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書福第7個IPO,估值600億

站在吉利的肩膀上。

來源|創投智庫(ID:VCthinktank)

記者|楊 松

編輯|鄢子為

今年,是李書福的IPO收穫年。

上週,吉利汽車發佈公告稱,極氪已秘密向美國證監會遞交一份可能進行IPO的註冊聲明草擬本。

極氪是吉利旗下豪華純電汽車品牌,分拆上市並不意外。2022年,李書福加快推動旗下汽車品牌獨立上市。6月,吉利系極星赴美上市。

倘若此次上市順利,極氪將成為繼吉利汽車、沃爾沃汽車、極星、錢江摩托、漢馬科技及力帆科技後,李書福名下的第7家上市公司。

01

衝擊高端

李書福對極氪寄予厚望,希望它幫助吉利打開新能源車市場。

吉利汽車2020年新能源車銷量僅有6.9萬輛,佔總銷量比例為5%。這與李書福此前定下的90%目標,相去甚遠。

此背景下,他推出新戰略,將2021年稱之為吉利「邁進科技轉型和可持續發展的關鍵之年」。

2021年4月,關鍵產品「極氪」誕生。李書福出任極氪董事長,安聰慧擔任極氪CEO。

不同於蔚來等車企從零開始,站在吉利肩膀上,極氪發展迅速。它使用的是5年前就開發完備的SEA(浩瀚)架構。

首款車進展迅速,僅用一個月時間,新公司就推出第一款量款車型極氪001;同年10月,產品正式對外交付。

吉利汽車平均售價為10萬元,純電汽車極氪001售價約30萬元,承擔著李書福衝擊高端市場的夢想。

按照此前規劃,到2025年,極氪年銷量要達到65萬輛,在高端電動汽車市場佔有率居全球前三。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李書福不僅為極氪投入大量資源,也積極引入外部合作伙伴。

在2021年6月的一場演講中,他表示,「必須要有自我否定的勇氣,自我超越的能力,開放包容,合縱連橫,打造產業鏈新優勢,擴大生態圈新朋友。」

2個月後,極氪拿到英特爾資本、寧德時代、嗶哩嗶哩、鴻商集團和博裕投資等五家生態夥伴融資,合計金額為5億美元。

融資完成後,五家投資方合計持有極氪5.6%股份,吉利汽車持股48%,吉利控股集團持股46.4%。據此計算,極氪估值高達約90億美元(約合628億元)。

此後,極氪汽車沒有發佈公開融資資訊,直至此次赴美上市。

汽車行業資深分析師梅松林認為,相較寄生於傳統車企,極氪單獨上市有三大好處:一是可以按照新能源科技車企估值;二是獨立融資、獨立發展;三是新模式、新流程、新機制,可以更好地吸引人才。

02

半年虧7億

儘管第一年交付量只有6009輛,李書福對極氪的成績是滿意的。

「成立極氪控股將加快我們轉型為新技術公司,以應對瞬息萬變的汽車行業。」他在2021年年報中稱,「極氪」品牌已初步打入高端乘用車市場。

2022年,極氪交付速度加快,定下年銷售7萬的目標。12月16日,極氪完成了目標,極氪001累計交付量突破7萬臺。

銷量節節攀升,收入上漲。興業證券研報預計,極氪在2022年、2023年將分別實現收入184.8億元、508.3億元。

收入高,利潤薄。與其它新造車企業一樣,極氪也在虧損狀態。

據安聰慧透露,2022年上半年,極氪整車的毛利率在5%左右,「今年下半年,在交付5萬臺的基礎上,毛利率水平會進一步提升。」

財報顯示,極氪上半年累計虧損7.59億元。該公司的虧損規模之所以遠低於其他新勢力,在於背靠吉利體系,在研發、生產製造等諸多環境,母公司能提供更多資源支持。

為了早日盈利,極氪加快推出新車型,提高售價。

11月1日,極氪發佈第二款車型009,純電MPV,售價 49.9萬元 / 58.8 萬元,遠高於極氪001,預計新車將於2023年1月開啟交付。

安聰慧此前表示,極氪009上市後,將有利於提升產品毛利率。

不足兩歲的極氪汽車,相比前輩,顯然更關注「盈利」指標。

「第一批,講好故事就能融資,現在的新能源車企,業績在先,估值在後。」梅松林認為,與早早上市的蔚來、理想不同,極氪此時上市,將面臨更嚴苛的資本環境。以極星汽車為例,截至發稿前,股價僅有4.67美元,相較發行價13美元下降了64%。

虧損的極氪需要補充資金,李書福在資本市場動作頻頻。若極氪成功在美上市,李書福則創下新造車品牌最短時間上市紀錄。

相關文章

李想,又投出一個IPO

李想,又投出一個IPO

創業者做天使投資。 記者:何莉 鄢子為 編輯:鄢子為 來源:創投智庫(ID:VCthinktank) 李想投資的一家蘇州企業,即將衝擊IPO...

身家500億,陳天橋第8個IPO來了

身家500億,陳天橋第8個IPO來了

陪跑12年。 作者:吳奕賢 鄢子為 來源:創投智庫(ID:VCthinktank) 2月底,深圳公司宜搜科技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 宜搜科技的...

50歲劉強東,連衝兩個IPO

50歲劉強東,連衝兩個IPO

專業性慢賽道,再造一個京東。 記者:何己派 編輯:江昱玢 來源:創投智庫(ID:VCthinktank) 劉強東「再造一個京東」的夙願,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