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退網」,一步三回頭

老羅東南飛,五里一徘徊

老羅東南飛,五里一徘徊。

來源:鳳凰WEEKLY財經(ID:fhzkzk)

作者:何劦

朋友多了路好走,羅永浩又交了個新朋友——淘寶直播。

10月20日,交個朋友官宣,羅永浩和交個朋友團隊已入駐淘寶直播。羅永浩本人將在天貓雙11預售日——10月24日晚8點進行淘寶直播首秀。據悉,交個朋友淘寶直播間名稱確定為「羅永浩」。

「羅永浩」淘寶直播間頁面截圖

「羅永浩」淘寶直播間頁面截圖。

羅永浩創業的路上,一直離不開「朋友」。

早在2008年創辦英語培訓學校時,其公司註冊名稱就是:老羅和他的朋友們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可見「朋友」在其人生中的分量。

後來經歷了錘子科技的失利後,負債6億的羅永浩,開始直播帶貨,彪悍地開啟《真還傳》。這時,羅永浩直播間的運營公司是北京交個朋友數碼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黃賀,是羅永浩的朋友。錘子科技時代,黃賀曾擔任公司產品總監。

《真還傳》接近尾聲時,羅永浩宣佈「退網」,並逐漸淡出交個朋友管理層,將重心轉向自己全新的AR公司「細紅線」。不過,這次他是「退網不退播」,在6月13日的微博中說:「未來幾年,我還會在交個朋友官方直播間做幾十場帶貨直播。」羅永浩淡出後,直播江湖風雲突變,東方甄選異軍突起,原本的「抖音一哥」交個朋友直播間開始走下坡路。業界調侃,老羅再不回來,交個朋友直播間就快沒朋友了。

目前,細紅線公司還是AR賽道上「新丁」,處於招兵買馬的初創階段,尚未露崢嶸。

因此,創業間隙,羅永浩還可以偶爾回到交個朋友直播間當值。尤其是在雙十一這樣的大日子裡,羅永浩再次幫助交個朋友公司開疆拓土,交了一個新朋友。

01

羅永浩「回而不歸」

羅永浩入駐淘寶直播的訊息爆出後,有人說「羅永浩食言了」,更有甚者說其「退網失敗」。

其實,「退網」可能是當時媒體報道時給羅永浩貼的一個標籤,與他自己的表達,在語意上存在偏差。羅永浩自己沒有說過「退網」,只是眾多報道將他的話總結成了「退網」。

2022年6月12日深夜,羅永浩通過其個人微博宣佈將再次埋頭創業時,說的是:「明天我就正式退出微博和所有的社群網路。」

第二天又發了長文,專門說:「感謝大家在微博上近十三年的陪伴,這是一段無窮無盡的黑暗旅程,也是一段充滿溫暖、喜悅、幸福、友誼和真愛的明亮旅程。我會用我的餘生,永遠記得後者。」

但這並不意味著「退網」。剛發完長文的6月13日,當晚他還在交個朋友直播間繼續直播帶貨。這樣看來,他說的「退出微博和所有社群網路」與媒體報道的「退網」並不是一個意思。

此後羅永浩逐漸淡出了交個朋友直播間。

在羅永浩離開的日子裡,交個朋友好像失去了強大的號召力,不僅掉粉、銷售額下滑,而且面臨被新頂流趕超的危機。

8月的紅人點集資料顯示,近兩個月內,交個朋友甚至掉出抖音達人月榜單前十,而排在它前面的主播有東方甄選、董先生、瘋狂小楊哥等。

似乎,只有羅永浩在的時候,「交個朋友」才能順利地交到朋友。

8月23日晚,羅永浩以答題節目主持人的身份重回交個朋友直播間,答題內容依舊繞不開帶貨主題,大多題目設置都跟交個朋友直播間出現過的產品相關,每一次答題,都可以為品牌方進行一次宣傳。

羅永浩的現身,令當晚直播間的線上人數迅速攀升,峰值超過2萬,交易額為103.6萬元。

然而,這種「閃回」帶來的熱度是短暫的,羅永浩退場後,慕名而來的觀眾也跟著散場。挾流量而來,又挾流量而去。

8月23日晚,羅永浩以答題節目主持人的身份重回交個朋友直播間。

雙十一臨近,羅永浩又挾流量而來。不過,這次是在淘寶直播間,而且是首秀,直播間的名字不是交個朋友,而是「羅永浩」。

其抖音直播首秀時,直播間的名字也曾是羅永浩。後來,在羅永浩宣佈退出「微博和所有社群網路」前,改為了「交個朋友」。

羅永浩淘寶直播首秀是否能超越其在抖音直播首秀時的業績,還是未知數。不過,離揭曉也沒幾天了(10月24日),屆時兩場首秀的資料,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將會成人們口中的「談資」。

不過,羅永浩到淘寶開啟直播,是否意味著迴歸直播帶貨,至少目前尚不明確。

02

細紅線「招兵買馬」

這邊,淘寶直播首秀即將上演,細紅線那邊也傳來好訊息。

據36氪報道,羅永浩的AR創業公司「Thin Red Line」,近期完成近4億元天使輪融資,並計劃於10月底繼續開放新一輪融資。《鳳凰WEEKLY財經》將上述訊息轉發交個朋友公司相關人士,對方稱資訊還在保密期。

創業路上,忙裡偷閒來直播,左手AR,右手直播帶貨,正所謂:「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羅永浩將投身AR視為「最後一次創業」。50多歲的他,再次回到了摯愛的科技領域。

公司直譯中文名稱為「細紅線」。外界看來,這個名稱含義豐富。除了搭邊歷史上「以少勝多」的經典戰役,也飽含羅永浩對過去的紀念和對新領域的希冀。

2017年,錘子發佈堅果Pro 2細紅線版,有人認為這是錘子手機的經典設計;而打開「Thin Red Line」官網,一張大圖映入眼簾:透過地平線,透著光亮的紅色細曲線在黑色大背景下格外顯眼。或許AR技術就是羅永浩心中革新技術世界的新希望。

「Thin Red Line」官網裡,《鳳凰WEEKLY財經》點選「CONTACT US」後,電腦頁面直接彈出發送郵件的頁面,收件地址是此前羅永浩在直播間中公佈的細紅線公司HR郵箱。

羅永浩堅信AR是下一代計算平臺,他參與的是「平臺級的戰爭」。正如其官網上所寫:AN OPPORTUNITY TO PARTICIPATE DIRECTLY IN THE PLATFORM-LEVEL REVOLUTION(直接參與平臺級革命的機會)。

官宣再創業和招兵買馬同步展開。2022年7月10日,羅永浩在直播帶貨中列出了新公司的HR郵箱,稱要為公司招聘大量人才,主要招產品經理和設計師。隨著時間推移,Thin Red Line的招聘要求似乎變得細化。接近百萬的薪資水平也吸引了一眾目光。

招聘平臺顯示,公司在8月份開設了4個招聘崗位,9月份一下子增至27個。截至目前,開放的25個崗位,既包含戰略分析師(AR/VR)、產品經理、音訊硬體工程師等高薪職位,也包括如核算會計、資金管理專員等基本崗位。大部分薪酬在(20k-40k)×15薪之間。

該招聘平臺對北京細紅線科技有限公司的資料統計。

其中,AR/VR戰略分析師、AR產品經理的薪酬天花板最高,達60k×15薪。若以此計算,該職位年收入將達90萬元。36氪報道稱,近期該公司招聘了大量產品經理和程式設計師,其中一部分來自小米和黑鯊。

北京細紅線科技有限公司部分崗位的招聘資訊。

《鳳凰WEEKLY財經》對比了同賽道其他公司的薪酬水平。致力於AR眼鏡等軟硬體產品研發的Rokid,類似崗位薪酬約在(20k-50k)×16薪之間;而公司Nreal類似崗位薪資則集中在(20k-40k)×14薪之間。上述兩公司在2022年3月完成了C或C+輪、數億元的融資。

可以看出,「Thin Red Line」在初創階段,人力投入可謂相當慷慨。

此外招聘平臺顯示,「Thin Red Line」的辦公地址在北京市朝陽區恆通國際創新園C9。《鳳凰WEEKLY財經》實地走訪該地,並未發現定位樓宇有該公司。多名園區保安也表示未曾聽說過該公司。

近兩年來,元宇宙風潮席捲,AR被視為重要入口之一,熱度水漲船高。根據2022年6月騰訊深網的報道,羅永浩想推出一款AR眼鏡。但近期也有報道說,羅永浩在內部稱未來5年內不做硬體。

無論是開發眼鏡,還是從軟體著手,羅永浩面對的困難都不小。

2022年上半年,一些AR公司集中發佈了消費級AR眼鏡產品,如聯想的Yoga Glasses、Gream Glass的Gream Glass Flow、亮亮視野的「聽語者」等。此前在該領域,微軟、Meta、蘋果、Google等巨頭也已入場。

而對AR OS系統的創業方向,業內有不少人持懷疑態度:出貨量少,只做OS,供血會很困難。「邏輯和早期的錘子太相似了。」

沒人能確定,這次創業是否真是老羅的「最後一次」。

但要說「給世界留下些東西」,作為一名典型的連續創業者,無論科技業務能否獲得世俗上的成功,在精神上,屢敗屢戰的羅永浩似乎已經做到了。

*免責聲明:本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創業家立場。

掃碼加入黑馬創業交流群

讓創業者不再孤獨

↓↓↓

50+經典商業案例

50+經典商業案例

200+商業大咖實戰課

幫助數萬名創業者走向成功

黑馬加速雲VIP月卡限時體驗

(掃描下圖二維碼免費領取)

↓↓↓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創業家視訊號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創業家視訊號

↓↓↓

關注黑馬傳播矩陣,get更多精彩內容↓↓↓

相關文章

羅永浩和李佳琦,別比了

羅永浩和李佳琦,別比了

雙11預售,又少不了羅永浩的參與。 這一次,羅永浩轉戰主戰場,從抖音來到淘寶,不過這次淘寶的觀看人數及熱度,都小於之前的抖音,有網友說,」羅...

「網中人」羅永浩,沒有「最後一次」

「網中人」羅永浩,沒有「最後一次」

退網是不可能退網的。 羅永浩退網之事顯然不可能實現了。 口口聲聲說退網的羅永浩,不光雙11大搞直播,創業也一次次打臉,沒有最後一次,只有倒數...

魏建軍,河北首富,劍指寧王

魏建軍,河北首富,劍指寧王

蜂巢能源,來勢洶洶。 作者:潮戈 來源:鳳凰WEEKLY財經(ID:fhzkzk) 一家電池公司的IPO訊息,將河北首富魏建軍又拉回到公眾的...

羅永浩深夜宣佈:正式退出!

羅永浩深夜宣佈:正式退出!

2021年10月,羅永浩表示:「我明年春天就重返科技行業了。」同時他還強調,是還完債的當天就會回去。 而如今12日深夜的「再次埋頭創業去了」...

共享單車 ofo 的結局,就是沒有結局

共享單車 ofo 的結局,就是沒有結局

ofo曾掀起的共享經濟仍在城市角落中發光。/圖蟲創意 我們這個時代,對創業到底是太嚴苛,還是太寬容?利用夢想,講幾個賣弄情懷的故事,用一套似...

香港首富,越賺錢越沒朋友

香港首富,越賺錢越沒朋友

「寧王」賺錢,車企含恨。 作者 | 龔宸芫 來源 | 鳳凰WEEKLY財經 時隔4個月,香港首富曾毓群終於能揚眉吐氣了。 8月23日晚,「萬...

交個朋友VS東方甄選,該押誰勝?

交個朋友VS東方甄選,該押誰勝?

在抖音平臺上,相比東方甄選,交個朋友直播間已經是老牌玩家。如今東方甄選風頭正盛,不見減弱,大有完全蓋過交個朋友的勢頭。 兩個不一樣的帶貨邏輯...

俞敏洪和羅永浩走上了分岔路

俞敏洪和羅永浩走上了分岔路

同為直播,東方甄選和交個朋友有何不同? 作者:錢洛瀅 | 編輯:葛偉煒 來源:新零售商業評論(ID:xinlingshou1001) 同樣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