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阿膠貴10倍,讓日本人瘋狂!中國最野的土特產,快被吃沒了?

文/ 金錯刀頻道 志新

每年這個時候,雲南各大醫院都人滿為患。

原因都是:吃菌子中毒,床位不夠用。

原因都是:吃菌子中毒,床位不夠用

雖然圖片是網傳,但並不是空穴來風,僅就2020年上半年,雲南吃菌中毒死亡人數超過雲南省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數。

在吃菌子這件事上,沒有什麼能阻擋雲南人。

儘管每年這時,雲南各部門多個渠道發佈相關提示,食用野生菌有毒,但吃菌後中毒的現象,依舊能上熱搜。

有人在吃完菌子後,直呼看到了「精靈小人」,還不停的揮手拍打。

有人中毒後在病床上大唱「忐忑」

有人中毒後在病床上大唱「忐忑」:

有人中毒後在病床上大唱「忐忑」

以至於連外地人都被吸引,不遠萬里來到雲南,只為見見傳說中的「小人」長啥樣。

但這些危害被玩笑式的語氣消解後,很多人並不知道菌類中毒,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輕則上吐下瀉,重則直接進ICU。

除了造成身體損害,野生菌因為市場炒作造成的價格高漲,更是有錢也難買。

尤其那些名貴珍稀類,動輒就是一兩萬塊,更是成就了許多人的財富密碼。

1

價格幹翻東阿阿膠

雲南人專屬的財富密碼

雲南,作為國內「真菌大戶。」尤其一些珍貴野生菌因為數量少的緣故,價格高到讓人跌破眼球。

1、比阿膠還貴,一公斤敢賣78000!

在野生菌的圈子裡,講究的是「吃早不吃晚」,就是說一定得就著剛上市的那會下手。

其中就包括被捧上天的菌種貴族「松茸」。

每年的第一窩松茸,行業黑話稱之為「神仙松茸」,並且很受歡迎,根據雲南最大的野生菌交易中心——水木花市場裡一位商販所說,上個月剛到的1公斤3兩的松茸賣了78000元,誇張的是,沒等流入市場就被深圳客戶提前預定。

據這些商販所說,早期上市的這些松茸,基本售價都上萬元/公斤。

沒記錯的話,藥界茅臺東阿阿膠最貴的也只達到3000塊,和松茸一比,差遠了。

2、出口價格翻數倍,日本人瘋狂喜愛

不僅國內市場貴,雲南野生菌的出口價,更是一路飆升。

從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後,野生菌開始對外出口。一開始售價才5毛錢一公斤,中途漲到了一兩百元。多年前的出口價是20塊錢一斤,現在賣到了七八百元。

以有名的乾巴菌為例,五年前,不太新鮮和菌身較小的乾巴菌喊價四五十元一兩,品相好的乾巴菌則動輒賣到每公斤上千元。

曾經在日本熊本縣拍賣會上,一顆極其罕見的松茸,長14cm,重95g,最終被拍出9.5萬日元的高價,大概等於5600元人民幣!

因為疫情影響,大量航班而取消,國產松茸對日出口也在不斷減少,也造成日本松茸消費市場發生異變。

這幾年來,野生菌已經成為了雲南的標誌特色,也讓本地人嚐到了甜處。

就拿全國最大的野生菌交易中心「木水花」市場來說,從凌晨五點就擠滿人,進駐這裡的商戶多達1000多戶,交易量多達500噸以上,甚至在2008年的政府報告中,雲南野生菌出口創匯僅次於菸草。

一位商戶曾經接受「顯微故事」的採訪時說,自己平均每天能收購20噸左右的野生菌,基本沒有出現過庫存過剩的情況。

過去90%的攤販都是騎著單車出入的,而現在已有不少人開豪車、成為野生菌大戶。

蓬勃發展的野生菌,既讓雲南掌握專屬的財富密碼,但危機也顯現出來,那就是可採摘菌子數量越來越少,尤其是珍惜菌種。

2

瘋搶的野生菌,快被採完了

「物以稀為貴「這句話放在野生菌身上,再合適不過了。

尤其是那些成熟週期性短的名貴品種,更是黃金貴族。

同時這些高端菌種,還面臨著被採完的尷尬局面。

早在2014年5月,《舌尖上的中國》如此形容松茸。

「這支在雲南香格里拉價值80元的松茸,6個小時之後便以700元的價格出現在日本東京的超級市場……」

這話不假,松茸這幾年已經被炒作為「野生菌茅臺」。

正常情況下,野生松茸價格一般是在300-1000/kg元之間,當然,這是相對於產量相對較多的情況下,但是如果是產量很少的話,價格有時候會高到1500-2000/kg元之間,甚至上萬元。

而挖松茸也是一門技術活。

早在清晨四五點「撿菌人」就開始上山,這些挖松茸的村民都有自己的松茸窩,據說這是家族傳下來的,最關鍵的是,松茸根本無法人工培植、且成長週期短,要是錯過成熟的48小時,稀珍營養成分喪失殆盡。

在這樣稀缺的環境下,松茸的價格自然水漲船高

在這樣稀缺的環境下,松茸的價格自然水漲船高。

而如今,松茸也快被挖沒了。

木水花市場的一位商戶透露,過去每天經手的松茸量基本以噸計算,但去年每天也只有一兩百斤的量。而且上市期也就15-20天左右,對菌農來說‘戰線’縮得太短了。

巧的是,去年松茸被首次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世界瀕危物種紅色名錄。

這份報告顯示,50年評估期內,松茸的存有量下降約30%。

更早在2000年,松茸就被列入中國國家二級瀕危保護物種,對松茸出口實行了瀕危物種的進出口管理。

雲南省本來是世界上松茸最大產區之一,但是由於採收缺乏科學,雲南松茸主產區生長的松茸數量,正在以每年5%的速度遞減,預計數十年後將瀕臨消失。

之所以數量下降,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過度採挖。

其實,正常採挖過程,並不會損害松茸,但就怕不規範操作。

從雲南網記者的採訪來看,當一支松茸開朵衰老時,會散播出幾百億個孢子,這些孢子隨風飄蕩,隨著雨露沉入淺層土中,吸收根系附近的養分,長出菌絲。

菌絲會逐漸增多並形成菌根,再經歷5至6年,在合適條件下長出一支子實體。

而近年來,大規模掠奪式的採集,阻斷了這個過程,對小於5釐米的「童茸」和可以產出孢子的老茸也下得去手,這種「殺雞取卵」式的採挖,是松茸產量遞減的主要原因。

而另外一種菌類松露,學名叫塊菌,也存在這樣的問題。

松露採摘,一般是每年11月至次年3月,但現在呢,這個時間段被提前到7、8月份。

成熟的松露,切開後有大理石般的天然花紋,並有一種特殊的清香,而且只有成熟松露才有高貴的價格。反之,就賣成了白菜價。

而在手法上,這些松露採集人,並不專業全靠經驗,採用的工具也大多是鋤頭、釘耙等,抄起傢伙什來就是一頓亂挖,直接把塊菌和周邊植被、土壤連根拔起,導致菌類絕產。

實在是暴殄天物,可惜了這些珍稀野生菌。

除了採摘手法錯誤外,作為地域特色的雲南野生菌,也並沒有發揮出最大價值。

3

靠菌子發財,不要刻意製造稀缺

國際上有這麼一句話:「世界野生菌看中國,中國野生菌看雲南」。

但這些年來,雲南野生菌反而走向了另一面,用尊貴的身份感提升菌種價值。

比如松茸,主打則是高端路線、和不可替代的營養價值。

就像多年前的依雲礦泉水,主打高山融雪和山地雨水、在阿爾卑斯山脈腹地經過長達15年的天然過濾、以及冰川砂層的礦化。

雖然聽上去無法量化概念,但卻給消費者一種尊貴的身份區別,喝完它,似乎心靈都純淨了不少。

以及香菸貴族「中華煙」,因為當時的公司名稱是中華菸草公司,故這個品牌也順乎其名,特謂之‘中華’。用來吸引中國香菸消費的最頂級使用者。

但松茸等名貴品種和它們並不一樣,因為菌種不是無限的。

如果刻意製造稀缺,只會加速對菌種的過度採挖,無法形成自己的產業護城河。

因此刀哥看來,想要讓雲南野生菌一直處於行業頂端,就該把稀缺資源保護起來,用菌種發展菌子,完全跑通整個市場。

包括成為許多地區的脫貧致富的手段。

現在松茸出口也作為扶貧的一個重點項目在做,來自雲南貢山縣的村民餘麗萍,就是那個「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如果大家看過山海情,餘麗萍的故事,就是另一個版本的「水花」。

一開始遭到強烈反對,但餘麗萍仍舊堅持一個人先去學習羊肚菌種植技術,學成後,拿出積攢的5萬元在村裡租了6畝地、搭起遮陰棚、撒下了羊肚菌種子……

當時所有人都說罵她「瞎折騰,說羊肚菌都長在深山裡,地裡怎麼可能種?!」

第一次試種後,就實現了6畝羊肚菌收入3萬元!

第二年,餘麗萍把種植面積擴大到16畝,收入8萬元。

2018年一季度,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羊肚菌種植面積達1170多畝,收穫鮮羊肚菌100餘噸,惠及三鄉兩鎮18個村委會的3000餘戶農戶。

野生菌成為了按板鎮名副其實的「綠色增收脫貧產業」。

從數量上來看,雲南可食用野生菌有882種,實現人工栽培的只有70多種,還有高達800種野生菌等待發掘。

這是個挑戰,同時也是一個巨大的潛在市場。

結語:

現在來看,野生菌已成為雲南的一個地域特色。

尤其是雲南野生菌火鍋,吸引大批遊客前往,已經成為繼北京涮羊肉、重慶火鍋之後的一種飲食文化。

而在對於野生菌的保護上,當地政府也推出一系列措施,避免出現不當採集辦法。

作為普通消費者,能做的就是從根上拒絕購買那些童茸、和開傘的老茸。

退一步說,野生菌的獨特生長環境,注要比其他生物昂貴幾分,但也因為此,不要讓它被過度開採,毀於我們的貪婪。

點個「在看」,不錯過刀哥辣評↓↓↓

相關文章