港淪陷了

炮火聲中,笑儂換上婚禮的盛裝,飲下毒藥,獨自坐在人去樓空的別墅裡等待死亡到來。

諷刺的是,詹時雨回來了

諷刺的是,詹時雨回來了。

他看到臨死的笑儂,倒沒有過度驚訝。只是將窗簾拉開,然後靜靜地抱著她,迎接敵軍擲下的炮彈。

同樣是「傾城之戀」,他們卻沒有白流蘇和範柳原那樣幸運。

回頭再看詹時雨那句剖白,格外蒼涼:

要是我們兩個其中有一個稍微蠢一點,你猜會不會落到如斯地步?

《儂本多情》播出後大受歡迎,如今看來,雖然部分情節略顯浮誇,但劇情跌宕起伏,人物有血有肉,一點不輸現在的國產劇。

而後又兩度改編新版,足見它的經典。

而後又兩度改編新版,足見它的經典

這兩版和張愛玲原著關係不大

劇集在完成的那一刻,其實已經獨立於原著,有了自己的生命。

但是,也不能拋開原著不談。

《沉香屑·第一爐香》是張愛玲的早期作品,篇幅僅僅3萬多字。顯然是不夠拍一部連續劇的。

本劇取了小說的背景和人物關係設定,把葛薇龍和喬琪喬改成了莫笑儂和詹時雨。

在這個基礎上,填充了很多支線劇情,還挪用了張愛玲另外兩本小說的橋段。

因此,本劇中的原著比重其實不算大

而許鞍華的版本,雖然還沒有流出太多資訊,但香玉相信它一定比《儂本多情》更加忠於原著。

為什麼敢這麼說?

因為許鞍華此前兩次改編張愛玲的小說,都以忠於原著著稱

《傾城之戀》大量保留了小說中的對白,而《半生緣》則儘量還原了人物和關鍵情節。

傾城之戀劇照

《傾城之戀》劇照

不過,這兩部電影也都落了不少話柄。

前者被詬病選角失敗,缺少化學反應,臺詞背得比較生硬;

後者受限於篇幅,沒能拍出時間跨度帶來的悲壯感,也忽略了原著中濃墨重彩的代際衝突。

半生緣劇照

《半生緣》劇照

但這都不妨礙我們期待《第一爐香》。

畢竟,許鞍華上一次改編張愛玲已經是二十三年前的事了,這些年來,她對文學、電影乃至對人生的理解,都發生了變化。

這些變化都必然反哺她的電影。

而且,把3萬多字的小說改編成144分鐘的電影,理應更從容,不至於像《半生緣》那樣侷促。

目前大家對這部新片的擔憂,都集中在選角上。

最早流出的一組開機照,讓吃瓜群眾驚呼:這是《第一爐鋼》,還是《駱駝祥子》?

確實,馬思純、彭于晏跟原著描寫的葛薇龍、喬琪喬相去甚遠。

但選角成功與否,不能只靠相貌來判斷,還要考慮氣質、經驗、演技,以及對角色的理解。

單論相貌,葛薇龍不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但別有古典韻味。

她的臉是平淡而美麗的小凸臉,現在,這一類的「粉撲子臉」是過了時了。她的眼睛長而媚,雙眼皮的深痕,直掃入鬢角里去。纖瘦的鼻子,肥圓的小嘴。也許她的面部表情稍嫌缺乏,但是,惟其因為這呆滯,更加顯出那溫柔敦厚的古中國情調。

劇版的商天娥不算公認的美女,勝在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天生下垂的櫻桃小嘴,和劇中強調的驕傲個性是相符的。

她和馬思純都屬於偏「鈍」的長相,面部線條比較圓潤,更容易演出葛薇龍那股子嬌憨勁兒。

但最契合原著的,還得是《金粉世家》時期的劉亦菲

在相貌不太拉跨的前提下,演好葛薇龍的關鍵還是在於如何理解她的悲劇性。

一個想要讀大學的民國女子,最終墮入風塵。這不僅是個體的悲劇,更是時代的悲劇。

就像張愛玲所寫,大學畢業生也只能到修道院辦的小學堂裡教書,每個月掙五六十塊,還要受外國修女欺負。

在那樣一個半封建殖民地社會里,女人幾乎沒有正經的上升路徑可言

魯迅在《娜拉走後怎樣》曾經談到,沒有經濟獨立的女性出走後只有兩條路:不是墮落,就是回來。

不是淪落風塵,就是迴歸她本想逃離的家庭。

葛薇龍一心要留在香港,不肯回上海老家,知道唯有出賣色相才能維持一點「光鮮體面」。所以她的墮落,是清醒的墮落。

她時刻意識到這樣走捷徑的生活是糜爛、可恥的,但越是掙扎,就陷得越深。

不僅因為她貪圖物質,更因為她始終放不下喬琪喬。

姿態低到了塵埃裡,卑微地渴望從他那裡得到一點愛,為此心甘情願做他的吸金工具。

這段關係甚至稱不上是愛情,哪怕結婚也只不過是利益交換。

然而她得到的最多隻是一剎那的快樂,終究只能略帶自嘲地開解:「我愛你,關你什麼事?千怪萬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

彷彿這樣就能將愛情的失敗歸結於自己的錯付,而不是對方的無情。

她知道她為什麼這樣固執地愛著喬琪,這樣自卑地愛著他。最初,那當然是因為他的吸引力,但是後來,完全是為了他不愛她的緣故。

到了這個地步,「愛情」也已經完全扭曲了。她所愛的不再是這個人,而是這種愛而不得的感覺。

亂世虐戀,自甘墮落,是純粹張愛玲式的「美麗而蒼涼」

因此,葛薇龍身上既有時代的悲劇,又有個體的悲情,少了任何一層,這個角色都不能令人信服。

所以說,吃瓜群眾一味攻擊馬思純的相貌,實在沒必要。她的問題出在對人物的理解上。

「勇敢」用在這裡太單薄了,它衝不破舊的秩序,更改變不了扭曲的價值觀。

如果只讀到男女情愛這一層意味,那麼很難詮釋出張愛玲力圖營造的悲劇美

至於萬眾期待的喬琪喬,在原著裡其實沒有太多戲份,而更像是一個投射情慾的意象。

一個看得見捉不住的「風流美男子」

連嘴脣都是蒼白的,和石膏像一般。在那黑壓壓的眉毛與睫毛底下,眼睛像風吹過的早稻田,時而露出稻子下的水的青光,一閃,又暗了下去了。人是高個子,也生得停勻,可是身上衣服穿得那麼服帖、隨便,使人忘記了他的身體的存在。

可參考年輕時的尊龍、費翔。

「美」到足以讓葛薇龍一見傾心,不可自拔。還能在社交場上游刃有餘,憑一張嘴哄得人心顫。

說白了就是個「花瓶」,放到電影裡,這樣的人設顯然過於平面,勢必要填充一些性格進去才立得住。

《儂本多情》就利用身世來豐富性格。

幼年喪母,被父親忽視,養成了他的缺愛型人格,長大後又患上抑鬱症。因此,這個人物是風流但不輕薄的,非常惹人憐愛。

和《阿飛正傳》的旭仔是同一類人。

和阿飛正傳的旭仔是同一類人

張國榮的膚色、身材,都不像原著中的喬琪,但那雙「風吹過的早稻田」般的眼睛,簡直如出一轍。

雖然演技遠沒有達到後來的神級境界,但也自然地詮釋出了喬琪的神韻。

劇中很多臺詞放到今天就是渣男PUA經典語錄,而他卻能處理得風流而不油膩

這樣的喬琪,才能讓人心甘情願往火坑裡跳啊

這樣的喬琪,才能讓人心甘情願往火坑裡跳啊。

說回許鞍華版,恐怕是彭于晏演藝生涯最大的挑戰

他的形象氣質一直很陽剛英武,不知是否能駕馭這樣的憂鬱美男子。

至少目前放出的幾張劇照,都還沒有喬琪的感覺。

至少目前放出的幾張劇照,都還沒有喬琪的感覺

倒是俞飛鴻扮演的姑媽,微露側臉、雙腿,難擋風情,不愧是大家最放心的角色。

雖然選角招來不少非議,但香玉還是期待許導力挽狂瀾。

畢竟,大導演都擅長調教演員,化腐朽為神奇。

況且,這部片子還有一眾大神加持

王安憶、杜可風、和田惠美、坂本龍一…

王安憶、杜可風、和田惠美、坂本龍一…

個個都是業界傳奇,人均一個金像獎都不在話下。

說到底,一部傑作的誕生,是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

當代最重要的華語女導演,選在張愛玲誕辰一百週年之際推出這部新作。顯然不是鬧著玩的。所以,吃瓜群眾也不必太悲觀,說不定,它就是下一部經典。

說不定,它就是下一部經典

相關文章

四年半後,彭于晏重現台灣大銀幕

四年半後,彭于晏重現台灣大銀幕

誰是2022年台灣電影市場打頭陣的華語片? 說起來還有點魔幻,是《第一爐香》。 沒錯,就是那部2021年10月已在大陸上映,但引發了較大爭議...

《第一爐香》影評:影片質量高於預期!

《第一爐香》影評:影片質量高於預期!

許鞍華新作《第一爐香》亮相第77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這部作品從官宣到預告發布,每一步都備受爭議。有對許鞍華導演的期待,有對張愛玲原著的愛護。...

聖誕快樂,坂本龍一先生!

聖誕快樂,坂本龍一先生!

12月18日,世足賽決賽夜,蜚聲世界的日本著名音樂家坂本龍一,在線上舉行了一場告別形式的音樂會。這之前一週,這場音樂會先行在世界其他地區上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