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張圖告訴你,義烏到底是怎麼富起來的?

大家好,我是象君。每當聽到「義烏」這個城市,就莫名覺得有些魔幻。有人曾這樣形容:「這裡的每一天都像在過雙11,商品價格低到嚇人」。5塊一斤的襪子,10塊一堆的頭飾。

▲攝影/吳獻華

▲攝影/吳獻華

也有人曾說:「走在義烏除了能聞到滿大街的咖喱味,還有錢味。」

在街頭隨便拽個大媽,就能用英文和「外國仁」砍半天價;一位撿廢品的老大爺,家裡住的可能是別墅。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總之,這裡的民風就是,「商業為先,一切向錢看」。

雖是縣級市,卻有著世界上最大的商貿城,人均GDP趕超北京與上海。

小小滴義烏真的這樣富嗎?它又是怎麼富起來的呢?

 從雞毛換糖到全球電商 

20世紀70年代

「敲糖幫」重出江湖

在說義烏怎麼富之前,咱們先來了解一下,這裡的人為何如此痴迷於用商業賺錢。

義烏雖然身處浙江省的中心地帶,但自然環境卻非常「惡劣」。

三面環山,土地非常貧瘠,地裡種的多是易成活的甘蔗,除了糖以外產糧很難。

1979年義烏人民在插秧(圖片來源於中國義烏網)

▲1979年義烏人民在插秧(圖片來源於中國義烏網)

想要填飽肚子,只有拿糖去換雞毛來肥田,提高產量。

於是,在70年代走南闖北搖著撥浪鼓用雞毛換糖的「敲糖幫」重現江湖。

這是義烏小商品交易的雛形。

1982年,擺攤婦女向縣委書記「爭來」交易市場

1982年,擺攤婦女向縣委書記「爭來」交易市場

「我們做點小買賣養家餬口,政府為什麼要趕我們?」

「你先回去吧,我告訴有關部門不扣你的貨」。

這是1982年間義烏廿三裡鎮,一名叫馮愛倩的婦女與縣委書記謝高華的對話。

原義烏縣委書記謝高華(左三)

▲原義烏縣委書記謝高華(左三)圖源:浙江在線

為了養活家中的5個孩子,她偷偷摸摸將用糖換回來的小玩意,拿到縣城擺地攤販賣。

這在當時完全屬於「投機倒把」的買賣,馮愛倩的貨物屢次被沒收,走投無路下大著膽子來到縣委,找書記討說法。

▲馮愛倩

▲馮愛倩

她的這次「膽大包天」為義烏帶來了翻天覆地變化,縣委經過反覆調查研究,做出了一個同樣大膽的決策,允許人民經商。

馮愛倩領到的第一本稅務登記證

▲馮愛倩領到的第一本稅務登記證

於是,義烏第一代馬路市場——稠城鎮湖清門小百貨市場誕生了。

光當年成交額就達到392萬元,馮愛倩也成為了市場的第一批商戶。

1982年第一代小商品市場

▲1982年第一代小商品市場 圖源:中共義烏市委宣傳部

1984年,從路邊攤搬進室內市場

做大商品拼不過一線城市,搞優惠政策比不過深圳,想要「興商建縣」怎麼辦?

義烏人民想出了先從針線衣帽,這些小商品搞起,政府也主動創造經商條件,投資擴大市場,設置固定攤位。

1983年繡湖蔬菜市場

1983年繡湖蔬菜市場(圖片來源於中國義烏網)

在1984年12月6日,義烏第二代市場——新馬路市場建成,攤主們從之前的路邊攤搬進了室內,一切頗具規模。

義烏第二代市場——新馬路市場建成

這下,義烏漸漸有了名氣,不止本地人搶著在此開店,還湧來了不少外地人,大家都知道「要做生意就去義烏」。

這一年,全縣經商辦廠高達14259戶,全年成交額2321萬元。

1984年第二代小商品市場

▲1984年第二代小商品市場

1986年,

突破億元大關

第三代小商品市場

「市場發展太快了,義烏人賺錢太拼了」。

1985年初新馬路市場剛開不到一年,竟然又要擴張了。

當地政府審時度勢,1986年間建起了第三代市場——城中路市場。

這個市場採用火車站月臺式棚架結構,總投資440萬元,設攤4096個,可同時容納3萬人在內交易。

1986年第三代市場

▲1986年第三代市場

當年,市場交易額瞬間突破億元大關,稅收成倍增加。

在西方國家,他們知道中國有個地方叫義烏。

1987年首批外國使者考察義烏小百貨市場(第三代市場)

▲1987年首批外國使者考察義烏小百貨市場(第三代市場)

1988年,義烏縣化身成了義烏市

在1988年5月25日這一天,義烏有了新身份,正式從縣升級為市,在城市化的列車上越駛越快。

1992年,有了櫃姐的第四代小商品市場

1992年,有了櫃姐的第四代小商品市場

義烏市場太有名了!

在1990年底它已成為我國最大的小商品市場,原先的鋪子早已放不下客商,在發展的需求下,第四代篁園市場正式建成,室內設計是正兒八經的櫃檯式。

第四代篁園市場正式建成

與之前相比,整個攤位將近增加了4倍,交易額突破100億元,堪稱中國最大的室內商品市場。

1995年,讓Made in china走出去

1995年,讓Made in china走出去

「生意不能只在國內做,想要做大必須走出去」。

為了提升小商品行業的全球性發展,在1995年國家專門批准了義烏出口商品的資格,還開展了第一屆「中國義烏國際小商品博覽會」。

第一屆「中國義烏國際小商品博覽會」

並打出「匯四海精品,交五洲朋友」的標語。

歡迎世界各地的人來義烏做生意,讓Made in china真正走出去。

▲最早來義烏的外國客商裡,中東人居多 攝影/小瘋子

2002年,義烏建成

全球最大市場

「如果你在每間店鋪停留三分鐘,差不多要一年半的時間才能逛完全部市場」。

這是對義烏第五代市場——中國義烏商貿城,實打實的描述。

為了做好全世界的生意,從2002年起國際商貿城就開始了籌建與運營,經過不斷擴充,它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市場。

▲義烏商貿城全景 攝影/吳貴明

▲義烏商貿城全景 攝影/吳貴明

除了增大場地,在這一年還成立了國際物流中心,海關監管點、檢疫機構同時入駐,一切為擴大出口而服務,這種「優惠」待遇是其它小城市想都不敢想的。

2008年,創建「中國網店第一村」

2008年,創建「中國網店第一村」

「有些事情總是來得始料未及」。

在實體店行業做得風生水起的義烏,在2008年迎來了它向電商行業的轉型。

那時,正趕上金融危機,位於義烏市郊的青巖劉村200多棟房屋出租困難,為了將房子租出去,增加村民的收入,村支部與義烏工商學院,想出了做淘寶村鼓勵草根創業的想法。

拉網線、找快遞,在各種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下,許多創業者搞起了電商賣貨。

青巖劉村,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網店第一村」。

2018年,離開了義烏

2018年,離開了義烏

全世界的聖誕節過不下去了

《華盛頓郵報》曾公開表示,「全球的聖誕節都離不開中國製造」,聽起來或許有點誇張,但事實確實如此。

對此,義烏海關給過最真實數據,到2018年11月,義烏出口聖誕用品總額16.1億元人民幣,為全球聖誕市場提供了80%的產品。

100個聖誕帽只賣5塊人民幣的義烏老闆,與上帝相比更像上帝。

▲圖片來源:騰訊圖片

▲圖片來源:騰訊圖片

2019年,變身「網紅直播第一村」

「各位女生你們的魔鬼來嘍」。

2019年隨著直播賣貨的大火,在義烏一個叫做北下朱村的地方,立即出現了5000多個「李佳琪、薇婭」,這個村子被稱為「網紅直播第一村」。

從實體到電商店鋪再到直播帶貨,這是義烏商業模式進行的第三次大改革。

▲圖片來源:夏之南

▲圖片來源:夏之南

如果說之前每個義烏商戶都擺過地攤,那麼現在他們肯定都在做電商直播。

「網紅主播」佔全村94%的人數。

每天有無數件商品通過小小的直播間,銷往世界各地。

▲圖片來源:夏之南

▲圖片來源:夏之南

2020年,誰都離不開義烏製造

2020年疫情結束,義烏的小王開啟了自己「放風」之路。

在天津古文化城、上海七寶老街、西安兵馬俑、麗江古城,天南地北買了木梳、手串、披肩等各類紀念品送親朋好友。

回到家後卻捱了一頓說落。

回到家後卻捱了一頓說落。

「你個麻波,這些都是從義烏批發過去的,想要在家拿就成了」。

確實如此,幾乎每個旅遊區老街上賣的旅遊紀念品,都是從義烏定製做的。

買到最後,義烏人想買點「新鮮」的當地特產,都有點難嘍。

 富起來的為什麼是義烏人? 

薄利多銷

一頂帽子只賺一分錢

」一分錢可以撐死人,一毛錢也可以餓死人「。

就是憑藉這一分錢的小利潤,義烏商人賺到了成千上萬乃至億元的利潤。

這樣靠一分錢發家的老闆,在別人眼中他們是「螞蟻商人」,做的雖然多是小商品,追求的卻是大生意,不留餘力的將每一分利潤產出最大價值。

在別人做生意想著如何獲益之時,義烏商人卻選擇主動「讓利」。

真的很難想象,看上去做工講究的太陽帽,在義烏的出廠價不到十元錢,一頂帽子的利潤只有一分錢。

而這一分錢,卻是廠老闆一直堅持的。

▲圖片來源:《時尚芭莎》

▲圖片來源:《時尚芭莎》

在他們看來,這一分錢的利潤雖低,但卻能帶來大空間。

一間不大的作坊,一天生產20萬頂,持續供貨給沃爾瑪這樣的大公司,一年下來就是幾十萬的利潤。

不管這頂帽子,在外面市場身價漲幾倍甚至幾十倍,他們一分錢的利潤始終不變。

▲圖片來源《時尚芭莎》

▲圖片來源《時尚芭莎》

勤奮好學

永遠走在最前面

在義烏12字精神中,第一條便是「勤耕好學」。

這裡講的好學並不是學習成績好的意思,是審時度勢、跟著市場跑,並跑到最前方。

而這種跟著市場需求跑的路子,他們從學生時期就開始「抓起」了。

有人曾這樣形容,「一般地方的大學發的是獎學金,而義烏學校給的是創業金「。

當別人家的學生還在學校求學分的時候,義烏學生卻早早「下海」創業了。

▲年關將近,義烏的商貿市場 攝影/盛俊偉

▲年關將近,義烏的商貿市場 攝影/盛俊偉

早在八年前,義烏職業學院的學生平均月收入,就達到了萬元。

一個班級內能出十幾個老闆,有的在畢業時就賺到了百萬、千萬的身家。

與被動就業相比,義烏人喜歡的更是主動創業。

▲現在高樓林立的義烏 攝影/吳獻華

▲現在高樓林立的義烏 攝影/吳獻華

吃苦耐勞

是螞蟻商人也是地板老闆

義烏人除有螞蟻商人的稱號,還被稱為「地板老闆」。

話說,在早些年義烏人到廣州進貨,買不到火車座票,在晚上想要休息時會直接往車座地下鑽,躺下就睡。

在義烏商界,漸漸就有了「想做老闆,先睡地板」的說法。

從忍凍捱餓、走街串巷用雞毛換糖,到從一分、一毛利潤中發家致富,義烏富起來的背後是商人們「勿以利小而不為」誠懇做生意的態度在支撐著。

他們始終堅持在不起眼的小物件中,發展出大前途。

就如電視劇《雞毛飛上天》臺詞所說:「雞毛最賤,但它養活了我們的祖祖輩輩;雞毛最輕,可有點風它就能飛到天上去。「

內容參考來源:

地道風物《義烏人到底是怎麼富起來的?》

中國義烏《淚目!義烏人記憶中的城市,40張老照片帶你穿越40年》

普象工業設計小站整理編輯
圖片來自網絡

相關文章

李佳琦還會離開

李佳琦還會離開

「哈嘍,大家好,我們來嘍!」9月20日晚7點,李佳琦在沒有任何預熱和預告的情況下悄然復播。此時,距離他6月3日突然下播後休整,已經過去了10...

在央視春晚公然「揭醜」,她卻火了!

在央視春晚公然「揭醜」,她卻火了!

今年的春晚結束了,沒有賈玲,沒有宋丹丹,卻誕生了一個新的搞笑女王。 在一眾尷尬到腳趾抓地的小品裡,趙曉卉一分鐘的脫口秀,被網友評為「唯一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