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發90億!中國滷味一哥,慘遭「冷眼」嫌棄

比規模,截至2021年底,絕味坐擁13714家門店,分別是煌上煌和周黑鴨的3.2倍和4.9倍。

比業績,2021年絕味營收65.49億,比煌上煌和周黑鴨加起來還多13.4億。

但最近,絕味的滷味一哥,正搖搖欲墜。

作者 | 孟帥

來源 | 雷達財經(ID:leidacaijing)

身為滷味界「門店王」的絕味食品,日前交出了今年第三季度的答卷。

財報顯示,絕味食品第三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大跌73.85%至1.21億元,該項指標已連續四個季度出現同比下滑。

利潤的下滑,一定程度上與絕味食品的多項費用增加有關。

近年來,絕味食品憑藉著以直營連鎖為引導、加盟連鎖為主體的銷售模式飛速擴張,在門店體量和市值上將同為滷味頭部梯隊的周黑鴨、煌上煌甩在身後,但加盟的模式也容易使得絕味食品在食品安全管理上產生紕漏,進一步導致不少消費者投訴。

利潤失速、食品安全投訴屢現的同時,絕味食品在資本市場上也遭「冷眼」。

截至10月28日收盤,絕味食品的市值為290.01億元,一年內市值蒸發90.38億元。

絕味食品盈利失速

絕味食品盈利失速

財報顯示,第三季度絕味食品的營收為17.84億元,同比增長4.77%。

絕味食品前三季度的營收藉此達到51.2億元,同比增幅為5.64%,其中主營業務的營收達到49.85億元。

按產品來看,前三季度絕味食品鮮貨類產品對所有主營業務的貢獻達到85.21%。其中,禽類製品取得32.76億元的營收,在所有鮮貨類產品中貢獻最大,佔比達到65.71%;排在第二位的產品是蔬菜產品,前三季度錄得4.92億元的營收,佔比為9.88%;其他產品次之,4.54億元的營收貢獻9.11%的比重;畜類產品的貢獻最低,營收為2522.38萬元,佔比僅為0.51%。

利潤方面,絕味食品第三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21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大跌73.85%。前三季度絕味食品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2.19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更是減少了77.24%。

事實上,這已是絕味食品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連續四個季度出現同比下滑。去年第四季度至今年第二季度,絕味食品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為1685.47萬元、8906.68萬元、952.59萬元,同比降幅分別為90.71%、62.24% 、96.42%。

絕味食品利潤的下滑,一定程度上與其營業成本攀升有關。前三季度絕味食品營業的總成本為47.47億元,與去年同期的38.98億元相比增加了8億多。

具體來看,前三季度由於原材料成本的上漲,絕味食品的營業成本由去年第三季度的32.2億元同比增長16.89%至37.64億元。

前三季度,絕味食品的銷售費用高達5.13億元,去年同期絕味食品的銷售費用為3.35億元,該項支出同比增加了五成以上,這主要是絕味食品的營銷推廣費用有所增加所致。

前三季度絕味食品的管理費用為3.94億元,去年同期絕味食品的管理費用為2.95億元,同比增長33.64%,該項費用的增加主要系加速計提股份支付費用。

前三季度絕味食品的研發費用為2706.66萬元,去年同期絕味食品的研發費用為1147.26萬元,同比也有所增加。

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指出,鴨貨產品作為滷味行業中的細分品類,其增長空間是有限的。即便是以規模取勝的絕味食品,也不可能無限制地開下去,再疊加整體供應鏈成本上升、疫情反覆和消費疲勞等因素,「絕味們」盈利已變得越來越難。

「加盟後遺症」

「加盟後遺症」:

急速擴張,口碑暴跌

絕味食品目前採取的是以直營連鎖為引導、加盟連鎖為主體的銷售模式。經過多年的發展,絕味食品的足跡現已遍佈全國31個省及香港、澳門地區。

截至上半年末,絕味食品位於國內大陸地區的門店數量達到驚人的14921家,其中近半年時間內淨增長的門店數量多達1207家。

可以作為參考的是,截至上半年末,周黑鴨線下開出的門店一共3160家,其中包括1342家自營門店及1818家特許經營門店;與此同時,另外一家滷味品牌煌上煌的肉製品加工業的專賣店數量達到4024家,其中含289家直營門店及3735家加盟店。

絕味食品的門店在三者中一騎絕塵,其門店數是周黑鴨的4.72倍,是煌上煌的3.71倍。

即便已經在門店數量上大幅領先,但絕味食品為了進一步提升公司的市場佔有率,仍將繼續堅持擴張的策略。

絕味食品不僅推出鼓勵骨幹僱員返鄉開店、加快下沉市場佈局的星火燎原計劃,還推出了其他下沉市場中小型副食品店面進行加盟翻牌,供貨渠道完全納入絕味工廠的海納百川計劃。與此同時,絕味食品還打算在年底前實現淨增1000家至1500家門店的目標。

然而,正如其他靠加盟模式實現快速擴張的品牌一樣,雖然絕味食品通過跑馬圈地的擴張在門店數量上一馬當先,但絕味食品也沒能避免食品安全方面存在的隱患。

據NCBD發佈的《2020中國滷味熟食差評大資料分析與研究報告》資料顯示,絕味鴨脖的差評率為8.19%,在所有滷味品牌中排名第二。

截至發稿,黑貓投訴平臺上與絕味鴨脖有關的投訴多達453起,其中近30天新增的投訴有18起,而「滷味三巨頭」的兩外兩家品牌周黑鴨和煌上煌同期的累計投訴量分別為384起、75起,均低於周黑鴨。

雷達財經注意到,消費者反映的這些與絕味鴨脖相關的投訴,不少是與食品安全相關的問題,如消費者在購買的商品中發現蟑螂、蒼蠅、毛髮等異物,食物不新鮮或變質,以及消費者食用商品後出現腹瀉、嘔吐等不良反應。

此外,還有部分消費者反饋其工作人員的服務態度差,購物體驗不佳。

業內人士指出,通過加盟的模式,品牌可以快速實現擴張,但由於門店數量的不斷增多以及加盟模式在管理上存在的弊端,品牌對於門店的管理難度加大,這種情況下便容易導致食品安全問題的發生。

絕味食品的資本之路

絕味食品的資本之路

事實上,門店規模最大的絕味食品,在「滷味三巨頭」中最為「年輕」。

1995年,煌上煌的第一家門店正式開門迎客;兩年後,周黑鴨的創始人周富裕在電業村菜場開設了首家以「週記怪味鴨」命名的店鋪;直到1999年,絕味食品才真正迎來了自己的首家門店,彼時絕味食品將自己首家門店的選址定在了武漢。

雖然首店來得最晚,但絕味食品仍舊通過急速的發展贏得了資本的認可。天眼查顯示,截至目前絕味食品累計共獲得過6輪融資。

繼2017年3月在A股掛牌上市後,絕味食品後續又先後獲得4輪融資,吸引來了包括騰訊投資、泊通投資、復星集團、建設銀行在內的投資者。

其中,復星集團已非首次參與絕味食品的融資。2011年3月,復星集團便與九鼎投資一同參與了絕味食品的A輪融資,彼時絕味食品這輪融資的規模達到2.27億元。

資本的助力之下,絕味食品的規模飛速增長,知名度也大大提升,但絕味食品卻也因此陷入大量的商標糾紛。

據不完全統計,近年來絕味食品和包括絕味涼皮、絕味兔、絕味魚及其他多家在店名中使用了「絕味」字眼的商家打過官司。

天眼查顯示,絕味食品的運營主體絕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捲入上千起司法糾紛,這些糾紛中尤以商標糾紛居多,其中涉及侵害商標權糾紛的數量超過900起。不過,絕味食品在其中大多擔當的是原告的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正如最晚開出首店一樣,絕味食品也是「滷味三巨頭」中最晚實現上市的。2012年9月,煌上煌率先於深交所掛牌上市,成功摘得「鴨脖第一股」的名號。2016年11月11日,周黑鴨緊隨煌上煌的步伐,在港交所敲響上市的鐘聲。次年3月,絕味食品才姍姍來遲,在上交所掛牌上市。

即便絕味食品是」滷味三巨頭「中最晚登陸資本市場的,但絕味食品的市值卻高出對手周黑鴨和煌上煌不少。

截至10月28日收盤,絕味食品、周黑鴨和煌上煌的最新市值分別為290.01億元、87.22億港元、50.41億元,絕味食品的市值在三者中位居第一。

雷達財經注意到,隨著品牌的不斷壯大,絕味食品不斷加速自己對外投資的步伐,以建立起更大、更廣闊的資本版圖。據了解,絕味食品自2014年8月起便成立了全資子公司深圳網聚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進軍投資領域。

結語:

自2018年起,網聚資本先後投資了和府撈麵、幸福西餅、餐北斗供應鏈、千味央廚、鮮生活冷鏈等多個項目,其中部分項目已經為絕味食品帶來明顯的收益。

去年第三季度,絕味食品通過轉讓和府撈麵股權以及千味央廚上市,為其帶來了約2.1億元的投資收益。彼時,絕味食品還因未及時披露轉讓和府撈麵股權一事收到上交所的警示函。

受業績不佳等多方面因素影響,絕味食品近段時間在資本市場上表現並不理想。

截至10月28日收盤,絕味食品報收47.65元/股,較前一個交易日下跌3.5%,其最新的290.01億元市值相較一年以前蒸發了90.38億元。

相關文章

周曉光,浙江的女首富,財富歸零了

周曉光,浙江的女首富,財富歸零了

2017年12月8日,義烏香格里拉酒店的「少東家」大婚。 婚禮很有看頭,楊瀾做的主持,施華洛世奇的接班人致辭,許久沒有露面的董文華獻唱,最高...

中國的千億大鎮都有誰?

中國的千億大鎮都有誰?

北滘、獅山、玉山、茅臺,第一梯隊! 來源 |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作者 | 土哥涅夫 2008年,在北京舉辦的「市場化改...

滴滴又行了

滴滴又行了

中國網際網路迎來強心針。 來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作者|彥飛 編輯|王靖 在經歷了長達563天的下架整改和暫停註冊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