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懶的劇版《三體》,憑什麼能吊打動畫《三體》?

2023年影視劇第一個驚喜,非劇版《三體》不可。

開播當晚,《三體》迅速登上微博熱搜, #三體電視劇# 話題閱讀量突破10億。

上線一小時,騰訊視訊站內熱度值突破2.5萬,打破了騰訊視訊劇集首日熱度值紀錄。

《三體》還給騰訊發了個「超大年終獎」,別的平臺因會員被罵,《三體》讓人心甘情願充會員。

和動畫版被無情吐槽「依託答辯」截然不同的是,劇版的《三體》口碑爆棚,網友們敲鑼打鼓地做起了「自來水」。

原著黨直呼:「只要全劇維持在第一集這個水準,Netflix的不用看了。」

尤其是第七集遊戲部分播完後,「超預期」三個字更是刷屏。

雖然第八集播出後,不少觀眾感覺劇情拖沓,但評分依然穩定在8.1分。

難產了7年劇版《三體》,能通過觀眾大考,經歷了三個意外。

意外一

意外一:

中國最大科幻IP,靠電視劇贏麻了

縱觀中國影視史,從來沒有一個IP,能像《三體》這樣被觀眾寬容以待。

《三體》作為中國最大的科幻IP,它的影視之路可以用「不堪入目」來形容。

2013年,張番番夫婦完成了影版《三體》的立項工作,但經過2年的難產,卻只拍出來一個很粗糙的東西。

有坊間傳言平淡的像個PPT,實在是拿不出手,只能無限放粉絲鴿子。

本來被寄予厚望的動畫版,開局一億播放,最後評分跌到4.6,真所謂是「溜粉一直爽,哄粉火葬場。」

「溜粉一直爽,哄粉火葬場」

前四次影視化,不是夭折,就是惡評,唯一獲認可的只有兩個小成本製作,對局部故事線的改編。

2億大製作電影做成PPT,被給予厚望的動畫版,拍成「依託答辯」,一個電視劇還想扛「中國科幻」的大旗?

在廣大粉絲的眼裡,這簡直是痴心妄想。

因此在2016年,鵝廠要聯合央視做真人版《三體》的訊息傳出來時,大家喊的卻是:「不要拍攝,不要拍攝,不要拍攝!」

好在書迷們對《三體》愛得深沉,雖然嘴上說著不要,但身體卻很誠實。

劇版《三體》開播前,在豆瓣上這部劇的想看人數達到了9.3萬,秒殺春節檔大片《滿江紅》《流浪地球2》的5萬和4.2萬。

熱情歸熱情,大多數粉絲對電視劇的心情都是:擔憂大於期待。

因此想討好《三體》的觀眾不簡單。

比如,最初的演員選角,很多觀眾並不滿意。

像於和偉飾演的史強,有人覺得史強應該是外表憨厚、內心精明,而於和偉「看起來就猴精猴精的」。

甚至挑剔到了指甲蓋和頭髮絲,比如小說裡史強喜歡抽菸,牙齒應該會發黃。

但網友說,「你瞅於和偉那個牙白的,一笑鋥亮!」

對於林永健演的軍方高層常偉思,有網友表示出戲,一看那張臉就想到春晚小品。

更有人看完《我的三體之章北海傳》的方腦殼畫風之後,更是產生了一種奇奇怪怪的執著:我覺得章北海的演員,必須得是國字臉。

面對變態級挑剔的觀眾,電視劇播出後,結果卻相當意外:網友的態度從挑剔,變成了「最牛科幻電視劇」、「還原度極高的作品」、「最好改編」等評價。

誰也沒想到,中國最大科幻IP的最大贏家,竟然是最不受待見的電視劇。

從難產7年到被全網熱捧,劇版《三體》為何能讓人如此意外?

意外二:摳書式改編,竟成了最大亮點

意外二:摳書式改編,竟成了最大亮點

「無知和弱小從來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這句《三體》小說裡的原話,被很多原著粉表達對動畫版《三體》的失望。

比起傲慢魔改的動畫版《三體》,劇版《三體》則虔誠到近乎「偷懶」。

最讓人意外的是,這種摳書式改編,反而成了劇版《三體》最大的亮點,一番神還原,把原著粉照顧的服服帖帖。

劇版《三體》在劇情上,選擇了「老實巴交」路線。

按照小說的敘事,從第一部開頭一點點推進,直接從科學家自殺事件切入,在引入奈米物理學家汪淼與刑警史強聯手調查,與原著一樣發展劇情沒有魔改。

開頭營造的懸疑感,既讓原著粉舒服,也最大程度的照顧了新手的感受,讓劇情看起來還算絲滑。

在臺詞上,劇版《三體》幾乎做到了逐字逐句地「照書拍」,很多演員的臺詞,就是小說中的原話,直接整段摳書。

像常偉思的偶然論,角色直接毫不避諱的照書念,在演員強大的臺詞功底演繹下,比自作聰明還不討喜強的改編強多了。

除了眼熟的臺詞,諸如「不要回答」、「射手與農場主」、「倒計時」等小說經典情節都一一呈現。

有些畫面,完美還原了小說中的場景,像是文字活過來了。

在拍葉文潔向三體人發出信號時的場景,簡直是書中那句「人類文明的命運,系在這纖細的兩指之上」的完美寫照。

劇中很多科學實驗場地都是真實的,劇組特意到對撞中心、奈米中心、天文觀測站等地取景,為的就是儘量減少棚內搭建,增加場景的真實感。

為了更好地還原原著情節,劇版《三體》製作團隊的足跡遍及寧波、橫店、北京、黑河等 270 多個地方。

作為一個科幻改編作品,在名場景的特效還原,也是劇版《三體》的驚喜。

比如第二集的檯球實驗,科學家丁儀和汪淼打了場檯球,以模擬加速器中的粒子碰撞。

五次實驗,雖然時間空間各不相同,但結果並無差別,黑球都將入網。

無論是特效還算場景,都堪稱1:1復刻,特效做得比預期更細緻嚴謹。

如果說臺詞和特效,還只是表面的還原,那對氛圍感的營造,則算得上對原著的最大還原。

尤其是汪淼被倒計時逼的瀕臨崩潰的過程,整個色調和鏡頭,讓那種驚悚和壓抑感撲面而來。

這就使得,在劇情的彈幕中,不時有人cue編劇:這也太省事了。

但就是這種省事,反而讓一開始不接受真人版《三體》的那波人,改變了想法。

意外三

意外三:

科幻片崛起的擔子,不再逼《三體》挑

過去,像摳書這種行為,是要被人罵「偷懶」的,為何對《三體》很寬容。

當初《流浪地球》被全網爆誇的時候,因為只是用了原著的大框架,後來也成了編劇有想法的力證。

這背後的原因,也是劇版《三體》的第三個意外:沒有再被背上「中國科幻片崛起」的重擔,大家對它的期待,就是講好故事。

劇版《三體》和過去的科幻片改編不同,不再是原著外殼,好萊塢動作大片式的內容。

而是沉下心在講一個《三體》故事,因此除了在臺詞劇情上摳書之外,劇版《三體》在其他地方並沒偷懶,而是儘量做到超預期,給足創作誠意。

  1. 恰到好處的改編,讓人物更豐滿

劉慈欣自己說過,《三體》的角色,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都難逃「工具人」的宿命,影視劇如果僅僅停留在「還原原作」,很難讓觀眾完全滿意。

因此,電視劇在人物貼原著的同時,還是做了一些細節上的豐滿。

原著中汪淼的形象其實很單薄,因此劇中會給這個人物「加戲」。

比如把原著中汪淼的兒子換成女兒,讓其中不少「小棉襖」情節,給冰冷的科幻劇增加些溫情。

汪淼在於和偉飾演的史強合作中,編劇增加了一個很有CP感的劇情。

五大三粗的史強一句:「你歸零了,我也跟著你一起歸零的許諾」,讓無數原著粉也大磕特嗑兄弟情。

電視劇用了5集的時間講述了汪淼的成長——從倒計時剛出現時的慌張、見到宇宙閃爍的恐懼,到與大史「滷煮對話」的絕望,到最後給孩子講課時,眼中全是堅毅。

尤其是那句「你現在首先要站直了,別趴下。他們越是讓你害怕什麼,你越不能讓他們如願以償。」

讓整個過程都又燃又暖,被原著粉直呼「這才是有效改編。」

2.越是宏大的佈局,越要狠抓細節

劉慈欣的小說向來是以硬核、科幻聞名,其中龐大的設定、恢弘的世界觀以及大量晦澀難懂的理論設定,改編劇本的難度非常之大,拍成電視劇被大眾接受更是難上加難!

劇版《三體》做得很好的一點是,在宏大的背景下,沒有忽略細節。

比如,《三體》的「年代感」表現得很好。

劇中和楊東一起出場的對撞機,是在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進行的實拍、背景中當年還在修建的央視大樓;

電腦上是WindowsXP系統,登入的騰訊QQ是2007年老版本;

對話的背景電視上,在播出的是《虹貓藍兔七俠傳》;

史強的諾基亞手機上,玩得是十年前最火的小遊戲——3D貪吃蛇。

除了這些看得到的細節,還有很多隱藏細節。

在講農場火雞理論時的畫面,動畫部分的火雞是木雕質感,預示著它們就像被人擺弄的木偶一樣圈禁在農舍裡。

與此對比的是,農場主則採用冰冷的金屬質感,最大程度體現冷漠感。

作為科幻文學影視化作品改編,劇版《三體》在特效、配樂、剪輯的呈現上也是比較合格的。

刀哥從一些原著粉那裡了解到,劇版《三體》的片頭片尾曲,最很超預期的地方,幾乎每集都有專屬的片頭片尾曲,尤其第二三集,片尾曲一出那種壓抑恐怖的勁兒就對味了。

劇版《三體》做得最好的就是,尊重原著,有限創新。

改編大IP,想被誇很難,但不被罵很容易,尊重觀眾就夠了。

結語:

說了這麼多,那劇版《三體》是完美的嗎?

當然不是。

從最新的第八集看,原本看得很爽的原著黨,已經開始吐槽拖沓,瞎改。

從非原著黨角度看,《三體》摳書的做法,並沒有刻意去降低觀看門檻,可能早早就勸退了。

從商業劇的角度看,《三體》的「慢節奏」可能會讓部分觀眾失去耐心,王傳君更是被說最大的敗筆。

如今的情況,明顯是 《三體》「識時務」的做了取捨。

《三體》原著在中國科幻界的超然地位,註定了無論對它如何改編,都不可能讓所有觀眾都真正滿意。

既然眾口難調,那我先搞定原著粉,也是不錯的選擇。

就像豆瓣點贊最高的一條評論稱:「比起領會不到精髓的瞎胡搞,最明智地選擇就是直接摳書,臺詞、場次全部按部就班。」

只更了8集的《三體》,會不會持續成為爆款,都是未知數,但就像劇中說得:

恐懼源於無知,但勇敢也源於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