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被低估的商業教父,是他

成大事者,破心賊。

作者丨張靜波

來源 | 華商韜略(ID:hstl8888)

在全球最難賺錢的電解鋁行業,在中國最跌宕起伏的光伏產業,當世界頂級巨頭都虧得頭破血流,一個個民營大腕興衰如過山車之時,有一個被忽視的人卻永遠行。

他就是從半路殺出的昔日中國飼料大王,眾人眼中的「外行人」,劉永行

01打破世界級魔咒

新疆五彩灣,一片荒無人煙的戈壁灘上。

74歲的劉永行,站在沙土上,遠眺著東方日出。在他身後,一個世界級的產業群正拔地而起。

產業群的另一端,是全球最大的整裝煤田——準東煤田,預測儲量3900億噸,足夠全國開採100年。

一條全長26公里、世界上最長的傳送帶,將兩者無縫連接,以每小時運送4000噸煤炭的效能幾乎全年無休地高速運轉著。這些煤,一半用來生產工業矽,以及甲醇、PTA等化工產品。

另一半用來發電,每年的發電量,相當於三峽的一半。

這些電並沒有按常規,併入國家電網,送往東部沿海地區,而是就地利用,生產電解鋁和多晶矽。

2011年,當第一批東方希望人走進準東時,這裡還是茫茫一片戈壁灘。

短短10年後,這裡已建成煤谷、電谷、鋁谷、矽谷,未來還有化工谷、生物谷,一個世界級產業群橫空出世。

加上其他地方的投資,東方希望這個做飼料起家的企業,如今已橫跨水泥、有色金屬、電解鋁、煤化工、多晶矽等十幾個行業。

其產業跨度之大、鏈條之長,令人咂舌。

這些行業,幾乎都是過剩行業,任何一個單拎出來,都是地獄級的難度。能夠在其中一個行業稱王,就已經值得大書特書。

電解鋁最慘時,95%的企業都在賠錢,連力拓、美鋁這些行業巨頭都叫苦不迭。

光伏、多晶矽行業,更在過去20年,撂倒了施正榮、苗連生、彭小峰、李河君等一眾產業大佬。

但劉永行這個倔老頭,卻在別人避之惟恐不及,大量社會資本瘋狂追逐網際網路和熱錢之際,一頭扎進這些重化工行業。

而且一紮就是幾十年,還都很成功。

很多人對劉永行的記憶,還停留在上個世紀90年代的飼料大王上。

但今天的東方希望,95%的資產分佈在重化工領域,只有5%是飼料,妥妥的重化工企業。

02堅定轉型與逆襲

這種變化,始於一次「內心的召喚」。

1992年,在飼料業務如日中天時,劉永行去了一趟美國匹茲堡。在那裡,他看到大量的鋼廠停產,工人將設備拆下來,運往韓國。

劉永行從中悟出了產業轉移的大勢。

當時他就在想:重工業的轉移,70年代是向日本,90年代是向韓國。那麼,下一個機會一定在中國。

回國後,他不惜與三兄弟分家,也要殺進重化工行業,甚至連辦公總部也搬到了上海。

從那時起,劉永行從電解鋁開始,一步步編織自己的重化工產業夢。

每次,他進入一個新行業,看似都悄無聲息。但最終,總是能在這個行業掀起巨浪,並笑到最後。

最新的例子,是光伏。

2013年,當東方希望進入光伏產業時,幾乎沒有人注意到,劉永行這個「外行人」。然而八年後,整個產業卻因為他的一個決定震驚不已:

在寧夏,劉永行宣佈:新增25萬噸/年多晶矽項目。

這是什麼概念?2020年,全球多晶矽產量才50萬噸。當年,彭小峰讓全球矽料霸主德國瓦克膽戰心驚的馬洪矽料廠,產能僅為1.5萬噸。

劉永行也因為多晶矽領域的大膽投資,在最近一個光伏景氣週期,收穫滿滿。

過去20年,光伏行業為了一個冠軍頭銜,爭得頭破血流。誰也沒想到,最後被一個「外行人」摘了果子。

2022胡潤百富榜上,光伏行業首富既不是眼下當紅的隆基創始人李振國,也不是新矽料大王通威老闆劉漢元,而是劉永行父子

最令人稱奇的是,

最令人稱奇的是,劉永行創造這些奇蹟,幾乎沒用槓桿。

在燒錢如麻、動輒投資數百億的重化工行業,東方希望主要靠自有資金滾動發展,很少貸款,堪稱業界異類。

同時,它還多次穿越產業週期,創下連續30多年無虧損的紀錄。

這一切,是怎麼做到的?

03敬畏大自然

重化工行業,拼的是成本和效率。

很多企業為此拼了命上規模。過度的擴張,導致高汙染、高能耗,逼得國家多次對水泥、電解鋁、多晶矽等行業下狠手調控。

劉永行的東方希望,雖然也有很多大項目,但他找到了與大自然和解的方式:通過循環利用,讓上一個行業的產品,成為下一個行業的原料,從而杜絕一切浪費!

這種循環思維,最早在他養鵪鶉時,就開始孕育。

彼時,他用鵪鶉糞養豬、豬糞養魚、魚糞養鵪鶉,使得鵪鶉蛋的成本降到和雞蛋差不多,一下贏得了市場。

進入重化工行業的第一步,電解鋁行業,也是這種思維的延續。

在東方希望飼料業務如日中天的時候,生產飼料所需的賴氨酸,需求激增。劉永行想建一個賴氨酸廠,為此需要配套一個發電廠。

但電廠發出的電,僅給賴氨酸廠,又用不完,必須找個出口。這個時候,作為耗電大戶的電解鋁行業,進入劉永行的視野。

2002年,劉永行與信發集團老闆張學信,在山東聊城合資組建電解鋁廠,踏出邁向重工業的第一步。

這本來是一次強強聯手,但劉永行後來發現,電廠需要從內蒙古、山西等地運煤,於是決定放棄山東,直接到中西部建廠。

「大自然既然把礦藏安排在新疆等偏僻的戈壁上,那我們就不能違背大自然的安排,就要到戈壁上去開辦工廠。」他後來說。

很快,礦產資源豐富的包頭,就成了劉永行新的落腳點。

在那裡,劉永行建起了包頭希鋁,用當地的煤發電,供給電解鋁廠。緊接著,又在三門峽、晉中、呼倫貝爾、重慶等地打了幾大戰役。

儘管各地的地形、資源稟賦不同,但劉永行的循環思維,始終貫穿整個建廠過程。

重化工業選址,通常會炸出一塊平整的土地來。但劉永行偏不,東方希望的晉中鋁業,幾乎全部依山勢而建,遇到山坡,就主動退它幾米。

在劉永行看來,大自然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想要征服大自然,這樣的念頭狂妄至極,「它早晚會蕩平你!」

將這種理念貫徹到極致的,是新疆準東的「六穀豐登」產業園。

2010年,新疆有關部門邀請劉永行去投資,考慮到運輸等條件,特意給他推薦了幾個靠近城市的地方。

但劉永行都沒要,「我直接到沙漠裡去,不要佔用良田。」

就這樣,他硬是在荒無人煙的戈壁灘上,一鍬一鍬挖出了一個世界級產業群。

按照劉永行的構想,這裡豐富的煤炭,一半用來生產甲醇、PTA等化工產品,另一半用來發電。

發出來的電,再用來生產電解鋁、多晶矽,以及賴氨酸等。

通過這樣的產業循環,劉永行希望從煤谷、電谷,到鋁谷、矽谷、化工谷、生物谷,中間是零能耗的。

為此,劉永行做得很極端:從一開始就不允許一滴水外排,全部循環使用。甚至,發電剩下的粉煤灰,也被用來生產優質磚。

商業世界,無數先輩曾探索出大量的商業規律。但劉永行認為,千千萬萬的規律,都不如大自然規律。

「宇宙已經存在100億年了,而人類文明是7000年。我們本身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必須遵從大自然的規律。」

敬畏大自然,也因此成為東方希望做事的最高哲學。

跑沙漠裡去、依山勢建廠……這些看似反商業的做法,實則包含最經濟的規律。

因為充分利用了自然條件,以及廉價的土地,在同樣產能下,東方希望的資產投入只是國外公司的1/6,國企的1/3。

直接在礦源地建廠,更使得東方希望的發電成本僅為0.09元/度。

這樣的電價,令多晶矽巨頭德國瓦克集團羨慕嫉妒恨:

「如果我們的電價和中國一樣,瓦克將是全球多晶矽生產領域效率最高的企業,並且遠超其他公司。」

04狠抓小資料

通過就近建廠、產業循環,劉永行消除了中間能耗。

但在產業內部,依舊存在各種跑冒滴漏。消除它們的辦法,是老老實實躬下身來,做好每一件小事。

也因此,當社會上很多企業都在擁抱大資料時,劉永行卻反其道而行之,狠抓小資料。

「我是董事長,我是管小事的。」

劉永行的這句話,被掛在東方希望的一些辦公樓裡,既扎眼又反常識。

董事長在很多人眼裡,是企業的掌舵人,負責制定企業的戰略大方向,怎麼就成了管小事的人?

但在劉永行看來,中國人從來不缺戰略,缺的是紮實細緻、持之以恆改善細節的意識。

相比日本等西方企業,我們很多企業還停留在喊口號上,一味追求做大,從來沒想過踏踏實實把小事做好。

在中國,把小事做到極致的企業家並不多,王永慶算一個。

這位老先生,幾十年如一日,在生產經營中踐行節約,通過點點滴滴的改進和消除浪費,將臺塑做成全球最大的石化企業之一。

劉永行十分佩服王永慶。據說,他早年間曾有個奇怪的想法:免費替王永慶當三年助手,學習後者的經營之道。

但朋友的一番話,打消了他的念頭:「你是有產業野心的人,人家會對你存戒心。」

儘管助手沒當成,但兩位產業界的翹楚,在經營企業上的做法,總有異曲同工之妙。

和王永慶一樣,劉永行也喜歡深入一線,現場督辦、指導各項工作。

東方希望在全國各地都有分公司。劉永行一半時間在上海總部,一半時間在新疆、包頭、三門峽、重慶等工作現場。

每次去下屬公司檢查,他基本不去辦公室,而是直奔工廠。

數學專業出身的劉永行,對資料特別敏感。他曾親手製定了《成本管理日報表》,將礦耗、電耗、煤耗等100多個資料編入其中。

很多生產中的細節問題,他在項目籌建階段,就已經反覆推算過。

大到投資規模、佔地面積,小到一噸水、一度電等各種能耗,他都要求一分一釐去計算,一噸一度去降低。

劉永行不但自己對各種資料如數家珍,也要求下屬明白資料的意義。

在東方希望,很多人都曾有過,在現場或電話裡被劉永行逼問到答不上來,最後被痛批一頓的情形。以致公司內部流傳著一句話: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闆打電話。」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闆打電話」

這種對成本和效率的追求,有時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2002年,包頭希鋁剛建廠時,中國電解鋁行業的人均產能僅為30噸。在制定目標時,很多人覺得翻倍到60噸,已經是天花板。

但劉永行卻說:不行,要到300噸。

所有人倒吸一口氣,這比行業平均水平足足高了10倍!但工廠最後不但完成了目標,還超額了。

2013年,包頭希鋁的人均產能達到480噸,排進世界前5%,是中國平均水平的4倍。

大家都在歡呼雀躍,劉永行卻依舊不滿足,「比起最好的標準來,我們還有30%、40%的差距。」

最終,包頭希鋁的人均產能在2016年做到了650噸,如願打敗加拿大Alouette鋁廠,成為行業內的世界冠軍。

這種把小事做「絕」的精神,似乎與劉永行橫跨十幾個產業,動輒數百億的大戰略、大手筆相矛盾。

但在劉永行看來,戰略如果停留在紙上,那都是虛的,是唬人、騙自己的。要讓戰略真正落地,就必須從小事做起。

事實上,東方希望之所以能在眾多產能過剩的行業活下來,當別人血虧不止時,自己還能連續多年保持盈利,靠的就是把小事做「絕」。

05成大事者,破心賊

對企業家來講,最大的陷阱之一在於,過分熱衷於外部競爭。

他們跟對手攀比,在慾望的驅使下,瘋狂追求做大規模。慢慢地,對資金、土地、權力等資源的索取超出自身能力,最終土崩瓦解。

商業史上,像這樣的失敗案例,數不勝數。

對此,劉永行始終保持著自己的警惕。無論工作還是生活,他都力求簡單,並刻意保持著與任何圈子的距離。

有一次,東方希望的某個項目審批卡殼,下屬心急火燎,找劉永行請示:實在不行,花錢打點下?

結果,被劉永行一頓臭罵:

「那是犯罪的事。我寧可慢一點,甚至不幹,也不能害人害己!」

劉永行曾說:「我不太喜歡擁擠的地方,順勢不隨流,明道而非常路,熱鬧的地方讓大家去住,我不要跟人家擠。」

生活中的他,保持了一如既往的簡單。

他不抽菸、不喝酒、不打麻將,除了看書和工作,幾乎沒有任何嗜好。四川人調侃這樣的人一定是個二百五。

劉永行似乎也不在意,甚至還操著一口四川話,自嘲道:「我就是個二百五。」

因為少了很多嗜好和交際,劉永行每天有大量的時間查資料、學習和討論工作。他每天五六點起床,然後馬不停蹄。

70多歲高齡,依舊全國到處飛,依舊親赴生產一線。

幾十年如一日,專挑那些重資產、看似不賺錢、前景暗淡的行業幹,有人不理解,問劉永行選擇這樣一條笨路、苦路,究竟圖什麼?

對此,他只是淡然一笑:「我不苦啊,我樂在其中,我還要大做。」

事實上,正是這種苦行僧般的姿態,讓劉永行對風險如履薄冰,始終保持著謹慎。

重化工行業是資金密集行業,動輒上百億的投資。裡面的玩家,大多舉債經營,但劉永行堅持「有一分錢辦一分事」,靠自有資金滾動發展。

即便有貸款,也相當節制。

當年,東方希望剛進入重化工行業,不少銀行主動登門,總共提供了50億元授信額度。劉永行只象徵性地貸了四五億。

「我怕自己的意志力薄弱,讓寬裕的資金搞得頭腦膨脹。」他說。

這並非謙遜之辭,而來自血淋淋的現實。浸潤商海數十年,劉永行目睹了太多因盲目擴張突然倒下的慘劇。

從江蘇鐵本的戴國芳,到無錫尚德的施正榮,再到漢能集團的李河君……

「你必須可進可退,困難時誰救你啊?」事前把各種困難估計足,是劉永行行走「江湖」幾十年養成的習慣。

尤其是,那些不能輸的大手筆。

當初做重工業,做電解鋁,劉永行準備十年,積累20億資金,模擬了二三十種死法,才付諸行動。

在進軍多晶矽行業之前,他更是一直在旁邊觀察。

眼看多晶矽價格從每噸500萬元,斷崖式下跌到100萬、50萬、14萬,幾百家中外企業紛紛倒閉,才高調進場。

這種極致的謹慎,使得劉永行多次在行業危機中倖存下來,最終分享到了行業盛宴,併成為中國最被低估的商業教父

他的成功,如果只用一句話來概況,那就是:破心賊

500多年前,曾在數月之內,成功蕩平南方四省賊寇之亂的明代大儒王陽明曾說過:「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

商業史上,那些在競爭中突然倒下的巨人,很多時候,是受慾望和外部力量的驅使,做了超出自身能力範圍的事。

在王陽明看來,欲成大事者,多向內求,先破心賊。

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剋制慾望,努力做好自己。這也是劉永行和東方希望數十年來,一以貫之的做事哲學。

從敬畏大自然到狠抓小資料,概莫如此。

什麼企業規模、營收、排名……不用刻意去爭、去搶,把正確的事情做好做到位,自然就領先了。用劉永行的話來講:

「當我們自己成為強者時,別人也無法撼動你。」

參考資料:

[1]《劉永行:重化「笨路」》英才

[2]《劉永行千億進擊「垂直一體」!》黑鷹光伏

[3]《全行業95%都在賠,獨他34年無虧損,年淨利數十億,憑什麼?》正和島

[4]《劉永行:道法大自然,狠抓小資料》秦朔朋友圈

相關文章

99歲的他,永不破產的巨人

99歲的他,永不破產的巨人

大算盤我會打,小算盤我不打。 來源 | 華商韜略(ID:hstl8888) 作者 | 華商韜略 「他毫不客氣地回了一句,idiot(笨蛋)。...

潘石屹,這回真跑了?

潘石屹,這回真跑了?

輕描淡寫,但卻蓄謀已久。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2007年SOHO上市時,潘石屹夫婦的身家達到500億元,今年3月的20...

馬斯克,夢碎

馬斯克,夢碎

沒有他,就沒有這家公司的誕生。 作者:陳臻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搞電動車、初創火箭,讓特斯拉和Space X做到第一,...

下狠手了,突襲郭臺銘!

下狠手了,突襲郭臺銘!

趁火打劫,來勢洶洶。 作者:耿康祁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今年4月18日,印度第一家蘋果官方零售店在孟買開業。打開商店大...

中國首富往事與浮沉

中國首富往事與浮沉

首富難做更難守。 作者:滿建鋒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1999年,上海安達信的會計師英國人胡潤利用業餘時間,查閱100多...

慘!中國口腔大王,兩年跌掉1000億

慘!中國口腔大王,兩年跌掉1000億

經商半生,歸來仍是文人。 作者:張宇彤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走後門」燒香、線上懟網友、股票平臺大戰股民、被監證會立案...

李嘉誠豪賭以色列

李嘉誠豪賭以色列

李嘉誠的「魔術棒。」 作者:熊劍輝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時代變遷、科技變化,「李超人」依然行走在時代的前列。 01「哄...

1600億!他,香港的隱形巨頭

1600億!他,香港的隱形巨頭

香港沒有製造業,我不同意。 作者:王洪臣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1985年的香港,世界船王包玉剛,正憑著世界第一商場「海...

感動全網的中國好老闆,退休了

感動全網的中國好老闆,退休了

「中國最好的店」。 來源 | 華商韜略(ID:hstl8888) 作者丨華商韜略 他曾說過,自己的初心是把企業做成學校,做成樣板,讓其他行業...

最不想出名的中國首富,退隱了

最不想出名的中國首富,退隱了

只做到韓國水平就是失敗! 作者丨華商韜略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他曾說過,如果真的做到世界第一,自己就回老家釣魚去。現在...

許家印還有機會嗎?

許家印還有機會嗎?

恆大急了。 作者:張靜波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2022年3月22日,一張網上流傳的恆大內部會議照片,讓因為負債、很久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