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柳少爺大火,豪宅背後的神秘富豪,卻成了老賴

萬柳書院的開發商是中赫集團,這家房企像它的老闆一樣,做事高調,背景神秘。

除了房地產,這家房企的老闆的產業也不少,做過石油勘探、石油天然氣,只是沒幾年就倒閉了,網際網路高峰期做過團購網站千品網,結果團購關門,甚至還搞足球。

玩得越多,輸得越慘。

作者丨貓哥

來源 | 大貓財經(ID:caimao_shuangquan)

一個胯下運球變裝視訊,既沒露臉,也沒多少創意,平臺一抓一大把。

但偏偏「喻少」火了,20多萬人蜂擁評論區喊「少爺」,有覬覦「少爺」年輕肉體的,有向「少爺」自薦枕蓆的,有想做「少爺」家奴的,甚至還有想做「少爺」寵物的,乍一看,還以為大清朝復辟了呢。

雖然沒露臉,但是網友的慧眼從視訊裡看到了帥氣、教養、溫柔、內涵、博學、多思…….就連牆上側漏的畫,都被網友鑑定為價值4.2億的齊白石真跡。

咋看出來的呢?

視訊裡有一個定位,單價30萬+的萬柳書院。

「老奴們」捧紅了「萬柳書院少爺」,但是據說,喻少家裡為撤熱搜就花了不少錢,被家裡狠批了一通的喻少火速退了網。

當然,有少爺低調,也有少爺高調,開網店的「16少爺」更接地氣,和網紅羊毛月的暢談視訊,也獲得了百萬贊,後來他乾脆開了直播,7分鐘就獲得了20萬的打賞。

窮二代打賞富二代,也可以說是網際網路奇觀了。

不過,仇富和慕強,兩股風氣在網際網路輪流刮,這次慕強肯定是佔了上風的,順帶著滿足了不少人的窺私慾,豪宅、限量跑車也算是讓人開了眼了,各路少爺、小姐輪番登場,「萬柳書院」的定位,已經是流量密碼。

只有業主們受傷的世界達成了

只有業主們受傷的世界達成了。

畢竟當初隱私性也是賣點,據說5米的高牆採用的特製材料,一塊磚造價1美元,並且特意選了低調的灰色,來掩蓋它豪宅的屬性,現在,藏不住了。

萬柳書院再次成功出圈,只是開發商,已經成為老賴了。

萬柳書院的開發商是中赫集團,這家房企像它的老闆一樣,做事高調,背景神秘。

中赫的老闆是周金輝,很少出現在公開場合,也很少說名字。對內對外,都是「中赫董事長」這個頭銜示人,當然了,中赫沒有上市,財富值很模糊,但很能掏得起錢。

據說他是河北定州人,畢業於中國石油管道學院,跟潘石屹是校友,後來舉家到了唐山,先是做些小生意,後來成立了唐山新綠洲,開始涉足房地產。

誰也不知道他的第一桶金是咋來的,但是不到30歲時,他開辦了註冊資本5000萬的新綠洲,手裡據說有上億的資金去做房地產,開發了位於唐山路北區的軍安裡尚座花園小區。

位置屬於核心地段,小區的檔次也不算低,當然價格也擺在那裡,商業的單價也賣到了6000多,當然也不愁賣。

只是,小區還沒交房,2005年,周老闆就進京了,成立了中赫集團。

那時,在北京的東釣魚臺村,有一塊軍隊建設用地要拆遷,因為在玉淵潭公園北岸,又有「釣魚臺」的名頭,很多房企盯上了這塊地,其中不乏背景深厚的。

本來,大家都想爭上一爭,如果拖到2007年軍隊用地也必須招拍掛的大限,同場競技比拼財力,就是大家熟悉的配方了。

但是,2006年4月,這塊地有主了,而拿到了這塊地的,是剛成立1年的中赫。

別說進京多年的外地開發商懵了,就是京城的本地開發商也摸不清中赫的來路,能卡點精準吃到紅利,讓人咋舌。

地是協議出讓,具體價格是多少,沒有公開,有人說它的樓面價肯定是低於富力的廣渠門外地王,而且,能讓科研用地變成住宅用地,周老闆「有點東西」。

可以肯定的是,周老闆賺大發了。

這塊地建成的就是京城豪宅釣魚臺七號院,在2009年開盤的時候,就7.28萬/㎡,刷新了盤古大觀在奧運期間創造的7.1萬/㎡的單價紀錄,成為當時京城最貴樓盤。

2011年1月,宋丹丹在微博突然炮轟潘石屹,「長安街南邊那麼好的位置,你蓋了那麼一大片難看極了的廉價樓(建外soho),把北京的景色毀得夠嗆,你後悔嗎今天?」

美醜不計,當初被煤老闆爭搶的CBD區域,到了她嘴裡變成了廉價樓,就挺有意思。

然後,大家一看宋丹丹的老公趙玉吉,當時的身份正是中赫置地的董事長,正正經經的開發商,兩口子就住在「釣七」裡,這麼一比,建外SOHO肯定是廉價樓了。

更讓人驚掉下巴的是,在炮轟事件沒多久,釣七再次開盤,23套豪宅入市,一套1000㎡的豪宅,開價30萬/㎡,3個億一套,潘總的建外SOHO就更寒磣了。

30萬單價震驚了北京住建委,緊急叫停了銷售,後來開了一筆罰單,總額也就5平米多一點。

後來的真實價格,還是落馬的統計局局長王保安「透露」出來的,這個大老虎只是為別人在檔案上「畫了個圈」,就拿到的一套釣七318㎡的房子,據說買家購房+裝修花了5000萬,單價大約15萬左右。

高價託市,釣七很暢銷,京城「東富西貴」,釣七也是身份的象徵。

周老闆在北京幹得風生水起,不過他進京前在唐山的項目,卻讓唐山的業主吃了啞巴虧。

尚座花園的商業房在賣房的時候按面積賣的,交房的時候,按套交的房,拿到房的業主面積縮水,告到法院去,發現合同就是按套籤的,商業業主硬生生地敗了訴,自己吞下了苦果。

官司還沒打完,周老闆就把唐山的公司註銷了,正式成為了「北京人」。

2012年,北京又放出了一塊宅地,而且是「海淀區近年少有的優質宅地」,掛牌價18.66億,樓面地價2.4萬/㎡,預訂了地王位。

地王生不逢時。

拍賣的日子改了又改,中央繼續強調房地產調控,央媒也趕緊給地王潑冷水,《人民日報》更是大聲疾呼:「央企參與萬柳地王爭奪不合時宜」,保利地產在開拍前的半個小時退出了競拍。

拍賣現場,其他央企沒有官宣退出,但是也就是走了個過場,招商局、萬科都未舉牌,只有中化方興(金茂)到了第二回合,全程都是民企在爭奇鬥豔。

最終,經過10輪網上報價、46輪現場競價和327輪的競配件房面積後,中赫勝出,拿到了萬柳地王,來參加拍賣的大老闆從後門直接溜了,沒能順利溜走的CEO只好出來接受採訪,順帶著承受「推高北京房價」的指控。

媒體還在算,8-10萬的單價,應該就能保證利潤了,但是同行們斷言,萬柳地塊將誕生下一個釣七,「靜待均價30萬的豪宅」。

萬柳地王,最終建成了萬柳書院。

在上市之前,中赫已經給市場打過預防針了,「希望將這一產品按照藝術品而不是工藝品的標準來打造,這需要花費時間和成本去打磨品質」。

字裡行間就一個字,「貴」。

但是,行情是真的好,還沒宣傳,也還沒有預售證,僅300套房源,就已經蓄客1500組,供需比例1:5。

房子不愁賣,賣房也可以挑人,據說當初有明星想買,被中赫婉拒了,只因為要低調。

2015年,萬柳書院現房入市,均價14.5萬,最小面積205㎡,起步價大約是3000萬左右,有些大戶型可以到達7000萬,萬柳書院成為了京城房地產市場的硬通貨。

雖然新房沒有賣到30萬,但是二手房市場,萬柳書院依然供不應求,出一套,賣一套。

去年5月份,有5萬多人圍觀了兩場拍賣,兩套200多㎡的萬柳書院的房子,一套拍出了7594.67萬,單價大約30萬,一套高達1.09億,摺合單價36.5萬。

這裡很受有錢人的青睞,周圍交通便利,出門就是四環,購物餐飲都很方便,小區西邊是崑玉河,是京城為數不多的水系,出小區往北步行幾分鐘就能到達頤和園的南如意門,這裡的學區也很好,小學是中關村三小,中學離人大附中很近,離萬柳少爺的101中學也不遠。

萬柳書院的業主,貓哥認識十幾個,有前著名主持人、也有功成名就的大牌教授,當然更多的是知名或低調的富豪。有天晚上跟一個業主在書院附近談完事走在巴溝路上,這裡正對書院,小區開燈的住戶不多,一個窗戶後面,似乎是一個小姑娘在專注的彈琴,業主說,那是他鄰居的小孩,剛收到一個生日禮物,是一臺價值近百萬的斯坦威鋼琴,小姑娘很喜歡,應該是在練琴。

雖然中赫不是百強房企,但是兩個豪宅項目,足以奠定中赫和周老闆在京城的地位。

除了房地產,周老闆的產業也不少,做過石油勘探、石油天然氣,只是沒幾年就倒閉了,網際網路高峰期做過團購網站千品網,結果團購關門,公司成為中赫的持股平臺。

動靜最大的,就是搞足球了。

2016年底,中赫集團以35.5億的價格,拿到了北京國安俱樂部64%的股權,成為北京國安的新東家。

當初,央企中信要將國安打造成一流俱樂部,即便是後來經過股權轉讓,中信也堅持「不會退出中國足壇」。

在接下國安的三個月後,周老闆跟國安的球迷見了個面,這位低調的富豪,也僅僅露面15分鐘。

大家都看不懂,周老闆為什麼要玩足球,畢竟,中赫旗下的豪宅,也並不需要球星去站臺,俱樂部和房地產,八竿子打不著。

不過,三年後,中赫和國安,在業務上順利搭上了關係。

北京工人體育場是國安的主場,2020年,工體要進行再次改造,中赫集團牽頭,北京國企北京建工、中國奧委會旗下的華體集團組成聯合體,中標了新工體改造的PPP項目,在中赫工體公司,中赫佔股90%。

2021年,「兩家攜手半個世紀」的願望沒能達成,中赫乾脆全資控股北京國安,畢竟那個時候,中信國安集團,已經債務違約了,周老闆算是幫中信接了包袱。

北京國安的業績是稀爛:2020年營業收入為1.03億元,營業利潤-12.21億元,淨利潤-12.09億元,資產總計5.38億元,負債總計18.51億元。

中赫和周老闆還是被北京國安拖累。

中赫買俱樂部的錢哪來的呢?

天眼查資訊顯示,中赫集團將旗下的中赫置地等公司做了不少股權質押,質權人包括海金商業保理、北京建工、山東國際信託、中融信託、中信建設等。

在2022年10月,北京國安、中赫集團、中赫置地以及周金輝等成為被執行人,相關的金額達到了8.4億,12月的時候,周金輝等人被下達限制消費令,而到今年1月4日,正式成為失信被執行人,也就是俗稱的「老賴」。

而申請人,就是當初的質權人之一,海金商業保理。

有錢?沒錢?

可能只有神秘的周老闆自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