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王」賈躍亭

賈躍亭

又鴿了。

11月22日,美股上市公司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下稱「FF」)對外披露了2022年第三季度財報。財報顯示,今年第三季度,FF淨虧損1.03億美元,較去年同期3.03億美元的淨虧損大幅收窄;今年前三季度,FF淨虧損3.98億美元,而去年同期淨虧損達到4.32億美元。

同時,FF表示:FF 91的首批交付時間充滿不確定性,預計不會在2022年發生。

這是FF第4次推遲交付時間,而上一次是在今年的7月,當時的FF宣佈推遲交付時間至2022年第三或第四季度。

不過,至少這次財報,FF按時交上了,上一次即將遞交財報時,FF由於忙於啟動對賈躍亭的調查,沒能按時遞交第三季度財報,收到了納斯達克退市警示函。有外媒爆料稱,這是布萊恩·克勞利克(Brian Krolicki)對賈躍亭的「逼宮」。

9月27日下午,數月未出現在公眾視野的賈躍亭轉發了FF發佈的一篇名為《Faraday Future宣佈新融資並與大股東達成全面治理決議》的通稿。決議中的重點便是,FF TOP撤回訴訟,同時FF會陸續分批收到總額為1億美元的融資,屆時公司董事蘇珊・斯文森(Sue Swenson)和布萊恩·克勞利克將陸續辭去相應職務。

同時,賈躍亭評論寫道:撥亂反正、重回正軌,這是FF又一個重大拐點。衷心感謝攜手拯救了FF的所有投資人、合夥人、公司高管和員工們。接下來,讓所有未來主義者攜手全球供應商,全力衝刺FF 91 Futurist的量產交付,為股東、使用者、員工、合作伙伴和全行業創造最大價值。

來源:賈躍亭微博截圖

來源:賈躍亭微博截圖

顯然,宮鬥迴歸的「鈕祜祿·躍亭」並沒有衝刺成功。經歷了被做空、股價暴跌、財報難產、股票面臨退市、內部高層動盪、財務危機、退市風波等問題後,作為一個企業,FF最終還是要面對產品、交付這個終極的商業問題。

014次跳票

衝刺量產?下次一定

2021年7月22日,FF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賈躍亭站在納斯達克交易所外,面對記者的提問,難以剋制滿臉的喜悅,自信滿滿地稱:「12個月衝刺量產,有信心顛覆邁巴赫、賓利、法拉利。」記者追問,還打算回國嗎?賈躍亭笑容滿面地答道:「那必須的。」

與「下週回國一樣」,「衝刺量產」已成為賈躍亭的常用語。

攝影:史小兵

攝影:史小兵

FF週一晚間在一份監管公告中稱,其FF 91電動汽車的首批交付時間 「不確定」,「預計不會在2022年發生」。

這已是第四次,推遲FF 91電動車量產。

第一次跳票的原因是恆大。

2018年12月5日,FF發佈了一則聲明。聲明中稱,因投資人違約拒絕支付投資款,FF現正面臨嚴峻的現金流危機。而恆大健康進一步拒絕根據合同約定解除對FF資產的留置權,使得FF暫時很難通過資產抵押貸款實現短期融資。同時,還表示,將繼續推進新物種FF 91生產交付相關的核心工作。

2017年春,FF迎來多位高管,其中包括了前德意志銀行CFO、勞斯萊斯高管、寶馬全球CFO Stefan Krause。在歡迎詞中,FF官方微博寫道:作為汽車行業的世界級領袖,擁有近30年深厚產業積澱的Stefan必將促進FF全球業務的快速發展,確保FF內華達工廠的按時完工以及FF 91在2018年的順利交付!

第二次跳票的原因是融資進程放緩。

2019年3月20日,據外媒報道,FF已經賣掉了位於洛杉磯的總部。在此之前,FF曾以400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其在北拉斯維加斯超過5000畝的工業用地。

法拉第未來的傳播總監John Schilling確認了出售總部的資訊。他表示:「拉斯維加斯土地資產以及Gardena總部房產的出售是我們最佳化商業策略的一部分,我們將所有的資源都投入到核心目標——在2019年內實現FF 91的交付。」

然而到了2019年10月份,交付計劃再次推遲一年。新上任的CEO畢福康接受採訪時表示,首款電動車FF 91計劃在2020年9月份進行首批交付,預計首批交付量大約在「幾百臺左右」。

第三次跳票,也沒給出具體原因,直接表示要將目標調整為上市籌措資金,股權融資成功後再量產。

距離原定交付日期還有兩個月,2020年7月FF官方宣佈:「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生效消除了FF股權融資和推進中美雙主場戰略的最大障礙,FF目前正全力以赴完成包括IPO在內的股權融資目標。」

同年10月14日,FF官網發文宣佈,已完成其基於2019年高級過橋融資貸款計劃的擴充和展期。並再次推遲FF 91量產時間:「根據投產計劃,FF 91將於股權融資成功交割後約9個月啟動量產。」

第四次跳票,發生在上市後,給出的理由是「仍受制於各種條件」。

2021年7月22日,FF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共募集資金約10億美元。同年9月19日,在「919未來主義日」活動上,畢福康表示,「我們有充足的信心在上市後12月內按時高質量高產品力交付FF 91 Futurist。」

也就是,2022年夏天是交付的時間節點。

7個月後,2022年的春夏之交,畢福康接受採訪時又明確了交付的時間節點:「我們將在今年第三季度交付第一批FF 91電動車。這將使FF將成為第一家真正的高端高性能、極智科技奢華的智慧電動車製造商。」

但在今年9月,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8-K檔案中,FF又表示:「不再預計在2022年第三或第四季度開始交付FF 91。」FF在11月22日遞交的監管公告中表示,FF 91的開賣「仍受制於各種條件,其中許多條件是法拉第未來無法控制的,包括額外融資的時間、規模和可獲得性」。

11月22日畢福康表示:「我們目前正在制定修訂後的預算和生產計劃,並希望能夠在資金到位後不久宣佈向使用者交付FF 91的時間。」

不知道FF還會不會給出「第五次」的量產交付日期。

一位資深汽車行業從業者告訴《中國企業家》,常規汽油車廠商,一輛車從立項到量產過去五六年,最近被新能源倒逼,降低到三年。而新能源的車輛構架比較簡單,具有先天優勢,兩三年就能出車。

02請神:賈躍亭淡出

IPO前重組董事會

高層動盪、持續內鬥,是FF「跳票」外的另一大問題,而這也側面影響著FF一直在衝刺的量產交付計劃。

時間回到2021年7月22日,FF順利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現場,FF全球CEO畢福康主持敲鐘儀式。敲鐘的六人中,除了當時還是獨立董事的布萊恩·克勞利克,還包括了預定車主、債權人和供應商代表以及顧問委員,創始人賈躍亭在臺下鼓掌慶祝。

此時,賈躍亭已離開FF全球CEO的位置10個月左右。

2019年9月初,畢福康加入FF成為全球CEO,而創始人賈躍亭出任CPUO(首席產品和使用者官)。一個多月後,也就是同年10月14日,成為CPUO的賈躍亭,在美國申請個人破產重組。同時,FF表示,此舉將徹底解決其在國內的債務問題,不會影響FF公司正常運營,對公司的股權融資和未來IPO將帶來積極的幫助。

賈躍亭的離開以及這次IPO的董事會變動,為FF接下來持續多年的內鬥,埋下了伏筆。

2021年3月31日,上市籌備期間,FF發佈了一則任命通知。該任命中寫到,任命9名全球董事會成員,將在與PSAC的合併交易完成後生效。新董事會將由包括科技、汽車、金融、政府和監管、交通和能源等不同行業的專家組成。包括FF全球執行長Carsten Breitfeld(畢福康)、現任FF董事會成員Brian Krolicki、Matthias Aydt、Christine Harada、Lee Liu(劉輝)、Sue Swenson、Jordan Vogel、Scott Vogel和Bob Ye(葉青)。

製圖:陳耕霖

製圖:陳耕霖

記住這四個名字:Brian Krolicki(布萊恩·克勞利克)、Sue Swenson(蘇珊・斯文森)、Jordan Vogel(喬丹·沃格爾)、Scott Vogel(斯科特·沃格爾)——後續,這四個人將在FF這場內鬥中,扮演重要角色。

布萊恩·克勞利克,私人銀行業的資深人士,是市政金融的專家,在當選內華達州副州長之前,就連續兩屆擔任內華達州財政部部長,期間政績卓越。據了解,2016年4月,FF在內華達的工廠便完成奠基。

蘇珊・斯文森,曾領導多家全球科技公司,同時也是美國商務部 First Responder Network Authority的前主席和成員,該機構覆蓋美國全部56個州、地區和聯邦。

喬丹·沃格爾,自2001年以來一直積極活躍於紐約的房地產投資和管理領域。作為Benchmark Real Estate Group, LLC的聯合創始人和管理成員,Jordan負責公司自2009年成立以來的所有收購工作。

畢福康在歡迎布萊恩·克勞利克時提到,「布萊恩成熟的商業頭腦、人脈和政治經驗是他在顧問委員會任職期間的明顯優勢,這使得他被選為FF的第一位獨立董事會成員變得容易。」

而這屆董事會董事的構成中,大多有商務、投融資或政府等從業背景。如Matthias Aydt目前負責FF的產品定義和商務拓展團隊,葉青目前負責FF亞洲和中國區域的商務拓展和資本相關工作。僅畢福康擁有出行、汽車、機械相關背景。

2021年年報顯示,FF TOP Holding為法拉第未來最大股東,持有117,705,569股普通股,佔比36.2%。FF TOP Holding由法拉第未來的管理層控制。據新浪科技報道:法拉第未來管理層委員會通過100%持股的FF Global Partners持有FF TOP Holding 80%的股份,而另外20%由賈躍亭的債權人信託持有。

FF TOP和部分新晉董事之間的鬥爭,自此開始。

03內鬥

做空、架空、調查與威脅

如果沒有做空這件事,或許兩派之間的矛盾不會這麼快爆發。

2021年10月7日,美國做空機構J Capital Research發佈了一份針對FF的做空報告。這份做空報告開篇就寫道:FF只是一個從美國投資者那裡收集資金的桶,並將錢倒入其創始人、中國最知名的證券欺詐者賈躍亭創造的債務黑洞。並且還稱「不認為法拉第未來能夠賣出一輛汽車」。

據《中國證券報》報道:這份28頁的報告,從FF公司投產能力、資本運作表現、研發投入狀況以及賈躍亭自身在國內受到的處罰等多個角度表達了其對FF公司的質疑,訊息來源包括實地調研走訪、公司財報資料及公開資料等。

隨即,賈躍亭發朋友圈進行了回應,稱「此份做空報告,完全是冷飯熱炒,無稽之談,該機構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打臉了」。

為了回應做空的質疑,FF成立了獨立特別調查委員會,對集團業務進行了全面調查。直到2022年2月,FF宣佈,公司獨立董事特別委員會已完成調查。

調查發現,2019年賈躍亭宣佈辭去FF的CEO職務,轉任CPUO,但是通過在管理層內部安插親屬來掌握著FF的發展,在FF內部擁有很強的話語權。該份調查報告指出,公司「低估了賈躍亭對FF的參與程度」。

在此期間,特別委員會建議採取某些補救措施,以加強監督和公司治理,並獲得董事會批准。措施包括,任命目前擔任審計委員會主席的蘇珊・斯文森擔任新設立的執行主席一職;畢福康、賈躍亭將直接向蘇珊・斯文森彙報,同時,兩人被削減25%的工資。

藉著做空事件,FF獨立特別調查委員會,讓蘇珊・斯文森等人成功掌權——FF CEO畢福康和CPUO賈躍亭要向其彙報,賈躍亭及其身邊高管的權力也被削弱。

為從賈躍亭手中拿到FF的控制權,布萊恩·克勞利克與喬丹·沃格爾、斯科特·沃格爾和蘇珊・斯文森組成了同一陣線。在後來FF TOP向SEC遞交的報告中,也將矛頭也直指這4人組成的「團體」。

2022年4月,FF對外公開宣佈解除賈躍亭的執行官職務。至此,蘇珊・斯文森等人成功掌權,使得FF順利完成去「賈」化。

但這才是反擊的開始——賈躍亭收回控制權用了兩招,發動員工和外部支持。

8月26日,證券日報援引外媒報道稱,FF全球超過140名員工和多名重要投資人實名聯名請願罷免現任董事長蘇珊・斯文森,並明確要求展開對現任董事布萊恩·克勞利克以及另外兩位獨立董事斯科特·沃格爾和喬丹·沃格爾的相關調查。

請願信中寫道:「我們必須把主要責任人蘇珊・斯文森從她的職位上撤下來,並讓她承擔責任,這是公司有機會或保持成功的唯一方法。我們懷疑蘇珊・斯文森在她的盟友的幫助下,以不正當的方式控制了公司和董事會,導致了災難性的經營結果。」

此外,在來自內部員工的「吹哨郵件」中,將布萊恩·克勞利克與喬丹·沃格爾、斯科特·沃格爾和蘇珊・斯文森描述為惡意「破產董事黑幫」。並且例證:斯科特·沃格爾是華爾街著名破產專家,曾通過制定破產計劃、尋機發動內部調查控制董事會、消耗公司資源直至破產危機,並通過破產獲利繼而低價獲得公司控制權等一系列手段把多達7家上市公司推向破產。

同時,FF TOP還將矛頭對準了布萊恩·克勞利克。

今年8月,FF向SEC遞交了一份報告。報告中提到,針對上市合併後的股東協議,FF TOP和布萊恩·克勞利克的代表之間進行了多次討論和談判,以尋求解決這些爭議,包括就布萊恩·克勞利克可能辭職進行談判。

FF TOP在委託書中表示:「我們認為布萊恩·克勞利克先生缺乏董事會現在最迫切需要和推動的技能,我們對他的領導能力完全失去了信心,並擔憂他與喬丹·沃格爾先生、斯科特·沃格爾先生和蘇珊・斯文森女士之間對公司利益產生破壞的聯繫。」同時要求公司調查布萊恩·克勞利克過去作為董事會成員的表現。

而FF也針鋒相對,拒絕了其將布萊恩·克勞利克從董事會中移除的要求,理由是試圖罷免違反了股東協議和特拉華州法律。

9月26日,在內外壓力之下, FF的董事會與FF TOP宣佈休戰。FF TOP同意撤訴,並安排了大約1億美元的短期融資。作為交換,蘇珊・斯文森、布萊恩·克勞利克和其他董事同意在下次股東大會上離開董事會。

2022年9月,蘇珊·斯文森突然收到一封「死亡威脅」的郵件。郵件中有一張圖片,圖片上她的名字被用鮮紅的顏色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叉,並且在下面寫著「Kill」——由此,FF的內鬥達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據彭博社報道,布萊恩·克勞利克與其他董事都收到了類似威脅,裡面還提到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被暗殺一事。一週後,斯文森提前辭職,她表示:「繼續與該公司存在聯繫可能會增加我們自己和各自家庭的風險。」

04關鍵先生:FF TOP

在這次內鬥中,FF TOP無疑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在FF TOP的董事會中,6人中的3人和賈躍亭有著明顯聯繫。

目前FF Global由20餘名成員共同擁有,包括FF的現任、前任員工和高管,並由6名經理組成的董事會管理:賈躍亭、王佳偉、Tin Mok、普拉尚特·古拉蒂(Prashant Gulati)、鄧超英和菲利普·貝瑟爾(Philip Bethell)。

製圖:陳耕霖

製圖:陳耕霖

從圖表上看,FF TOP的董事會中的3人與賈躍亭有較深的聯繫。FF全球合夥人總裁為王佳偉,此前擔任FF的全球資本副總裁,後在賈躍亭在今年4月的「失權」中離職,如今來到FF全球合夥人擔任總裁一職。

而Tin Mok與鄧超英則是樂視的「老員工」,Tin Mok曾任樂視集團首席營銷官及樂視亞太區行政總裁。而鄧超英則曾任樂視影業美國業務負責人。剩餘兩名董事會成員,普拉尚特·古拉蒂是多家技術初創公司的投資者和顧問,如今負責FF的戰略規劃和企業發展。菲利普·貝瑟爾則曾任職於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後曾領導特斯拉的製造工程團隊。從表面上看,二者和賈躍亭並沒有直接關係。

在先前FF遞交給SEC的報告中曾提及:「賈躍亭通過與FF全球執行委員會其他經理的一系列家庭和個人關係,對FF全球執行委員會採取的任何行動具有重大影響,並可能控制其結果。」

FF TOP是由FF Global Partners LLC(「FF全球合夥人公司」)間接持有的公司。由賈躍亭主導並創建,FF全球合夥人是FF公司未來主義者聯盟的一部分,現有的25位合夥人和預備合夥人由擁有共同願景和價值觀的FFIE前任和現任核心員工組成,並由合夥人執行委員會做出頂層決策。

2020年初,FF成立合夥人公司FF Global,賈躍亭拿出個人股權中的一部分設置了合夥人期權池,用於獎勵優秀合夥人及員工。按照最初設想,這些合夥人來自於公司內部和外部,對內從各層級中選拔優秀員工,對外則吸引外部頂級優秀人才加盟,改變職業經理人的身份。

截至目前,FF Global、Pacific Technology和FF TOP持有FF普通股總計1.18億股,FF Global對其行使表決控制權,三者共計擁有FF約36.2%的已發行普通股票,是FF的第一大股東。

05缺錢

量產交付連續「跳票」與高層動盪、持續內鬥,都有著相交的共同原因——缺錢。

9月19日,FF TOP在特拉華州衡平法院起訴FF,指控其董事會違反了信託義務。FF TOP在訴訟檔案中表示,持有法拉第大約20.5%的股份的恆大集團也支持其立場。根據披露的兩封信件內容,Sean Smart Limited(恆大汽車全資子公司)曾於8月24日和9月10日先後兩次致信FF董事會,要求董事會配合大股東要求儘快召開特別股東大會,並儘快完成對相關獨立董事的罷免。

根據委託書,截至5月18日,雙方合計總股份佔比超過56%,而FF董事和高管(共14人)合計持股8,035,633股,佔比2.5 %。

恆大和賈躍亭這對冤家,還是「和解」了。

攝影:鄧攀

攝影:鄧攀

2018年6月,恆大以67.467億港元入主賈躍亭的FF公司,成為第一大股東。

隨後,許家印更是出現在美國洛杉磯市FF公司總部,在賈躍亭、FF全體高管一起陪同下參觀造車工廠。當時,許家印向賈躍亭允諾:「投資FF絕對是正確的決定,恆大將會在資金、生產基地建設和產品銷售等方面給予FF全方位的支持。」但是好景不長,僅僅幾個月後雙方就對簿公堂——FF指責恆大健康拒絕根據合同約定解除對FF資產的留置權,使得FF暫時很難通過資產抵押貸款實現短期融資。

而這之後,FF距離量產交付的日子,越走越遠。這次賈躍亭能強勢迴歸,最重要的就是帶著「錢」來的。

9月26日,FF獲得來自Daguan International和ATW Partners投資機構高達1億美元融資。據鳳凰網報道:投資方Daguan International的背後操盤手,很有可能是賈躍亭的臨汾老鄉梁永梓和老同學張博。

這個「新白衣騎士」,又拉了一把已經被踢出核心管理層的賈躍亭。

賈躍亭重新拿回了控制權後,他被任命為董事會顧問,而法拉第全球合夥人(FF Global)將對所有6名新成員擁有發言權。正如FF在最近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檔案中所言,「賈躍亭和法拉第全球合夥人加強了他們對公司本已擁有的重大影響力」。

從現任FF董事會的構成來看,亞當·何(Adam He)取代了布萊恩·克勞利克的位置成為董事會主席,而Chad Chen、Ewdin Goh作為獨立董事則取代了之前董事們的位置。Chad Chen是Smith,LLP律師事務所合夥人,Ewdin Goh則擔任財務及投資委員會主席及審計委員會成員。

製圖:陳耕霖

製圖:陳耕霖

「與我們的最大股東達成治理和相關問題的決議,對於Faraday Future和我們所有股東來說,都是一項重大成就和前進的重要一步。我們現在可以集中精力打造FF 91。我們感謝各方為達成這項決議所做的努力。」畢福康說。

參考資料:

《賈躍亭的FF收到退市警告!納斯達克上市5個月股價腰斬 不能按時提交三季報》,中國證券報

《高層稱明年7月底前完成汽車量產交付 FF能否用業績續寫未來》,證券日報網

《法拉第未來第三季度淨虧損1.03億美元,FF 91今年或無法交付》,Tech星球

《控盤FF 大佬的超限戰爭》,《商學院》雜誌

《Faraday Future just sold its headquarters to help keep the company alive》,The Verge

《Brian Krolicki Appointed Chairman of Faraday Future’s Board of Directors》,businesswire

《Chinese Tycoon Spent 8 Years, $3 Billion on EV That Went Unbuilt》,Bloomberg

《The expensive, fraught saga of Faraday Future》,Bloomberg

《Judge approves Faraday Future founder’s personal bankruptcy plan》,The Verge

《Faraday Future workers launch petition to remove executive chairperson Susan Swenson》,ATP ASIAN TECH PRESS

相關文章

賈躍亭的賬上,又有人往裡打錢

賈躍亭的賬上,又有人往裡打錢

量產時間表又延期了 作者:王笑漁 來源:虎嗅APP(ID:huxiu_com) 量產又延期了,但賈躍亭的賬上還是進錢了。 12月16日,賈躍...

滴滴全線裁員20%,死結不在網約車?

滴滴全線裁員20%,死結不在網約車?

網約車受限、社區買菜業務不振、貨運業務增長不明顯,滴滴的裁員,在政策的風波下被進一步放大,有宿命般的意味。 作者 | 螺旋君 編輯 | 田恆...

畫餅八年,賈躍亭終於要交車了?

畫餅八年,賈躍亭終於要交車了?

留給賈老闆的時間不多了。 作者:楊強 來源:品牌觀察報(ID:pinpaigcbao) 在多次「跳票」後,「下週回國」的賈躍亭,造車進度總被...

中國首富「神話」破滅時

中國首富「神話」破滅時

神話開始墜落。 來源:觀點(ID:baobaobutong) 作者:迷人的X博士 01 「水中茅臺」失速 一個星期前,農夫山泉交上了一份看起...

華為續命潮汕富豪

華為續命潮汕富豪

大起大落。 作者:楊梅 來源:商業人物(ID:biz-leaders) 01 商海起伏難測,潮汕富豪蔡榮軍應該嚐盡了個中滋味。 身為歐菲光(...

賈躍亭上演「回家的誘惑」

賈躍亭上演「回家的誘惑」

這一次好像要成了? 來源 | 金角財經(ID: F-Jinjiao) 作者 | 林石 今天早上七點半,法拉第未來在加州的漢福德製造工廠召開了...

「總有神助」賈躍亭

「總有神助」賈躍亭

每當覺得FF不行了的時候,它又融資了。 來源 | 三言財經(ID:sycaijing) 作者 | 豐收 「撥亂反正、重回正軌,這是FF又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