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賣出上萬條「龍」,80%訂單來自年底,全村靠它致富

霍亞超從小在許昌市霍莊村長大,這個2000人口的村子承包了全國約九成的舞龍舞獅道具,「有八成同鄉都是同行」。

假髮之外,這類戲劇道具也是許昌的產業特色。

2007年霍亞超成家,想著得有份正經工作,於是開始和妻子創業賣舞龍舞獅道具。

作者 |易琬玉

來源 | 賣家(ID:maijia)

魯迅先生在《社戲》裡描寫了夏夜坐船去趙莊看戲的心情,他寫兩岸的豆麥、河底的水草散發的清香、水汽裡朦朧的月色,還有起伏的連山。

「彷彿是踴躍的鐵的獸脊似的,都遠遠的向船尾跑去了,但我卻還以為船慢」。那樣興奮又急切地盼望,是依稀聽到歌吹、見到漁火便能料想見到了戲臺。

傳統民俗表演承載了大多數人的童年記憶,其中最為熱鬧的要數舞龍舞獅表演,活潑的「吉祥物頂流」上躥下跳,彷彿就能一掃過往陰霾,帶來好運氣。

霍亞超是河南許昌人,他所在的霍莊村幾乎承包了全國各地的舞龍舞獅道具,尤其到了春節,家家戶戶製做出來的舞龍舞獅,比村子裡的人還多。

圖個熱鬧喜慶

圖個熱鬧喜慶

每年農曆11月底到年前,都是霍亞超最忙的時候,「這一個月撐起了一年裡80%的生意」。

霍亞超是做舞龍舞獅道具的,來找他訂道具的大多是村裡的舞龍舞獅隊,每年難得熱鬧一次,自然都要求嶄新的龍和獅子,為了趕上進度,他就得和廠裡的師傅們一起加班加點。

以舞龍道具為例,單量最大的是「九把一珠」的國標3號龍——「九把」是指龍身的九個握把,「一珠」則負責在最前面戲龍,這樣一來,一條龍正好是十個人來舞。在傳統文化裡,「九」和「十」都是寓意吉祥的數字,這種規格的龍一般訂得最多,霍亞超會提前備好現貨。

但每年還是有許多定製訂單,因為各個村的舞龍舞獅隊人數不同,所以要求的龍身大小和握把數量也不一樣,而且根據不同地方的習俗,對鬍鬚、龍角等細節也會有不同要求。在霍亞超接過的定製訂單裡,最大的一條龍,「龍身直徑超過1米,有50多個握把,撐開得有100多米,龍頭三米多寬,能趕上村裡一間房子那麼大」。

這條大龍,師傅們趕工了20多天,沒法兒打包,後來是客戶自己開車來,浩浩蕩蕩地接回去了。

有的時候也會遇上急單,「比方村裡原本不打算舞龍舞獅,結果隔壁村熱鬧了一把,就想著自己村也得熱鬧一下,於是著急訂一條」,因為都得手工製作,所以春節期間,普通規格的定製訂單最少也得三天才能做好。

舞龍和舞獅的道具有類似的地方,但也有地域差異,「龍的話,北方訂的會多一點,獅的話,也分南獅和北獅」。

儘管用料和細節上會有區別,但色彩都鮮豔明快,造型也極為喜慶,以北獅為例,有寓意安樂的如意獅頭,也有勇猛不失喜慶的威武獅頭,還有面含笑意的吉祥獅頭。

獅頭靈不靈動,全都在師傅對細節的把控上,是沉澱在額頭、眼睛、鼻子等細微處的經驗。在霍亞超的廠裡,最有經驗的師傅已經紮了30年獅頭,「這個活兒就是要經驗,沒經驗的人,哪怕腦子看懂了,手上的活兒也出不來」。

八成同鄉是同行

八成同鄉是同行

霍亞超從小在許昌市霍莊村長大,這個2000人口的村子承包了全國約九成的舞龍舞獅道具,「有八成同鄉都是同行」。

假髮之外,這類戲劇道具也是許昌的產業特色。

2007年霍亞超成家,想著得有份正經工作,於是開始和妻子創業賣舞龍舞獅道具。

從小,他就幫著大人加班加點做道具,「我們家從我爺爺開始就做舞龍舞獅道具,小時候我就幫忙做些簡單的活兒」。

年前的一個月,霍莊村都忙得熱火朝天,村裡幾乎擺滿了各式各樣慶祝年節的道具,除了舞龍舞獅,還有高蹺、花轎、毛驢……好不熱鬧,「因為我們村這個時候最忙,雖然做這些道具,但村裡之前都沒空組織舞龍舞獅」。

他們負責製造熱鬧,但熱鬧都留給了別人,「直到這兩年才慢慢開始在自己村裡熱鬧一下」。

最早的時候,霍亞超和同鄉其他人一樣,做的是批發生意,只和經銷商打交道。

後來,他開始在網頁上賣、在淘寶上賣,又做批發又做零售,才知道客戶對自家產品有哪些要求和改進意見,「比方講,以前我們連接固定靠的是鐵片,客戶舞起來發現不是特別牢靠,現在我們換成了方管,材質和結構都改進了,就結實了許多」。

如今,他的淘寶店開了12年,「起碼賣出去幾萬條舞龍舞獅了」,有的客人已經復購七八次了。

霍亞超覺得這門熱鬧生意「沒什麼缺點,就是季節性太明顯」,農曆新年的前一個月是生意最旺的時候,臨時多找些工人也依舊忙得不可開交,其他月份則非常閒,「夏天的時候基本一整天都沒什麼事」。為了增加平日裡的訂單量,霍亞超也從同鄉處拿貨,上架了舞蹈扇子、二人轉手絹、大頭娃娃道具……

當初,成家的霍亞超為了立業,選擇拾起家裡的舞龍舞獅道具生意,夫妻倆從家庭作坊開始,到現在已經有了1000多平的工廠。兩口子買了車、也在城裡買了房,還有了四個孩子,霍亞超樂呵呵地說自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村裡不少人靠做道具發了財,有同鄉靠賣舞蹈扇子年銷千萬。

傳承與創新

傳承與創新

傳承與創新

舞龍舞獅是對傳統節慶氛圍的傳承,「以前我們做道具基本沒什麼變動,也不知道客戶需要我們改進哪裡」,但現在有了更新的材料和技術,有了和客戶更直接的溝通後,霍亞超也琢磨著做一些創新。

傳統的龍都是綢布做的龍身,在白天看著鮮豔,但是在晚上表演起來就沒那麼好看,霍亞超靈機一動,把燈帶和燈串加在龍身上,做成了燈光龍,一下子成了爆款。他還在龍嘴裡加了電子煙花,吐信的時候更加炫酷。有的客戶也給他提了新要求,比方要在水下進行舞龍表演,就需要對整體道具做防水加固處理……

霍亞超喜歡看舞龍舞獅表演,每次看到客戶的反饋視訊,都是他特別開心的時刻。他給獲得了頂級比賽冠軍的舞獅隊做過道具,也看見過自家做的龍舞動在美國的感恩節大遊行上,「很累的時候確實累到幹不動了,但也沒想過不幹了」。

除了用在節慶日,越來越多的公司年會、店鋪開業也會邀請舞龍舞獅表演,「生意比以前廣了,不過這種也容易出現急單,有時候快遞來不及了,只能開車送一趟」。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一個南京的客戶訂了十條龍,因為檢查發貨時的紕漏,客戶收到貨發現無法安裝,「約一百人的舞龍隊等著龍來彩排,第二天早上就是開幕式了」,霍亞超了解情況後,帶著兩個師傅從許昌開了六七個小時的車去到南京,忙到凌晨兩點才終於把問題解決了,「好在順利趕上表演」。

除去舞龍舞獅隊的訂單,越來越多的學校也開設了競技舞龍的課程,「一所東北的學校訂了20多條龍」,不少幼稚園也訂購起了舞龍舞獅道具,「幼稚園小朋友玩的是更輕巧、小型號的龍和獅子,這些也成了我們銷量前三的產品」。

受訪店鋪:春生戲具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