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全線裁員20%,死結不在網約車?

網約車受限、社區買菜業務不振、貨運業務增長不明顯,滴滴的裁員,在政策的風波下被進一步放大,有宿命般的意味。

作者 | 螺旋君

編輯 | 田恆易

來源 | 螺旋實驗室(ID:spiral_lab)

雖然早已立春,但滴滴還是沒有熬過網際網路行業的寒冬。

2022年2月14日,晚點 LatePost發佈訊息稱,自2022年1月開始,滴滴率先於創新事業部R-Lab裁員。隨後,滴滴幾乎全線業務都開始裁員,「各部門裁員比例不一,總體裁員比例約為20%」。

儘管在2022年初這個網際網路寒冬潮,快手、愛奇藝、字節跳動等網際網路企業也紛紛啟動了裁員計劃,但是滴滴與上述企業的裁員理由卻不盡相同。

因為在流量枯竭之外,滴滴還面臨網路安全審查、25款App已下架半年等問題。而這也使得滴滴的裁員有了宿命般的意味。

網約車市場風雲再起

2021年6月30日在紐交所悄然掛牌上市時,滴滴可謂春風得意。

前瞻產業研究院發佈的網約車調研資料顯示,2020年5月,滴滴月活為5439萬人。作為對比,排名第二的首汽汽車月活僅為246萬人,不及滴滴的零頭。

網約車監管資訊互動平臺發佈的資料顯示,2020年10月,全國網約車訂單量為6.3億單,其中滴滴訂單為5.62億單,拿下了89%的市場份額。

也正因此,隨著滴滴登陸紐交所,創下2014年阿里巴巴以來中概股第二大IPO,市值一路飆升至800億美元,行業玩家一致認為,未來網約車行業將不會再有新的機會,整個行業的格局將呈「一超多弱」態勢。

但遺憾的是,登陸資本市場心切的滴滴忽視了資訊安全問題。2021年7月4日,有關部門依據相關法規指出滴滴「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資訊」,並下架滴滴系的App。

這等於滴滴直接給打算繳械投降的競爭對手們送了一個「王炸」,一時間,網約車行業風雲再起。

以美團為例,其早在2017年,就曾入局網約車市場,但是一方面有關部門不允許網約車平臺「以低價擾亂社會秩序」,另一方面,美團正謀劃登陸資本市場,希望減少虧損。因此,試水一年多以後,美團打車就逐漸被邊緣化。

滴滴下架後,美團迅速「重倉」網約車業務,於2021年7月11日重新上架美團打車App。與此同時,美團還試圖挖滴滴司機資源的牆角,官方資訊顯示,2021年7月14日至7月20日,新司機註冊美團打車後,可享受7天免傭政策。

不止美團這種「新秀」,此前一直活在滴滴陰影裡的網約車平臺也開始躁動起來。這一點,從投資者的態度可見一斑。

企查查資料顯示,2021年9月,曹操出行完成38億元的B輪融資,這是2021年網約車行業首次股權融資。曹操出行的記錄還沒有保持太久,2021年10月,T3出行就宣佈完成77億元的A輪融資,該融資創下了2018年以來,網約車行業的最大額度單筆融資記錄。

一方面,滴滴的「流量閥門」被卡死,另一方面,其他平臺積極地「挖牆角」,滴滴的蛋糕自然被搶食。

全國網約車監管資訊互動平臺統計資料顯示,2021年8月,全國網約車訂單為6.4億單,環比下跌17.2%。其中滴滴系的滴滴出行和花小豬訂單量分別下跌21.1%和2.6%。然而腰部的網約車平臺訂單量卻大增。比如及時用車、T3出行和陽光出行的訂單量分別環比上漲113.0%、66.8%和33.8%。

極光大資料發佈的《2021年三季度移動網際網路行業資料研究報告》也顯示,2021年Q3,隨著滴滴遭受挑戰,腰部玩家開始強勢崛起,其中曹操出行的月活達1101.5萬,同比增長62.5%,成為滴滴之後,首個月活超千萬的網約車平臺。

滴滴核心業務萎靡不振

滴滴能夠在2021年中登陸資本市場,一個很重要的理由,是其終於扭虧為盈。

官方資料顯示,2021年Q1,滴滴營收為422億元人民幣,淨利潤為55億元人民幣。作為對比,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滴滴的淨虧損分別為149.79億元、97.33億元以及106.08億元人民幣。

然而隨著App的持續性下架,滴滴的財務表現又開始不盡如人意。

財報顯示,2021年Q3,中國出行業務佔滴滴總營收的93%。晚點 LatePost也透露,截止2022年1月,滴滴的日均單量僅為 2000 萬單左右,相較於招股書披露的上市前的2500萬,下降了20%。目前滴滴在網約車市場的份額僅為70%左右。

這必然會極大地影響滴滴的營收。財報顯示,2021年Q2,滴滴中國出行業務營收為448億元,到了Q3,這個數字就降低到了390億元,同比下跌5.11%,環比下跌12.93%。

此外,在其他平臺的圍剿下,滴滴的總交易額也不斷下跌。2021年Q3,滴滴核心平臺總交易額為687億元,環比下跌6.2%。中國出行業務交易總額584億元,環比下降近9.6%。

這帶來的一大影響,就是滴滴又陷入了虧損的泥潭。2021年Q3,滴滴的淨虧損達到了303.75億人民幣。而去年同期,滴滴還盈利了6.65億人民幣。

受第三季度財報訊息影響,滴滴股價一度暴跌8.18%,總市值僅為238億美元,相較於800億美元的高點,市值已蒸發近600億。

熬過寒冬,才能談第二曲線

儘管早在2019年,在虧損108 億元的情況下,滴滴就重新梳理業務線,裁員約2000人,但是目前的情況來看,滴滴2022年初的裁員,似乎稱不上是「戰略調整」,更應該說是「棄卒保車」。

這除了是因為滴滴幾乎全線業務都開始裁員,更源自於滴滴的其他業務線都難以給集團帶來充沛的正向現金流。

比如,早在2020年6月,滴滴就曾涉足生鮮電商,推出名為「橙心優選」的社區電商業務。疫情後,由於社區電商飛速發展,滴滴極為看重該業務,2020年11月,滴滴CEO程維就曾揚言:「滴滴對橙心優選的投入不設上限,全力拿下市場第一名。」

但是隨著美團、拼多多等專業電商平臺的持續入局,橙心優選並沒有在市場撈到太多的紅利。財報顯示,2021年Q3,滴滴橙心優選業務虧損208億元。時至今日,我們在滴滴出行APP中已找不到橙心優選。

與橙心優選幾乎同步,2020年4月,滴滴還入局了貨運業務,由於本身還是出行賽道,滴滴的貨運業務前期表現不俗,僅五個月,日訂單量就突破10萬。然而,隨著滴滴App的下架,滴滴的貨運業務也陷入增長停滯的困局。

財報顯示,2021年Q3,滴滴包含貨運業務的「其他部門」收入為27億元,相較上個季度,僅增長1億元,環比增速僅為3.84%。

雖然招股書和最新的財報來看,海外業務、自動駕駛、電動汽車是滴滴未來可期的增長點,但問題是,這些新興的業務目前對於滴滴的營收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幫助,相反,滴滴甚至還需要不斷地給這些新業務輸血。

比如,招股書就顯示,滴滴預計拿出的IPO募資的30%,用於提升自家的共享出行、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的技術。

流量下跌、新業務虧損,均都不能帶來「開源」,因此,「節流」的裁員自然就成了目前滴滴「止血」的最優解。

相關文章

誰來捉拿版權刺客?

誰來捉拿版權刺客?

第一部版權保護法是粗糙而理想的,三百年後,這些粗糙而模糊的地帶組成了譚喬如今的現狀:作為主創成員的他是否擁有《譚談交通》的版權? 實際上,把...

關停近300家門店,海底撈「自食苦果」?

關停近300家門店,海底撈「自食苦果」?

關店300家的新聞,讓海底撈的「高增長神話」,徹底破滅。 單店收入下滑、一公里三家海底撈搶生意、副業毫無起色……海底撈的供應鏈優勢再大,也抵...

曾吸引100萬人的網紅書店,發不出工資了

曾吸引100萬人的網紅書店,發不出工資了

曾經豪言「開店上百家」的言幾又,陷入關店欠薪潮,在疫情之下,很多曾紅極一時的網紅書店都跑路了。 儘管網紅書店為了自救,開了餐飲、會員等多條路...

許家印還有機會嗎?

許家印還有機會嗎?

恆大急了。 作者:張靜波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 2022年3月22日,一張網上流傳的恆大內部會議照片,讓因為負債、很久沒...

網易,忙著當被告?

網易,忙著當被告?

不論遊戲、音樂還是教育,唯利是圖、毫無底線不該成為行業競爭的主旋律,而曾經的黑色時代終將落幕,玩火自焚或許是故事的終局。 2021年7月,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