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悠政府,騙走百億!手撕特斯拉的中國車企,竟成了傳銷公司?

文/ 金錯刀頻道

文/ 金錯刀頻道

這兩天,奧迪翻車的新聞刷爆網路。

一夜之間,播放破億的廣告天花板,被認定為抄襲,成了劉德華最短命的廣告。

但被奧迪熱搜淹沒的,還有個翻車更狠的車企

但被奧迪熱搜淹沒的,還有個翻車更狠的車企。

5月17日,中國又一個大忽悠車企倒下了,比起「人在美國」和「破產跑路」,它離場的方式堪稱魔幻。

在拖欠員工工資,債務漫天的情況下,以20億的身價找了國企接盤。

又因為6個月不開工,直接被吊銷營業執照,徹底退出歷史舞臺。

這家企業就是最早新造車勢力之一的綠馳汽車

這家企業就是最早新造車勢力之一的綠馳汽車。

感覺名字陌生?很正常

感覺名字陌生?很正常。

因為它成立6年,號稱融資100億,卻沒有賣出1輛車。

論忽悠程度,綠馳比賈躍亭和賽麟還狠,賈躍亭好歹還在美國講故事,賽麟還造出了幾臺老頭樂。

綠馳不僅沒造出車,還忽悠了政府1000多畝地,讓長安汽車給他們做白工。

從綠馳的過往看,僅僅用「倒下的造車新勢力」形容它,還遠遠不夠。

汽車大佬靠一場發佈會,忽悠了政府1000畝地

綠馳的忽悠基因,在成立那年就埋下了。

網際網路大佬造車,大多走營銷路子,先來一場豪華髮佈會震懾眾人。

傳統企業造車,大多走土豪路子,從管理到技術只要花錢都能搞定。

一沒造車背景,二沒核心技術的綠馳,靠的是幾百個大爺大媽起家。

2016年12月28日,綠馳的原始股東中能東道,在上海舉辦了綠馳新能源車品牌發佈會。

發佈會現場金碧輝煌,雖然沒有汽車亮相,也沒有技術發佈,但綠馳請來了很多大佬助陣。

中國工程院院士陳清泉,也以綠馳研究院首席顧問的身份親自站臺。

在公佈了一系列「乾貨」滿滿的研發計劃之後,現場的大爺大媽們,在義勇軍進行曲的感召下,開始了認購類似原始股之類的項目。

這場發佈會到底賣出多少原始股我們不得而知,但在第二年,中能東道集團董事局副主席晏文勝,就因詐騙35億被捕。

中能東道爆雷後,綠馳也深陷傳銷和詐騙的負面中,但這並不影響它成為最被看好的造車勢力。

這種轉變是因為,綠馳迎來了一個真正的「汽車大佬」。

2018年,王向銀成為綠馳的聯合創始人。

這個創始人有多牛?

這個創始人有多牛?

在創業之前,他的身份是:華泰汽車集團總裁、北汽福田副總經理。

在福田汽車副總經理時,他讓福田汽車的銷量,連續2年位居世界商用車銷量第一,13年都是國內第一。

有個在汽車領域20年的牛X創始人,綠馳一度被認為是「發展最為穩妥」的車企之一。

王向銀上任後的第一件事,是跑到法拉利的故鄉義大利,籌建了超跑製造基地。

靠著義大利基地的名氣,2018年綠馳汽車推出了,首款純電動豪華轎跑車天王星。

雖然天王星只在日內瓦展示過,但王向銀講的故事還是吸引了九江政府的目光。

因為王向銀對國家級九江經濟技術開發區的牛皮,吹得很誘人:

綠馳汽車項目提供「義大利超跑水準的技術」,並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

當地共同打造 「超跑產業鏈」,帶動經濟和就業。

打造中國頂尖純電超跑,領先世界。

九江開發區一聽,一路加緊審批了1060畝地,簽署了合作協議。

協議規定,綠馳汽車在九江中部建設,總面積30萬平方米的工廠,規劃產能20萬輛/年,總投資達55億。

這樣的規模和投資,在近幾年造車新勢力當中,也算是中上游水平。

要知道特斯拉的上海超級工廠也才45萬平方米。

靠著畫大餅,綠馳有了政府背書。

一個故事搞定長安汽車,順便找好接盤俠

當時的開發區並不知道,早在2018年2月,綠馳就和義大利的合作方I.DE.A鬧掰了。

金星概念車沒在國內展出,綠馳甩鍋:被I.DE.A公司扣留在義大利。

早有媒體報道,綠馳在義大利公司,就是一個空殼,從來沒有高管出現過,而且綠馳拖欠對方的2700萬歐。

DE.A公司CEO Morali曾公開表示:「我們懷疑整個綠馳汽車項目是騙局。」

2019年,王向銀因身體原因,辭去了CEO的職位,但綠馳的故事,卻並沒有結束。

2019年, 綠馳找到了長安,經過多方談判,獲得長安鈴木閒置產能的使用權。

這場和長安鈴木的合作,為綠馳帶來了汽車生產資質。

有了長安汽車的背書經歷,綠馳又瞄準了第三個大客戶:有感科技。

有感科技是國內有名的無線充電解決方案服務商,和很多大牌都有合作。

電動汽車和無線充電商合作,是為了講一個新故事:綠馳要讓新能源汽車,能像手機一樣實現無線充電。

綠馳還放出豪言:無線充電汽車,會在2022年完成上市,給市場一個驚喜。

之後,綠馳還表示,會融資100億,來支持新車的研發。

此時的綠馳汽車,在外人眼裡的形象是:集汽車大佬+政府背景+傳統車企+新科技勢力+百億資金於一體的全能型車企。

誰也沒想到,綠馳的風光背後,袍子下面爬滿蝨子。

九江開發區的工廠,因為資金短缺,目前還處於填坑找平階段,還是個1000畝的坑。

長安的生產線上,至今沒有一輛綠馳的車出現,而且綠馳還遲遲沒有繳納使用費。

至於無線充電,智慧汽車領域,更是再無下文。

至於無線充電,智慧汽車領域,更是再無下文

2020年,綠馳汽車就因資金鍊等問題基本處於「癱瘓狀態」,員工薪水被拖欠,此前承諾的首款量產車也遲遲不見蹤影。

故事發展到現在,這個成立4年,沒造出一輛車,還欠了一屁股債的公司,按理說早該倒閉了。

可能是前期故事講得太好,綠馳不僅沒倒閉,還給自己找到了一個國企接盤俠。

2020年3月,綠馳被河南省國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出資20.1986億元買下了60%的股權。

這個滿身漏洞的企業,竟然成為了「首個被國資收購」的造車新勢力。

故事的結尾不出意料,新股東入局後才發現,綠馳就是一個空殼。

除了一屁股外債,什麼義大利技術,超級工廠,長安生產線,無線充電技術,都是泡沫。

在強行給綠馳續命2年後,綠馳終於被放棄了。

一個從頭到尾的大忽悠,再厲害的故事也救不了。

智慧汽車市場,為什麼盛產大忽悠?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綠馳的造車故事,都顯得魔幻,但又真實的存在著。

據綠馳一位離職的員工表示:「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打卡上下班,即使內部也只能看到有程式碼的項目。」

到了後來,公司員工每天的工作任務,直接變成了維權。

有員工在群裡維權,綠馳汽車CEO任亞輝在公司群裡表示:「就是沒錢了,我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去求投資方。」

在騰訊靈鯤金融風險查詢舉報中心裡,中能東道原始股、綠馳汽車已經被舉報1775次,甚至被定性成疑為傳銷平臺。

融資100億沒造出來一輛車,錢花去了哪裡?欠的債誰來還?在營業執照被吊銷的一刻,成了永遠的謎。

更可怕的是,像綠馳這樣的忽悠型造車勢力,廣泛存在於智慧汽車領域,且不限於國內。

大家都以為PPT造車的鼻祖是賈躍亭,其實在賈躍亭之前,在美國還有個能和特斯拉較量的車企——尼古拉電動卡車。

2015年,在大學就開始創業的特雷弗·彌爾頓,成立了研發氫燃料電動卡車的公司,並且對標特斯拉用了尼古拉做公司名稱。

和很多造車勢力一樣,尼古拉講了一個很美好的造車故事。

他號稱研發出加一次氫行駛1200公里的電動卡車,並且還製作了宣傳視訊。

尼古拉和特斯拉一樣,一直依靠社交媒體來宣傳自己的公司。

尼古拉宣傳自己的卡車,已經接到1.4萬輛卡車的訂單;

會為美國第二大能源回收公司,提供2500輛純電動垃圾回收車;

他還宣傳其Badger卡車,是「最先進的電動和氫氣皮卡,旨在擊倒福特猛禽。

尼古拉的高峰,是被通用汽車收購了11%的股份,股價直接飆升,是蔚來+理想+小鵬的當日股價總和。

一週後,更是以市值340億美元超越老牌車廠福特。

雖然被業界嘲笑紙上造車,6年沒造出一輛車。

但在資本的世界裡,有沒有車並不重要,重要的故事講得好不好。

不過故事終究是故事,故事的結局是,創始人在被通用入局後,馬上辭職離場。

最後公司直接承認原型車造假,宣傳視訊造假,研發進程造假。

自此「卡車界的特斯拉」,變成了大忽悠。

過去幾年,電動車領域是一個風口,只要會講故事,人人都能摻一腳。

但故事講完了,有的是在新造車企業塑造品牌、量產交付的過程中「銷聲匿跡」。

還有一部分新造車企業倒在了量產前夜,像拜騰汽車、奇點汽車等,從成立至今仍未實現一輛車的交付。

事實告訴我們,靠故事是造不了車的。

綠馳們不知道這個道理嗎?

他們可比誰都誰明白:只是看準了資本的漏洞,用風口陷阱狠撈一筆。

故事+風口+背書=賺錢故事。

但盲目跟風,等來的可能是世紀大忽悠。

參考資料:

投資家.《「融資100億」,中國第一大忽悠終於倒下了》

BusinessCars.《直到破產清算的這天,也沒能看清綠馳的真面目》

汽車V線.《起底綠馳汽車:「炮灰」玩家》

智慧車參考.《真傳銷假造車?裸泳造車玩家綠馳營業執照被吊銷,曾獲20億國有資本強行續命》

圖片來源於網路,侵權請聯繫刪除

相關文章

35歲,她接替了CEO

35歲,她接替了CEO

最牛85後退場。 作者:楊文靜 來源:投資界(ID:pedaily2012) 一切來的猝不及防。 11月18日,OpenAI在官網宣佈,原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