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反催收被圍剿!

銀行催收大網不斷鋪開,一場信用卡催收與反催收之間的較量正在上演。

撰文|張浩東

出品|支付百科

銀行最嚴風控的到來,意味著銀行開始收縮信用卡信貸規模,放貸變得更為審慎,這也直接阻止了一部分套取信用卡資金的行為。

銀行一方面降低信用卡額度控制風險敞口,另一方面也通過強硬的催收措施,加大對信用卡逾期使用者的催收力度,而在銀行的催收重壓之下,部分持卡人已被壓得喘不過氣。

此前,許多銀行針對未按期履行信用卡還款義務的客戶,部分銀行將視情況採取包括但不限於發送律師函等措施進行催告,並要求持卡人按照已入賬的最新欠款總額履行還款義務。

對眾多逾期使用者,銀行往往不能在催收的各個階段都全面參與其中,與銀行合作的第三方外包催收機構為了儘快追回持卡人欠款,在催收過程中使用暴力催收、電話轟炸、上門圍堵等方式,對持卡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擾。

絕境之下,無力償還信用卡賬單的持卡人開始尋找其它出路,銀行的持續施壓催生了一個反催收的產業,專門替持卡人進行債務減免,開啟逃廢債之旅。

信用卡高達850億的逾期,為反催收產業提供了生長的土壤,巨大的市場需求讓這個產業看到了背後賺錢的商機。各種各樣的反催收廣告出現線上下及各類社交、電商平臺上,公開售賣服務。

反催收人員在宣傳過程中,通常會以減免信用卡利息和違約金、減少還款金額、代辦停息掛賬及債務重組等為噱頭,吸引持卡人前來辦理,從中收取中介費,比例最低為10%。

也就是說,反催收人員每成功幫助持卡人申請到一筆10萬元的特殊優惠時,就可獲得1萬元左右的費用,有的收取的中介費更高。據了解,反催收產業中的從業者月收入均可輕鬆過萬,業績好的甚至可以拿到數十萬。

目前,在這些從事反催收的人員中,有的是個人性質的,有的已經以商務諮詢的名義成立公司,進行公司化運營。無論是個人還是公司,幫助持卡人反催收時採取的方法幾乎沒有太大區別。

反催收的出現,對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催收工作形成了阻礙,在反催收人員的鼓動下,持卡人會使用特定的話術與銀行形成對立,假裝成弱勢群體,並以向監管部門惡意投訴銀行的方式相威脅。

逾期持卡人對於催收的瘋狂反撲,令銀行近年來的投訴量激增。持卡人通過寫投訴信向監管部門及第三方網站投訴,銀行方面有時會尋求妥協,反催收人員因此得利。

此外,反催收人員在惡意投訴不成功的情況下,還會與欠款的持卡人共同偽造病例證明、貧困證明等資料,從而在與銀行的周旋中獲得更大的勝算。

一位信用卡持卡人小林向「支付百科」表示:幾年前為了做生意辦理了幾張信用卡,總額度加起來接近五十萬,後利用了信用卡內的資金投資生意,因經營不善店鋪倒閉,信用卡欠下近30萬元的欠款。

找到反催收機構後,給到小林的辦法便是惡意投訴銀行,並要求小林在信用卡債務處理完畢後,支付5萬元的中介費。經過深思熟慮後,小林沒有選擇找反催收機構合作,在向銀行如實反映投資失敗的情況後,與銀行達成了個性化分期的方案。

除了代理持卡人維權外,還有從業者活躍在反催收聯盟群中,出售反催收攻略和案例,價格從幾元到幾百元不等。事實上,藉助這些技巧延長還款期限、免除利息的只是少數。

反催收聯盟的反撲之下,如果不良資產不能追回,銀行等金融機構面臨著嚴重的資金風險。在此背景下,金融機構組建「反反催收聯盟」,對反催收展開圍剿。

目前,監管層也在制定新的規定和標準,來應對反催收聯盟,對於持卡人不合理的投訴,監管機構不會再傾向於持卡人群體,會更加客觀地進行評判。

前不久,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及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等監管部門對抖音、微博在內的多家網際網路平臺開始調研,要求網際網路品臺針對「反催收」、「代理維權」、「停息掛賬」相關內容加大審查力度,實現精準打擊。

為了響應景觀,抖音、微博等網際網路平臺也會進一步強化對「反催收」、「代理維權」、「停息掛賬」等內容的控制。

在金融機構的合力之下,反催收漏洞已經漏出,套路的破解加上多方圍堵,反催收灰色產業迎來了最艱難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