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不務正業」賺到的400億,他想好好做衣服了

浪子想回頭。

作者:李慕白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雅戈爾的老闆李如成,曾經有兩個外號:寧波地產一哥,服裝界巴菲特。

靠服裝起家,靠房地產和投資富到流油之後,雅戈爾在2022年5月17日發了一則公告:要把價值13.6億元的普濟醫院及相關資產,捐獻給寧波市政府。

為什麼要捐,雅戈爾的理由是:下定決心淡出多元化,回頭好好做衣服。

01

第N次迴歸

雅戈爾宣佈要回歸聚焦服裝主業,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最近十多年,曾經一手把雅戈爾帶成中國西裝和襯衫老大的李如成,每隔幾年就要喊一次,公司將回歸服裝主業,做到更大更強。

第一次喊回歸的2012年,正是雅戈爾內憂外患之時。

此前回報豐厚的房地產,因為行業低迷步入艱難,以至於公司營銷總監在微博上發牢騷,抱怨宏觀調控,扔下「最後大家都悶死」的狠話。

雅戈爾的服裝主業,當時同樣麻煩纏身,20億元的庫存壓在手裡,還因為質量問題,被山東消費者告上法庭。

在寧波,同為甬派服裝三巨頭的杉杉集團老闆鄭永剛,也在這時候給行業吹風:房地產高潮已過,誰繼續搞,就是犯傻。

更糟的是,那年的股市也不景氣,上證指數走衰了三年,雅戈爾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賬面損失超過16億元。

股民罵李如成,員工也不滿意,《證券市場紅週刊》在那年寫了段報道:雅戈爾的員工對老闆的評論是——「把做服裝賺的辛苦錢,都拿去打水漂了」、「一將無能,累死三軍」。

2012年的李老闆很被動,只好向大家表了態:要「嚴格控制房產投入,適時調整投資規模,集中資源向品牌服裝投入。」

但李如成的話音剛落,雅戈爾就拿出30億元,參與了西氣東輸項目的投資。

2013年,按鄭永剛的看法,李如成又「犯了一次傻」,五個月裡,雅戈爾拿下了價值近24億元的地塊。

2016年,雅戈爾又喊起了壯大服裝主業的口號,李如成的表態比上一次還堅決,聲稱要「五年再造一個雅戈爾」,還找到了因果關係——「雅戈爾如果真正要做強做大,服裝才是我們的核心。」

不到一年,李老闆又變卦了。

2017年,雅戈爾以39.9億元拿地,7月份宣佈設立上海雅戈爾置業開發有限公司,目的是「做強做大公司房地產業務,培育新的利潤增長點。」

2018年,股市地產雙雙低迷,雅戈爾在寧波開發的「紫玉花園」,和北京的「紫玉山莊」撞了臉,因為侵犯註冊商標權打起了官司。

麻煩纏身的李如成,又一次跳起了搖擺舞。

這一次的調子更高:美國有耐吉(Nike),德國有阿迪,雅戈爾完全有實力成為這樣的企業。

對著媒體,李老闆還搞起了自我批判,「有段時間好像放棄了夢想,想著的只有賺錢。」更進一步坦率承認,從2007年開始,雅戈爾的服裝業務徘徊不前,停滯了十年。

但李老闆最終還是滑回了夢想的反面。從2019年1月到2021年10月,雅戈爾在上海、寧波、蘭州等城市拿了16塊地。光上海浦東一個地塊,公司就花了17.56億元。這筆錢,比2021年上半年公司的淨利潤還多。

雅戈爾一邊大舉拿地,李老闆一邊大立Flag。

2019年是雅戈爾創立40週年,在《致股東書》中,李如成又表露了一次回顧服裝主業的想法——要把雅戈爾建設成世界級的時尚集團。

由於擔心外界聽不懂什麼叫「時尚集團」,時任雅戈爾集團副總經理的胡綱高,乾脆登臺解釋:「今後,上市公司雅戈爾就是一家純粹的服裝企業。」

一家企業的主業是什麼,當然可以讓企業家自行決定。但這樣反覆橫跳,既是商業界裡罕見的怪相;也讓人覺得李如成的話不可信,不可靠;更讓外界看不懂雅戈爾。

某海外媒體下過這樣的結論:雅戈爾除股票和地產投資業務外,其他業務已變得無足輕重。

02

豪賺400億

這個「無足輕重」的評價,其實有點言過其實。

在雅戈爾2022年的中報裡,雖然房地產和康旅板塊以62.79億元營收,佔了65.79%的大頭。但營收28.43億元的服裝板塊,還是有29.77%的比例,再加上營收佔比5.71%的紡織板塊,說這些業務「無足輕重」,實在不夠嚴謹。

歷史上的李如成,是親手摸過剪刀針線的裁縫,歷史上的雅戈爾,也是靠服裝起家的。

1981年,在寧波,青春服裝廠工人李如成,覺得自己要失業了。

這是一家20多個知青,湊了2萬元安置費,在1979年成立的小廠子。剛起步的「青春」服裝廠,主要為國營廠代加工背心、褲頭、袖套。

用老工人的話講,這廠子「連件帶袖的衣服都做不出」,活得奄奄一息。

1982年,青春服裝廠發了個通知:所有員工放假三個月。雖然沒有理由,但所有人都清楚,這就是讓人自謀出路。

這個時候,入廠才一年多的李如成,展現了自己「能人」的一面,他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訊息,吉林一個大廠有一筆面料的加工訂單。

李如成立刻遠赴東北,兩天喝了五頓大酒,然後拿下了這筆業務。靠一年20多萬元的利潤,把服裝廠從生死線上拉了回來。

「能人」李如成,也因此成了青春服裝廠的廠長。

但這只是個開頭,接下來,李如成用了三招,一下子讓青春服裝廠從當時數不清的街道小廠中脫穎而出。

第一招是「抱大腿」。

當時的上海,是中國服裝業的高地。李如成找到上海「開開」品牌,用有償合作的方式,由「開開」提供商標和相關技術,「青春」作為分廠自行生產和銷售。合作第二年,青春的利潤就從40萬元猛增到上百萬;第三年銷售額達1000萬元,利潤更是翻了番。

第二招,是自創品牌。1986年,青春廠推出了第一個品牌「北侖港」,三年後,北侖港牌襯衫的年銷量,就達到了300萬件。

第三招,是合資建廠。1990年,青春服裝廠和澳門南光公司組建合資廠,並用「青春」的英文諧音,取了個聽起來洋味十足的名字「雅戈爾」。

雖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雅戈爾的工藝水平算不上高,連李如成都自嘲道:當時我們做褲子,兩條褲腿差三公分。

但在商品短缺,需求又猛增的時代,帶著時髦感的雅戈爾襯衫、西裝,還是迅速打開了市場,到1991年,公司的利潤就達到了2000多萬,並逐漸成為西裝、襯衫的本土品牌老大。

對這個「老大」,同為甬派服裝巨頭的鄭永剛,並不買賬。他曾評論說:「我走了之後,他自然就是老大了,我在的時候,我才是老大。」

對於杉杉和雅戈爾誰是「老大」,雖然有不小爭議。但有一個事實卻很難否定,到1997年前後,雅戈爾在寧波當地,已經是數的著的民營大公司了,而讓它有實力的,正是一針一線的服裝業務。

1997年,寧波商業銀行組建,當地政府希望雅戈爾參與進來,儘管有過「銀行不好做」的擔心,但李如成最終還是拍了板,以每股1.01元的成本殺了進去。

銀行業的發展壯大,讓雅戈爾獲益豐厚。2007年,曾經的寧波商業銀行,在更名為寧波銀行後上市成功,股價一度上漲到41.39元。

2021年2月3日,寧波銀行發佈公告,截至2021年2月2日,雅戈爾減持計劃已實施完畢,共計減持2.96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4.94%。過去半年裡,雅戈爾從寧波銀行一共套現100億元。

在李如成主導雅戈爾的投資中,最具標誌性的一仗,當數投資中信證券。

1998年雅戈爾入局時,持股成本僅為1.7元,總投資成本不過3.2億元。在熊市的時候,李如成一度想把中信證券的股份拋掉,但差幾分錢沒出手,這反而成就了李如成的投資神話。

2007年,A股經歷了一輪大牛市,上證指數最高漲到6124點。作為國內券商的龍頭老大,中信證券享受了最豐厚的溢價,雅戈爾在當年拋掉了4500多萬股,賺了16.51億元。

那一年,雅戈爾的全部淨利潤是24.76億元,而在2006年,這個數字只有7.726億。

2007年初,一家財務諮詢機構負責人在寧波見到李如成,當時正是中信證券股票漲勢最凶猛的時候,一向穩重的李如成也不免喜形於色,「我做了30多年服裝,利潤都是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李如成告訴他,「但投資就是不一樣,一下子就能賺製造業30年的錢!」

巨大的財富效應深深刺激了李如成。2007年,李如成一邊喊出了「拿著一百億找項目」的口號,一邊正式確立雅戈爾服裝、地產、投資的「三駕馬車」戰略。

第二年,雅戈爾與人合作成立了凱石投資,瞄準了定向增發和PE。僅2009年-2011年間,雅戈爾參與了蘇寧電器、東方電氣、華魯恒生等二十餘家上市公司增發,並投資了多個PE項目,一時間風頭無兩。

李如成將紡織服裝的業務交給了胞弟李如剛,房地產業務交給了公司副董事長蔣群,全身心投入到投資業務中。

「賺了30年賺不到的錢」,李如成這個說法,在一定程度上,確實站得住腳。

根據Wind資料顯示,在1999年後的22年時間裡,雅戈爾的利潤總額在580億元左右,炒股等投資收益,為雅戈爾貢獻了400億元的利潤。李如成「服裝界巴菲特」、「裁縫股神」的外號,也正是由此而來。

同樣讓雅戈爾大賺的,還有1993年就入行的房地產。

雖然相比資本市場的戰績,雅戈爾的房地產業務不算快,始終停留在區域地產企業,即使在規模相對較大的2020年,它的預售金額也只有129億元。但從2007年到2022年,雅戈爾的房地產業務,還是實現了累計超過168億元的淨利潤。

但在房地產和股市大殺特殺的雅戈爾,確如李如成所說,服裝業務徘徊不前。

03

雅戈爾老了

2019年4月,雅戈爾發佈了一則公告:

「公司擬對發展戰略作出重大調整,未來將進一步聚焦服裝主業的發展,除戰略性投資和繼續履行投資承諾外,公司將不再開展非主業領域的財務性股權投資。同時,地產也被定性為唯一副業。

雖然反覆搖擺,但能在公告裡撂下剝離投資業務的狠話,多多少少意味著一個信號,雅戈爾要向主業靠攏。

到2021年,這種信號越發明顯。李如成甚至在《致股東信》裡自我反思:多元化經營,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是對還是錯?多產業經營雅戈爾能維持多久?

那個曾經對批評不屑一顧,硬氣回懟「什麼主業不主業,賺錢就是我的主業」的李如成,看起來動搖了。

他後來反思說:當年覺得那家海外媒體多管閒事,如今回頭來看,人家批評的還是很有道理。

實際上,在甬派服裝巨頭裡,李如成並不是對服裝主業最無情的一個。

和他爭過老大的杉杉鄭永剛,在早年間嘗試多元化的時候,曾經表過態:做中國服裝業老大,是一件挺土的事。

比起「賺錢即主業」的李如成,鄭永剛的心氣更高,他最大的嚮往是「修煉成國際化的大企業家」。

做投資、做偏光片、做鋰電材料,1989年帶杉杉出道的鄭永剛,用了31年時間,硬是和服裝「劃清了界限」——在2020年5月的股東大會上,杉杉股份把名字都改了,「杉杉股份有限公司」將變更為「杉杉鋰電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和鄭永剛不同,太平鳥的張江平、雅戈爾的李如成都是摸過剪刀、當過裁縫,這種經歷,很可能讓他對服裝有感情,也更難割捨。

儘管三番五次搖擺,但李如成還是沒把服裝丟乾淨,仍然抓住一切機會做大。

早在2010年,面對大眾服飾的自由化、休閒化趨勢,主打商務正裝的雅戈爾推出了瞄準年輕人的時尚品牌GY。

2016年以後,時尚成了雅戈爾的關鍵詞。李如成不僅著手打造多品牌時尚體驗店,而且對於被詬病已久的「土味兒」服裝進行重新改造,宣佈要投入100億元,啟動科技與創新戰略,劍指服裝產業的時尚座標。

在當時,100億元是雅戈爾三年的淨利潤。

到2019年,雅戈爾又開始了新一輪變革。從與阿里巴巴合作推進數字化、智慧化轉型,到選擇年輕一代藝人熊梓淇作為代言人,再到合作運營或者是收購運動、潮流品牌,一切動作的指向,都意在於吸引並留住年輕人。

2019年,雅戈爾的研發費用超過8491萬元,同比上漲82.94%。

但在主業和副業之間的來回搖擺,終究還是讓這些努力,顯得不夠努力。雅戈爾的服裝業務,也顯得不夠有實力。

曾被寄予厚望的GY表現不佳,2018年前三季度營收3291萬元,佔比不足服裝營收的1%,最終被關閉,李如成給出的理由是「競爭很激烈,毛利率太低」。

更糟的是,十二年來,雅戈爾的服裝業務近乎原地踏步。早在2009年,雅戈爾服裝業務營收就超過了69億元,但到2021年,雅戈爾服裝業務營收為68.21億元,不僅沒有增長,反而略有所下降。

與友商對比,雅戈爾也被拋在身後。

2012年海瀾之家的營收為13.68億元,僅是雅戈爾同期服裝業務營收的三成。但到了2021年,海瀾之家的營收是雅戈爾服裝營收的三倍還要多。

即便是曾經佔據市場第一的西裝和襯衫,也被超越。

2021年,雅戈爾品牌西服實現營業收入12.05億元,海瀾之家營收12.82億元。銷量上差距就更大了,前者為83.45萬套,後者為532.2萬件。

同期,雅戈爾品牌襯衫實現營業收入為17.81億元,海瀾之家襯衫產品收入則為21.89億元。

在知乎上,「如何評價雅戈爾這個品牌」的帖子引得不少網友的回答。其中,一位網友提到「雅戈爾在老爸那一輩,確實很有影響力」。

04

浪子難回頭

2018年,由雅戈爾投資的普濟醫院開工建設,李如成對其寄予厚望,他表示,「普濟醫院一定可以建設成一個很好的醫學平臺,為社會謀更多福祉。」

當然,他沒說出口的話是,在大健康產業的風口下,通過醫療和養老結合,雅戈爾可以找到一個新的增長曲線。

但隨著雅戈爾聚焦主業,普濟醫院最後成了棄子,只是,捐贈公告一出便引起軒然大波。

一位投資人在互動平臺上直指李如成

一位投資人在互動平臺上直指李如成:「作為大股東,您財大氣粗,每年分紅近十億,心懷天下,回報寧波,可我們只是千千萬萬的普通人,沒能力陪您做慈善」。

有投資人甚至建議,大股東應該先將寧波醫院買下,再以個人身份捐贈。

迫於壓力,公告發布一週後,雅戈爾撤回了捐贈。2023年3月17日,雅戈爾在投資者互動平臺表示,醫院捐贈進程已經停止。

儘管剝離大健康產業不順,但李如成迴歸主業的心,看起來越來越盛。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李如成曾坦言:「房地產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金融投資的風險很大,而服裝是可以一直做下去的產業,靠一件件賣衣服賺來的錢更穩健、更長久」。

除了這個大背景,上市公司財務報表機制的變化,也推著雅戈爾不能再走「賺錢即主業」的路子。

2019年施行的《新會計準則》規定,上市公司持有的股票,即便不出售,無論是浮虧還是浮盈,都需要計入到利潤表中。對一度持有數十隻股票的雅戈爾來說,每一隻都可能是幹掉利潤的黑天鵝。

時代、環境、現實,留給李如成搖擺的空間越來越小了。

而服裝老巨頭們曾經看不上的服裝主業,卻隨著消費者民族自信的增強和年輕一代消費群體崛起,對國貨品牌越來越認可,迎來了第二春。

2022年以來,雅戈爾動作頻頻。

當年9月,雅戈爾旗下渡過了孵化期的MAYOR、HART MARX兩大品牌,分別在南京和上海開出首店。此後,雅戈爾宣佈要在全國建30個時尚體驗館,試圖通過線上推廣、線下體驗,直播帶貨等形式,豐富應用場景。

沿著「世界級時尚集團」的路子,李如成為雅戈爾的未來30年,規劃了三步走的戰略:第一步,發展創立5-10個自有品牌;第二步,收購合作5-10個國際品牌;第三步建成線上線下融合的營銷大平臺,最終締造一個時尚帝國。

在李如成的辦公室裡,放著三塊展板,上面寫著世界三大奢侈品巨頭:歷峰集團、開雲集團和LVMH的所有子品牌,以及它們對應的營收和利潤。

閒來無事的時候,李如成常常坐在展板的對面,靜看無言。

在服裝業務上,雅戈爾能否王者歸來,至今仍是個未知數。它在歷史上的多元化舉措,也很難評價成功還是失敗,但至少,它活下來,而且活得不錯。

開開、銀湖、天壇,這些曾經的「中國名牌」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美特斯邦威連年鉅虧,拋售資產求生,牛仔褲之王真維斯更是破產清算。

相比那些同時代的品牌,做到這一點的雅戈爾,已經足夠幸運。

參考資料:

[1]《公司錦標賽2007-2008》吳曉波

[2]《雅戈爾非凡崛起》蘇溢波

[3]《李如成:改革開放這條路是不可逆轉的》浙商頭條

[4]《李如成:青春不老 壯心不已》東南財金

[5]《李如成:雅戈爾的每一步發展都得益於改革開放》中新社

[6]《甬派服裝的宿命與野心》財經無忌

[7]《A股股神雅戈爾火了》溫州商報

相關文章

99歲的他,永不破產的巨人

99歲的他,永不破產的巨人

大算盤我會打,小算盤我不打。 來源 | 華商韜略(ID:hstl8888) 作者 | 華商韜略 「他毫不客氣地回了一句,idiot(笨蛋)。...

最不想出名的中國首富,退隱了

最不想出名的中國首富,退隱了

只做到韓國水平就是失敗! 作者丨華商韜略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他曾說過,如果真的做到世界第一,自己就回老家釣魚去。現在...

感動全網的中國好老闆,退休了

感動全網的中國好老闆,退休了

「中國最好的店」。 來源 | 華商韜略(ID:hstl8888) 作者丨華商韜略 他曾說過,自己的初心是把企業做成學校,做成樣板,讓其他行業...

1600億!他,香港的隱形巨頭

1600億!他,香港的隱形巨頭

香港沒有製造業,我不同意。 作者:王洪臣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1985年的香港,世界船王包玉剛,正憑著世界第一商場「海...

中國首富往事與浮沉

中國首富往事與浮沉

首富難做更難守。 作者:滿建鋒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1999年,上海安達信的會計師英國人胡潤利用業餘時間,查閱100多...

馬斯克,夢碎

馬斯克,夢碎

沒有他,就沒有這家公司的誕生。 作者:陳臻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搞電動車、初創火箭,讓特斯拉和Space X做到第一,...

下狠手了,突襲郭臺銘!

下狠手了,突襲郭臺銘!

趁火打劫,來勢洶洶。 作者:耿康祁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今年4月18日,印度第一家蘋果官方零售店在孟買開業。打開商店大...

慘!中國口腔大王,兩年跌掉1000億

慘!中國口腔大王,兩年跌掉1000億

經商半生,歸來仍是文人。 作者:張宇彤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走後門」燒香、線上懟網友、股票平臺大戰股民、被監證會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