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後,他被中學同學親手關進監獄

贏在起跑線上的人,是怎麼一步步淪為平庸,甚至是墮落?

「法官在法庭上

認出罪犯是自己的初中同學」

這個當年火遍全世界的視訊及其後續,或許可以給你答案。

那天,

那天,法官Mindy如常開庭,處理一個又一個的案子。

面對法官的威嚴,一些犯人面露苦色,

一些犯人「巧舌如簧」地狡辯,

一些犯人「巧舌如簧」地狡辯,只祈求能輕判。

而到了審理

而到了審理

「入室偷盜、重大盜竊、潛逃、拒絕逮捕」

四項罪名指控的犯人Arthur時,法官的威嚴對他根本不起作用。

Arthur十分淡定

Arthur十分淡定。

不是雙手抱在胸前,面帶不屑

就是在法官說話時發出爆笑,狂妄不已

就是在法官說話時發出爆笑,狂妄不已。

他似乎根本不在乎法官會如何宣判。

直到在宣判刑期前,

直到在宣判刑期前,法官Mindy抬起頭看著Arthur:

「先生,你是鸚鵡螺中學的學生嗎?」

Arthur愣住,他似乎反應過來,法官席上坐著的是誰。

他不能自已地抱頭痛哭,「OMG,OMG…」

法官帶著幾分無奈,

法官帶著幾分無奈,對所有人介紹她的同學:

「他曾經是我們中學最好的學生,在這裡看到他,我很心痛,我不知道幾十年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20世紀70年代,

20世紀70年代,鸚鵡螺中學

是美國最好的中學之一

只有成績和品行兼優的孩子,

只有成績和品行兼優的孩子,才能到這所學校裡學習。

Arthur和Mindy,便是這裡的學生。

課餘時間,他們經常一起踢足球。

Arthur的理科成績很好,

Arthur的理科成績很好,他夢想著成為一名神經外科醫生,而Mindy想成為一名獸醫。

整個中學階段,他們都

被外人視為前途不可限量的孩子

然而他們的人生

然而他們的人生

卻在17歲那年,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最左為Arthur

最左為Arthur

中學畢業後,Mindy有了新的志願,她考上邁阿密大學,攻讀法律。

後來,又獲得了法學博士學位

而Arthur的人生,

而Arthur的人生,卻開始不斷地出岔子。

在損友的誤導下,17歲的Arthur吸毒、賭博

沒錢買毒品,他就去偷去搶。

18歲那年,因為盜竊罪,他第一次入獄。

出獄以後,Arthur仍無法控制

出獄以後,Arthur仍無法控制

賭博行為和對毒品的渴望,他就繼續偷、搶,於是,他不斷地入獄又出獄。

Arthur的家人很痛心,想把他拉回正途,可Arthur卻根本不理他們的勸阻。

2000年

2000年,34歲的Arthur在服刑期間,趁著與其他囚犯一起外出

清理街道垃圾的機會,逃了。

短暫地享受了近兩個月的自由後,他在一場球賽上,被警察發現當場被捕。

與此同時,2000年的Mindy,

與此同時,2000年的Mindy,正式成為了一名法官。

正式成為了一名法官

如果不是Mindy恰好審理Arthur的案子,兩人的人生或許再也不會有交集。

他們重逢那天,Arther發現,昔日同學是正義的化身,而自己,是屢次受到法律制裁的罪犯。

或許正是那一刻,

或許正是那一刻,讓Arthur反思過去的17年——

曾經有理想有抱負的自己,今日怎會淪落到

在法庭上尷尬大哭?

左上為Arthur

左上為Arthur

宣判完畢,Arthur被中學同學Mindy判處

10個月的監禁以及戒毒治療。

在法警將痛哭的Arthur帶走前,

在法警將痛哭的Arthur帶走前,Mindy對他說:

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最好的學生

到底要不要改變,取決於你自己。

但我真的希望,你能告別過去,不要再做犯法的事情。」

2016年4月,他出獄那天,

2016年4月,他出獄那天,Mindy以昔日同窗的身份親自去接他。

這一次,Arthur笑得很開心。

他站在Mindy面前,保證自己不會再重蹈覆轍。

Arthur決心痛改前非。

Mindy結合他的特長,

Mindy結合他的特長,幫他找了一份工作。

經過六年多的打拼,

經過六年多的打拼,Arthur已經是一家制藥公司的經理,實現了財富自由。

不再是偷,也不再搶,是他堂堂正正賺來的。

「是Mindy對我說的話改變了我的餘生」

「是Mindy對我說的話改變了我的餘生。」

如果罪犯Arthur沒有遇見法官Mindy,或許他的現在,依舊是「監獄常客」。

有時候,人們走得太遠,

有時候,人們走得太遠,已經忘了自己為什麼而出發。

不是每個人

都能在迷失自我的時候遇見「Mindy」,但我們應該成為自己的Mindy——

時刻提醒自己:

丟掉初心的那一刻,或許就是人生走下坡路的開始。

圖片來源/網路

圖片來源/網路

撰文、編輯 / 魚魚

責任編輯 / 七七,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