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今天要給15億的《夢華錄》潑一盆冷水!

文/ 金錯刀頻道

文/ 金錯刀頻道

《夢華錄》,殺瘋了。

開播10天,破了15億,輕輕鬆鬆把古裝偶像劇常年4-5分徘徊的擺爛分數,拉回了豆瓣評分8.8。

騰訊樂的合不攏嘴,從矜持的「口碑新劇」,到後來的「高口碑新劇」,現在直接拍板為 「年度最高分國產劇」,儘管2022年才剛剛過半。

觀眾追劇上頭到「自我打臉」。

以前的劇超前點播,大罵片方吃相難看,現在彈幕求著花錢。

過去落魄到出網路爽文「贅婿」維持生計,江湖號稱「歪嘴龍王」的管雲鵬,就因為在劇中飾演了男主的小跟班,在微博上已經破了100萬粉絲。

論顏值,劉亦菲和陳曉吊打一眾小花網紅,堪稱大型扶貧現場;論營銷,騰訊對於親兒子的宣傳幾乎霸佔了所有社交平臺。

但爆火的《夢華錄》,其實有一個敗筆。

一次大型古偶扶貧現場:

顏值也是技術活

古裝偶像劇,有一個殘酷的前提:

無顏值,不古偶。

道理很簡單,偶像劇的主線是愛情,只有主角顏值線上,看他們談戀愛,自然更帶感。

所以,在大部分口碑撲街的古裝劇爛片裡,拋開劇情不談,在造型上往往已經走向了兩個極端:

要麼是迎合網紅臉,死了都要美。

要麼是迎合網紅臉,死了都要美

要麼生搬硬套,不考慮演員的個人特質,千篇一律的美白濾鏡。硬是能把皮膚黝黑的康巴漢子丁真,磨皮成白面書生。

《夢華錄》在顏值上,就已經吊打了所有市面上可以看到的競爭對手。

劉亦菲跟古裝的適配度,早在她15歲的時候就已經得到了驗證。

胡歌和陳曉對劉亦菲的點評都是,「一看到她,入戲就特別快。」,就是因為「神仙姐姐」的古裝顏值讓人代入感太強。

《夢華錄》也懂得做減法的道理,沒有胡來的濾鏡和磨皮,有些鏡頭甚至真實的能看到演員卡粉,但卻反而把劉亦菲的美體現到極致。

夢華錄的顏值贏的關鍵在於,1+12

《夢華錄》的顏值贏的關鍵在於,1+1>2。

古偶劇最忌諱各美各的,刻意挑角度、擺姿勢,把談戀愛變成了一場比美賽。

但劉亦菲和陳曉並沒有端出「我是美人」的架子。

陳曉的氣勢,完全不輸劉亦菲

陳曉的氣勢,完全不輸劉亦菲。

劉亦菲有完美側顏殺,陳曉就有著完美眼神殺。這恰恰成就了古偶劇最關鍵的CP感。

有網友說,楊洋和劉亦菲的對戲,展現的是「我很美,被我迷住了吧」,而陳曉卻做到了,「你很美,我被你迷住了。」

前者需要顏值,而後者更需要顏值+演技。

前者需要顏值,而後者更需要顏值+演技

劉亦菲的路人緣,男女主演的美貌加成,是《夢華錄》熱播的底氣。

來看一個反面案例,金瀚當得知心愛的人去世是這樣表現悲傷的——

bgm搭配上金瀚沒有淚水的無實物表演,彷彿要捂嘴表演一段b-box。

如果說純看臉的顏值靠老天爺賞飯吃,那能演出CP感的顏值主要靠技術。

在畫面的顏值上,審美也一點不糊弄。

《夢華錄》的鏡頭是公認的會拍。

宋人的審美追求「淡」與「簡」,淡雅素樸但又不失高級,《夢華錄》的還原很到位。

就算沒看過這部劇,從畫面構圖和道具置景,也能看出導演的構思。

比如導演在定拍攝場地時,一連考察了杭州、蘇州、無錫、紹興、同裡古鎮等十幾個城市,第一集的水鄉就讓無數人印象深刻。

到了都城,又放出了大宋市井美學課,大有《清明上河圖》那味兒了。

每一幀的構圖都不拘泥突出人物本身,而是通過大量的留白,襯托環境與人物內心的波瀾。

除了絕美空鏡,片子裡還有很多

除了絕美空鏡,片子裡還有很多高級感的特寫。

女主收到告白的心情,輕快的步伐,嘴角揚起的笑容,再來一朵石榴花,整個畫面都活了。

男女主再次相見,並沒有從天而降、英雄救美的雷人劇情。

兩人隔著屏風對望,愛意在纏綿,眼神裡全都是情緒,彈幕直呼封神。

兩人的激情戲,畫面水池中的兩尾交歡的鯉魚上,讓這場定情戲充滿了細膩的情感。

色調光影構圖,不少地方都表露出劇集不做流水線古偶的決心和審美。

在眾多同行襯托下,《夢華錄》贏在尊重了觀眾的眼睛。

古偶劇死局,敗在了一個詞上

當顏值完成了一夜爆火的使命,《夢華錄》火速放出了第二個大招:

女性勵志。

女性主體確實是《夢華錄》的創作思路,主角們反抗命運、互相幫助的臺詞、劇情比比皆是。

如果說營銷女性勵志、女生友情還屬於可控範圍,但當上升到「女權」這個高度時,其實是一步險棋。

你當它是古偶看,這設定算不上什麼敗筆。

但當定位是女權劇,這部劇的敗筆就暴露出來:

敗筆一:打著「女性」標籤,公開diss女性。

《夢華錄》改編自關漢卿的《趙盼兒風月救風塵》。

原著說的是,宋代一歌姬宋引章,輕信富家子弟嫁給了他,婚後遭毒打騙財,書信求救姐妹趙盼兒,趙盼兒有勇有謀、有情有義,成功解救宋引章。

救風塵這齣戲好就好在,他歌頌的是在社會中最低賤最卑微的底層人——縱使低至塵埃的最下賤的人,也有一腔正義。

但《夢華錄》從一開始,趙盼兒就對賤籍的身份耿耿於懷,不斷強調自己早早就脫了賤籍,跟那些賣身的妖豔賤貨不一樣。

表達「我是清白的」意思的臺詞,每隔幾集就要變著花樣出現一回。

被罵慘的一集中,導演藉著女配的口,來了一句「以色事人」才叫賤。

把妓分為三六九等,一個歌頌底層妓女品格的劇,居然堂而皇之的看不起「以色侍人」的妓女?

隔三差五diss一下「以色事人」的同行們,就相當離譜。

關漢卿對這些無法掌握自己命運的女性,無論是清清白白的竇娥,還是以色侍人的趙盼兒,都是憐憫和尊敬的,憐憫她們的命運,尊敬她們的人格。

揭露的是血淋淋的現實:風塵女子,根本沒得選。

《夢華錄》對女性的理解反而更狹隘,直接一杆子給底層女子判了死刑。

敗筆二:為了更甜,反而更封建

這個敗筆的出現,讓追劇的人和罵這部劇的人都沉默了。

《夢華錄》在男女主要開展進一步「成長」的時候,安排了雙方相互過審。

一個快30歲的古代男子,抱著女主發誓,「我從來沒有過任何小娘子,也不曾玩過什麼逢場作戲」。

趙盼兒作為一個從良官伎,則表示自己墜入風塵六七年一直在藏拙,就連跟在一起三年的前男友也是「發乎情,止乎禮」。

用當下流行的話來說,兩人是身心都只有過對方的「雙潔」配置。

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要這麼做?

答案很簡單,番茄小說發佈《2020甜文讀者戀愛觀報告》,其中顯示,近一半的甜文愛好者是00後,高達65%的讀者希望小說男女主都要雙潔。

這被《夢華錄》當作一種嗑CP的糖,也是討好目標使用者的手段。

但在一部打著女性旗號的劇裡宣揚這種陳腐的道德觀,用一個詞點評就是:

大可不必。

《夢華錄》出圈啟示錄:

找爽點,別較真

儘管古偶主要講的是愛情故事,但是光講愛情、造人工糖,很容易膩。

好的劇,都不會只停留在愛情的層面上。

《夢華錄》到現在口碑和流量雙贏,第三個必殺技在於:

找爽點高手。

過去國產古裝電視劇為了追求爽感,要麼是大女主撕X上位,一路開掛復仇;要麼是小女生遇到霸道總裁,一路被保駕護航。

《夢華錄》雖然是古裝劇,但仔細回味一番,就會發現它的事業線和愛情線全部走的是現代人的爽劇路線,看得人極度舒適。

導演給每個角色都增加了大招buff,趙盼兒茶藝高手 。

孫三娘是麵點大師

孫三娘是麵點大師。

宋引章是琵琶名手

宋引章是琵琶名手。

宋引章是琵琶名手

三姐妹都被渣男傷害之後,背井離鄉集結成夢想合夥人,從茶樓運營到酒樓運營,盤面越做越大,難道不爽?

這部劇的女性形象,也不再侷限於傻白甜的人設。她們都不是弱者和被拯救者。當三個人集體開大時,評分就唰唰往上漲。

她們是配角,但不是工具人。

這一點,在古偶裡,也頗為難得。

劇情有爽點,臺詞當然也要有爽點。柳岩演的三娘因為不爭氣的老公和兒子要死要活,趙盼兒一句話點醒她:你是孫三娘,又不只叫子方的娘。

這句話,不知道戳中了現在多少年輕媽媽的心巴。

這句話,不知道戳中了現在多少年輕媽媽的心巴

有人問趙盼兒要不要留些錢,等在東京混不開了好歹有個後路,趙盼兒霸氣回懟:

我在哪兒,我的背後就是退路。

這些話,顯然也直接踩到女觀眾的興奮點上

這些話,顯然也直接踩到女觀眾的興奮點上。

甜劇不宜大虐,不撕X的劇情,貴在舒心。不拘泥於小情小愛的古偶劇,才可能得到觀眾的認可。

而觀眾真苛刻的,是編劇和它的賣點營銷。

《夢華錄》吃到了前期紅利後,顯然希望拔高劇集立意和深度,把這部劇拔高到一個根本不屬於它的「女權」高度,才會讓人不得不帶著疑問看劇。

營銷是把優勢放大,迴避短板,不要硬扯賣點。其實集中到其他優勢上,已經挺夠用了。

女性爽劇爆火常常會走向極端,《夢華錄》成也女性,敗也女性。

《夢華錄》最大的意義是什麼?

更有說服力的是替過去門檻降無可降的古偶,重新找回曾經的”臉面”。

劉亦菲很美、陳曉也很美,兩個美人在一起談了段戀愛,足矣。

對觀眾來說,帶著較真的眼光看古偶劇,本來就是給自己找不痛快。

圖片來源於網路,侵權請聯繫刪除

參考資料:

騰訊.《夢華錄》

關漢卿.《趙盼兒風月救風塵》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