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減一年,丁磊的第2個IPO竟然翻身了

在中國能找到千億市場規模的生意不多了

在中國能找到千億市場規模的生意不多了。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ID:iceo-com-cn)

記者|趙東山

編輯|李 薇

「‘雙減’給行業帶來的肯定是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最大的體會就是必須考慮清楚自己是幹什麼的,搞不明白就死了。」面對「雙減」之後的轉型,有道CEO周楓如此告訴《中國企業家》。

有道是丁磊的第二個IPO。2019年10月,有道赴美上市,但僅僅兩年後遇到教培行業的雙減政策。

那還是在教培公司紛紛轉型找出路的探索期,新東方開始嘗試直播帶貨,高途轉向成人職業教育,每一家教培公司都在根據自己的基因求生。在那次採訪中,周楓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科技。

「有道‘雙減’之後轉型非常明確就是科技,不管做學習智慧硬體,還是教育資訊化的產品,或是做素質教育,比如說圍棋、程式設計,其實全都要依靠科技。」周楓表示。那時候,K12的營收佔比超過有道總營收的40%。

如今「雙減」一年多過去,到了檢驗教育公司們轉型成果的時候了:新東方憑藉東方甄選和董宇輝的爆火暫時抓到了一根稻草;高途短暫地實現了盈利又虧損;而近日,網易有道發佈的2022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周楓這兩年也找到了自己的路。

第三季度,有道淨營收達14.04億元,同比增長35.0%,成為單季最高業績。即使將其與去年及前年同期包含K9學科輔導業務時的收入相比較,也仍然分別增長了1.1%和56.5%。與此同時,第三季度有道整體毛利率從2021年第三季度的42.5%增加到本季度的54.2%。

在財報電話會上,周楓表示:「自去年的政策變化後,我們的業務轉型目前已經基本完成。」與此同時,有道宣佈董事會授權建立一項不超過2000萬美元的股份回購計劃,期限為至多36個月,以示管理層對公司未來發展的信心。

不過,該季度有道依然經營虧損2.2億元,財報解釋當前經營虧損主要源於創新業務的早期投入,包括新上市的AI學習機和教育資訊化以及部分素質課程。

在線上教育生態中,周楓以及有道一直是一個特殊化的存在。在網際網路大廠中,相比騰訊、阿里僅在智慧教育基礎設施上嘗試,網易旗下的有道是教育業務涉足最深的,他們親自招老師、做教研;相較好未來、新東方等教培巨頭,有道卻又有其科技網際網路的一面。

周楓來源:受訪者

周楓。來源:受訪者

周楓本科就讀於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在他入學的1996年,清華剛剛接入網際網路,在大學時代他作為科協主席帶團隊做了眾多計算機實踐。「清華計算機系96級」也是頗具傳奇色彩的一屆學生。在這一屆的畢業生中,除了周楓,還有搜狗公司的CEO王小川、Google歷史上最年輕的華人總監周杰、早些年的創業風雲人物許朝軍、曾做過Google技術總監的胡寧等。

這樣的學科背景以及成長經歷也決定了周楓和有道的差異性。從2006年有道成立,周楓相繼做了有道搜尋、有道詞典、有道雲筆記、有道精品課、有道詞典筆等業務,業務範圍覆蓋K12學科教育、成人教育、素質教育、智慧硬體、教育數字化等領域。

這樣的多元化探索,讓有道在雙師大班課的比拼中並不是最突出的那個,而如今卻也成為退路最多、調頭最快的一家。周楓的挑戰是,能否保持可持續的增長。

01押注智慧硬體

翻閱有道財報發現,第三季度增長最快的業務就是智慧硬體,營收超過3.6億元,同比增長40.1%。其中,有道詞典筆自2019年推出2代產品以來,近三年淨收入增長已超10倍。今年三個季度,有道智慧硬體共實現營收7.9億元。

今年年初,周楓就曾對外表示,「我們從轉型第一天就比較明確,今年將是我們在智慧硬體的轉折點。」在此戰略指引下,有道持續加速推出智慧硬體產品的速度,截至目前已陸續推出多款自研新品,成為學習類智慧硬體新品發佈最多的公司之一。

「大家可能都是在‘雙減’之後,才關注到有道的智慧硬體業務,但其實硬體很早就是有道的第二大板塊了,丁磊老闆對此也十分關注。」有道智慧硬體負責人吳迎暉告訴《中國企業家》。

來源:網易有道公眾號截圖

來源:網易有道公眾號截圖

時間回到2004年,網易創始人丁磊在受郵箱技術問題所困時,看到了周楓的論文,給周楓發去了一封郵件,「我是網易的丁磊,找你有事。」那時的周楓從清華本科畢業後,保研進入清華計算機系高性能所,隨後又去美國柏克萊大學留學深造。

在周楓的人生規劃中,讀完書之後本來打算當一名老師,教書育人。但在解決完郵箱技術問題後,丁磊決定邀請周楓加入網易。思索再三後,周楓決定加入網易,並通過網際網路科技探索教育命題。那時,周楓的目的只有一個,「解決學習和教育過程中的低效問題」。

等到真正躬身入局之後,周楓才發現教育是一個何其複雜的事情,「這是一個需求巨大但亟待解決的問題也特別多的領域,複雜性決定了業務需要一定的多元性,單純做工具或單純做內容都無法滿足學生的需求,何況不同學科所需的工具也各不相同。」

因此,在初創有道的頭幾年,周楓就做了很多教育的工具化探索,比如開發了有道詞典、有道雲筆記等等。

在語言學習領域,依託有道詞典的天然流量,周楓決定做一款智慧硬體有道詞典筆:「學語言最重要的就是詞彙,但如果讓大家去查紙質詞典,那幾乎不可能了;而如果用手機,則容易被其他社交娛樂工具分散注意力,這就需要有一個專用的、使用起來順手,而且又攜帶方便的硬體工具。」

有道的智慧硬體業務正是在此背景下開始生根發芽。

02內容、AI、硬體三個都強

才是真的強

即便到現在,周楓依然認為智慧學習硬體是一個非常值得探索的領域。

「智慧學習硬體是我們現在非常感興趣的一個方向,大家可以看到過去兩三年時間,有做學習燈的,也有做大屏學習機的,我們認為桌面學習最大的趨勢不是形態,而是智慧化。就是加入AI能力之後,功用大幅度提升,使用者需求也快速增加。」周楓告訴《中國企業家》。

智慧教育硬體確實是一個可觀的市場。根據《2022中國教育智慧硬體行業報告》,新型教育智慧硬體市場擴張迅速,從2019年到2024年,預測行業年複合增長高達26%,預計到2024年教育智慧硬體市場規模有望突破千億元。

今年「雙11」期間,有道的智慧硬體產品在天貓、京東和抖音的總銷售額突破1.2億元,同比增長超過88%。

來源:受訪者

來源:受訪者

不過,教育智慧硬體在展現出其商業前景的同時,也正在吸引越來越多的廠商加入這場商業競爭,如科大訊飛、百度等廠商紛紛推出學習類產品。

關於如何面對其他廠商的競爭,周楓告訴《中國企業家》:「內容、AI、硬體,是教育智慧硬體的三個核心能力,只有三個都強才是真的強,傳統的做硬體的公司可能硬體強,演算法和內容不一定很強;純網際網路公司如果沒有做過硬體,可能演算法方面有優勢,但是硬體一整套能力、教學經驗以及教學內容方面可能又有欠缺。」

周楓以手錶領域的佳明和蘋果舉例,很多跑步運動的朋友都很喜歡佳明,它跟蘋果的手錶之間形成非常明顯的差異化,蘋果的手錶有很多人喜歡,但是佳明也有很多人喜歡,蘋果很難把它的生意搶走。

產品之外,周楓也開始拓展智慧硬體的銷售渠道。除了淘寶、京東等旗艦店,有道還拓展了線下、直播帶貨等渠道。

在周楓看來,「直播帶貨的本質是把營銷和銷售放一起,這是非常大的創新。原來消費者需要跑到店裡買你的產品,現在兩個放在一起了,即使那些對智慧學習產品沒有了解的使用者,一進來聽了10分鐘之後也直接就形成購買,是一個非常好的情況。」

03產品經理思維

除了作為一個創業者思考教育這件事,周楓也常常作為父親的角色,用產品經理的思維去看待如何更好地教育自己的孩子。在這其中獲得的靈感和思路,他也會運用到自己的產品佈局中。

在周楓看來,智慧學習硬體最實用的功能和使用場景就兩類:第一類是真的能幫助學生提高成績的,比如AI精準個性化教學;第二類是能幫家長省時間的,也有一定的市場需求。

來源:網易有道公眾號截圖

來源:網易有道公眾號截圖

而回到最初決定入局智慧硬體,是因為周楓和團隊洞察到一個契機:智慧手機行業把ARM處理器的性能和一整套供應鏈做到了足夠成熟,使得翻譯以及所有文字識別都能裝到這麼小的一個器件裡面,一切的技術都是現成的。

而之所以能有這樣的洞察,是因為周楓在清華計算機系高性能所讀研期間的專業是系統,包含作業系統、分散式系統、資料庫、網路等,所以在日常的生活中,周楓就非常關注手機系統、微軟等公司的產品動態。

在他看來,讀系統的學生與計算機理論的最大差異就是動手能力強,從來都是動手幹活,解決問題比什麼都強。周楓和王小川的研究生均就讀於高性能所,因此雙方在產品探索上也有很大的相似性,比如在過去幾年,有道和搜狗均做過搜尋,都看重人工智慧技術的運用,都推出智慧詞典筆、智慧錄音筆、翻譯蛋等智慧硬體,只是有道的更聚焦於學習場景。

周楓很羨慕現在的孩子,在他看來,學習硬體在過去20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以前能把知識點講解、習題裝置到一個電子產品中就行了,「但現在還得把知識點建成網路,當使用者給你一張試卷時,你得立馬能告訴他哪裡做的不好,這很了不起」。

今年8月,有道推出擁有獨立詞典筆OS系統的詞典筆X5。這讓有道的智慧硬體變成一個新的系統平臺,喜馬拉雅、凱叔講故事等其他學習類產品可以同步入駐該系統。周楓透露,經歷了一個夏天后首批全渠道10萬支全部售罄。

不過,有道的智慧硬體轉型之路也不是完全一帆風順。這兩年因為疫情的原因,有道的面對面翻譯產品的需求大幅度下降,產品更新速度也不得不慢下來。周楓深刻地意識到,沒有一種生意可以永遠做下去的,需要不斷的適應市場變化。

但當前聚焦的學習類智慧硬體,周楓認為是一個需求非常集中,且大家也願意花錢的領域。摩根士丹利預測,智慧學習硬體和內容市場的增長將加速,未來5年,將以18%和22%的年複合增長率增長,至2026年市場規模分別達到740億元、660億元。

「我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理由,明年後年可能整體會有1000億市場規模,在中國能找到千億市場規模的生意不太多了。」周楓表示。

*免責聲明:本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創業家立場。

相關文章

「躺贏」的張朝陽手裡還剩什麼牌

「躺贏」的張朝陽手裡還剩什麼牌

張朝陽似乎「另闢蹊徑」贏得了某種勝利,可他擁有的都是過去。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ID:iceo-com-cn) 記者:趙東山 編輯:李薇 ...

海天味業掌舵人龐康的「中年危機」

海天味業掌舵人龐康的「中年危機」

面對「雙標」的質疑,與之前的海天改制舉報事件一樣,龐康本人都選擇了沉默。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誌(ID:iceo-com-cn) 記者:劉煒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